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守/一夜失守 作者:焦糖冬瓜(上)【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20 作者:焦糖冬瓜        娱乐圈        强强        天之骄子        强取豪夺       

文案

青年导演林跃在电影大亨文静南的生日party上喝的烂醉,醒来之后发觉自己一夜失守……苦逼的林导怀疑起身边的男同胞来。
嫌疑犯一号,他一手带入娱乐圈并且红的发紫的面瘫偶像顾飞谦。
嫌疑犯二号,帝天影业总裁老狐狸文静南(其实这家伙本x_ing傲娇)。
不是很有嫌疑的嫌疑犯三号:林大导演电影学院时代的老同学(虽然在学院里压根没说过话)的影帝宋霜。
林大导演扶额长叹,他追求的初恋劈腿了,他的第二个女朋友拜拜了,他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的老婆带走女儿跟他离婚了,爱情就是这么件麻烦事儿啊。
其实林大导演没有意识到,离婚只是另一个剧本的开始。
有一个人一直爱着他,并且视死如归。
本文1V1,莫要再问是否NP,作者表示同样的问题木有精力回答N次。
内容标签:娱乐圈 强强 强取豪夺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跃 ┃ 配角:宋霜,顾飞谦,文静南 ┃ 其它:导演,娱乐圈

编辑评价

青年导演林跃在电影大亨文静南的生日party上喝的烂醉,醒来之后发觉自己一夜失守。神经大条的他敏感起来,觉得他一手入娱乐圈的顾飞谦对自己怎么这么专注,公司老板笑面狐狸文静南怎么突然重视起了自己,与此同时,刚回国的影帝宋霜,学生时代本没有交集,可现在这老同学对自己也太好了点……刚离了婚又失了身的苦逼导演不得不怀疑起他们来。 以主角林跃一夜失守为故事起点,带着谁是占了导演便宜的混蛋的疑问,将有嫌疑的人一一推到读者面前,感情丝丝入扣,错综复杂。但作者并未仅仅停留在感情纠葛之上,一部众人期待的电影,将故事定格在十佳青年导演向大腕进军的奋斗史上。从选角到开拍,林跃对拍摄严肃认真,专注而x_ing感,偶尔露出些许呆萌气质,使得人物形象立体而丰满。

第1章 一夜苦逼

林跃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嗓子干哑到几乎撕裂,耳鸣阵阵仿佛身处异次元。
他最讨厌趴着睡的姿势,可偏偏自己此时就是趴着的。
没被枕头给闷死,真是谢天谢地!
捂着额角,林跃翻了个身。
不翻身还好,一翻身……下面一阵撕心裂肺的钝痛,要不是他还记得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儿,真怀疑是不是刚生完孩子!
这个想法刚涌入脑袋里,他就惊呆了。
等等!他疼的是哪儿?
林跃感到惊悚,他颤着肩膀,手顺着腰缓缓往下。
“他娘的——”
只是动那么一动,抽痛的感觉一路从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窜上脑门顶,真是死去活来!
他毫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给捅爆了!
左右看看,他确定这里不是他的复式公寓,而是酒店房间。
已经是早上了,日光从轻薄的窗帘透露入室内,不远处的小吧台上倒挂着的酒杯零星地折s_h_è 着日光,欧式的书桌绝对奢华的水晶吊灯,还有自己身下这张kingsize的大床,凌乱无比,用脚趾头想也猜得出昨夜有多疯狂。
林跃咬牙切齿,记忆零零碎碎涌入他的脑海之中,顿然将他冲的七零八落!
握紧拳头,他还记得对方是如何将他死死按压在床上,大力掰开他的臀瓣,灼热的硬挺势不可挡要在他最脆弱的地方打下烙印,急不可待地狠狠刺入,肠壁被扩张到极限,彷佛一喘气就要破裂。
他捶着床垫叫喊着求饶,对方却掰过他的脸,缠绵至极的亲吻,发狂般席卷他的唇舌,无法吞咽的津液沿着下巴狼狈地滑落颈间,对方轻微一动,他的心脏就跟着要冲出身体。那个混蛋毫无顾忌地深入,根部的囊袋不断顶在他的臀缝间,发出啪啪的声响,令人心跳加速。明明疼痛至极,对方却毫无间隙地攻击着他体内最为敏感的部分,他只能张大嘴巴呼吸,无助地被那快感淹没侵袭。
男人在耳边低哑而极度x_ing感的喘息声,如同洪流一般不将他顶到崩溃不甘休的冲撞,他的身体被打开到不能打开的角度,他哼吟着,如同布偶一般任由对方摆布。那个男人仍旧不肯甘休,将他的双腿扛上肩膀,俯冲而下,简直要将他的身体撞穿。
他的泪水狂飙而落,明明应该掐死这个男人可他却只能无助地紧紧搂着对方。
看不见那男人的表情,他只知道对方埋在他的颈间,狠命地吮吸着,要将他的血r_ou_都吸干一般。
冲顶的瞬间,滚烫的热流注入他的身体,他抓紧了对方的肩膀害怕着被灼伤。
他们喘着气,对方碎吻着他的脸颊,可他始终看不清对方的眉眼,只记得他身上淡淡的十分高雅却野x_ing的须后水味道。
这并不是结束,而是疯狂的开始。
他的呼吸还没来得及平复,对方在他的体内再度膨胀。他惊呼一声,那个男人便将他抱了起来,顶端抵在脆弱的嫩壁上,先是轻轻的摩擦,紧接着便是无止境地冲刺,他的脑海中有个错觉,自己的一切就这样被占领,根本没有丝毫机会逃脱对方的占有和侵略。
他的后颈被碎吻,一直绵延到肩膀。
他就这样被这个男人为所欲为,却昏沉着无力反击,甚至于当他放弃反抗之后……沉溺其间。
林跃僵住了,傻愣愣看着头顶明晃晃的吊灯。
兴许是换了姿势,有什么顺着下身涌出,正是昨夜被攻城略地的证据。
“老子杀了他——”
林跃大声吼了起来,他就是喝的再断片儿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被个男人给OOXX了,而且这男人做事儿的时候竟然不带套!
娱乐圈里谁人不知林导是个纯爷们儿?不仅仅纯爷们儿还是个刚离婚的黄金单身汉!多少小明星抖着小胸脯巴望着坐上他的大腿,可他竟然被一男人给辣手摧……
林跃一口鲜血就要从嗓子眼儿里喷出来。
可就在下一秒,悲催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因为……他根本不记得那个在自己身体里倒腾金刚钻的男人是谁!
这算个什么事儿?
他连寻仇都不知道仇家是谁!
得想起来!一定得想起来!
林跃艰难地离开那张嚣张的大床,翻滚落地时那个悲壮,膝盖磕的钻心疼,一条腿还挂在床沿上跟演杂技似的,双手撑着地面,腰部的酸痛沿着背部神经直达大脑深处,林跃的眼泪挂在眼角上,他觉着自己是不是反串林黛玉了。
真他妈的没出息啊!
林跃好不容易颤悠悠站起身来,步子都不敢迈大,低头一看,我勒个去!
自己胸前的两点又红又肿,肩膀小腹上都是痕迹。
双腿之间一片青紫……
骤然想起昨夜的男人沿着自己的脚踝一路亲到大腿根儿,又是吮又是咬,急不可待的气势简直就是一只饿狼,他灼热的气息撩人的要命,就连留在自己左腿上的牙印儿,力道和时机让林跃血脉喷张把持不住!
“呸呸呸!”
什么血脉喷张把持不住?还真以为是个E杯大美女呢!
明明他才是被当女人用了的那个!
林跃一瘸一拐地来到浴室,放水之后也不管冷热就奋力擦拭起来。
看样子他还得去医院检查检查,那圈子的事情他不是没听说过,千万别惹出个什么毛病来!
寻死觅活,这种事情他决计是不会干的!
三十好几的老男人了,以前没出名之前,跪过娱乐公司的老总,擦过传媒老大的皮鞋,那时候他也长的周正,不是没遭遇过意图不轨投资商的咸猪手,可是他林跃就是心里再憋火都给忍了下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依旧点头哈腰鞍前马后,哪怕是他出了名成了什么“十大杰出青年导演”,见着这些家伙他还不是咬着牙演什么该死的“一笑泯恩仇”。等到有一天他真成了能给人四处甩脸子的大腕导演,这些人一个二个等着好看!
就是他结婚七八年的老婆说要跟他离婚还要分他一半财产就连唯一的女儿都留不住的时候,林跃还不是大笔一挥把离婚协议给签了?
如今不过是被人给那什么了,又不是断了子孙根儿,林跃才不会在那儿哼哼唧唧跟个娘们儿似得。
他只是想要知道那家伙到底是谁!
温热的水流顺着头顶流下,他的四肢百骸也被纾解开来,混乱的大脑一点一点拼凑着所有的片段。
昨夜是帝天影业的总裁文静南的生日party。
别看挂了“总裁”二字,文静南还没到四十岁,标准的青年才俊,且独具慧眼,捧红的演员那是一把一把,就连林跃的成名作也是文静南钦点,所谓知遇之恩无以为报,身为男人的林跃虽然对他的成功嫉妒的要命,却也很是尊重。
文静南没整什么红酒晚宴j-i尾酒品会之类的,林跃是很感激他的,因为林跃着实不喜欢那种腻腻歪歪的场景,那些个女明星穿着长裙时不时踩着裙摆往某位男宾身上一靠,媚眼抽丝,真以为自己是邦女郎成就一个上位的契机,倒是这个泳池生日party更合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