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有明月(穿越 修仙 第3卷)——海之乐章【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海之乐章       

卷三:天涯永相随

第八十七章

三十年后,魔界,血月城。

血月城没有太阳,没有星辰,天空中只有一轮红色的血月!

血月照着整个血月城,将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一层血红的轻纱。

关于血月有个传说,相传很久以前一场大战,将血月城杀得鸡犬不留,血色漫天,染红了天上的圆月,血月城因此而得名。

血月城还有个传奇式的人物,那就是血月公子。

血月公子何德何能,竟能以血月城的名字冠名?

有人说,血月公子长得倾国倾城,乃是血月城第一美人。

有人说,血月公子法力高强,乃是血月城第二高手。

还有人说,血月公子有一双黑曜石般清澈明亮的眼睛,是魔界唯一干净的东西。

另外一些人却说,血月公子有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像天上的血月!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血月公子之所以有清澈的眼睛,是因为他失去了记忆,不记得往事的人,自然干净的像个孩子。

血月公子之所以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是因为他曾经气血逆转,直冲头顶,致使运功之时双眼赤红。

而所谓运功之时,便是血月公子杀人之时。所以,若是不想身首异处,还是不要看到血月公子赤红的双眼为好。

此外,人们更加不知道的是,血月公子的身外化身,曾经是一轮血月!

血月城,勾栏院。

这么俗气的名字一听便知是个什么地方。

不过这里却很有名,因为血月公子是这里的头牌!

魔界是个被人遗弃的地方,大约在西域某处。

相传很久以前,有个大魔头用大法力造了个地下结界,让前来投奔他的人有个栖身之所。所以这里的人很杂,大江南北,妖魔鬼怪,什么样的都有,只要没处去,不容于世的便都到这来。

魔界除了血月城,还有黑水城和阴风城。

这三座城池特征异常明显,血月城以人类居民为主,黑水城多为妖类,阴风城乃是鬼仙成魔之后形成的居所。

魔界灵气极少,根本无法通过吸收灵气修炼。所以,所有人基本都是靠吸收炼化别人的元神来达到修炼目的。

也因此,魔界的人想要生存,第一便是要强大,若是你不够强大,便要寻求庇护。若是没人保护,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种死法,没有转生,没有来世,会变成别人的踏脚石,成为帮助别人提升功力的牺牲品。

因此,很多魔界的人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活着,便终日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的度日。

自然的,青楼妓馆便成了这里最热闹的地方,而勾栏院如此有名,自然更加欢热。

勾栏院的外表看着跟人间的妓馆差不多,厅堂灯火辉煌,披红挂彩,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鸨头在前面迎客,相公们陪着客人喝酒玩耍,欢快的气氛中透着淫靡。

魔界不是所有人都会武功法术,至少勾栏院的相公们就不会。

所以说,也不是不够强大的人都会死,愿意出卖身体便能活下来。

不过勾栏院的相公虽不会武功或法术,却没人敢欺负他们,因为人们都惧怕勾栏院的头牌——血月公子。

传说血月公子面容很美,在魔界不可能有这样的面容。

俗话说相由心生,魔界的人大都是些魔头,长得自然不会好看,像血月公子这样的容貌,根本不该出现在魔界。

还有传闻,血月公子不但长得好,床上功夫更是一流,很多客人在床上不能自已,最后精尽人亡者不计其数。

当然,一般功夫低微的人是不敢点血月公子的牌的。

因为血月公子功力高强,万一惹得他不高兴了,说不定便会被他杀了拿来练功!

可又有人很疑惑,为什么功力如此高强的人竟在勾栏院接客?!

此事知道的人很少,大概只能问血月公子自己了。

勾栏院规矩多多,其中一条是不能说“哑”这个字。

因为血月公子是个哑巴,所以绝不能有人犯忌,若有人胆敢管血月公子叫哑巴,恐怕会死的很难看。

还有很多很多,诸如不许人吃与桂花有关的东西,桂花酒,桂花糖,桂花糕……一切都禁止。

总之血月公子不喜欢的事就不能做,做了就是个死字!

两个人走进勾栏院,一个面黄肌瘦,一个膀大腰圆。

鸨头笑嘻嘻迎上前:“两位爷,快请里面坐。”说着将两人让进厅里面。

两人一个用刀,一个用剑,纷纷将兵器放在桌上,鸨头瞥了眼,那兵器不简单,至少也是仙器级别。

膀大腰圆者冲鸨头道:“给爷找俩小鸟依人的来!”

鸨头翻了个白眼:“爷,咱们勾栏院,没有依人,只有小鸟!”

那膀大腰圆的客人闻言一瞪眼,另一位面黄肌瘦的拦住他:“鲁兄弟,别惹事,听说这勾栏院的头牌血月公子很厉害,咱们是赶路的,犯不上与他作对。”

膀大腰圆的客人却嗤笑道:“厉害?我就不信他有多厉害。”转头对鸨头说,“爷今儿就要点这位血月公子的牌!”

第八十八章:血月公子

一轮红月照勾栏,凭楼仰望,天空犹如无尽的深渊。

魔界只有红月,连时间的概念都很差,不知昼夜,不知年月。

实际上,魔界的时间跟人间相差并不多,只是所有人都醉生梦死,时间对人们来说,基本是个无用的概念。

我站在窗前看着天空中的红月,闭上眼,鼻端似乎还能闻到血的味道。

昨天又炼化了一个金丹期的笨蛋,如此低微的功力竟敢点血月公子的牌,当真活得不耐烦了。

睁开眼,红月依旧将朱砂洒满血月城,忽然想起不知何时似乎曾有人对我说,若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能帮我弄来。

我牵起嘴角嘲笑,若那人在血月城,定不知道去哪能找到星星!

这人是谁呢?我皱起眉——头又开始疼了。

不过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我记得那时刚刚醒来,眼前是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人,长相瘦长,双颊深陷,却隐隐透着些清俊。

那男人只问了句:“你叫什么?”我便头痛欲裂,只觉得天地间一切都是血红的,狂躁不安的想让所有的呱噪都消失,甚至想咬断那喋喋不休的人的喉咙。

于是他只好将我锁住。

之后他又说:“我叫雪无涯,是血月城的城主。”

那一瞬间,似乎听见耳边有个人在轻轻呼唤:“天雅……天雅……”,然而那声音的源头却是个黑暗的漩涡,漩涡旋转着,慢慢变成血红,像是一池血水,令人作呕,那魔音居心叵测的想将我吸进那漩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