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在镜中 下——渥丹脉脉【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2-08 作者:渥丹脉脉       

第十六章

那一晚夏至被侯放安顿在他家。自从听到孙科仪的病讯,他就整个人浑浑噩噩起来,心神不宁地半睡半醒凑合了一晚,以为会做噩梦,却又没有,就是醒的时候天还没亮,身体说要起来,脑子里则重得像是被灌了铁汁,只能手脚无力地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动静,心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数着时间,等着这鬼压床一样的困境过去。

侯放说的话还在耳侧,但这番话后面的真实感却依然稀薄得像一缕青烟。夏至艰难地翻了个身,以至于沉闷的拍门声响起时,他一时都没分辨出来是自己骨头的咯咯作响,还是别的什么声音。

等他听出那的确是门声时侯放已经开了门。隔着一道门,夏至还是听见了程翔的声音——他登时寒毛一竖,下意识地就蜷在了床上,连稍大的动作也不敢有。

门那头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夏至始终只能听见程翔一个人的声音,而尽管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对方语调里那种不顾一切的急切还是让他打了个寒颤。

一直不停说着话的程翔让夏至害怕,但这层害怕还远远不如沉默着的侯放。夏至甚至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好隔断那时不时传来的声音。闷热而稀薄的空气渐渐让他又有些迷糊,昏昏沉沉地起了睡意。眼看着就要再睡倒过去,那刚清静了一阵的耳侧忽然轰然一响,炸雷般的动静直接让夏至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就听见门外各种家具拖着地板的声音响成一片,咿咿呀呀唱成一个七零八落的凄凉调子,好久都没有止歇。

这样的声音更是听得他毛骨悚然,但到底还是担心占了上风。他怕两个人一言不合打起来,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冲了出去。

门开的一瞬间夏至就后悔了:程翔坐在侯放身上,一脸是泪。哭着的程翔和面无表情的侯放看起来同样陌生,夏至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又被侯放叫住了:“把他拉开了。”

夏至一个哆嗦,并没有上前,侯放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尖锐得声嘶力竭:“你也聋了?还不赶快把这个畜生给我拉起来!”

夏至依然是求救一样看着垂着头一动也不动的程翔。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程翔的手指深深地嵌进侯放的肩头,指根的骨节看起来是青白的,而同样的青白色,正一点点地染上侯放的脸。

终于,夏至还是咬牙走了过去,架住程翔的肩膀和胳膊,后者只是微弱地抵抗了一下,就被拉开了。

重获自由之后侯放先是飞快地擦了一下嘴角,然后连看也没看手背上的血迹就皱着眉头爬了起来。夏至不知不觉已经松开了手,但依然能感觉到程翔在微微发抖。他依稀能感觉到这并不是恐惧也无关悔恨,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能理解这一刻的程翔,可是这个瞬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他看见程翔又一次的泪水之后。

任何一个人,哭到这个份上都不会好看,或者干脆说有些滑稽,但落在夏至眼里,他只是难过地低下头,无比悔恨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错误的时点。极低的抽泣到底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嚎啕,程翔滑倒在地上,而侯放依然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出言慰藉,最终还是走开了。走之前他瞥了一眼手足无措窘迫得似乎随时也能哭出来的夏至,嘴角一勾,说不出是无奈还是冷酷:“别看着他哭,也走吧。”

那一晚到了最后夏至还是在酒店安顿下来。在一个晚上连换了五个住处,情绪上高开低走若干次,得知了一个又一个秘密之后,夏至在睡着之前迷糊地想着自己的人生里恐怕很难经历更离奇的夜晚了。这次再睡着之后他很快就醒了,头痛得像被人往脑袋上插了无数的钢针,冲了个漫长的冷水澡直到皮肤发红也没有得到多少缓解。

在浴室时电话响了一次,他出来之后还没来得及打回去,电话又响了——是住在隔壁房间的侯放叫他起床。

回团的路上两个人之间倒是没什么沉寂感,就是侯放嫌弃夏至洗完澡头发不擦干,念叨了半路洗澡不收拾干净将来要得关节炎;夏至本来有些昏昏沉沉的,听到这些话只觉得对方像念经,他不敢反驳,就隔三岔五心不在焉地嗯一下,脑袋抵着车窗百无聊赖地掠过窗外的街景,脑子里一片神游天外。

夏至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等他定睛一看,那被莫名地、轻轻地一挠心的感觉又像指缝里的水那样飞快地悄然溜走了:这个城市的早高峰还没到,初秋早晨的空气让街景好像落了一层乳白色的轻纱,远不够爽利清澈,街边的常绿树一年四季也不会变色,唯一能暗示季节变化的,反而只有绿化带上的景观花了。

这不对劲感临到头还是侯放戳破的。在一个红绿灯时,侯放指着车外的一个点说:“夏至,我眼睛不好,海报上那个人是不是你?”

侯放指尖的落点是街边的一个书报亭,夏至先看了一眼,只觉得皮肤上起了静电,汗毛都在毕毕剥剥地燃烧,但在第二眼之后,那点头的动作硬生生地止住了:“……不是我。”

“哦,我看着很像。”

夏至垂下眼睛,不甘不愿地嘟囔:“不是我,是我做舞替的那个演员。一个多月前有个专访,拍了他和我。”

这句话似乎勾起了侯放一点兴趣,又朝着那边看了几眼,还是觉得像,就笑说:“原来还是有你嘛,那我得买本杂志来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侯放,你不要嘲笑我了。”夏至内心五味杂陈,话却还是说得没精打采。

但大概是时间不凑巧,一路上好几个书报亭都没开,侯放买杂志的心思落了空,但也因为这个插曲,倒把两个人心里盘旋着的其他事情暂时吹开了。

他们两个是最早到团里的,侯放把人载到后就直接去了办公室,看着他又急又快的步子,夏至到嘴边的话又硬是收住了,默默看着他走远,背影消失,又默默出神,才如梦初醒似的回神,默默在更衣间换好练功服,拉筋劈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