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GAY by 皂斗【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

第一章
轰隆~~ ~~轰隆~~
连续几声响彻云天的惊雷突然灌入耳中,朗夜突然惊醒了。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一下,11点半,肚子有点饿。雨好像下得很大,忙跳起来拉开窗帘,一尾响雷又轰~~隆~~劈了下来,夹着大雨,整个天地似乎在浸在水里了。
把窗子关严,他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衫,下楼。
刚打开厨房的后门,一阵英伦鬼魅摇滚便传入耳,他不禁两手压了压耳朵。这个时候,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小夜,你怎么下来了?”厨房里正在忙活的郭哥转身见他在门口发愣,忙问。
“嗯,刚还睡着,突然被雷声惊醒了。肚子饿了。”他边说边打开冰箱。
“别~别动~~”郭哥伸手示意他别乱翻,那些食材都是按着他平时作业习惯放着的。这厨房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他的老婆。谁愿意别人动自己老婆呢!
“咖喱炒面,刚有客人点,你要不要吃?我炒多一份。”郭哥熟练的把水煮鱿鱼放入小碟子,挤好酱料。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几份食材,问他。
“炒咖喱啊~煮一份牛肉面吧。”他一向不太喜欢吃干巴巴的东西,虽然郭哥的咖喱面很好吃。
“行行~你去吧台吧,一会让阿西拿给你。”郭哥赶人了。
今晚和往常一样,人很多。长长的吧台里有两位调酒师在忙着。
“小赖!三党!”朗夜钻进吧台扬声跟两位调洒师打了声招呼。,
“你怎么下来了!”小赖瞥了他一眼,道。
小赖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比朗夜小一岁,整个人看上去就跟时下哈韩哈日的年轻人一样,剪着板寸头,耳朵上满是耳丁,嬉哈装,颈上戴着七八根不同大小不同形状的十字架。据他说,是每一任前女友送的分手礼。郭哥当时听后大叹:“不风流枉少年啊!小夜,你有几根了?”朗夜说一根都没有呢。郭哥又叹:“以后我有儿子了,一定要教成小夜这样成绩好又听话。”
而三党则是粗粗壮壮的,剃了个莫西干头型,很酷很流氓的外形,性格却很温和。
“肚子饿了。”朗夜答。从柜子里拿出酒杯,倒了一点朗姆酒,含在嘴里。
“滚进厨房去,难看死了,像只蛤蟆,别吓坏客人。”小赖推他,不知他哪来的这种怪癖。
噢!朗夜看着吧台边座满的客人,忙吞下口中的酒。
“朗夜~你的面。”从厨房走出来的阿西手里端着一个大盘子走过来。盘子上放着一盘
炒咖喱和一碗煮面。
“嘿,谢了。”朗夜刚想接过,又看了一下吧台,总不能在这吃吧。看看厅里,似乎又没有空位。想了想,接过大盘,对阿西说:“我拿去给客人吧。”
“不用,我拿就行。”
“我拿过去,然后上楼吃面,这里没地方坐。”
“行。”
朗夜看看盘子上的卡片,15桌。托着盘子灵巧的避开酒意朦胧的客人,来到厅里最角落靠窗处15桌。总共四个人,三个高大的男人喝着酒聊着天,最里边那位则趴在桌上,像是睡着了。
“您好,你们点的咖喱面好了。”朗夜站在桌旁道。
三人同时扭头望过来:“啊?噢!”
其中一人摇了摇趴着的男人:“舒律~醒醒,你的面弄好了。”
舒律两眼眯眯的抬起头来,示意把面放在他面前。
朗夜把盘子放在桌上,伸手捧起咖喱。“哎等等~这是什么?”舒律问。
“煮的牛肉面。”朗夜解释说
“我要这个。”舒律伸手把碗捧了过去,拿起筷子埋头就吃。
这人还没进化还是怎地?朗夜的胃在叫嚣,他看着舒律说:“你吃了我的面。”
“嗯?”除了正忙着吃面的舒律,其他三个男人又同时扭头望他。注意到他的穿着似乎并不是酒吧里的侍者,那,他为什么来送面啊?不过~三人又望了望舒律,抢人家的东西总是不对!
“要不,这份咖喱请你吃好了。”舒律旁边的男人说。
看了看四周,朗夜说:“不用了,借桌子我用一下就好。”
朗夜早晨七点多钟饿醒来,洗澡刷牙后从冰箱里拿了从晚上郭哥留给他的食物。吃完后看了一会书,玩了一会游戏,中午十二点钟倒头又睡,晚餐没吃,现在已经饿得胃酸泛滥了
“请便。”
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后,开始慢条斯理的吃着咖喱。那几个男孩也自顾自的继续喝酒聊天。
突然肩膀被压了一下,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小夜,你怎么在这?”
“秦烈哥,我刚下来没见你,以为你有事呢。”朗夜转头笑着说。
“嗯,刚从酒商那回来,我拿了一瓶新品朗姆,在柜里。”
“谢谢!”
“这几位是你同学?”秦烈看着舒律几个问。
“不是,厅里没位置,我借他们桌子吃面。”朗夜解释。站起来把椅子放回原处,收拾盘子,把舒律吃剩的那碗面也收放在盘子上,说了句“谢谢”后,随秦烈一起离开。
见朗夜放下盘后转身进更衣室,秦烈叫住他:“小夜,你上楼睡觉去吧,这里有阿西他们就行了。”
“我今天睡了一整天了。”朗夜摇头。换了侍者的衣服出来帮忙。
凌晨两点多,酒客全都离去了,小赖和三党收拾好吧台下班了,郭哥和秦烈也走了。朗夜换上舒缓优美的CD,和阿西收拾着桌上的狼籍。
“阿~~哈~”阿西打着哈欠,两眼眯眯,昏昏欲睡。
朗夜见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忙跟阿西说:“你先回去睡觉吧,剩下的我来收拾就好了。”
“小夜我爱你!”阿西忙跑进更衣室换衣服,出门又转头补一句:“别让老大知道我比你先走喔~!”
“知道知道。”朗夜好笑。店里的人似乎都有点怕秦烈,其实秦烈除了严肃了点,块头大了点之外,其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把脏了的洒杯盘子放进厨房流理台上的大筐里,早晨珍姨来了会洗净消毒。弄好后累得满身是汗,看看表,三点十五分。朗夜把大厅的灯闸拉下,又检查了一下厨房的电器,一切OK。进更衣室换好衣服出门,锁好大门后转身突然被墙边蹲着的人吓了一跳,可能是之前在吧里喝酒的客人吧。
“嘿,醒醒!”他走近摇了摇那人的胳膊。
“嗯?”那人抬头眯着眼看他,然后扶墙站了起来。
这人好高啊!退一小步,檐灯下,朗夜看清这男人帅气逼人的面孔。他好心提醒:“先生,太晚了,一个人在外面不好。”
“哈~”那人一听,扯着嘴角讽刺地笑了一声。
“你说人家能把我怎么样?”他盯着朗夜问。
啊!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抢了他的面的那个人。酒吧里本来就灯光昏暗**,更何况他们还是坐在最角落里,根本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但是声音应该是那个叫舒律的男人没错。
“你那几个朋友呢?怎么不一起走?”朗夜疑惑。买单的时候似乎是见他们几人一起出门的,为什么舒律还在这?
“你认识我们?”舒律俯身问。
“你吃了我的面。”
“面?哈~原来是你啊!那面挺好吃的。”他笑,身子也摇了一下,看来醉得不浅。
朗夜上前两手扶住他的胳膊,他整个身子就往舒夜身上靠。
天~!好沉!单薄的朗夜吃力地站稳,推他往后靠上墙说:“你站好!我去帮你叫车。”
“不要!”舒律一口拒绝。
“那随你了,再见。”刚想走,手腕便被牵住。
“怎么了?”他问。
“最近的宾馆在哪里?”
朗夜想了想,说:“不远,出了这个路口就有一家,我帮你叫车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朗夜看着他脚步有点浮地走到路边拦车走后,转身上楼。
第二章
炎热的下午,太阳白花花地照着地面,校园里静悄悄,只有教室旁大树上知了在叫。
不知是否因为天气热,连台上的老师讲起课来都有气无力。教室里好些同学躲在撑着的课本后睡觉,还有人低低地聊着天,一片死气沉沉。
今天最后一节课了。朗夜手肘撑着窗,漫不经心的听着课。
下课钟一响,所有人都活过来了一样,那精神面貌!太阳看了都失色。教室里一下就没剩几只鸟了。
“朗夜,看球赛去。”前桌的孙却却转头叫正在收书本的朗夜。
“什么球赛?”朗夜自身体育神经极其衰弱,连着也对体育比赛丝毫不赶兴趣。
“我说,你好歹也是一男同学吧,怎么就对男同胞热中的视如生活不可缺少球赛没感觉呢。”
孙却却软绵绵的音调很好听。
朗夜探头往窗外看,见人潮四面八方都涌向篮球场,不禁奇怪:“大学联赛?”啊!对啊!去的联赛好像也是这时候开始,全城各大学之间的比赛,淘汰制,评前三甲。他们学校是主赛场之一。因为是集体项目,且关乎学校荣誉及声威,所以每个学校都极重视,要求全民参与助威。
“是啊,走吧,去看看。”
这所学院是全国有名的大学,基础设施齐全完备,标准的室内篮球场周围是可以容纳几千人的看台。朗夜和孙却却到时,四方的看台上都座满了人,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
朗夜和孙却却一路“对不起,请让让”的在人群中左钻右钻,终于看到本班几个男同学坐在看台中央座位。于是又一路“对不起,请让让”钻过去,硬是把四人位挤成六人位。朗夜旁边的周成一脸不可思议地叫:“你怎么来了。”
没等朗夜回答,一旁的孙却却就叫了:“不可以啊,我拉他过来的。”
“酱紫啊~~”周成一脸**地看着他们俩,活似当场把两人捉奸在床了一样。
“恶心啊你!收起你那**的表情,让外人看了,会以为咱学校学生素质低!”孙却却一脸鄙视。
“喂喂,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此地无银啊。”周成叫,扯了扯朗夜的衣摆说:“朗夜,这婆娘太泼辣,不是容易伺候的主,你可当心了。“
“越扯越离谱了,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听不下去的赵苏同斥道。
“哎,球赛还没开始呢?”孙却却问。
“五点半开始,还有。。。。。。嗯,三分钟。”赵苏同看表答。
“我们学校对谁?”朗夜问赵苏同。
“嘿嘿~”赵苏同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对财大。”
财大?朗夜去年虽然没去看联赛,但也由同学口中得知去年本校跟财大争冠时多激烈壮观。听说财大那帮队员很强。不过最后还是小输四分,取得亚军。
“真倒霉~刚开场就遇强敌。”孙却却忿然。
“谁输谁赢还没定你就泄咱的气了,找抽!”赵苏同扬手恐吓。
孙却却装模作样靠向朗夜:“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嘛,俗话说一鼓盛二鼓竭,输了头阵,以后的仗比较难打。”
“去年他们不是输咱了嘛,不担心。”周成说。
“可去年听说是因为~”
“停!开始了!”赵苏同喝住孙却却的话。
两队队员走到场中友好示意一番后开打,看台上气氛热火朝天,两校拉拉队呐喊助威的声浪一声比一声高。朗夜看着身边激动的同学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虽然觉得球赛很精彩,但却没有特别激动的心里。
上半场结束,财大小输三分。中场休息。
“啊?YES!”周成握拳大吼一声。
“朗夜,哈,我们赢了。”孙却却笑眯眯看着朗夜。
“谁之前未雨绸缪来着。”赵苏同取笑她。
“我那样说是有原因的,有次老乡聚会,那财大的老乡说去年联赛时,他们校队的四将只上了三将。”
“三将~~?你是说徐野,覃洋幕和洛稹吗?”周成问。
他们虽是大三生,看过二届联赛,因为头一年是大学菜鸟,对学校里什么项目都处于模糊了解阶段。去年才认认真真看过整个联赛,而去年财大上场的那几名队员名单里,这三人是主力,很有威望,一出场就轰动全场,拉拉队的助威声刺得耳朵发麻。也让周成格外关注这三位。
“不记得名字了,可能是吧。”
赵苏同也没再问,想也知道她肯定不知道没上场那位姓甚名谁。
下半场要开始了。
“咦?他们换人了!”周成突然站起来指着球场边财大的列队叫。
朗夜扯下他坐好。他对财大队员不熟悉,看不出来换了谁。
“难不成是刚才麻雀说的那位?”
孙却却愣了一下才想明白周成说的麻雀是指她。气得猛力一脚踢过去,哪知就踢在朗夜脚踝处,痛得朗夜紧咬牙。
“朗夜对不起,你不要紧吧!”孙却却紧张着想去扒他的裤角,被朗夜挡住。
“没事儿~没事儿!看球赛吧。”
孙却却像只小免子一样红了眼睛:“要不,我们去看校医。”
“真没事儿!”朗夜安慰道。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朗夜又不是一瓷器一打就碎的。你也别忘了你刚想踢的是我!”
听周成一说,孙却却闭口说话了。
朗夜低头抚了抚脚踝,真疼啊~这么个水灵灵的娇小女孩怎就这么大力呢!突然,耳边响起一阵刺耳的尖叫:“舒律~!舒律~!舒律~!财大必胜~!财大必胜~!”
“妈的,财大那拉拉队的魔音真不是盖的!”周成低咒。
“舒律~!舒律~!”
朗夜抬头看向场中,有几个背对着他们的身高差不多的人,他不知道哪个是舒律。等他们都转过身时,他才知道这人就是他见过的那个舒律。财大的四将应该就是他在酒吧见到的那几位了。
因为舒律的加入,财大四元归一,一瞬间如虎添翼,势如破竹。比分很快超越本校。场上呐喊声更上半场更烈。
“真强!去年联赛要是他们也是这阵员,我们可能就赢不了了。”赵苏同紧盯着场上互动感叹。
“去年舒律为什么不上场?”旁边同学问。
“谁知道呢?”
第三章
比赛结束了,财大赢了九分。
朗夜慢慢拖着有点疼的脚走在马路上。他家离学校不远,二十分钟路程。出这路口,穿过中心公园就到了。平时朗夜上下学都是步行来的。还好明天周末,休息两天脚也应该好了。朗夜漫不经心的看着路上疾行的车辆想着。
一辆银色敞蓬车飞速从身边滑过,然后急急刹车。还同停稳就听副座上的人骂:“舒律你他妈活腻了是不是!”
朗夜看着舒律撑着车沿从车上跳下来,一气呵成的帅。然后长腿三两步就走到他面前,有点居高临下的问:“上车吧,载你回去。”
“你认识我?”朗夜不认为那晚酒醉的舒律记得他。
舒律不说话,牵起他的手腕转身就走。
“噢,疼!”被他这么一扯,伤脚硬生生蹭了一下路面的石板,疼得他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怎么了?”舒律停下来问。
“舒律!你他妈干什么呢?这儿是停车的地儿吗?”车那头又吼了。
舒律直接把朗夜抱着走,把他放在后座空位上,又跳上车叫他系好安全带,车子立马飞驰走了。
“载我到夜空就好,谢谢。”朗夜道。
不到十分钟,车子就驶到酒吧门口了。舒律对副座上的徐野说:“你把车开走吧,晚上叫他们上这儿来,我在这儿等你们。”
说完跳下车,伸手想把朗夜抱起来,朗夜忙说:“不用,我自己下车。”
“你不是身上哪疼嘛。”舒律没等他反抗,一伸手轻而易举就把176公分的朗夜抱在怀里,嘴里咕哝着:怎么这么轻啊。
徐野看了他们一眼,把车开走了。
“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的。”朗夜有点不自在的说。
“行了别说了,你住哪?”
“就这楼上。”
在朗夜的指示下,舒律拐到吧门侧楼梯上二楼。
朗夜拿钥匙开了门,过了绿藤遮顶的小院到大门。进屋把朗夜放客厅沙发上,舒律问:“伤哪了?”
“脚踝。”朗夜脱下鞋袜,撩起裤脚,看着白皙的外脚踝肿得像个小馒头,孙却却那一脚了不得!要进国家队足球队了肯定是主力。
“帮我从电视柜左边第二个抽屉拿红花油出来好吗?”朗夜抬眼看着蹲在他面前的有点呆愣的舒律。
“啊,好。”转身往身后各抽屉乱翻。
“左边第二个抽屉。”
伤的是左脚外脚裸,朗夜俯身困难的用手触摸伤处。
“我来。”舒律坐在他面前,把那伤脚放在膝上,药水倒上手,熟练的顺着脉路揉。
“打球经常会扭伤脚,所以每个队员都会推脉。”舒律解释。
舒律确实很会推脉,脚伤处给他这么一推,也不见怎么疼了。精神一放松,朗夜靠着沙发昏昏欲睡。
小心翼翼地揉着朗夜的脚,搓热让药水渗进皮肤。舒律弄不清楚他到底怎么了。那晚上从酒吧回去后开始不对劲,脑子总时不时想着朗夜,想着他流水一样清澈的嗓音,淡漠的表情却意外温暖的眼睛。今天在路上从后视镜中瞥见记忆中的那张脸,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已经走到他面前了。现在,他终于完整的看清整个朗夜。他除了流水一样清澈的嗓音,淡漠的表情却意外温暖的眼睛外,还有着白净的肌肤,清俊的身形,像极了一名优雅的公子哥。
“这个世界上,有人做贼是为了劫富济贫;有人。。。。。”一阵响亮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朗夜突然睁开眼睛。
“我的电话。”舒夜小心把朗夜的小放地毯上,起身翻放在沙发上的跨包拿电话。
“喂。。。。。。嗯行了,知道了,没事早点儿来吧。”舒律挂了电话,从包里取出衣服问:“浴室在哪?我洗个澡。啧~尽是汗臭味。”
“走道那就是。”
舒律走了几步转头问:“热水毛巾什么的都有吧?”
朗夜一听,眼睛里闪过诧异。这么热的天,看上去这么健壮的男人竟然要洗热水澡?
“我很容易感冒。”舒律解释。
这样!朗夜解下右脚的鞋子,站起来,袋鼠一样单脚跳到过道左边的房间,打开门对舒律说:“进来吧。”
“你的房间?”
“嗯。”
舒律跟着走进去,屋里很亮,环视了一下,这房间呈五角型,墙面漆着淡淡的绿,地面铺着原木地板。进门左边第一面墙是几乎占满整面墙的原木书柜。一张原木大床紧靠着第二面墙,床上被子枕套是带着细条纹的原野绿,干净清爽的感觉。第三面墙是同色原木书桌,桌上有电脑和书。第四面则是油着原野绿漆的落地窗,窗帘束起来,充足的光线照着房间透亮清明,落地窗外是了个小阳台,阳台围栏漆着原野绿,阳台中间有张看上去很舒服的躺椅。第五面墙靠门边有个原木衣柜,衣柜旁边是同样漆成原野绿的门。
“你家好像每个地方都不一样。”舒律模糊想起朗夜家的客厅乡村风格,墙是暖色的暗花墙纸,沙发套都是印花的。而刚才过道两边墙则是紫红色的,挂着大大小小的抽像画。
“是啊,每个地方都不一样。”朗夜倚着书柜微微笑。“毛巾在衣柜最上层,自己拿吧,衣柜旁边就是浴室。”
“知道了。”
朗夜跳着去翻冰箱,上翻上翻,除了牛奶外再也没其他可以填肚子的食物了。难道要这样跳着下楼找吃的?还是让他们帮送上来?想到便觉得沮丧不已,整颗头都要钻到冰箱里去了,真麻烦!
“你干嘛呢?”
“找吃的。”
沮丧中的朗夜啪的关上冰箱间,转身一看见身后的舒律,不禁愣了一下。那天晚上他就知道这男人长的真的很不错。但现在才发现他长的休止不错!在女同胞眼中,舒律绝对是闪闪发光的!健康漂亮的肤色,眉毛长得极好,黑亮的凤眼,眼尾稍挑,挺直的鼻子,红润的嘴唇。这张俊俏的面孔搭上高挑的身材,实在让人移不动眼睛。
“呆什么呢?有喝的吗?”
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递给他,朗夜慢悠悠的说:“我在想,你会不会经常被女人扒衣服。”
“会啊。”答得毫不犹豫。反倒让朗夜愣了。这么。。。。。。直率!
“再拿一盒。”
“自己拿吧,我去洗澡了。”
第四章
等朗夜跳出来时,舒律正坐在沙发上喝着牛奶看着电视,非常悠闲。而桌上则摆着五六个空奶盒。
朗夜跳着打开冰箱一看,啥玩意儿都没了。那他今晚上和明早上怎么办?
“走吧,我们去外面吃晚饭,都八点了。”舒律关掉电视说。
“等会帮我提牛奶上来。”朗夜跳到沙发上坐好。“帮我拿袜子过来,袜子在鞋柜最上层。”
舒律依言拿过来递给他,“脚还疼吗?”
“不怎么疼,慢慢走不要紧。”
结果还是舒律抱着朗夜下楼的,在酒吧门口,他打了电话给徐野,没过几分钟徐野便驾着原来那辆跑车过来了,车上还载着一美女。
舒律接过车钥匙对徐野和美女道:“他们还没来,你们先进去吧,我先去吃个饭,一会就回来。”
说完便抱朗夜上副座,他转到另一边跳上车,飞快驶出去。
“徐野,那个就是你哥们舒律吗?”美女一脸惊艳的表情。
“就那丫。咱进去吧。”
吃完饭又去超市买了一箱牛奶和一些干粮。本来还拿了些泡面的,被舒律放回去了。他说:“这玩意儿能吃吗!”
开车回到酒吧已是一小时后的事了,朗夜递钥匙给舒律,让他把东西提上去。他慢吞吞跟后。
“上来做什么?”舒律下楼发现朗夜挪着上楼梯了。
“回家睡觉,还能做什么。”
“还早呢,到吧里坐一会吧。”
朗夜想想也是,明天周末呢,可以睡晚点。
“舒律,这儿呢~”一进门,就听得有人喊有人招手。舒律摆摆手表示明了,转头看身后的朗夜。
“我还有事儿,先去吧台看看。”
舒律点头,往徐野他们走去。
环眼厅里,没什么客人,朗夜往吧台椅上一坐,笑眯眯跟小赖和三党打招呼:“小赖,我的朗姆。”
“忙着呢!自己过来拿。”小赖在擦饰酒具。
“脚扭了。我今晚当客人。三党,谢谢!”手向三党伸过去,一小杯朗姆酒便到手中。
把朗姆酒含在口中,朗夜打量着吧台,看哪里还可以改进。
“朗夜,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喜欢把朗姆酒含在嘴里!?”小赖突然凑近他面前一脸好奇。
“唔唔唔唔唔。”朗夜含糊不清的说。
“是什么?”小赖紧问。
“我也想知道呢。”三党也凑上来。
“唔唔唔唔唔。”
“哈~哈!真像蛤蟆呢!”小赖大笑,两手突然压上朗夜鼓鼓的脸颊。结果,被朗夜口中的酒喷了个满脸,三党看着小赖一脸呆愣狂笑。
“妈的朗夜,看我不收拾你!”小赖装模作样捋了捋短袖势要冲出来找朗夜拼命。随即动作一僵,旁边三党也不笑了。
“秦烈哥。”朗夜转头微笑。
“吃过晚饭没?”秦烈靠在他旁边,手抚着他柔软的发丝。
“吃过了。”
舒律一入座就发现那仨全带女伴来了。三女容貌艳丽,性格也不错。一来二往就都熟开了。
“你今儿怎么这么早出门?你老妈不逮你了?”洛稹一想到舒律他老妈就禁不住发抖。人家有恋母情结倒还可以理解,可舒律他妈恋他儿情结过于严重,已经到了让人鸡皮满地的地步。
“我没回家。”
“那你上哪了?上宾馆洗澡换衣服去了?”反正没去他们三人中任何一人家里。
舒律没答,他被吧台的吵闹声给牵住了,他不知道看起来淡漠的朗夜也会有现在这样可爱的表情。
“你认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不知道舒律看那三个男孩中的哪一个。
“朗夜,就那晚上舒律抢人家面吃的那位,坐吧台边的。”徐野说。
“朗夜~哎,夜空,那男孩该不会是这酒吧的主人吧?”洛稹旁边的美女惊呼。
四个大男人互望一眼,他们可都没想到这层去呢。朗夜年纪看着还小。而舒律则肯定朗夜还在上大学,瞧他书桌上摊开的课本就知道了。不过,即使不是主人,也差不多了吧,家还住楼上呢。
这时,突然安静的吧台又扯住了他们的眼光。然后,舒律起身走了过去。那人抚在朗夜发上的手让他觉得实在碍眼得很。
“朗夜,好了吗?大家都等你了呢?”舒律牵起他的手腕。
“嗯。”朗夜飞快望了舒律一眼,转头对秦烈说:“我有朋友在那边,过去坐坐。”
“小夜!你的脚怎么了?”看着拖着脚走,秦烈大惊失色。
“没事儿~坐久了脚有点儿麻。”朗夜硬是一步步走稳了。
朗夜在舒律旁边座下,看看在座几位除了徐野和他带的美女外,其他人都不认识。
“自我介绍一下吧。”舒律开口。
“洛稹。”
“小莫。”
“老子就不用了吧,都认识了~”徐野叫道,被众人眼光一横,乖乖投降:“徐野,旁边这位我女朋友覃秋。”
“覃洋幕。”
“小梅。”
“朗夜。”看着他们自我介绍完毕,朗夜笑眯眯道。
“呵,我刚才还猜朗夜是这夜空的主人呢。”莫姓美女巧笑倩兮。
“呃~算是吧。”朗夜见阿西拿着托盘从身边过,忙扯住他:“阿西,帮拿我的酒。”
阿西瞟了他一眼:“残了?”
“得残几天。”
“早前不是见你喝了?”阿西见三党递酒给他后进了厨房,不知道外头怎么地。
“给小赖了。”朗夜笑眯眯答。
“等会儿啊~”
没一会儿,阿西就端着朗夜的朗姆过来了。
“这什么酒?”莫美女好奇。
“朗姆。”
“你喜欢喝这种酒?”
“嗯。这酒不错。你们今天可风光,把我们学校的自尊踩在脚底了。”朗夜摇着酒杯漫不经心的说。
“你们学校~~~你是X大的?哪个系?”徐野大惊。
“环艺三。今天第一次去看联赛呢。哎对了,去年舒律为什么没上场呀?”
“你没去看怎么知道舒律没上场?”洛稹边说边打手势让侍者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