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者 by 皂斗【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


内容简介:


古桐是个性格冷漠的摄影师。

在他的生命里,有亲情、友情,唯独没有爱情。

爱情对于他,从来不曾重要过。

六年前的纳木措之行中,他将失足落湖的男孩儿救了上来。

一别经年,他早将这段经历抛诸脑后。

一次意外的重逢,男孩儿已变成俊美男人,他微笑、执着、深情的告诉他:你在我心里住了很多年了。

什么是爱情?

这就是爱情吗?

序篇
序一:主场
咱们先来大概介绍一下本文的两位男主角.


主一:古桐.

古先生今年二十有七,身形修长.如果只从背后看,古先生的身形是极养眼的,尤其在春秋季时看最为养眼.因为古先生喜欢穿软绵贴身的麻衫及针织衣,走路时,小嗖风一撩拔,优美的腰背曲线毕露,简直是米开朗基罗刀下的大卫,每一个线条都恰到好处.所以,古先生走在路上,时常遭受不同年龄层的女同志们**——后背.也不是说古先生就腰背线条完美,其实他臀腿部分也很遭狼眼,不过人们走路时,视线大多呈水平状态,所以关注其腰背的频率比臀腿部分高出百分之三十.
非常perfect!一百分!美女赞叹不已.迫不及待装作赶路赶到古先生前面,再装作不经意回头――god!难怪上帝说天使的背面是恶魔.她以前还不信,现在,此刻,眼前活生生的范例狠狠让她明白一个事实:

上帝的话是绝对不能怀疑的!

其实也不是说古先生长得多像加西莫多的兄弟,而是――刚欣赏过完美,本欲往完美上再加几个如非常,极度之类的形容词,结果下一秒转到平凡...心里生理上都有些接受不了.

古先生长的吧,五官端正,不美不帅不丑也不大众化――(你问这叫什么长相?
嗯,作者我把这长相称之为耐看.耐看懂不?就是看久了,就觉得过得去了.
你说耐看不能形容长相?!
为什么不能!这词是作者我,砸了大把的金条和耗费了无穷的精力,才请来中国当代鼎鼎有名的汉语大师――莫须有先生专门为古先生量身设计的.事实证明,大师果然是大师!一出手就不同凡响!耐看这词套用在古先生身上,那简直,那简直(皂斗激动过度了,先缓一下气儿)是太贴切了!
你问具体什么长相?
呃――最显眼的倒八字眉,哈?没见过倒八?嘁,少见多怪了不是?去看看乔什.哈耐特,人家即使是倒八,还不照样被女人疯迷着,咳,不好意思扯远了.古先生头发很短很黑,额头不宽不窄,倒八眉毛,眼睛不大不小,鼻子不塌不挺,嘴巴不厚不薄,脸形不中不西...总之,就是耐看.
你说我糊弄你?
TNND!耐看不就是耐看嘛,以上所说全是事实!作者我认识古先生这么久,对他的长相就只总结出那46个字.我平常都凭身材和服饰认人滴.嘿嘿,关于长相的话题到此结束.回归正题.)
古先生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敦厚老实,善良可亲,彬彬有礼,斯文优雅,品位不俗.(不是作者我夸大宣传,这些都是有事实根据的.哈?你要人证物证?靠!NND,作者我都出面了你还敢鸡蛋里挑骨头?!老子非收拾你――啊!把砖头放下!文明社会,拒绝黄堵毒和暴力!上医院贵的,8过,丫要是砸票的话,皂斗就能咬牙承受这份甜蜜的负担鸟....)
古先生活了这把年纪,没交过女朋友――这不代表他还是那童子啥,他有女伴(俗称炮友),他的女伴极迷他漂亮的身体.所以,虽然古先生长相不怎么地,但美女还是长期跟他保持着性关系(也不频繁,一个月就那么两三次).值得一提的是,咱们古先生算是个清心寡欲的男人,向来都是美女找上他的.
至于他为什么清心寡欲――这个问题作者觉得有必要交待一下.古先生的性取向稍微比正常值偏低了那么一点,不多,就那么0.5CM,可就这0.5CM却导致了古先生既对女性没多大感觉,又对男性没感觉.所以,就这么一个人干耗着.
他的家在一条充满异国风情的街上,住三楼.他的摄影室在隔壁那幢住宅楼的一楼.两间屋子打通,空间很宽敞.每天早上,古先生准时七点钟起床,八点半到摄影室,十二点回家吃饭,十二点二十分睡午觉,十四点起床到摄影室,下午六点下班,去超市,六点半左右回家,七点钟吃晚饭,七点二十分开始捧小型摄影机拍摄,九点钟上网,十点钟进暗房,十点半洗澡,十一点――如果美女不来的话,他就上床睡觉了.
每日的生活内容基本如此.所以说,古先生的生活是单调至极的.但他本人似乎不觉得,上次作者问他一个人这样生活难道不无聊么?他一脸平静说:不觉得,挺好的.
所以,古先生就理所当然的继续维持这样的生活.


主二:景笑乐.
作者我对景先生,除了无话可说之外,还是无话可说.
此人细高挑身形,长相桃花,性格极度...那啥,娘!从没见过这么爱面子的人!还是个男人!――景先生瞪我了,这话题以后再续.
景先生不务正业,作者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认识他这么久,从没见他上过班!每天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绝对的败类!绝对的社会蛀虫!绝对的那啥啥啥...
景先生有一票女人,周一到周日从不重复,就跟他的内裤一样.而且,这些女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美!身材火辣!景先生对女人如同对他的内裤一样龟毛.啊,忘了提了,此男极度骚包,内裤百分之九十是CK-T(你问我怎么知道?嘿嘿,以后再告诉你.)不仅如此,他还强烈要求其女伴也穿T,说是两个圆滚滚的臀瓣能直接刺激肾上腺素.
景先生对其彩旗飘扬的生活非常满意.上次偶然碰到他跟其新女伴在咖啡厅**,作者我冒着被其白眼片碎的危险过去招呼,问其:汝不惧AIDS乎?其答曰: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其女伴听其回答,笑得像个妖精,嗔道:"讨厌,回去惩罚你~"
景先生对此威胁报以狼手一摸――翘臀.
作者我刚修行,道行太浅,受不住这活生生的刺激,捂鼻闪人了!
作者我对景先生的了解就以上种种.啊,漏了一项,景先生今年同样二十有七,至于其他的――不详!等我请私家侦探查清楚了,再跟你说.
先这样了.
稍安毋躁!侦察也是要时间的!


序二:分镜头
镜头一:
这是街心公园偏僻的一角.镜头静止不动,始终锁住面前的一张雕花铁框架长木椅.木椅后面十来米处有几株粗大的天竺葵,树下有围桌下棋聊天的老人们;木椅前有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径面上翻飞的些许枯黄叶片预示着秋天到了.
镜头静止的这十几分钟里,画面记录了偶尔几个行人的脚步及随风飘舞下落的黄叶.
倏然,一个粉嫩嫩的小花裙出现在画面中,接着,小花裙微微弯腰,一张带着疑惑的可爱脸蛋占满整个画面.她睁着大眼,胖乎乎的手指伸出.
"这是什么呀?"
"这是摄影机."
"摄影机是什么呀?"
"摄影机是专门用来拍东西的工具."
"拍什么呀?"小丫头说这话时,画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囡囡,快过来,别打扰叔叔工作."
小丫头摆摆手,又对着镜头问:"叔叔你说呀,拍什么呀?"
"呵呵,拍你后面的椅子,小路,落叶...还有你呀."
"你拍我呀?我漂亮吗?"小丫头咧嘴笑,露着小虎牙,极可爱.
"漂亮啊,叔叔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呢."
"谢谢."小丫头笑眯眯地行了个公主礼.这时,画外又传来那苍老的声音:囡囡,回家去喽,不过来奶奶不要你了哦.
小丫头立即咚咚跑来,脆生生的嗓音叫嚷着:奶奶奶奶,等等囡囡.
镜头前再次恢复之前的安静.又过了十来分钟,一双修长的美腿走入镜头,女人柔媚低哑的声音传来:"又来了?"
"嗯."
"录一段吧."
"好啊."
女人走到长椅上坐下,双腿交叠.这是一个气质浓郁的女人,波浪长卷发披散在肩上,身着若隐若现的吊带纱短裙,裙裾随风翻飞,身体曲线毕露,欲迎还拒;手脚指甲上涂着血红的丹蔻,衬着雪白肌肤触目惊心.
她有一张艳丽的面孔.眼皮上画着浓浓的深紫色眼影,衬着眼睛尤其黑亮;秀挺的鼻子下是饱满的红唇,现在,这红唇微启:"不介意我抽烟吧?"
"随你."
女人勾唇,从小坤包里拿出一根细长的薄荷烟和小巧玲珑的红色Zippo,甩甩长发,眯起狭长的眼眼点燃烟头,深吸一口后往椅背上靠去,头微仰,朝天空缓缓吐出烟雾,随后朝镜头露了个意味不明的笑.
"今天心情不好."她开始诉说."男人,就这德性--贱!"顿了几秒又补上一句:"也许你除外."
又吸了口烟,脸转向一边吐出烟雾."当初一开始他就知道我是干这行的,他说他不介意,只能我愿意跟他在一起.哈!我听了这话还真他妈乱感动一把,以为自己找到良人了呢."
"我从这污水中走出去,洗掉身上酸臭的气味,换上素衣裙,去商场站柜台.每天站九个小时,赚取千把块散发干净气味的钞票,都只为了安心呆在他身边.呵,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份吃苦耐劳的能耐,只道是爱情的魔力...蠢透了!二十六岁的半老女人竟然还会有这种小女生的幻想!呵呵...呵..."
眼泪毫不征兆的滚落,她纤指一抹,垂下头,低哑道:"上个月,他妈妈不知为何探出我以前的底细,威胁他跟我分手,说我不干净,配不上他儿子,他们家也丢不起那个脸...本以为他会反抗,会说服他家人,可没想到他隔几天就跟我说分手."
她有些发愣地盯着快燃尽的烟.喃喃道:"分手?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说分手?当初信誓旦旦说不会介意别人的眼光,一辈子跟我在一起的人居然连争取都没有就说分手.我不甘心啊,一年了,我为了他,努力改变自己,为他洗手做羹汤,打理家务,甚至为了避嫌,还跟以前的朋友全断决了联系...这些都是为了他!"
"我没心情上班,被商场辞退了.他每天早出晚归,开始经常不回家.偶尔他回来时,我就追问他为什么就这么放弃我?他的回答永远是:对不起."
"你说对不起有什么意思?如果对不起能解决一切,那这世上怎么会有爱恨情仇."她朝镜头摊手,表情讽刺.
"我那几天失去理智了,一碰面就跟他争吵,他上班的时候也一个劲打电话给他...然后他干脆玩起失踪来了."她突然定定看着镜头道:"我鄙视那时候的自己!为了这么个男人,竟然连自尊都丢了!"
"之后我搬出来,不再打电话给他.这男人,我当他死了!我告诉自己以后不要为他掉一滴眼泪."她停住,深吸了口气."今天早上,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妈给他介绍了个女朋友,如果不出意外,不久后就结婚,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以后还是朋友..."她眼泪簌簌掉落,咬唇抽泣."你说是不是很讽刺?这类烂剧码自古就上演,偏我就不懂吸取教训...呜...这就是我可笑的泡沫爱情."
"我曾经以为,我和他是两道半途交合的铁轨,前半段分离,后半段结合.可我忘了...大多数铁轨半途交合后下半段又重新岔离,朝不同方向各自延伸,再无交叠的可能...我爱他啊...呜呜..."她捂着脸失声痛哭."我那么爱他..."
"别哭了."
女人的身子僵了一下,良久之后才抬起头,胡乱抹掉眼泪,也不管脸上的妆是否糊掉.苦笑道:"女人廉价的眼泪,总是随意放送.以后,即便血流尽了,也不再掉一滴泪!"
"没必要.想哭就哭,不用忍着."
"如果你哭,你会对自己有什么感想?"
"没有.眼泪是身体的一部分,偶尔扮演悲情或喜悦的角色."
"呵呵."女人突然娇媚地笑起来."果然是个冷淡的人,让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我太矫情了."
她倏然又敛起笑,淡嘲道:"这就是生活!永远会在你沉迷幻象,以为花儿为你骄艳清风为你吹拂时,给你泼盆冰水,让你从头冷到脚,激伶伶的彻底醒过来.然后发现在其实照在头顶上的阳光多么灼热,吸进肺里的空气多么浑浊,花儿被各种各样的害虫糟蹋,清风也有可能变龙卷风."
"太偏激了,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呵呵,可能吧."女人掩嘴咯咯笑."你以后要多开导我."
"我可不认为你有这需要."
"别抬举我,我刚折翼."女人又拿出烟点上."以后咱们又可以常见面了."
"嗯."
"呵呵,有需要找我哦,我给你打折――免费也行."女人玩笑道.
"我有女伴."
"嘁!"女人撇嘴."我早就怀疑你患性冷淡了.早点去医院看看吧,别耽误了大好人生."
"谢谢关心.我好得很."
"诶!你这人!"女人状似无奈,看看表."我先走了,再见."
"等等!"
"怎么?"女人叨着烟的模样显得很潇洒.
"你考虑清楚,有事找我."
女人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真是..."
"我没开玩笑."
女人又愣了,眼光转向一旁,轻声道:"谢谢.我知道了,再见."
"再见."
镜头二:
背景是一片连绵的蓝,从景泰蓝到天蓝间变化莫测,纯粹得让人心里涌起一种虔诚的感动.版图上点缀的是阳光下星星点点的金黄波光,白雪和葱绿青山,还有衣着突出艳丽的人们.
一个身形高挑的少年映入眼帘.
镜头慢慢从下往上移,从黑色经典三叶草图案的鞋子到洗得泛白的牛仔裤,到黑色的防风衣,最后停比一般男孩儿稍长的头发上.
那是修剪得非常漂亮的碎发,亚麻色,看上去很软很光泽,服服帖帖的顺着脖子,发根扎起一缀小辫,风吹来时发梢便会随风飞舞,风停了便又顺顺的贴着颈脖.
只看见他耳廓边的脸线,但单单看这线条,就知道这男孩长得很好.
橘黄的阳光拂照,湖水的波澜的反光在他身上荡漾,他整个人几乎要溶入那耀眼的光中.
嘿,他侧脸朝这边看了,虽然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但精灵的微笑已经刻画在镜头里成永恒了.
这方净土上的玉人儿,如果此时他突然露出鱼尾,也许也没人奇怪.

  

正篇一:古桐篇
第三节:不夜城
古桐刚从暗房出来,便被眼前一道刹气逼人的闪电吓了一跳,同时伴随着惊厉的雷声轰隆隆在耳边环绕.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又下雨了!
这初秋不知为何,雨下得特别频也特别急.虽然常下雨能够减少空气中的灰尘,能够降低炎热的虎秋气温,但这样持续的雨天也会影响人的情绪,使人觉得烦闷压抑.
今天是第几天了?古桐已经记不起来了.似乎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被这种哗啦啦的大雨包围着了.
诶!伸手抚眉,头疼啊!好些天没办法开工了,照这情形,明天估计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
把窗户关好,稍微隔绝门外天响的雷声和雨声.他回房洗了澡后,开始上网.先是打开信箱,看到那个熟悉的发件人时,他忍不住笑了.点击打开,信里写着:
亲爱的古古古先生,你好几天没给我回信了!在此,我给你记过一次!下不为例!
这些天你那里也打雷下雨了吧?真让人烦恼是不是?雷阵雨来时,总是狂风大作,雷雨交加.大风又飞沙走石,掀翻屋顶吹倒墙.昨天晚上冒雨上超市买生活用品,走在大街上差点被狂风刮倒,真可怕!所有的东西都随风狂舞,飞得到处都是,路边还有几株大树被吹断枝桠,幸好没砸到人.今早上雨停后,我跟阿爸开车去错嘎湖看了一下――清水全被泥浆糊黄了!
阿爸说这情况很少见,以前从没频繁的下过这么久的雨.阿公说今年名媚女神发怒了,要惩罚我们.前天夜里,族佬们焚羊献祭了,祈求名媚女神发慈悲,别再下雨了.
我也祈祷了,愿女神保佑!你也要为我们祈祷!
明天又要上班了,可能会好几天不能给你写信.要想我哦!
开心!
――藤锦字.
看完后,古桐回了信,信上只有七个字:我会诚心祈祷的.
发送完毕后,他接上DV,正准备把之前拍的东西拷贝出来时,电话响了,是他的女伴凌姿.近十一点了,她要来吗?古桐脑子飞转,盘找借口想拒绝她.因为他没性致――事实上这段时间他都性致缺缺.可能是因为雷雨让他烦燥,也可能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总之,他不想跟任何人上床.
接通电话,他语带抱歉道:"凌姿,我在洗相片."
明天再洗不行么?我今天很烦,想...――那头的女声带着一丝丝隐晦的情欲.
"抱歉,拖不了,明天早上要用的."
...那行吧,你忙,明天打电话给你.
凌姿还有其他男伴,他知道,也不介意,反正他们之间就这么回事,彼此心知肚明.挂了电话,古桐松了口气,继续未完成的事,先把DV里录制的片断剪出来归类,剪辑后录制成碟片.
做完这些事时,已是午夜十二点十分了.关机起身,扭扭微酸的脖子,走到窗边朝楼下望――雨停了?真好,可以睡个好觉了.他把厚窗帘拉上,把空调温度调高一度,熄灯...又是电话!这么晚了,谁呢!
古桐绕过床拿起手机,接通后劈头就是:"不管你有什么事,我都不会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别挂别挂!――那头急急叫.
"你是谁?"
豆豆的朋友.他唱醉了,让我打电话叫你来接他.
古桐心里把豆豆祖上八代全拜访一遍后,咬牙道:"你送他回去."
哥们,不是我不愿意送他,而是他不让我送他啊!非要你来接他!――声音很无奈.
古桐这回是把豆豆从头到脚拜访一遍后,问:"在哪儿?"
日月.
"二十分钟到."
收线,古桐换上衣服,拿了钥匙准备出门时,又转回头拿上DV――这是他的怪癖,只要出门,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有没有事,他都会带上DV.
柏油路在各色霓虹灯的照样下,染上一层**.路面上有些地方积水严重,古桐放慢车速,怕车轮带起污水溅到路边的夜归人.这城市的午夜纸醉金迷,浮光魅影,极具魅力,时时有惊喜,处处有**.
电台午夜节目里传来主持人的性感嗓音:...心灵的休憩,下面这首歌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当爱靠近你之后,我成了你的不夜城,你倾你和他之间...好几次差点鼓起勇气,说真的真的我也爱着你...
果然是**无所不在,爱情张口闭口吐出.古桐唇角微微牵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把车停在日月门口,拿了DV下车,打开镜头四处搜索――午夜,果然是高涨情欲的好时机,你可以不必掩饰自己**裸的**,想发泄就发泄,不用管时间地点人物.就像墙边那对男女一样就地解决,偶尔吐出几声低沉的**.
古桐有趣的继续对准DV,眼睛往其他地方看了一下――难怪无所顾忌,原来这时候这地方除了门童和他还真没什么人,且只见那门童笔直站立,目不斜视,显然看习惯了这类随地发情的夜男夜女们.
收回视线,古桐又朝那对越纠缠越激烈的男女瞄了一眼,遂上四楼包厢.
烟雾迷漫的包厢里,八九个男女姿势不雅地坐着,有些在接吻,有些在抚摸.古桐仔细辨认,终于在一个美女身下发现了豆豆.两人在接吻――或者说豆豆被她强吻――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不好意思."古桐拉开越吻越没边的女人,语带抱歉道:"我来接他回家的."
"诶,是你呀,谢谢你能来."旁边一个年纪相仿的男人抬头道.
"我不是心甘情愿来的,所以你也别谢我."古桐语调波澜不惊.拍拍豆豆的脸,见他闭着眼睛没反应,脸颊酡红,呼吸之间全是酒味,不禁蹙眉问那男人:"你是他朋友吧?你知道他酒量很浅么?"
"呃,知道."
"那你怎么不阻止他?"
"我...一时没注意."男人惭愧道."抱歉."
古桐没理他,狠拧了把豆豆的脸.豆豆估计是被拧疼了,哎哟哟地哼了一声,睁开眼睛,头摇晃了几下醉蒙蒙傻笑,嘟哝道:"怎么现在才来."
"我觉得来早了,你都还没被吃干抹尽呢."古桐低头在他耳边咬牙道."回头我收拾你!"
豆豆像是没听到这话,两眼一眯,靠在他身上不省人事.古桐掺他起身,瞥了那男人一眼便下楼了.出了大门,他下意识地朝角落里望了一眼――竟然还在做!佩服!
"豆豆,你给我清醒点!"古桐狠拍他脑袋.这家伙像只章鱼一样巴着他不放,根本没办法上车.
"唔...疼."豆豆眉头蹙起,身体却还是一动不动的巴着他.
妈的!古桐忍不住咒骂.掰开他的手,半搂半抱地将人推上车..."我要坐前面."豆豆突然说.
妈的!一碰上豆豆这厮,他的冷静就灰飞烟灭!两手箍上他脖子,狠狠摇晃:"老子现在就想把你挫骨扬灰了!"
"别摇...头疼...想吐."豆豆苦着脸,一副难过的模样.古桐立即掺他到一旁的垃圾桶旁,拍拍他的背让他吐出来...呕...
风吹起一阵酸臭味,古桐拧鼻,斥道:"你能耐啊!那些人又是什么时候搭上的?我警告你,下回再这样,我直接把你扔垃圾桶里!"
豆豆粗重的喘着气,感觉整个胃都要呕出来了.不过,吐完后,意识却比之前清醒多了.他朝古桐伸手,气弱道:"给我纸巾."
"在车上."
"去拿给我."
"站稳了."古桐松开他的手,确定他不会跌倒后飞快去拿了纸巾过来.抽了几张递给他:"快点擦,臭死了.大好的睡眠时间竟然用来侍候你,浪费!"
"唔.不会刚好有女人找你吧?"豆豆把脏纸巾丢进垃圾桶里,抬头灿笑."要不下次帮你找个比凌姿更美的女人?"
"留着自己用吧.可以走了么?"
"唔."
第四节:且黄且暴力
"拿着."
豆豆接过丢过来的干净浴巾,嘻笑邀请道:"要不要一起洗?"
"好啊."古桐作势要脱掉衣衫.豆豆一见他露了小半截的腰,立即闪进浴室锁上门,拍拍胸口哀嚎:"酒精果然不是好东西!竟然对桐起色心了...啊!以后再也不敢喝多了!"
门外,古桐隐隐约约听到他自言自语,静默了一会儿,随即拿睡衣到另一间浴室快速冲洗一遍,然后回房睡觉.
"你要睡了?"豆豆从浴室里出来,全身上下就摇摇欲坠的围着一块浴巾,皮肤上还微微透着湿润的水汽,红润润的像朵出水芙蓉.他上床趴着,侧头对古桐说:"跟我聊聊天,我睡不着."
"酒醒了?"古桐靠近他,闻了闻――他身上的酒味已经被清香的皂味覆盖了,转身熄了灯,闭着眼道:"我困了,不许吵.你要是不想睡就出去看午夜剧场."
"我不喜欢肥皂剧."豆豆低声笑道."我找女人来你介不介意?"
"到客房去我就不介意了,回头你记得把床单拿去干洗消毒."
"没点人情味."豆豆抱怨."你这么说,让我觉得自己是到停尸房奸尸了.明天我要把客房的白色寝具全换掉,看了就让人心寒."
"那你回家去."
"你是故意的是吧?你房里的床单什么的怎么就不用白色的了?"
"你搞清楚,那些白色寝具是怎么来的?!"古桐抬起脚掌抵在他腹上,只要稍微一用力,豆豆就能下床跟地面作最亲密的接触了.
"呃?"豆豆一个激伶,想起一年前自己曾疯狂迷恋白色,不仅把自已的卧室寝具全换成白色,还想把古桐家的房间一起换了.不过,古桐坚决抗议他动他的房间,所以他换了客房的...没过多久,他就厌倦了白色,却忘了换掉古桐家客房的寝具.有时候到这儿过夜,他也是赖在这间房睡觉."那我明天换掉."
"顺便拿去楼下干洗."
"为什么是我去?"
"不想跟你争论这问题了."古桐收脚转身趴着,睡意朦胧."别说话了,我困."
"别睡!跟我聊天."豆豆整个人横躺在他背上,磨蹭间浴巾落了,两人光溜溜的皮肤相触,灼热的温度赶跑了古桐满身的睡意.他转头咬牙道:"去把裤子穿上!"
"不要,都睡觉了还穿什么裤子."
古桐被压着动弹不得,只得伸手往他胳肢窝处探去.豆豆怕痒,立即弹开.古桐趁机将右腿压在他腹上,左腿曲起,脚掌踩在他下档处,重重蹭了几下,感觉脚底下的东西有蓄势待发的趋势,他慢条斯理边蹭边道:"你穿不穿?"
"咝~"豆豆咬牙切齿."穿!你放开我."
"快点."古桐躺回原地."警告你,别再烦我了听到没?不然我揍你!"
"为什么没人发现你其实很黄很暴力?!"豆豆对此非常不解.是古桐掩饰得太好了,还是人们的眼睛都被他冷淡的模样唬住了?
古桐跳起来狠揍了他一拳又躺下."因为你有激发人体内暴力因子的天分."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豆豆回踹了他一脚."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呀?好意思说白话蒙我."
...
"喂,真睡啦?"
"呼."豆豆闭上眼睛,脑子不知为何老浮出古桐漂亮的腰身和身体的温度...真是撞邪了!连心跳都不知不觉的加快了!以前两人玩闹时,他从没有过这么奇怪的身心反应,难怪又是酒精在作祟?饱暖思淫欲...下次再也不要喝这么多酒了!豆豆下定决心.
隔天中午,古桐回家发现豆豆还在睡,忙叫醒他."你不上班?"
"今天休息.我饿了,煮饭没?"豆豆抚着肚皮问.
"没.吃面吧,懒得煮饭了."
"随便,有得吃就行了."
吃完面,古桐补眠,豆豆上网.二点半,闹钟响了,古桐全身软绵绵地爬不起来,心想下午是不是不去摄影室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交给助理做就好了...想定了,他叫豆豆帮他拿电话.
简言交待几句后,古桐继续睡觉.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仿佛整个人都沉在一股浓浓的黑暗中,还有人掐住他的喉咙,让他呼吸困难,他猛烈挣扎,惊醒过来,见室内已经亮起了灯,豆豆正坐在靠台上对着电脑嗤嗤笑,像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