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我要吃糖(穿越 FZ)——一片浮云【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2-19 作者:一片浮云       

文案:

所有的委屈,竟然就在看到那人心疼的眼神后全都冒了出来

“你,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我很痛,都没有人,没有人来救我。”男人的道歉,好像让他更加委屈了,似乎不光是现在浑身疼痛的伤口,就连以前自己挨饿受冻,被人打骂的委屈都是男人的错。

宝贝,他是这人的宝贝,是被宠被爱的宝贝吗?好想要,想要当他的宝贝,当他的萧然,他的小然。

父子文,温馨文,萌文。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不 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然(严峰)、萧逸 ┃ 配角:等等许多人 ┃ 其它:FZ,温馨,萌文

01.

严峰是一个孤儿,还是那种流浪的孤儿,自从他记事起,就是一直找吃的,被人打,或者被人赶,直到他十六岁,开始找小工,挣钱养活自己,一直以来的生活都是这样,就在严峰觉得估计自己的一辈子都会这么凄惨的过下去,他出车祸了,其实也不算出车祸,应该是他故意去撞车的,因为他从上个礼拜开始就肚子疼,是很疼很疼的那种,他忍了一个礼拜,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可是又没有钱能治病,想着不如让哪辆车撞一下,就可以被送到医院得到救治了。

想法是好的,可是运作起来就出现了偏差,比如,他明明找了一辆看起来很名贵,车速又不快的小轿车,可是冲上去的时候,却从旁边又超出了一辆大卡车,所以结果可想而知,他被狠狠的撞飞了,而且还清晰的感受到车轮从身上碾过去的感觉,其实不疼的,真的,就是听见了嘎嘣嘎嘣的声音,接着就失去了意识,连疼的感觉还没出现呢!

本以为就这么死了,那么这么一生也就结束了,可是谁知,他又清醒了,而且,而且竟然还在一个大约五岁的儿童身上,并且,最最重要的是,这还是一个被人虐待的儿童。

刚一醒来,就是一通的皮鞭,疼得他只是本能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其余什么也想不出了,一直到他昏厥,再次醒来的时候,虽然没有了皮鞭,却又有一个拿着棍棒的人站在面前,他正要开口,便又是一阵剧痛,接着又昏迷了。

现在醒来,严峰只想大哭,为什么,他都已经死了,还要受这种痛,以前虽然挨过饿,受过冷,也被人打过骂过,可是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疼的他想立马死去。

开门的声音响起,下意识的严峰身子哆嗦了一下,咬着唇的嘴里已经发出了细细的哽咽声,真的好疼,可不可以不要打他了,他不要再这么痛了……

“宫主……”

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身着红色纱裙的女人,那女人长得面色妖冶美丽,嘴唇也是鲜红靓丽,细长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个浑身是血的孩子。

“萧逸,你竟敢和那个贱人生下孩子,那我就让你后悔这个孩子的出生。”媚清伸出手,狠狠的捏住床上孩子的脖子,眼里闪过受伤和仇恨。

咬着唇,严峰已经吓得小声啜泣着,这个女人好恐怖,真的好恐怖。

“萧然,小然,多可爱的孩子,可惜,谁让你是那个女人生的,是萧逸和那个女人生的孩子,为什么不是我的,为什么不是我的。”用手捏住严峰的下巴,媚清神色狠戾,心中更是嫉妒异常,说完长长的指甲狠狠的刺入了孩子的脸颊里。

脸上剧痛,严峰感觉一股温润流入口中,轻轻一抿,便感觉到那是血,顿时更是吓得一个哆嗦,身体上的疼痛加上心里的恐惧,终于让严峰有些受不了了,张开口便哭喊了出声。

“不要,放过我……我不要待在这里,我好痛,救命……救命,救救我!”哭喊着叫着,严峰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想着有谁可以来救救自己,让他出去,他不要待在这个地方,好恐怖,真的好恐怖。

放开手,媚清看着面前脸色惨白吓得大哭的孩子,脸上一阵厌恶。“真不像,即使是萧逸的孩子,也还是像那个懦弱的女人。”

哭声刺耳极了,媚清眼里闪过不耐,直接一巴掌闪了过去。“闭嘴,不许哭了。”

一个耳鸣,好半天严峰脑里都是空白,直到最后,脸颊刺痛的感觉才终于让他回过神来,接着看到面前那女人厌恶的神色,更是吓得缩了缩身子,可是轻轻一动,便是全身剧痛,忍不住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不过这次却是死死的咬住唇,再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了。

“宫主,萧城主来了。”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子,悄悄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不过很快的低下头,站在媚清面前恭敬的说道。

“萧逸,逸……他来了。”语气惊讶,媚清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不过当视线扫过床上的孩子时,眼里又露出委屈嫉恨的神色。

大厅中,一个身着紫色衣袍的男子,一脸淡然的坐在那里,身后站着两个手下,那两人互相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担忧,却都轻轻摇了摇头。

“逸……你来了。”从后面走进来,媚清此时脸上早已一片柔情,当看到坐在那里的紫衣男子,眼里更是露出浓浓的爱意。

“媚宫主……”站起身,对着女子拢了拢手,萧逸一脸冷淡。

脸上神色微变,媚清微微低头,眼里闪过一丝伤心,不过片刻又恢复以往,抬起头柔情的看着萧逸。“逸……不知萧城主这次前来有何贵干。”忍住想要靠近的心思,媚清坐到上座,轻轻问道。

眼里闪过一丝寒光,萧逸站起身对着媚清拢了拢手。“听闻媚宫主医术了得,本王此次前来只为求医。”

诧异的站起身,媚清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快速的伸出手就要探到萧逸的手腕上,不过却被萧逸一个侧身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