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有明月(穿越 修仙 第2卷)上——海之乐章【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海之乐章       

卷二:红尘俗世缘

第三十六章:小虎拜师

终南山往扬州去的官道上,一个身材精瘦,面相极其普通的车夫正赶着辆马车缓步前行。

这马夫虽貌不惊人,一双眼睛却迸着精光,貌似不经意的神色,却将周围的景物行人尽皆打量了一遍。

若有高手在此,定能感受到这马夫气息绵长醇厚,武功不弱,又兼行事如此小心谨慎,便知他是个做惯了保镖暗卫的人物。

天空阴沉沉的,连日降雨也无法让天空晴朗起来,而且越往东走,这情况便越严重。

我坐在车上,看着太子蔫蔫的一言不发,一副怎么也提不起精神的样子,想起临别之时,他拉着红玉依依惜别的情形,竟让我有种棒打鸳鸯的错觉!

我笑着劝慰:“殿下不必难过,将来还有见面的机会。但不知殿下因何几天之内就跟红玉那么好了?”

太子抱着膝盖,闷闷的说:“他是我的朋友,我从来都没有朋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又分开了。”

我笑着拉过太子让他坐在我身边,才发现他的脸有些微红。

没多想些什么,我轻轻对太子说:“殿下以后还会遇上更多的同龄人,交到更多的朋友。”

太子轻轻哼了一声:“我才不要呢,我就要他。”

我心想这别扭小孩定是又钻了牛角尖了,只好不置可否的笑笑。

过了一会儿,我想起太子需要掩藏身份,便说道:“待我们回淮阴之后,我需谎称殿下在水患中失去了亲人。如此以后在外人面前,我就不能再称呼你为‘殿下’了。在山上我就曾叫过你的名字,以后我还叫你‘恒儿’如何?”

太子撇了撇嘴,才点头应道:“那好,以后我也要跟红玉那样叫你‘哥’!”

我听太子肯叫我“哥”,放了一大半心,本来还担心没了红玉,就没了能治住这小祖宗的人,如今看来,太子远比我想象的懂事,知道此事不是闹着玩的,也不再使小性子。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地走,很快进入了淮河流域。

今年的水患不是很大,但对农作物的影响却不小。

进入淮河流域的水患灾区,便随处可见庄稼被泡,良田被毁,沿途不时会碰上逃难途中沿路乞讨的村民。有些人吃不上饭,饿死半路者屡见不鲜。

太子看着那些饿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我看看太子,他知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他的子民?他知不知道作为未来的皇帝,他应该关心人民的疾苦?!他大概不知道吧,毕竟还是个孩子。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车帘,既然是孩子,就让他快快乐乐的成长吧。

没想到车帘放下后,太子发了会儿呆,喃喃的说了句:“父皇真的只要晏姬,不要江山了么?”

我神色复杂的看着太子,原来这孩子什么都懂,原来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我笑着摸摸太子的头:“恒儿,你父皇虽然一时糊涂,总有一天会醒悟的。你将来要当个好皇帝,百姓才能过上好日子!”

太子也不说话,又挑起车帘爬在窗口,但我知道他都听进去了,也许此时正在默默的下着决心。

这一路慢慢悠悠,我来的时候明明只用了两日的路程,回去竟走了五六日。原本我还想在途中打听一下韩子苏的下落,想顺路去看看他送些衣物银两,但看这行进速度,为防横生枝节,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径直往淮阴而去。

一路上太子大发善心,见着讨饭要钱的就给银子,真正成了散财童子。有时候我们半路在酒肆歇脚吃饭,老板往外赶乞讨之人那是经常的事,可基本都被太子拦住给了钱才叫人走了。

很快我跟风影身上带的银钱便所剩无几,幸好回程又经过王庄村。

原来王庄村是回淮阴的必经之路,只不过那时与韩子苏父女住在村里,而这次回去却是经过。

王庄村距淮阴有大半日路程,我们一早从驿站出来天色尚早,我便建议中午在王庄村歇脚,反正身上盘缠不多,不如到村长家叨扰一顿午饭。

村长王守礼这次对我的态度简直就是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没了敌意,我看他脸上的肌肉笑得都快抽了。

看来我出的那些注意给王庄村带来了不少的好处,王守礼才会待我如此亲热。

小虎子六月份生日,现在已是七月中旬,我没赶上他的冠礼。

一年没见,这小子还在蹿个头,原来身高跟我差不多,只是比较壮实,现在已经比我高半个头了。

我说:“小虎子,你怎么二十了还长个呢?吃得太好了吧!”

小虎子憨憨的笑:“天雅,我将来可是要当大将军的人,私塾先生说我是六月出生就应该是当大将军的命。诗经有云:‘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騤騤,载是常服。’”小虎子说着说着还学着先生的样摇头晃脑起来。

我看着他觉着好笑:“你功夫练得怎样了,就想当大将军?要当大将军不但要有一身好功夫,还得熟读兵书,这些你都学了吗?”

小虎子摸摸后脑勺:“嘿嘿,功夫嘛,都是我自己练的,我在村里可是打架最棒的!至于兵法嘛,嘿嘿,在看,在看。”

我摇头笑笑:“你啊,打架算什么?碰上真会功夫的恐怕就不成了吧!”说着一指风影,“你跟这位车夫大哥比划两下。”

风影闻言嘴角开始抽搐,太子拍着手叫好,小虎子满脸诚意的请风影指教。风影没办法,只好跟小虎子到院子里过招。

风影乃是听风楼暗探之首,武功自然不在话下,小虎子到他跟前根本就过不了一合。

小虎子几次吃亏,终于被打得服服帖帖,趴在地上喘了半天粗气,最后一个翻身爬起来,抱着风影的腿就要拜师。

风影哭笑不得,暗卫哪有时间教徒弟?

我拉起小虎子:“小虎子,你要当真想学功夫,我倒是可以介绍个师傅给你,此人昔年曾考过武举,虽未拔得头筹,但也绝非泛泛之辈,只是不愿做官罢了,你可愿意?”

小虎子脑袋点得像捣蒜,这就要收拾东西跟我去拜师。

我笑着拦住小虎子:“你倒是个急性子,怎么也要跟你爹商量商量吧,再说你不是还准备过了二十娶个媳妇么?现在舍得离开家?”

小虎子却说:“男儿志在四方,怎可因儿女私情误了前程?!”

嘿,我心想,这小子倒是有志气,又说:“这几年水患,你们这不是经常有流寇么?你这样走了,万一有流寇前来打劫怎么办?”

我这顾虑不是没道理的,王庄村可是这十里八村最不易收水患迫害的一个村子,首先那颗宝珠保证了村里人不受水灾影响,再加上梯田的修建,粮食充裕,若有流寇,定然先抢他们的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