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攻情(第二部)下+外传——qjxy【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2-11 作者:qjxy       

第六十六章

吕钦成将军能够爬到今天的位置,绝对会是一只老狐狸,为人处世,看人等都有他自己有的一套。

所以吕钦成从一开始就没有看清过蒋钦的能力,虽然和他隐约听到的上面的一点风声有关,但是那不能够保证真假,太冒险了。对他来说,在官场上沉浮这么多年,他太了解蒋家人的手段和心机了,不然的话,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人能真正打破蒋家对N军区的掌控?所以当蒋钦空降至联勤部的时候,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相信蒋钦是个单纯的不对一线军人,因为他笃定了,能让蒋家放心的接掌联勤部势力的人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所以自始至终,吕钦成在军部里面,对蒋钦的立场上保持中立,使得蒋家对他的防备就远比其他将军要少很多,而近一年,蒋钦对联勤部的动作,也证实了吕钦成当时所辖的定论。

不过,吕钦成看着眼前的照片,志在必得的笑了,谁会知道那个强悍的蒋钦会是个同性恋,而且还和自己的发小,航氏二少爷搅合在一起呢。

蒋家已经在蒋萧身上栽了跟斗,在蒋钦那边是丢不起这个脸。作风问题永远都是军部一个大忌,只要不摆上台面上来,私底下你怎么胡搞都是无所谓的。一旦搞上来,那么,蒋钦接掌的联勤部势力就会轻易垮掉,毕竟他的军阀作风让许多人是被强制压制的,有这个机会还不反弹,到时候不要说将军了,估计连军界他都混不下去。

不过如果和自己联姻的话,对蒋钦来说是只赚不赔的生意,不仅可以稳固住自己在军队的势力,还可以堵住所有的人的口。而自己,则可以在军队有了更大的利益牵扯,有了蒋家的扶持,那么他在军队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而他那几个还在外的亲眷就可以想办法利用蒋家的势力调转回来,到时候……想到这而,吕钦成的眼睛都笑眯了,似乎未来更为美好的景象已经浮现在了自己眼前。

吕钦成想了想,收起了照片,放在了自己的包里,这几张就是筹码,他一直都放在了身边,不让人看见,因为吕钦成心里很清楚,你可以去威胁蒋家,但是,如果真有第二个人知道的话,蒋家的手段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要说联姻后的美好生活,估计他有没有命走出这个办公室还是问题了。

吕钦成晚上去看了他的孙女吕天,今年21岁了,长得和他母亲很像,小家碧玉型的,很漂亮,据说追他孙女的男孩子都可以排成一个团了。

他满意的看着孙女,心下觉得蒋钦肯定会看上他的,哪有男人会不喜欢美女的,不过吕天似乎对这些不感兴趣,对爷爷的唠叨也当作没有听见,吕钦成无奈的拍拍孙女的肩膀:“小天,改天爷爷介绍一个最优秀的男人给你,保管你会喜欢”

“爷爷”吕天有些无奈的看着爷爷,自己还年轻呢,怎么这么快就要相亲了。

吕钦成喝了一点酒,笑眯眯道:“放心好了,自家闺女我肯定介绍最好的给你啊”吕天默默的听着爷爷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反正就是要介绍一个男人给自己,而且是连爷爷自己也觉得了不起的男人,有这种人吗?吕天狐疑的看着爷爷,军队里的人她有些看不上,总觉得没有外面那些男生感觉舒服,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吕天觉得爷爷今天似乎特别兴奋,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亢奋状态。

吕钦成今天脑补了很久,所以特别兴奋,所以说了很久,就被警卫员给扶走了,吕天默默跟在了爷爷后面,小声的提醒司机开车小心。

吕钦成豪迈的一摆手:“小天,你放心,蒋钦那小子爷爷绝对会帮你把他弄带手的,嗯,你爷爷我……”

“爷爷?”听到这个名字,吕天两眼一下子睁大了,看向了吕钦成,吕钦成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很奇怪的是,没有再说下去了,渐渐的就没有声音了,估计睡着了。

警卫员和吕天说了一些什么,准备上车的时候,另一个在照顾吕钦成的警卫员突然间惊叫道:“快,快叫医生,吕将军不行了”

“什么”吕天闻言大惊失色,连忙扑了上去的时候,就被警卫员拦住:“吕小姐,先等一下,我们要抓紧时间抢救将军,麻烦你打一下急救电话”

吕天看着2个警卫员正在对爷爷进行急救措施,有些手忙脚乱的在一边打急救电话,对方接通后几乎要哭了一般说出了地址。但是等医生到来的时候,吕钦成就已经彻底的停止了呼吸。

当医生告诉吕天,吕钦成是喝酒的时候情绪太过于亢奋而导致心律不齐,再加上年纪大了,所以没有能够挺过来的时候,吕天当场就差点哭晕了过去,她没有想到自己和爷爷吃的最后一顿晚饭,自己居然都没有好好的和爷爷说上一句话来,这让她后悔终生。

而吕钦成包里的照片在当天晚上就出现在了方廷杨的桌子上。

方廷杨看着照片,抬头看向了眼前的人,淡淡道:“你把所有的电子档都黑掉了?”

“是”一边的手下应声道。

方廷杨轻笑了笑,挥挥手示意人下去,目光落在了那几张照片上:“这老头啊,年级一大把还不知足,以为就凭这几张照片就能威胁人,说他老谋深算呢还是天真幼稚呢”他优雅的弹了一下烟灰:“连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可以威胁都弄不懂,真是白活了”

方廷杨举起了照片,打量了一下照片上的人,摇摇头:“蒋钦啊,航勋早晚会成为你的软肋,你看,现在不就有了吗,你打算这么做呢?”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好奇,微微的戏谑道:“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对策了?呵呵”

就在这时门开了,有人悄然无声发溜了进来:“将军”

方廷杨没有抬头,只是将照片放在他的火上,任由火苗吞噬着照片,微微一笑,漫不经心道:“完了”

“是,所有参与的当事人已经全部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