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后裔【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

《吸血鬼后裔》作者:明鸢

文案:
看着与他仿佛相似的双眼

他问出了那人问过他的问题

你,想活下来吗?

一心求死的吸血鬼

救了奄奄一息的怪物

承吾之血液,受吾之命运

生生世世,无穷无尽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Eve,K ┃ 配角:Hades ┃ 其它:吸血鬼贵族

==================

  ☆、死亡

  
  寒冷的风挟着脸,牙齿在打架。
  树枝抓伤脸庞、手脚,刺痛中摔了几跤。
  立刻爬起来再跑。
  不能在这个地方停下来。
  后面追赶的人极其有耐心。
  仿佛知道以他的力气,跑不了太久。
  他甚至能感受到后颈压迫的气息。
  这种气息他很熟悉。
  巨大的、窒息的恐惧。
  他曾目睹过死亡。
  所以憎恨死亡。
  空旷的树林里,他们在喊着他的乳名。
  身为他父母的人。
  这熟悉的呼唤,只让他觉得恐惧。
  脚下一崴,扑进满是泥土的地面。
  脑子紧绷的线啪地一声断了。
  糟糕。
  跑什么呀,妈妈快追不上了。
  披着母亲的脸的人,扶着膝盖,一步步慢慢地走过来了。
  因为长期饥饿而凹下去的黑眼圈。
  在昏暗的月色中,显得十分狰狞。
  仿佛一个野兽。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认为着。
  我我不想死..他听到自己的牙齿在打架。
  来,来爸爸这里。跟着上来的男人,衣衫褴褛。
  苍白到发青的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手里的尖刀闪着刀锋的光芒。
  他想爬起来,却动不了。
  两个人的身影逐渐包围了他。
  女人鸡爪一样的手指抓住了他的手臂。
  不他绝望地靠手的力量往后退了几步。
  不会很痛的,只是一下就好..男人已经举起了刀子。
  啊一刀划在手臂,血立刻涌了出来。
  女人紧紧抓住他,不让挣扎的他再有逃跑的力量。
  又是一刀划下来,听得到血肉翻飞的声音。
  他已经不会哭了,瑟瑟发抖着,嘴巴里发出类似野兽般低低的呜咽。
  啊
  这一次不是他叫的。
  他抬起头。
  男人的刀子已经滚到一边,抱着腿倒在地上抽搐着。
  脖子被咬了很大一个血窟窿。
  一只狼在不远处,嗅着地上的男人。
  手臂的力量逐渐放开了。
  肉.是肉..女人眼里闪着异常可怕的光芒,跌跌撞撞地朝那头狼奔去。
  后面的事情,他记得不太清了。
  只记得月光下,疯狂地咬下狼肉的人,和狼撕咬着。
  周围逐渐聚集的绿莹莹的眼睛。
  沾着鲜血的利齿,朝他咬了下来。
  你想活下来吗?
  好像被抱起来了,脖子被温柔地托着,像是对待刚出生的婴儿。
  想..说话的声音像是漏风的音箱。
  抓住眼前雪白的衣襟,睁开眼睛,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睛。
  湛蓝的,仿佛透明的蓝色玻璃球,冷冷地与他对视。
  抓紧他衣服的衣襟,用尽最后的力气。
  对着那张模糊的脸祈求。
  请让我..活下来..
  如果..也愿意吗?破碎的话语传进耳朵。
  还有知觉之前,看着蓝色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
  对方似乎是笑了笑。
  脖子上沾着血的头发被轻轻拨开。
  轻柔的力道像是要准备接吻。
  如果不是下一秒脖子传来的刺痛。
  他的身体在他怀里抽搐了起来。
  抽筋一样抖个不停。
  一开始是痛苦的。
  渐渐地,产生一种快感,仿佛吸食鸦片般。
  踩在云端,轻飘飘的感觉。
  他满意地笑了,死的时候,面容很安详。
  你现在死了,但是在我身边,你就是活着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短篇是我朋友的一个做梦的时候开的脑洞,因为很喜欢这种循环的剧情所以就写下来拉~~
话说....会被吞的吧中间那一章,囧rz。

  ☆、K先生

  二
  醒来的时候,头有点疼。
  他扶着脑袋软绵绵地靠在床头。
  抬起手,在轻微地发抖。
  像是没吃早餐的低血压患者。
  饥饿感袭来,却不是来自胃。
  而是来自每一根神经线。
  想要吞噬,撕裂,啜饮,咀嚼。
  勉强站起来,踩在地上,却没有什么实感。
  打量着四周。
  周围的装饰,都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
  巨大的床,宽大的沙发椅子,壁炉,油画。
  两人高的天花板,雕满了色彩艳丽的壁画。
  厚重的窗帘,从高高的天花板垂下来。
  房间只有床头开着一盏昏暗的灯。
  太过于阴沉的视线让他很不舒服。
  他试着伸出手,刷地拉开窗帘。
  啊瞬间从皮肤传来灼烧的痛感。
  惊恐地遮住眼睛,往后退了几步,本能地躲进阴影里。
  空气里都是皮肤烧伤的味道。
  低下头,手臂上都是红色的烫伤,部分的皮肤卷起来。
  带着焦黑的痕迹。
  迟疑了一下,他试着把手到光线下。
  指尖立刻传来灼烧的痛感,甚至冒着青烟。
  他立马缩回来。
  你醒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的男人。
  他警惕地往后缩了起来。
  蓝色眼睛笑了,走过去替他拉上窗帘。
  你现在还太弱小,不可以晒太阳哦。
  你是谁?
  手给我。男人蹲在他面前,拉过他往后缩的手臂。
  他拧不过他的力道,只得勉强保持冷静,冷冷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看了一下,从口袋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后给他上药。
  药膏是绿色的,清清凉凉的很舒服。
  真的那么想出去吗?上好药,男人拍了拍他来不及缩回去的头。
  你到底是谁?他仍然固执地问着。
  你可以叫我K。
  K?他皱起眉头。
  你不记得了吗?
  什么?
  昨晚你差点被人杀死,又遇到狼群围攻,是我救了你。
  他眯起眼睛,隐约中是记得混乱中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你救了我?
  是啊,我把你变成吸血鬼了。
  花了大概一分钟去消化这个事实。
  他才缓过神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什么?
  饿了吧,来吃点东西。K避而不答,把他拉起来。
  两个人站直了他才发现,两个人的身高差得不是一丁半点。
  K肩宽腿长,整个人特别高大。
  而他身上套着一件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白色睡衣,长长地拖到脚背上。
  站在K身边,简直就像是一个小玩具一样。
  走吧。K拉着他的手,他试着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
  长长的餐桌上,只坐着他和K两个人。
  K把他安置在身边的位置,给他倒了一杯血红色的东西。
  他端起来在鼻子下轻轻闻了一下。
  铁锈一般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觉。
  他咽了口口水,打探地看了K一眼。
  我没有下毒。K人畜无害地笑着,甚至做了发誓的动作。
  好吧,勉为其难地相信他一回。
  小小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眼睛立刻就发热了,身体在沸腾,立刻仰头一口饮尽。
  喉咙痒痒的感觉消失了,仿佛渴了许多年的人,终于喝到第一口水。
  他吞下最后一口血,饥渴难耐地舔了舔舌头,意犹未尽地看着K。
  K单手撑着下巴,抬起漂亮的长睫毛看着他,喏,还有,都是你的。
  他这次没有客气,把一整瓶酒都端起来喝了下去,因为动作太急,甚至还沾到了衣襟上。
  K好笑地看着他,别急,还有。
  喝完最后一口,他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舔干净了手指上残余的血红色。
  K帮他打开面前盘子的盖子,是上好的,新鲜的血肉。
  他没有一丝犹豫,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最后还打了个饱嗝。
  K帮他顺着气,怎么样,饱了吗?
  说不上来,吃了那么多,应该是饱了,可是胃口却空空的,仿佛刚刚吃进去的都消失了。
  K看他疑惑的样子,又笑道,对了,你有名字吗?
  我叫..他张开口,却忽然发现脑袋一片空白。
  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但过去的一切记忆都在。
  他记得自己出生在一户贫穷的人家,小时候整个村子都没有饭吃。
  为了喂饱肚子,可以把人煮来吃。
  他很害怕,渴望长大,有一天可以逃出这个村子。
  在临走的那一天晚上,半夜醒来,偷听到父母的谈话。
  烛火明灭里那两道可怕的阴影。
  为了治疗生病的哥哥,打算把他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做药引。
  他怕极了,想逃走,却发现手脚都被绑住了。
  他终于还是找到机会挣脱开去,往山上跑。
  在山上被抓住了,割开的皮肤散发着血腥味,吸引来了狼群。
  这一切,就是他的人生,可是他仿佛成了一个旁观者。
  不论如何努力想,就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没关系,晚上睡一觉,就会想起来了。K安抚着他混乱的心情。
  K住的地方又是一个很大的城堡,光是要走回他的房间,就已经够他晕头转向。
  何况现在他的身体很虚弱,走两步就要扶着墙壁喘口气。
  最后还是K抱的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拉紧窗帘,打开灯。
  K站在床边,那双蓝色的眼睛如水般盯着他。
  晚安。
  ..嗯。
  在还来不及躲开之前,K俯下身来,在他额头落下了一个吻。
  做个好梦。
  

  ☆、新生儿

  三
  他做了个噩梦。
  梦里他长出了两颗长长的獠牙,在疯狂地撕咬着什么。
  在一片血肉横飞中,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的指甲变得很长,可以穿过毛茸茸的狼皮,直接掏出温热跳动的心脏。
  咬断人类薄薄一层皮肤下的血管,可以清楚地听到神经断裂的声音。
  这声音让他觉得愉悦无比。
  疯狂地吸食着怀里的灌了血液的皮囊。
  直到对方的喉管再也发不出抽搐的声音。
  心满意足地松开手里的尸体。
  月光下,父亲的面容像憋下去的气球一样。
  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地盯着他。
  啊尖叫着抱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止不住地抽泣起来。
  K几乎是立刻破门而入,套着紫珊瑚绒长袍冲到了床边。
  他还在哭着,从臂弯中抬起发红的眼圈。
  做噩梦了?K坐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