重生之认错人 by 郑银子【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


文案:

李林顶着黑岩的身份重生了,以为可以摆脱顾曜的阴影开始全新的生活,

然而最后却还是被吃干抹净,果然就算再生气还是没办法恨顾曜,

既然这样那就再相信他一次,好好享受被爱的滋味吧。


☆、第一章

  
  李林知道顾曜有了别人的事情还是从其他人那里知道的,一群人窝在房间里调侃顾曜有了小**连他们这帮朋友也不搭理了,灯光昏暗,看不清各自的表情,喝了些酒的李林本就有些微红的脸更是看不出异样,“什么时候的事儿?靠!顾曜可没说过!”
  “那家伙,藏得可紧了,我还是无意间撞到的!”
  “黑子么!我这还有照片,要不要看看!这家伙这下像是来真的了!”
  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到李林手里的,照片上的一对贱人笑的很欢乐,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顾曜这样笑了。捏巴着手机的李林很想这么摔了,可是这一摔,丢的也是他李林的人,跟顾曜也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跟顾曜熟悉的人知道他有个秘密**,却从来没见过,只是最近突然身边多了个叫黑子的家伙,两个人高调的很。一群人还在猜测这个黑子是不是就是顾曜藏着的那个秘密小情。
  李林跑了厕所吐了一回,招了个酒保扶着打了个招呼就先离开了。
  当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约定好了的,如果顾曜说散,那就散。谁让自己喜欢他,事事迁就,他说不能跟外人知道怕影响不好,行!那就不说,他说两个人住在一起不方便容易被抓包,行!随便在哪儿安个地儿,想要的时候就过去。
  上了出租报了地名,走到一半的时候李林又改了口。司机抱怨着这么晚了,还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回来拉不到客人之类的。听得不耐烦的李林甩了张毛爷爷“你去就是!”磨叽的人最他妈烦!挪了个舒服些的位置,李林自己笑开了,碰到顾曜,他娘的比这司机磨叽多了去了。
  这房子虽然偏远了些,却很安静,当初找到这地也是费了些功夫的,顾曜没时间,李林推了很多工作跑了很多地方才给找到的。车子停在门口被保安拦了下来,这里不给外来车辆进入,摇摇晃晃下了车,冷不丁被风吹着,也清醒了不少。
  推开门,依旧是黑漆漆一片,接着外面月光,连灯也懒得开,直接进了卧室,躺一躺就好,他需要理一理。自己跟顾曜是一起长大的,原本以为这是好兄弟,怎么长着长着就滚到了床上,现在还白白搭了颗真心进去。他不知道顾曜是怎样的想法,更弄不清楚那个黑子是怎么回事。
  迷迷糊糊的时候,李林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腰,摸索着想要打开床头灯,“别开灯!”依旧是他迷恋的嗓音,体温也跟着背后的温度一点点升了起来。
  那人有些急切的剥掉了李林的衣服,就着侧身的姿势挺进,李林也配合着挪了个方便的姿势,侧过头想索吻却被他从后背固
  定的牢靠,只能跟着他的动作晃动,诺大的房间只剩下喘息声。被翻转着换成了面对面的姿势,看不到顾曜的表情,憋了很久的李林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黑子是怎么回事?”男人没有回答,等来的是更加凶猛的律动,李林抱紧了男人咬上了他的肩膀。被折腾的厉害的李林在顾曜停下来的时候只能大张着嘴巴喘气,下意识的拿手蒙上了双眼,又觉得自己傻透了,黑成这样他怎么能看得见自己在流眼泪。
  “分吧!”顾曜的低沉的嗓音,竟然多了分压抑的味道。
  李林很想开口问问为什么,自己哪点不如那个黑子?
  长得不够好看?笑话,他李林是公认的美男,比那呆呆的黑子气质多了。
  不够主动?在顾曜面前他李林已经早就没面子了,什么姿势没用过,怎么YD怎么来,他还要怎样!
  不够温柔?不够体贴?
  靠!有些负气地扯了床单,这没出息的跟个女人一样!
  “分!必须分!别闹的人竟皆知给人看笑话!”李林也不知道这最后一句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顾曜听的。
  他俩走到这一步,也只能怪自己倒贴的厉害,惹人嫌。
  憋着一股怒气从床上跳了起来,脚还没沾地就被拖回了床上压住,“明早再分!”
  李林想推开顾曜甩他一巴掌然后潇洒的摔门离开,然而身体却在第一时间给了他回应,压抑的**反倒惹得顾曜动作更加快速起来,索性放开了叫喊,你的宝贝小情有我热情么?
  再一次见到顾曜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李林给自己放了假,窝在家里吃吃喝喝,顾曜那边也没有联系他,索性放开了玩乐,顾曜跟他小**的消息却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高调的不像顾曜。一群摸不着头绪的人还会找李林八卦着,打听消息。李林只能甩一句“我跟顾曜不熟。”碰了一鼻子灰的人,也不好说些什么。你李林跟着顾曜十几年,还叫跟他不熟?着碰着心情不好就不去上班,除了顾曜估计也没几个能忍受得了!虽然暗自腹诽却不好再开口说些什么。
  李林整理了房子,如果不是顾曜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花天酒地,人见了面还要毕恭毕敬喊声李先生。顾曜是个很会招揽人心的人,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十几岁的自己家破人亡的时候是顾曜把自己领回顾家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顾曜生了那样的感情。他看着顾曜身边来来回回换了多少人,走马灯似的,以为最后陪着顾曜的还是自己,可是这一次顾曜却认真了,他说分,那么两个人就是彻底没可能的了。屋子虽然大,却也没有多少东西,简单地整理
  了些,李林觉得自己有必要给顾曜一个交代,顾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产业一直都是自己再做。
  挑了件简单的T恤,有些自嘲的拨了电话,“一起吃个饭吧,有些事情还是要当面说的。”李林把情绪控制得很好,那些死缠烂打的他见得多了,自己都觉得下贱的厉害。
  定好时间地点,李林依旧是提前到场的,难得顾曜的小助理早早地等在门口。李林喜欢宽敞明亮的房间,难得顾曜上心一回定了个大包间,两个人围着一大桌子菜,有些搞笑。把整理好的材料简单交代下,顾曜也没有开口,那些个不干净的东西他向来不怎么过问,下面有的是人愿意接手。还没聊上两句那边电话就响了起来,顾曜温柔的安抚了几句掐了线。
  “呦~小情儿这岗查的勤快,怎么不带出来,还怕我欺负他不成。”李林本想缓解下尴尬的气氛,这一开口却怎么着都酸味十足。
  “李林,别这样!”顾曜依旧摆着副死人脸,语气平淡的可以,“我们已经分了!”
  “操!不用你提醒!我就跟你交代一下,我要去外面走走,不给跑腿了。”
  李林对上顾曜的眼睛,被他盯的发毛,他一直不明白顾曜的心思,不然也不会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现在这眼神是舍不得么?冷哼了一声,他顾曜有什么舍不得的,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我跟了你十几年,该还的也都还清了,你看不上我,我也不是那种二皮脸,咱也算好聚好散吧。”端起桌子上的酒杯跟顾曜面前的碰了碰,李林自顾仰头喝了,末了还摸了摸嘴角,抬手在他胸前的位置指了指,“你顾曜对哪一个上过心?”
  一杯白酒不算什么,但喝的猛了些,李林还是觉得有些头晕,该说的也都说了,再去计较顾曜对自己有没有上过心,未免也太矫情,提溜着外套出了门,这回是真散了。
  李林有想过如果这一次顾曜也只是玩玩,只要他说一声自己还是会回到那个位置,可是难得这一次顾曜高调而又决绝。李林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这些年自己帮着顾曜打理那些事情,明里暗里总是得罪了不少人,卖着顾曜的情面也没有人会对李林怎么样,但是李林自己也知道脱离顾曜,自己的路得有多难走。
  前些天自己偷偷跑到顾曜的宅子附近,只是想看看他过的怎么样,却看见顾曜跟着他的小**一起进出,细心地给那人捋一摆,开车门,那个温柔的顾曜,他没见过。好几次他都有错觉的,顾曜是看见自己的,最后只能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扒拉下头发,灰溜溜的离开。
  顾曜是从助理那里知道李林出意外的消息,跟
  了自己六七年的姑娘红着眼睛提了追悼会的事情。李林在交代完顾家的事情之后,是打算坐游轮离开c城的,海陆空他为什么单单选了游轮?好像自己有说过想坐着游轮环游世界这样的白痴话。追悼会弄的很低调,顾曜作为老板兼伙伴是肯定要出现的,去了才发现李林原来有很多朋友,那些生意上往来的伙伴,都跟着顾曜寒暄了几句,都不外乎是那些李林很能干,这么年轻就出了意外很可惜的话。看着照片上微微笑的漂亮男人,顾曜无奈的笑了,眼睛里却晶亮亮的。念着追悼词的男人嗓音低沉甚至有些暗哑,顾曜只听清他说了一句话“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也没有觉得很矫情。李林对自己总归是不同的,顾曜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漂亮的男人,是他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顾曜也不知道李林吸引自己的是那副漂亮的皮囊,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但是看着在外强势的男人,对自己服贴又细心的样子,顾曜总是觉得满足的。顾曜从来没想过会跟李林有个什么结果,所以除去老板跟伙伴的身份,顾曜不愿意再多给李林承诺,在可控制的范围内拥有这个男人,顾曜觉得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顾曜看不上李林跟个女人一样想尽办法取悦自己,小心翼翼的样子,但是又很享受这个漂亮男人给予的关注。
  顾曜的身边不会缺人,来来回回换了一拨又一拨,唯独李林一直有个小位置,这种长久的占据让顾曜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在遇到黑岩之后,顾曜觉得跟李林是要断的。
  他的小黑子虽不如李林好看,但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有些魅惑人心的味道,最重要的是他的小黑子什么都不懂,够单纯,生气了就是生气了,开心就是开心,不会跟他耍一些小心机。想着李林,顾曜有些没落地笑了,李林的小心机不也是为了讨自己开心。只要顾曜要,李林就会给,没有也会想方设法弄过来。对于这些唾手可得的东西,是个男人都不会珍惜,这是顾曜自己说过的话,对着李林,他连掩饰都懒得做。
  从追悼会上回到家的顾曜觉得累了,他的小黑子还在跟他闹,鼓着一张包子脸把顾曜关在了房门外,顾曜松了松领带,瘫倒在了沙发上,他开始怀念李林做的晚饭,清淡可口,李林总是知道自己的喜好。闭了眼睛任黑子闹吧,越是宠着越没有天高地厚。被冻醒的顾曜起身试着推了下卧室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略有些无奈地走进厨房,才发现厨房只是摆设。窗外已经是灯火阑珊,开了瓶酒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些的位置,自饮自酌这种事情还真是伤感。酒瓶子被夺下来的时候,顾曜有些暴躁地扯了东西摔了出去
  ,心里憋着的闷气总是要发一发。
  “人都死了!”黑岩拔高的嗓音,尖锐刺耳,“你这样给谁看呐!”
  顾曜望了眼站在沙发边的黑岩,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没错!李林是自己赶走的,因为黑岩,他以为黑岩才是自己那款,没想到只是个会无理取闹的,真真是比不上李林。“我这是看上你什么了?”
  “你看上我什么我是不知道!”黑岩也不甘示弱,“但李林看上你就是瞎了眼,谁知道他是意外还是你故意弄死的!”
  顾曜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李林说走就走,在失了顾家这棵大树之后那些他得罪过的人会不会找他麻烦?难道真如黑子说的一样,不是意外?
  “顾曜,你真真是没有心的!”黑岩捂了脸蹲在沙发旁边,小声的呜咽,“人是你赶走的,现在出了意外,真要追究他也是你害死的!你别拿我当借口。”
  顾曜摸了摸黑岩的头发,柔软的,就跟他人一样乖巧,可是现在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无理取闹了。叹了口气,挣扎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对你总是不一样的!”一句话说的自己心肝乱颤,这话是说给李林还是黑子?
  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顾曜挣扎着去扒扶手却忍不住头晕的厉害,晃荡之中跟着陷进黑暗里。一切都像是一场梦。黑子也好,李林也好,他总是真心对待过的,回头想想,其实亏欠李林的总归多了些。如果能从头来一次,顾曜也只想对李林好些。
  慢慢清醒过来的顾曜,看着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的小孩儿,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亲昵地亲了亲他的额头,原来真的能从头再来一次。七岁的李林,顾曜早就忘记了的摸样,又这样清晰起来,他一开口软糯糯地喊了声“林林~”
  “曜哥哥,你醒啦!”小李林很开心的在顾曜脸上蹭了蹭。
  顾曜伸出手搂住了李林,就算顾曜身体里住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功男人,但是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个十岁大的小娃娃,能力有限。七岁的李林还没有经历父母双亡,李家还没有被他相信的亲朋瓜分殆尽,能让他开心一分是一分。
  获得新生,虽然是个半大的孩子,顾曜还是很开心的,他可以规划好李林的人生。失去双亲的李林有他陪着,无家可归的李林一样有他陪着。上一世的李林在被接到顾家后不久就跟着去打理那些见不得的生意,干净漂亮的李林,是顾曜一手抹黑的。这一世,他顾曜要让李林单纯干净地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第二章

  呼吸困难,眼皮沉重,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不能睡,不能睡!挣扎着有了意识的李林就觉得疼,眼前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醒了?”
  循着声音望过去,是陌生的脸,打扮精致的女人。愣了两秒钟李林扯了扯嘴角,疼成这样想笑的好看些也挺难的,“你是?”心里憋着一股怒气,想破口大骂,什么豪华游轮!你妹的掉水里了连个救生圈都没有!但是看到床边陌生的女人,只能吞了吞口水勉强装着绅士的样子。
  “是你送我来的医院?”
  “……”
  挣扎着想要起身,手却使不上力气,只能作罢。
  “能不能帮我叫下医生?”既然没死成还疼成这样,李林只能找个医生问问自己的情况,就算他真的躺在了医院太平间那人也未必会看自己一眼,自己照顾好自己才是。
  看着楞在那里的女人,李林艰难的抬起手挥了挥,“小姐,你能帮我喊下医生吗?谢谢。”
  女人睁大眼睛愣了两秒然后踩着高跟鞋往门口奔,鞋跟用力踩着地面发出来的声响让原本就头疼的李林更加闹心。
  吵吵闹闹了大半天,又被医生翻来覆去折腾了很久的李林才算理了清楚,那女人是“自己”的妈妈。因为出了车祸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了,今天才醒过来,医生翻来覆去折腾的结果就是失忆。听到结果的李林只能感叹一句太狗血了这是。
  对着镜子的李林,一口老血差点没喷满洗脸池。这张脸,不是自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李林憋足了力气狠狠给了镜子里的人一巴掌,黑子你个贱人!打完就开始后悔,疼的还是自己!在厕所的马桶盖子上坐了半天的李林很狗血的弄明白了,自己是穿越了!还穿越成了自己的情敌黑子!生活还真他妈跟他开了个大玩笑。镜子里的黑子明显比印象中要青葱很多,医院里躺了太久的缘故,包子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再配上一副要死的表情,真真是难看到家了。忍不住扯了扯面皮,看看是不是真能撕下个人皮面具什么的,扯得疼了,只能耷拉着脑袋打开卫生间的门单脚跳着往床边蹦跶。那女人还在,不不!是黑子他妈还在,除了一张好看的脸,什么表情也没有,尴尬的李林只能冲着她嘿嘿傻笑,既然医生说失忆了,那就装到底呗!上一世跟黑子也没多大交集,完全不知道他的情况,现在装失忆应该是最保险的了。
  “小岩,妈妈还有事,不能陪你了,杨妈在家里炖了汤等会会过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找李医生,我跟他说过了,他会照顾好你。”女人看了看黑子,想伸手摸摸他的头,抬了抬手臂最后还是
  放下了,“妈妈先走了。”
  看着女人关上了门,李林微微松了口气,走了好啊,省得自己别扭。
  靠着枕头打盹的李林是被一阵香气弄醒的,“岩岩醒啦!”这个抱着汤碗的人,应该就是杨妈了,“杨妈。”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还好没事!”杨妈红着眼睛放下了汤碗。
  “医生说你刚醒,不能吃的太多,我就给你炖了汤,等凉些了再喝。”
  “嗯~”
  杨妈年纪也不过四十岁的样子,李林喊的别扭,但是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体也不过十几岁的少年,许多事情还是得慢慢适应了才行。端起碗小口喝着汤,味道的确很好,鸡肉也是撕成了条状的,很方便。
  看杨妈的样子李林也猜到几分,小黑子应该是这个细心的女人照顾着的,喝完汤的人就靠着枕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天,也断断续续了解了些黑子的事情。原来也是个缺爱的货!
  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的李林渐渐适应了新身份,杨妈一口一个岩岩叫的时候他也能很快答应。摸了摸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李林觉得也没什么不好,重来一次他总算有了自己的生活。
  这身体的主人叫黑岩,今年才初二,上一世还他妈是顾曜的小**!家里条件不差,爹妈都是商人,不知道怎么弄得出了车祸,而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占了这身体。黑岩到出院的时候才见到自己的爸爸,很有气场的男人,见了面也是淡淡的询问了几句,想来父子两感情不深。
  “撞到你的是顾家少爷,你伤的也不是很厉害,我们也不好太为难他。”
  “嗯”,摸不清楚黑老爹的意思,黑岩也不好多说什么,十几岁的少年,懂的应该也不多。
  “顾家来了人,就一起吃顿饭吧。”
  车子进了院子,杨妈已经早早地等在那里。
  “去准备下,等会直接去饭厅。”
  “嗯~”
  黑岩跟着絮絮叨叨的杨妈往房子里面走,杨妈简单的介绍了房子的布局,领着黑岩进了房间,还抹了把泪,“慢慢来,以后一定能想起来的。”
  黑岩笑了笑,打量了眼卧室,十几岁的少年没有那么多讲究跟计较,干净明亮,不似前世那样虽然大却乱地厉害。
  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黑岩跟着杨妈下了楼。进了客厅看见爹妈在跟人聊天,似乎还很热情。靠近几步看清了坐在沙发上的人,黑岩一个箭步上去抬脚就踹,“个贱人!”
  十几岁的少年,才从医院出来,根本没有多少力气,被那人旁边的人压制住的时候,黑岩挣扎着瞪了他一
  眼,想开口,但看清楚那人的面貌之后,也放弃了挣扎就着手被反缚住的姿势趴在了沙发上。靠!看着李林的脸,真他妈跟照镜子一样!
  “李林,我没事,放开吧。”
  重新站起来的黑岩,就看见自己爹妈菜着一双脸,有些尴尬地站着。
  “岩岩,顾少爷是专程过来看你的。”
  黑岩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看了眼自家爹娘也没有再说话。
  冤家路窄,这话一点不假。十几岁的李林咋就对顾曜那么上心了,难怪上一世混成那样,看他现在那狗腿样!
  “李林,你没事吧?是我撞了黑岩,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啊呸!个大尾巴狼。
  黑岩狠狠瞪了一眼顾曜,想着自己爹妈那神色,也不好再开口,只能在心里问候他全家。
  一顿饭吃的很是压抑,黑岩上一世本是无辣不欢的人,却硬生生被顾曜给憋成了清淡口味。看着对面的顾曜跟李林,还有一桌子的川菜,黑岩埋头啃手边淡的没有一丝味道猪肝汤里的胡萝卜,杨妈说自己刚出院要忌口,单单弄了份清淡的。咬了两口就没有食欲的小黑同学只能磨叽着埋头喝汤听着他们聊几句家常。
  “黑岩,撞到你是我的错,你能不计较我很感激,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顾少爷发了话,黑岩照样懒得理会,瞥了他一眼,装!接着装!
  见黑岩没有开口,黑爸接了话茬“岩岩也没受多大伤,我们跟顾家还有些生意上的小合作,岩岩还小不懂事,顾少爷不要见怪才好。”
  黑岩捏着手里的汤匙,忍着没有发作,感情在医院里躺了大半年也叫没受多大伤?做到这个份上,只怪小黑子可怜摊上这样的爹妈。一次车祸,换来跟顾家的合作,是他黑家赚了。
  “来!尝尝这个鱼,可是杨妈的拿手菜,”自己老爹招呼着那两个人吃喝,比对自己还殷勤,“顾少爷喜欢吃辣,杨妈的川菜做的可是很地道的。”
  黑岩看了眼红红的一盆鱼,眼巴巴的流口水,对面沉默的李林吃得嘴巴通红,顾曜在一边递纸巾给他,忍不住摸了摸肚子,李林吃也算是自己吃了吧?对上李林,黑岩的别扭劲儿也少了几分。只是这一世顾曜怎么喜欢上吃辣了?
  一顿饭下来也算得上是宾主尽欢。顾曜李林只比黑岩大了三岁,吃完饭的黑岩就被要求着招待顾曜李林,虽然不情不愿,但黑岩也答应了下来,就当熟悉新环境了。
  因为车祸,黑岩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便自作主张带着他两去了小花园里坐坐。放在自己爹妈看不见的地方,
  就算态度恶劣些也没什么关系。
  “你好像很不喜欢顾曜?”开口的是李林,顾曜理他们距离很远在打电话。
  “。。。。。。”黑岩摸了摸鼻子,自己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刚才吃饭的时候,你一直瞪着他,”李林顿了顿,轻轻挪了个位置,“其实,撞到你的人是我。”
  黑岩有些弄不明白。
  “我从一开始就没想逃避责任,只是顾曜。。。。。。”李林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他这么做只是为了维护我而已,你不要怪他,是我害的你这样的。”
  黑岩不知道要如何开口,看着李林难过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只是没想到顾曜会这么维护李林。
  “我没有怪你们撞到我,真的。”黑岩不知道要如何安慰李林,只能握了握李林的手,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我就是看不惯他那样儿的人!”虽然比黑岩大了三岁,但那个时候的李林也不过十七岁岁,半大的孩子,直白的表达肯定更有效些。
  顾曜其实是故意走开的,他知道李林是要把始末说出来,打电话什么的,也只是想给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只是看到黑岩的手搭在了李林的手上,顾曜也微微皱了皱眉。转念又觉得自己小气了些,黑岩明显示好的举动来看,李林应该也会放下心结,这总归是好事。
  “车祸以后我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也没有朋友,如果你心里过意不去,那你以后多来陪陪我好不好。”黑岩故意忽略掉了走过来的顾曜,冲着李林露出了一口白牙,李林心里能内疚就更好了,这样更容易接近他,一定不能让李林再跟顾曜牵扯不清了。
  “嗯”看着笑得欢快的黑岩,李林心里也好受些勉强笑了笑。
  “黑岩跟我们还是一个学校呢,”顾曜很随意的从桌子上拿了杯热茶递给李林,李林抽回了被黑岩握住的手接住抿了抿。
  “嗯!”虽然会看见顾曜,但能接近李林总是好的。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顾曜看了眼李林,李林也很默契地站了起来。
  “李林记得答应我的事哦,多来找我啊!”黑岩总会自动忽略黑着脸的顾曜,笑嘻嘻的冲着李林说话,“千万要来哟!”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黑岩还是捕捉到了不寻常的信息。上一世的李林并没有跟着顾曜上学,而是早早地学着打理生意,还有顾炎明显很在意李林,连背黑锅这种事情也愿意去做,有很多事情都跟上一世不一样了,毫无打算的黑岩也只有一个计较,即使不一样了也要尽量让李林远离
  顾曜。
  在家休整了大半年的黑岩,在9月开学的时候被送回了学校,因为坚持不留级,黑岩也吃了不少苦头,恶补了缺下来的课程对于上一世本来就没怎么念过书的人来说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黑岩一个假期都厚着脸皮黏上了李林。
  “李林,这个单词怎么读?”
  “李林这道题目看不懂(+﹏+)~”
  “李林,我们去游泳馆吧\(^o^)/”
  “李林我饿了……”
  “李林我要跟你睡~\(≧▽≦)/~”
  顾曜很后悔自己怎么就带着李林上门去给黑岩道歉的,上一世遇到黑岩的时候自己都快30了,这一世提前了这么多年。完全不似上一世那个落魄却又清高的富家少爷,缠着李林的黑岩完全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小狗样儿。装的!绝对是装的!
  “黑岩,不要以为李林撞了你,就欠了你的,离他远一些!”
  黑岩撇了眼黑着脸的顾曜,也很不客气:“我就喜欢跟李林在一块儿怎么了!他愿意让我缠着!有本事你让李林别搭理我!”
  顾曜看了眼黑岩,心里越发不痛快起来:“李林愿意照顾你,不过是因为对你有亏欠,没想到你一个半大的孩子心机这么重!”
  “擦!顾曜你别过分了啊,谁心机重?靠,你就没心机了!老子被你坑了一辈子,特么地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心机重!”黑岩被顾曜的一句话戳重爆点,上一世算是被顾曜骗了一辈子的,这一世他还要装清高,忍不住跳了起来指着他鼻子一顿骂,骂完又觉得自己过分了,眼前的顾曜不过是个十几岁大的孩子,自己虽然看起来小,但心理年龄怎么说也是个三十岁的老男人了,跟个孩子计较个什么劲!
  看着被自己说的一愣一愣的顾曜,黑岩又觉得有些不意思,只能傻呵呵的给自己圆场:“那啥!顾曜我不是说你的啊!真的不是,我是真心觉得李林很好,想跟他做朋友的!”黑岩眨巴着眼睛看顾曜,看我这纯真的眼神,相信我!
  顾曜被黑岩的那句“坑了一辈子”吓到了,难道黑岩也。。。。。。但是看着眼前的黑岩眨巴个大眼睛眼泪汪汪的样子,又觉得是自己太多心了,十几岁的孩子被别人说成工于心计,肯定是会难过的,更何况黑家父母为了自己的生意算是把这个儿子卖了的,想到这里,又觉得黑岩也是个可怜见的,伸手在他手臂上拍了拍:“是我说错话了,你不要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