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画中仙(穿越 包子)上——浅笑三分【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9 作者:

文案:

清冷美人受,渣攻变忠犬

生子,重生

上一世,他让林子画没名没分的跟着自己,受尽流言所诟病,

并在他为自己生下孩子后偏宠二哥送来的美姬,

逼的林子画心灰意冷,带着儿子重返画中。

重活一世,他发誓要替父皇和母后报仇,要替兄长夺回江山,

最重要的是要好好待他此生的挚爱,让他成为唯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只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上辈子清冷孤傲的美人这一世竟会如此傲娇不讲理,

夫纲不振啊!

提示:小受真的是从画中走出来的!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主角:林子画,安熙宁 ┃ 配角:太子 ┃ 其它:重生,生子,渣攻变忠犬

第1章:死亡

大夏建制百余年,一直以来都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马蹄所到之处,四方来朝,俯首称臣。

这样一个陆上霸主,却在明德帝这代出了内乱。

二皇子安熙哲联合骠骑大将军李威远,打着清君侧的名义攻上京城,将太子及其亲兵射杀在皇城后山的卧龙坡,后又围剿皇宫,篡改诏书,自立为帝。

当夜,明德帝病重而薨,皇后自请随葬,京城被一片哀凄所笼罩。

宁王府中处处狼藉,丫鬟奴才们都人人自危。

他们皆已得到风声,如今的京城早被二皇子所把持,满城戒严,骠骑大将军正带兵四处抓人,屠戮对新帝有异心的王孙大臣。

而现在的宁王府虽看似平静却实是危险之地。

他们的主子安熙宁,当今的宁王殿下,与太子安熙铭乃是一母同胞,如今太子兵败身亡,皇上与皇后又双双逝去,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宁王府被清已是迟早的事。

有胆小的丫鬟已躲在角落哭了起来,哽哽咽咽的,给这偌大的宁王府又添了几分凄凉。

昏暗的房间中,摇曳的灯火照射出地上一锦衣男子落寞的剪影。

仔细看去,那男子生的眉目英挺,俊逸非常,真可谓眉若刀裁,目若寒星,鼻梁挺直,唇线分明,是难得一见的好相貌。

只是脸上的神情却显落寞,发丝凌乱,眼角微红,身形也异常消瘦。

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一幅画轴,口中喃喃着:“子画,子画……为何你如此狠心,我在此唤了你三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带着睿儿从画中出来。”

房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一小太监跪倒在男子身边,声泪俱下道:“王爷,京城已经变天了,李将军正满城搜捕异心之人,此时已带兵向咱们宁王府来了,小砚台求您快振作起来,跟奴才们一起逃跑吧。”

男子,也就是宁王安熙宁终于有了一丝表情,木愣的双眼动了动,脸上现出疯狂之色。

“逃?本王为何要逃,本王还要见见我那杀死长兄,逼死父皇母后的好二哥呢,怎么能逃?”

“王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别逞一时之勇。”

“我一罪人,又何须留什么青山,不如就此了解了残生,也好向天上的父兄告罪。”

安熙宁低语道,随即不知想到什么,哑声笑了起来:“说起来,本王还要问问我那好二哥,可满意这几年从本王身上得到的京中情报。不过想来他是满意的,否则以他和他舅父李威远的能耐,又怎能攻打的了这京城。”

“王爷,您在说什么糊涂话呢,这二皇子叛乱与您可是毫不相干啊。

安熙宁此时却是闭了眼,不再理耳边呱噪的小太监。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

门外响起一女子的娇媚声音,片刻后房中站了和身着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的丽人。

“见过李侧妃。”小砚台俯首见礼。

那李侧妃却是不理,对着安熙宁问:“这四年来,我暗中为我父亲和二皇子传递消息的事,你都知道?”

“呵,若本王早前就知道,如今你还能有命站在本王面前?你父亲和我那二皇兄还能进京耀武扬威?只怪本王当年被美色所迷,识人不清,错将豺狼当好人,却负了真心待我之人,如今悔之晚矣。”

“真心待你之人?哈哈哈哈……”

李侧妃面容扭曲,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我曾也是真心待你之人。可是你呢,为了一个怪物,竟冷落我三年,你可知这三年来我是如何度过的,我日日以泪洗面,想着,盼着,希望你能回心转意,看我一眼,可是你呢,你却只会抱着死人的画像,践踏我的真心。”

李侧妃越说越气,扑上前来要去夺安熙宁怀中的画像,却反被他推倒在地。

“本王警告你,再说一句对子画不敬的话,本王就让你人头落地。”

李侧妃凄然而笑:“我有说错?他就是一个贱人,怪物,没名没分也要死皮赖脸的待在王府,以个男子之身竟能生下孩子,生前就让人厌恶,死了还不让人安生,简直就是个贱人,贱人。”

啪的一声,李侧妃被打偏过头去,安熙宁这一巴掌用的力气极大,她的脸上顿时现出五指红痕,嘴角也流出血来。

“你打我,你竟敢打我。”

李侧妃情绪失控:“安熙宁,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宁王吗?不是了,早就不是了,我告诉你,二皇子现已称帝,你的太子兄长以及你的母后全都死了,叶丞相一家也会被满门抄斩,你们全都完了。”

安熙宁怒火攻心,一把扣住李侧妃的脖子,狠狠收紧。

李侧妃被扼住呼吸,脸色渐渐涨红,手脚扑腾间眼看就要断气,正在此时,外面传来呼闹声,一小侍卫跑了进来。

“启禀王爷,二皇子和李将军带着兵马将我们宁王府围住了。”

安熙宁蹙眉,放下惊喘不已的李侧妃抬脚向外走去。

“五皇弟,别来无恙。”

意气风发的二皇子安熙哲坐在高头大马上,眼带嘲弄地看着他。

“怎的这一副狼狈模样,快去洗洗,免得丢了你嫡子皇孙的脸。”

安熙哲大笑起来,他的母妃虽然也贵为四妃之一,但因为皇后独宠后宫,他这个二皇子当的甚为不得志,上面不但压着一个素有仁厚才能之名的太子,下面还有个安熙宁仗着皇后二子而对他不恭不敬。

从小父皇的疼爱都给了安熙铭和安熙宁这两个,不管他怎么努力,分到他身上的关注都是少之又少,他恨,论才能他哪样比不上太子安熙铭,更别用说不学无术的安熙宁,为什么自己就要处处低他们两人一头。

他不甘心,所以他联合母家,买通明德帝身边的小太监,在他每日的参汤里下毒,等时机成熟再集结军队攻上京城,夺了皇位,他要让以前看不起他的人匍匐在他的脚下,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