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在镜中 上——渥丹脉脉【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2-08 作者:渥丹脉脉       

文案:

摘要:“……实在对不起!你不要紧吧?”

匆忙抛出这句话后,那个年轻人像变魔术一样抓住眼看就要坠地的咖啡杯,

避免了一场瓷片和热水四溅的悲剧的同时,还不忘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一个恰好路过的孩子,把他保护在自己的臂弯里。

这一系列动作流畅之极,近在咫尺的周昱不由得轻轻牵起了嘴角:“我没事。”

第一章

“……实在对不起!你不要紧吧?”

匆忙抛出这句话后,那个年轻人像变魔术一样抓住眼看就要坠地的咖啡杯,避免了一场瓷片和热水四溅的悲剧的同时,还不忘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一个恰好路过的孩子,把他保护在自己的臂弯里。

这一系列动作流畅之极,近在咫尺的周昱不由得轻轻牵起了嘴角:“我没事。”

“呃,咖啡还是溅到裤腿上了,对、对不起!”

那令人印象眼前一亮的敏捷又在这句话中迅速地溜走了,面前的年轻人道歉的声音里充满了紧张感,放开孩子的下一秒,他已经站了起来,飞快地鞠了个躬,更快地抬眼又垂下,握着杯子的手似乎还在微微发抖。

周昱再次摇了摇头,尽管他依然低着头看不见自己:“不要紧。倒是你的手,不烫吗?”

青年这才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又直起了腰,定定地看了一眼周昱,耳朵红得几乎都透明起来了:“不不不,已经不烫了……”

还是这样简直令人诧异的谨慎乃至不安。这样的反应让周昱有些好奇,而与此同时,察觉到动静的服务生走了过来,看见周昱后冲他熟稔地一笑:“出什么事情了吗?”

“他的手被热水烫了,有没有烫伤药?”

服务生很惊讶地看了一眼周昱对面的年轻人,过了一会儿才点头:“有的,我这就去拿。”

因为预想对方可能的推辞,周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言辞,但这一次青年却什么也没说,很平静地立在桌旁,微微垂下眼,似乎是在研究自己的鞋带。

周昱顺势多看了他一眼:第一眼的印象是,以他的身高来说,他未免瘦得过分了。但周昱很快意识到这只是他的侧脸轮廓加上窗边的光营造出的一个小把戏。这个年轻人并不孱弱,相反,单薄的春衫之下是经过精心锻炼的身体,修长,有力,连静立的姿势都充满了精准的协调和纪律性。

很快的,服务生拿着药回来了。她问年轻人需不需要帮忙,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又帮周昱续了半杯冰水,才悄无声息地回到原位。周昱又一次转过目光去看着他,这一次对方抬起了头,与他正视,尽管声音里还是有一线几乎难以察觉的颤抖:“满座了,我能暂时坐在这里吗?”

“当然。你随意。”

说完周昱伸手把摊了大半张桌面的报纸和手机都往自己这半边拢了拢,年轻人拘谨地一抿嘴,但脸上的血色很好看,于是那张乍一眼看上去有些平淡的面孔生动了起来:“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没走稳,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再就是,谢谢你的药。”

“不用放在心上。你多亏你动作快,不然我就真的要找地方换衣服去了。”

周昱笑了起来,同时留意到对方的目光跟着转了过来——他的眼睫飞快地闪了几闪,这让他看起来更放松了些,然后他拉开凳子坐下,依然是很优美的姿势。周昱望向街对面的建筑,他想自己也许猜出这个年轻人的来历。

他不由得再看了对座的青年一眼,后者似乎对他的目光格外敏感,又一次第一时间抬起眼,但这一次,他笑了,露出整齐的牙齿,像某种乖巧的哺乳动物:“我打翻了自己的咖啡,你的杯子也空了,我请你喝一杯好吗?算是致歉,也是道谢。哦,我叫夏至。”

“周昱。”周昱跟着一笑。

这个名字对夏至没有任何触动,但他显然把这种礼貌性的回报姓名当作了默许。他扬起手来示意店员:“我想要再要一杯咖啡,然后给他……呃,你想喝什么?”

店员倒是很了解周昱的喜好:“双份意式特浓?周先生,这已经是第三杯了。”

周昱只管含笑点头:“就这个。谢谢。”

既然分享了一张桌子,又承对方的情,等待咖啡的过程里不说话似乎说不过去。夏至瞄见摊在一旁的报纸,正好是剧评版,他就指着其中的一部说:“……这出很好看,我昨天才去看了。”话音刚落夏至才意识到这是个错误,但话已出口,他只能沉默下来。

“是吗?”周昱漫不经心似的朝他所指的那一栏瞥去,象征着“大力推荐”的五颗星在一片三四星的衬托下分外夺目。他不置可否地把这一版翻了过去,下版是新出刊的书和碟,满目斑斓,这时手机来了邮件,传来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安排,时间和地点较之之前约定的,都起了变化。周昱读完电邮后抬起头,恰恰捕捉到夏至匆忙收回目光的最后一点动作,这样的闪躲让他觉得有趣,望着对方笑着开了口:“我们之前见过?”

“……没有。”

“那你认识我?”

片刻迟疑后,夏至坚决地摇了摇头。

周昱的记忆里也没有对他的任何印象。他稍稍加深了笑容:“既然是这样,我还有点事,咖啡心领了。”

他能看出对面的青年那瞬间流露出的失望的神色,但夏至很快地又恢复了过来:“哦,好,你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