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对宠爱 by 醉笑浮生【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6 作者:


文案:
林轩死了。死因各种坑爹。他想不明白,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让自己这么众叛亲离,最后还来了个横死街头。
但是再一睁眼,林轩又发现自己活了。时光倒退二十二年,自己成了顾家有权有势,龙吐珠一样的小少爷,顾炎。
林大爷照着镜子,看着自己九岁小正太的新壳子,淡定地表示十分满意。只不过……
如果是二十二年前的话,自己本身的那个壳子,似乎……也应该是九岁?那么,去看看呗!顺便……
没人疼他,这辈子重来一次,他自个儿疼自个儿还不成么?至于上辈子其他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以致于害得自己死不瞑目的魑魅魍魉,还是哪凉快到哪儿呆着去吧!

  换了个壳子

  林轩漂浮在半空中,半低了头,冷笑着看向正站在马路中央,惨白着脸尖叫的娇艳女人。
  虽然女人的脸色憔悴难看到了极点,看上去却倒也颇有几分楚楚可人的味道。嗯,不愧是他在众多美人间千挑万选出来的妻子,带到哪里都不会掉价。
  不过也是难为她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平日里连只鸡都不敢杀,怎么现在就能突然狠下了心推自己撞货车?啧啧,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不是?
  歪了歪头,再瞥一眼货车前,自己已经被撞得惨不忍睹的身体。林轩伸手,试图再去碰碰自己那个好歹呆了三十多年的壳子。但一番尝试,却终究只能看着自己的手一遍遍地从身体上穿了过去。
  什么也触碰不到的感觉确实很糟糕啊。林轩看着自己半透明的手,半天,嗤笑一声,哦,对了,他都忘了,他现在可是只鬼了。
  因为失去了肉体的关系,林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五觉在慢慢消退。也许再过一会儿,他就会消散了。林轩这么想,却抑制不住地感觉到愤懑。他不甘心!
  远方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救护车的声音,紧接着,人群里传来了一阵喧哗。
  视觉已经在急速地退化了,林轩透过微弱的光线,勉强能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拨开周围围观的群众,跌跌撞撞地朝事故发生的中心冲过来。
  就算是视线已经不甚清楚,这个熟悉到让林轩恨不得剥皮抽筋的人,他也绝对不会认错。周继科。这可是他林轩这辈子唯一真心承认过的兄弟,他以为他最能够相信的兄弟!
  林轩莫名地想要笑,却笑不出来。
  环抱起双臂,林轩冷眼看着自己娇弱的妻子正梨花带雨地试图靠近男人,却被他毫不怜惜地推到了一边;看着男人颤抖着手抱起地上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神经质般用干净地衣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尸体脸上的血污;看着那男人看着自己尸体是,眼里透露出来的绝望和……
  爱意?他的好兄弟现在眼里透露出来的那玩意儿,竟然是爱意?
  原来,周继科爱的,竟然是他?
  林轩看着眼前连八点档肥皂剧都比不上的狗血情节,蓦然大笑起来,笑得咳嗽出声,笑得几乎要弯下腰去。
  这对狗男女真他妈的给他恶心坏了。
  从心口深处泛起的密密麻麻的疼痛让林轩有些喘不过气来。低头看了自已一眼,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颜色又淡了些,越发接近透明,像是下一刻就要被风吹散一般……但林轩却不甘心就这么烟消云散,强自撑住了一口气,捏紧了拳头。
  周继科爱他?他周继科在占了他的公司,收了他的心腹,睡了他的女人之后,竟然说他原来爱的是他?
  哈!现在自己都已经死透了,他怎么还有脸像只狗一样,跪在自己身边,恶心巴拉地向他表达着爱意?
  哦,对了,还有他的小妻子。那个从十七岁开始,就心心念念想要嫁给自己的娇小姐。她也曾说过爱他,日日不停,说了整整七年,几乎都让他信以为真了。但事实又是怎么样?现在他的命都他妈的没了!
  如果可以,林轩真想出手扭断那对狗男女的脖子。活了三十一年,他林轩从没摔过这么大的跟头!而这一切的起因——竟然就是他们所谓的爱他?
  真他妈的操蛋!
  心口撕裂般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林轩咬紧了牙关,却依旧不能阻止灵体急速的虚弱。
  不行了,已经,到极限了……
  身体的五觉已经完全消失,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林轩却根本不愿闭上眼睛。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死?他不甘心,绝对不甘心!明明他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死的是他?
  如果,再来一次……
  第一章
  周围很安静,却充满了医院里特有的那种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让人不舒服,却又莫名有些安心。
  不知过了多久,林轩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然后手臂一凉,随后是轻微的疼痛。
  应该是在为他打点滴。
  点滴?那么,这里是医院?林轩心里一惊,恢复了一些意识,却依旧睁不开眼睛。
  他这是……被救了?林轩清醒了些,这么想着,心中渐渐翻腾起不知名的情绪。倒是说不清是惊多一些还是喜多一些。
  但是,自己明明已经是被撞成了那个样子,怎么还有可能被救活?林轩越想越不安,脑中也急速地运转起来。而且,现在自己明明恢复了意识,身体却不能动,难道,自己这是变成了植物人?
  林轩心一沉。就算不是植物人,按照当时那种程度车祸现场来看,自己就算是高度截瘫之类的也是有可能的。
  哪怕运气再好一些,估计下半辈子也是要落下残疾。但真要是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办?
  公司的股份已经被周继科占了一大部分,他这个董事长现在属于被彻底的架空了。要单是说这些,他不在乎。他林轩好歹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只要能出去,他相信凭自己这么多年积累下的人脉,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的。
  但是,如果一切的前提上,加上了自己残疾,日后要怎么办?
  问题一个一个涌上来,林轩仔细琢磨着,心情却不由有些灰败。
  更何况,他从来没有想过,他认定了的兄弟竟然对他是起了那种龌龊心思!这样的结果,比他看见周继科和他的妻子在他家门前拥吻显得更加不堪。
  事情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林轩恼怒着,呼吸渐渐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垂在身侧的手因为过于激烈的脑电波,而被刺激地微微动了动。
  这是一个很小的动作,林轩并没有意识到。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手刚刚一动,紧接着,他就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尖锐的金属碰撞声音。听起来,似乎是椅子被人撞倒在了地上。
  还来不及进一步分析,林轩突然感到有人冲到了自己面前,将自己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随即床前传来了一个女人有些激动的声音,“医生,医生,炎少爷醒了,炎少爷醒了!”
  炎少爷?林轩心中一突,随即漫起一丝疑惑,炎少爷是谁?
  然而这个问题还没得到解决,林轩就又听到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似乎是一个人走了进来,然后停在自己身边,利落地搬弄起医学用具,对着自己的身体开始进行仔细的检查来。
  “李医生,怎么样了?”先前开口的那个女人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
  “身体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医生收起工具,然后沉默了一会儿道,“但是小少爷现在依旧是处于昏迷状态,还没有清醒的迹象。”
  “不可能!”女人闻言,声音蓦然拔高了一些,听起来似乎有些激动,“我刚才明明看见炎少爷的手动了,怎么会还没醒?”
  “那应该只是生理的正常反射而已。”医生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考虑怎么回答更合适些,“请先别激动,我知道顾炎少爷是你一手带大的,顾夫人出事后你更是将顾炎少爷视如己出,顾炎少爷现在还不醒,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应该明白,现在对于顾炎少爷的情况,我们能做的只能等了。”
  “明白?我不明白!”女人声音又尖锐了一些,似乎有些歇斯底里了,“我不明白大校为什么一定要做那种危险的工作!小姐已经因为这个去世了,现在少爷又……炎少爷今年才只有九岁!九岁!”
  “冷静!”医生听了女人的话,声音也蓦然冷厉下来,隐隐的带了一丝怒气,“请注意你自己的身份!”
  女人沉默下去,像是被医生的话惊住了,但随即,却是坐在林轩的床尾处,捂住嘴小声哭了起来,但已不再说话。
  “大校做的事,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我们现在只要尽力照顾好小少爷就够了。你今天太激动了。”
  “对不起。”女人低声道,声音依旧带着抽噎的鼻音,但似乎已经渐渐平静下来。
  “好了,小少爷现在需要安静,你还是先出来冷静冷静吧。对了,小少爷要用的营养剂快用完了,你顺便过来跟我去外面拿一些药过来,”医生见女人恢复了常态,语气也缓和下来,“小少爷虽然中了毒气,但终归治疗的及时,出院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虽然现在还没醒,但估计也就这几天了,你不用太担心。”
  “嗯。”女人敷衍地低低地应了一声,也不多说什么。随即房里又响起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再然后,房间里重新回归了安静。
  但房间里是安静了,林轩却是彻底安心不下来了。
  他刚刚听到的,是什么?
  林轩感到自己脑仁疼得厉害。炎少爷?顾炎?九岁?毒气?还有……大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的意思是,那个所谓的“炎少爷”,顾炎,是因为中了毒气才进的医院?而他们谈话中所涉及的大校,应该就是顾炎的父亲?顾炎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才被人暗算?顾炎的母亲也因为他父亲的缘故,早就死了?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所说的那个九岁的炎少爷,似乎指的是,自己?
  林轩感到莫名奇妙,甚至有些啼笑皆非。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包括自己公司被夺,发现妻子勾搭上了好友,以及自己被妻子推向了马路。
  可是,林轩知道,他所经历过的那些疼痛是不会骗人的。那种来自灵魂的疼痛,临死的恐惧与不甘,又怎么可能只是一场梦?
  但是如果不是梦,他现在的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说,他是借尸还魂了?林轩为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暗自感到好笑,但随即,他却又慢慢凝固了表情,冷静地思考起这种想法的可能性。
  虽然说他一直是无神论者,但是,毕竟他经历过死亡,而且,他真的看见过自己死后是有灵体出现的。
  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个身体在当初中了毒气后,就已经脑死亡。而因为一种莫名的契机,自己的灵体恰好经过这里,然后中间发生了一些不可知的原因……而结果就是,自己的灵魂恰好依附到了现在的这个身体上面?
  太过匪夷所思的状况让林轩有些拿捏不住,不过,这个新身份倒是要比自己原本预想中的要好得多了。
  根据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他可以知道,至少这具身体是健康的,不会出现自己担心的残疾。
  至于到现在还未清醒,林轩在心里暗自琢磨,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根据目前的情况多少也还能猜到一些。
  不醒的原因,估计还是因为目前他的灵魂和这具新躯体的契合度依旧不是太好,需要再磨合一番。他想,等到他的灵魂和这个身体彻底契合起来,到时候他也就差不多该醒了。
  没关系,现在的他,有的是时间来耗。
  放下自恢复意识后,就一直压在心里的负担,林轩倒是立即感觉到了让人喘不过气似的疲惫。
  意识逐渐涣散,林轩这次却不大担心了。不再抵抗那些猝不及防的疲惫,任由自己慢慢沉入黑暗之中。
  现在的他,只要好好地养精蓄锐就好。
  而那些他所失去的一切,他会让那些亏欠了他的人,百倍千倍地归还回来!

  跑路去C市

  林轩走到房间里的落地镜面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来自己的这个新壳子。不得不说,确实是个顶顶好看的模样。就算是上辈子见过美人无数,林轩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新壳子的皮相在众美人中,也是能算得上翘楚的。
  跟自己上辈子那几乎是要灼人眼球的艳丽不同,这个顾炎小少爷长相更为精致和贵气。因为还是孩子,五官脸型依旧显得圆润稚气,但眉梢眼角却能透露出来一种矜贵的优雅来。单看着就好像无端让别人矮上三分。
  林轩朝着镜子,轻轻弯出一个笑。换了一个壳子做这个表情,倒是没有了后世林轩的那种似**又似挑衅的味道,反而透露出一种君子如玉般温和的味道。
  但林轩称奇的事,明明是温和的笑,放在了顾炎的这张脸上,却又让人莫名感觉到有些不能靠近。
  啧啧,用后世的话来说,顾炎就是天生长了一张贵公子的脸,该是要高人一等的。林轩拨了拨自己额前的碎发,微微遮住自己的眼,满意地微笑。
  哦,对了,这个时候,林轩应该是要改称顾炎了。
  话说回来,顾炎在经过长时间的沉睡,再等完全清醒过来出院,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了。而等出了医院,顾炎才发现,原来自己这次不单单是借尸还魂了,还一觉就他妈的睡到了二十二年前来了!
  如果说是到了几年之后,倒也好解释些,但怎么还时光倒退了呢?顾炎想不通,但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多长时间。反正不管怎么说,是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
  虽然不清楚这具身体的具体情况,清醒之后顾炎倒也没敢装失忆。毕竟这壳子是中毒气进的医院,又不是摔了脑子,他怕装了失忆反而弄巧成拙。毕竟正儿八经的生活里是没有那么多琼瑶阿姨的。
  但是好在他一直小心谨慎,也没出过什么纰漏。反而通过这几天跟外界的接触,倒是把顾炎的身份弄清楚了个七七八八。
  先前在医院的女人,是顾炎母亲从娘家带过来的人,自从顾炎母亲死后,她就一直照顾顾炎。而顾炎的父亲应该是一名大校级别的军官。
  自从他恢复意识开始,顾炎一直没有见过自己传说中的父亲,但是家里的其他长辈却几乎天天都要来看望他。那些人脸上的关心之色绝对不是敷衍,那这么说来,自己这个壳子原本也不可能是个不受宠的孩子。
  那么,就可以推测,也许他的大校父亲目前正在为国家从事一项保密系数很高的工作,这项工作要求很严格,不能擅自离开岗位。哪怕他唯一的儿子因此几乎送命,他也不能过来看望。
  更进一步地推想,这项工作应该是会伤害到不少人的利益。他们找不到机会报复父亲,就只能将目标该放在落单的自己身上。所以才有这次的毒气事件。
  而根据一开始在医院里听到的话,他还可以猜想,顾炎母亲的死,应该也是对顾炎那个大校父亲的报复所导致的。
  这么说来……
  “炎少爷!炎少爷!”
  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顾炎回过神,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前,伸手拉开了房门。门外,一个女人正带了慈爱的笑看着他,“炎少爷,大校打电话回来了,说是想少爷了呢。炎少爷赶快过去接电话吧。”
  顾炎微微一顿,随即揣摩着真正的顾炎应该会表现出来的欣喜,弯出一个笑来,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雀跃道,“张婶,爸爸真的打电话来了?这……太好了!终于,我……我太高兴了。”
  张婶看着顾炎的表情,眼圈微红,像是带着些安慰地开口:“炎少爷你也别怪大校,大校自然也是惦记着少爷的。只是,唉,大校在工作的时候,是有规定的,不准跟外头联系。少爷你……你也别埋怨大校。”
  “我知道的。”顾炎微微低下头,似乎有些羞涩地开口,“我从来没有怪过爸爸。”
  张婶看着顾炎的表情,欣慰地笑了笑,领着顾炎去了一楼。
  顾炎跟在张婶身后,对于现在的情况细细思量了一遍。顾炎父亲的工作性质让他不能随便跟外面通讯,那么这次来了电话,必然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的。而且必然,也是和他遇袭有关。那他是该想一想,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喂,爸爸?是我,顾炎。”顾炎接起电话,放缓了语速,轻轻开口。
  “小炎,对不起,爸爸没有保护好你。”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响起了一个略有些低沉的男声。声音听着还年轻,却透露出一股疲惫的沧桑感。
  “不是爸爸的错,是我太不小心了。”顾炎想了一会儿,才继续开口,“而且现在已经没事了,爸爸不用担心,不要为我耽误了工作。”
  “呵呵,乖儿子怎么变得这么懂事了?”那头的顾大校听了顾炎的话,语气似乎也轻松了一点,“以前一接到爸爸的电话就吵着要爸爸回来,这次怎么换了口气了?”
  顾炎听到电话里顾大校喊出“乖儿子”的刹那,不可否认地,那一刻,他的面部产生了一种细微的扭曲。
  轻咳了一声,顾炎语气里带了些委屈似的抱怨,“但是不管怎么说,爸爸也都不会回来啊。所以,说了也没有用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沉默下去,半晌,顾大校才叹着气承诺,“小炎,小炎你再相信爸爸一次,最多再有三年。三年后,爸爸就转业,再也不担这操蛋的心。三年后,爸爸就回去陪你,好不好?”
  “嗯。”顾炎轻轻应了一声,又等了一会儿,才试探地问,“爸爸,你还有别的事吗?”
  顾大校沉吟一声,才说话:“小炎,爸爸和你商量件事。”
  “爸爸你说。”顾炎借口,心里却明白这次的重头戏来了。
  “小炎,爸爸这次的任务很危险,爸爸怕再次牵连到你,所以想安排你暂时离开一下W省。”
  “离开这里?”顾炎重复了一遍。
  “对。你的爷爷和叔叔也都暂时离开了,我打算也安排你暂时到别的城市去一趟。”顾大校道。
  “那,要去哪里?去多久?”顾炎问。
  “因为是要避开别人的视线,所以爸爸打算是让你去比较偏远的C市。”顾大校在那边道,声音里带了些愧疚,“而且,爸爸也说不好这次事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所以可能要先安排小炎你在那里读四年级了。对不起,小炎,这次委屈你了。”
  顾炎却没有精力再去想其他的什么,胡乱敷衍了几句,又将电话转交给了张婶过后,幽魂一般地飘回了自己的卧室。
  C市。顾炎将自己的脑袋扣进了柔软的枕头里。那个在记忆里早已经褪色的城市,附带着那段并不美好的回忆。他曾经以为,那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再踏入的地方。
  嗯,当他还是林轩的时候,那是他出生,并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这次倒好,重生过后,兜兜转转竟然还是要去那个地方。
  顾炎觉得有些无奈。不过,要是去C市念书的话……蓦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顾炎眼睛一亮,“腾”地从床上跃起,趴到桌子上,仔细地翻起日历。
  然后在看清了自己所要找的答案后,轻轻弯起了唇角。
  如果说是二十二年前的C市的话,自己的那个原装壳子似乎也是九岁,似乎也是……四年级?
  那么换言之,如果他这个时候回到C市的路南小学的话,不是就能够,碰到二十二年前的自己?
  顾炎愉快地眯起眼睛,这个设想让他的心情变得尤其愉快起来。
  他都已经快想不起来了,二十二年前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呵?

  九岁的林轩

  “炎少爷,你是说,你已经同意去C市?”张婶看着面前微微带着笑的顾炎,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可是……”
  昨天顾大校提出这个建议后,顾炎的抵触反应张婶也是看在眼里的。
  毕竟顾炎作为顾家的长子嫡孙,自小就是被众人当做龙吐珠一样捧在手心里的。只穿用度无一不是用到了最好。如今大校一个电话就让少爷转学去那个偏远到了极点,要什么没什么的C市,顾炎不愿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而张婶也做好了同自家小少爷打长久战的准备,但谁能告诉她,到底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过睡了一觉醒来,他家小少爷就想通了?
  “张婶,你别担心,我是真的想通了。”顾炎看着张婶有些复杂的脸色,安慰地笑了一下,道,“爸爸也是为我好,我明白的。我也不想再让爸爸做那么危险的工作的时候,还要为我操心。”
  张婶闻言,愣了一下。低头看着顾炎那张酷似自家小姐的脸,心里蓦然泛起一阵酸痛,“好,好,炎少爷真的是长大了,大校和夫人想必都是要高兴的!好,好。”
  顾炎轻轻点了点头,又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张婶想了想,道,“大校的意思是,越快越好。但是今天毕竟晚了,就不走了。先收拾收拾东西。C市那边老爷子已经找人安排好了,那么我们明天就走。”
  顾炎“嗯”了一声,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张婶道,“对了,我四年级是在哪里念?”
  张婶说:“应该是……等等,我看看,嗯,是路南小学的四年级。怎么了?”
  “没什么。”顾炎摇了摇头,又道,“张婶,你能帮我弄一份整个路南小学四年级的同学名单么?”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炎少爷你要那个干什么?”
  “毕竟我是作为插班生进去的。”顾炎轻轻一笑,解释道,“提前看看同学的名字,免得进去的时候一个人也不认得,被人排挤。”
  张婶听了这话,虽然不相信收了顾家大笔资助费的路南小学,会让自家小少爷“被人排挤”,但也没有反驳。毕竟少爷能想要主动融入学校的大环境,这是再好也不过的了。
  “那我这就去吩咐那边将资料传过来。”张婶道,“估计也还要花一点时间。炎少爷你就不用等了,先去餐厅吃午饭吧。”
  顾炎笑眯眯地点头。
  等拿到那份名单资料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顾炎坐在车后,快速地翻阅着厚厚的一叠复印文件,每一份几乎都是一扫而过,直到看见那张熟悉彩色一寸照片。
  顾炎带着几分愉悦地将那张复印纸从中抽了出来,然后放在手间细细摩挲。
  其实在真的确定林轩在路南小学之前,顾炎一直是有几分担心的。毕竟自己是重生了的,谁知道会不会带来什么蝴蝶效应呢?如果一不小心自己扇出的风将林轩这个人彻底扇没了,他该怎么办?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上辈子是从来没有出现过“顾炎”这个人的。
  不过好在,一些似乎都还没变。顾炎将头偏了偏,看着窗外急速倒退的行道树,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些日子里,他也曾经检讨过自己的上辈子。但是想来想去,他也弄不明白,他到底是做了什么,让自己最后那么众叛亲离?
  他的心腹说过要一直效忠他,结果最后叛变了。他的妻子说过一辈子只爱他,结果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不但出了轨,还在最后杀了自己。而他最相信的好兄弟……呵,兄弟?这大概是他作为林轩来说,出的最大的一个笑话。
  他的兄弟,根本不是拿他来当兄弟看的。好,就当他是真的爱他。但是他也是真的很想问他周继科一句,难道他所谓的爱就是一步一步毁掉自己拥有的一切,一步一步折断自己的羽翼么?
  别他妈的糟践爱这个词儿了!
  行,他也算是看透了,他就是个不遭人待见的体质。无论他对别人怎么好,怎么掏心掏肺,最终也不过是个凄惨的结局。他不指望他死后有人来烧香。他琢磨着,那些人只要别在他死的时候来他坟前嘲笑他就算是好的了吧?
  成,他认命还不成么?没人对他好,他自己对自己个儿好;没人爱他,他自己爱自己个儿还不成么?
  至于那些王八犊子,给滚他妈的蛋吧!
  W省离C市离得算是远了,这年头又远还没有后世那么多的高速公路,等真正开到C市里已经准备好的公寓时,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匆匆在公寓里吃了一餐晚饭,顾炎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小城市里逛逛了。
  虽然说是说C市,但顾炎现在住的这地方只是C市里一个最偏僻的小镇。镇子不大,倒是因为落后,还颇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
  小镇上的街也几乎都是横平竖直的,就算是从没有来过这里的人,走在这里也不怎么担心会迷路。
  顾炎根据着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沿着街道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再拐一个弯,就要到了他以前的家。
  哦,不对,那样的地方怎么能称作是家?不过是一栋房子罢了。还是贫民窟一样的破房子。
  顾炎叹了一口气,在墙角停下了步子,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走下去。毕竟他对于那儿,可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称之为美好的回忆。
  叹息着朝外走了出去,正准备回头,却猝不及防地被一个消瘦的黑影撞得一个趔趄。
  “龟孙子,竟然敢偷老子钱,活得不耐烦了吧?看老子打不断你的狗腿!”粗暴沙哑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顾炎脑中快速闪过什么,然而大脑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就快一步地抓起怀里孩子的胳膊,疯狂地来时的方向狂奔。
  顾炎能感觉到那个被拽住胳膊的孩子对自己的反抗,不过一切都被顾炎忽略掉了,直到跑了整整三条街,彻底甩掉了身后的人,顾炎才慢慢等下了脚步,倚着墙,轻轻地喘气。
  不得不说,顾炎的这个新壳子真的是太好了。顾老爷子有三个孩子,顾大校和顾二叔都曾经在部队呆过几年,连带着顾炎从小也被做了军事化的管理要求。虽然是真的娇生惯养,但身体素质是顾二叔一点一点训练出来的。
  虽然这几年因为顾二叔调去Y市当市长而松懈了一些,但底子依旧还在,这么疯跑了半天,却依旧只感觉气息微微的不顺而已。
  然而顾炎自己是没什么问题,被他强行抓着一起进行狂奔的孩子可没这么幸运了。顾炎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小崽子一边猛烈的咳嗽,一边像只被激怒小豹子一样狠命地瞪着自己,顾炎一时间却也说不出心里涌上来的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