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有明月(穿越 修仙 第1卷)下——海之乐章【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海之乐章       

第十七章:贤王世子

翌日又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吃过早饭,张守信安排好分号新运来的货品,便找人备好马车准备去东市。

我原想逛逛这扬州城街景,便跟张守信要求步行,谁知张守信却说不妥。我问他有何不妥,张守信言道:“如今男风甚盛,扬州城人多眼杂,贤弟这样的样貌在大街上溜达,恐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我一愣,心说这地方当真奇怪的紧,难道男人走在路上也有被人强抢的可能?!

张守信见我不信,叹息一声:“其实不瞒贤弟说,愚兄也曾碰见过那种人!好在当日有宇文舟师在身旁,将那些无耻之徒赶走了。可惜今日宇文舟师要运一批货回船上,不能陪我们前去,所以还是小心行事为妙。”

我终于遗憾的跟着张守信上了车,可是在车上仍不安分的想掀开帘子看街景,每次都被张守信温言劝阻。

车行着行着,突然嘎然止步,我跟张守信一边一个险些碰了头。张守信掀起帘子问车夫何事,车夫言说前方聚芳楼的花魁游街。

花魁游街?!我连忙挑帘往外看,果见前方不远的横街一队人走过,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后面跟着很多人,争相观看。

张守信见我掀起车帘,立即又按住我手将帘子放下,连说这时候人多,更不可往外看。

我这才问起这花魁游街之事,张守信细细跟我解释了一遍。

扬州城是大城市,往来客商纷繁,游客如织,自是青楼妓馆需要争夺的市场。

彼时扬州城有两大妓馆最为有名,一个女馆名聚芳楼,另一个男馆名翠竹苑。其余妓馆也有很多,但都不如这两家大。

本来男女娼馆做各自的生意完全没有争夺的必要,可就是因为扬州是贸易城市,往来客商不见得都喜欢女人,所以男馆的花魁也总是来凑热闹,这花魁游街便是男馆先兴起来的。到了后来,女馆花魁也开始游街,之后其他的妓馆青楼也纷纷效仿,于是这花魁游街便成了扬州一景,三日一小游,五日一大游,几乎过不多久就能看见花魁游街。

而且,聚芳楼和翠竹苑也不知有什么过节,总在一起较劲,今日聚芳楼派出花魁游街,明日翠竹苑定然会也派花魁出来游一遍,两大妓馆花魁争相斗艳,倒也十分热闹,扬州城的百姓倒是大大的饱了眼福。

正说话间,游街的队伍已经过去了,我们赶着马车继续往东市而去。

东市是扬州重要的国际贸易市场,到处可见高鼻梁、深眼窝、一头棕黑色头发的大食商人。

海上“丝绸之路”主要是从中原到东南亚诸国、印度、大食,以及东瀛的海运航线,跟从长安到波斯的陆上“丝绸之路”遥相呼应。

到了东市,我跟张守信首先要寻找外国的稀有香料,便一个摊位一个商铺的逛起来。

我是不太了解行情,可张守信却清楚得很,因此一开始我便跟着他到处看。但是很快我发现这些商人所讲的语言很多都十分熟悉,我以前因为家族生意的缘故,学习过很多国家的语言,虽然跟他们说的有些不同,但好在欧洲语言基本都是印欧语系,而阿拉伯语我也系统的学习过,倒也基本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张守信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跟货商砍价、聊天,满脸的不可置信,问我小小年纪怎会知道这么多东西,我苦涩一笑,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恐怕根本没人重视吧!

转了大半天,定下了一些龙涎香、麝香等名贵香料,还采买了玳瑁、珍珠等一些药材,但这些东西虽然名贵,却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倒是让我找到一些郁金香、薰衣草等中原地区没有的花种。高高兴兴的买下了,准备带回去培养。

就这样一边逛一边下定钱,很快我带的银子便没有了。

看来韩子苏果然是高瞻远瞩,我想起了他临行前塞给我的飞钱。

跟张守信问明了元通柜坊的位置,就要去支银子,却被张守信一把拉住:“贤弟不必心急,愚兄这有银两,先帮贤弟垫上,若咱们合作成功,就当愚兄的股份,实在不行贤弟回淮阴再还与愚兄也可以。在这支取银两平白的给柜坊交了租钱!”

我闻言一想也对,便答应下来,但心里怎么都觉得不是滋味,这时代的柜坊不但不给利息还收租,而且全国通存通兑的柜坊其实并不多,除了官办的还能多开几家以外,哪家柜坊也不可能开遍大江南北。

想到这我对张守信抱怨:“二哥,这柜坊说便利也便利不到哪里去,咱们的钱放在那又不给利息,怎么都觉得吃亏!”

张守信跟韩福一样对我的柜坊该给利息的高论不明白,于是我又跟他解释了一遍。

张守信脑子比韩福转的还快,闻言只是微讶,旋即说:“贤弟有所不知,柜坊也有自己的难处。咱们将银钱存入柜坊,图的是在外地都可取用。柜坊为了将钱帛银两运到各家分号,也要顾镖师运送。更何况现在铜钱在民间都很少用了,若有人存了铜钱在柜坊,柜坊还要将这些铜钱原样运到分号去,来来回回也十分麻烦。可想而知,柜坊将主要精力都用在如何运送银钱上了,哪还有时间做别的营生赚钱?!”

我想了想也是,但随即眼珠一转对张守信道:“二哥家里不是有船吗?张家若要开柜坊,才真正是物尽其用啊!”

张守信却摇头叹息:“其实我家很早就有开柜坊的打算,但是如今黑龙帮实在不好对付,若真开了柜坊,恐怕收的那点租钱还不够缴纳漕银的!”

我点点头,看来黑龙帮确实是一大祸患,要早想办法对付!

待我们把东市逛得差不多,该采买的采买,该下定的下好了定钱,已经倒了晌午,张守信拉着我进了一家酒楼吃饭。

在楼上找了张靠窗的位子坐下,叫小二上了菜,还没等吃,就听楼下吵吵闹闹,几个家丁打扮的人拿着大刀片上了楼来。

我跟张守信对看一眼,张守信脸色有些难看,冲我一摆手,拉着我就要下楼,却被那几个人拦住了去路。我还没出言询问,就觉得张守信已经有些发抖了。这时从那几个人当中闪出一个青衣长袍的人妖,张守信见了此人抖得更厉害。另一个家丁打扮的人很狗腿的贴着那人妖耳朵问:“蓝先生,是那个人吧!”

姓蓝的人妖抱着胳膊打量我们几眼,然后也不废话,直接冲后面几人一扬手:“将他们给我拿下!”

“慢着!”我看张守信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干脆出言大喝一声,将几个人喝得一愣,竟停下上冲的势头,我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们?!”

蓝姓人妖见我发问,倒也不急着拿人,懒洋洋的一翘兰花指,对张守信说:“小美人,上次我代我家小王爷想要请你到府上喝杯茶,你不但不领情,还带个武师将我手下都打了,今日倒好,你自己又撞上咱们。”然后看了看我,继续说:“还带了个大美人来,这回咱们小王爷可真是艳福不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