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骚浪师弟养成记 作者:佚名【完结】

分类:高辣文 时间:2019-01-24 作者:佚名        高h        肉文        纯肉        灵异神怪        青梅竹马       
原创 男男 架空 高H 喜剧 青梅竹马 轻松
就是干。花样干。放飞自我的干,争取出个一百八十式干屁股指南流传千古。仙君师弟能怎样,还不是被干的幽咽泉流冰花底滑!
第一人称受。
人设可能会崩,性格可能会ooc,剧情可能会脱线,也可能就没剧情,时间线可能会乱套,毕竟一切都是为了肉而服务。
各种雷点不负责任都可能有,全都是想哪写哪。

就是很想操,乖乖操,狠命操,就是此文初衷了!

仙君受 水玉
魔君攻 烎玊(冷僻字,音同 淫肃)



第1章 骚浪师弟被魔君师兄操出水 后入口交好舒服
  啊,师兄,主君,草我,弄我,下面湿了,好难受。好师兄,快用你的大肉棒捅一捅我的小骚穴。
  他把我的手按在那条青筋粗壮的鸡巴上,“想让它给你里面挠一挠”,我流出了口水,我好想舔一舔。我点了点头。
  “那就乖乖把它舔湿了。”
  我跪在地上,双手捧好师兄的肉棒,动情的允吸。下面的穴口滴着淫水,我难以忍受的摇着腰想在地上不停摩擦。
  “再舔粗一点”,师兄是魔族,本身巨根就比一般人粗壮。他按着我的头将我往下按,巨大的肉棒又粗了许多,把我的口腔塞得满满的。
  我终于忍不住,坚持不敢把肉棒吐出来,抬起眼睛,渴求他能给我肉棒,让大肉棒摩擦我的骚穴。
  他抬手抚掉我的眼泪。将巨物从我嘴里抽了出来。动作太猛,我不禁咳了两下。
  可是忙把手捂住嘴,他抬起我的下巴,“怎么了?”
  “舔过肉棒的口水,是师兄的味道,我不想让他们流走。”
  他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脸,“这么乖,那就趴好,把屁股撅起来。”
  我赶紧把身体调转方向,轻轻抬起腰,把上身放低。贴在地上。
  半晌都没见到师兄进来。
  我偷偷转头看向仍旧坐在宝座上的他。
  “这么着急么,你的下面流出来太多水了,都滴到孤的鞋袜上了。”
  我低头一看,果然,忙想找东西给他擦干净。
  “不必,把你下面在这上面蹭蹭,太多水了,孤不喜欢。”
  我开心的笑了,就这么跪趴着,用下体和骚穴在他鞋袜上前后的蹭。一想到在师兄的脚上摩擦,我就兴奋的不禁哼了出来。
  只觉得他一把从后面抓住我的头发,逼得我整个身体朝后面靠去,他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边,湿热温暖,他在我耳朵边低语叫我浑身瘙痒,“就这么想要了吗,你刚刚把孤的纹路都舔了一遍,哪一道的青筋味道最好?”
  “啊,啊,师兄,主君大人,求你了,快把大肉棒操到我的里面,求你了,我……我要死了……”
  他忽然冷笑一声,将我甩在地上,我听到他腰上玉佩的声音,心中暗喜。
  下一刻,一条炽热的大鸡巴从我的后穴干了进来。
  “啊……”,我不禁舒服的呼出一口气。
  我跪在魔君宝座前的脚踏上,疯狂的摇着腰身,甩着屁股,每一寸粗硬的肉刃的深入出进,都干的我浑身打颤。
  “好厉害,啊,师兄好棒,干的水玉好舒服好开心……啊,啊啊,鸡巴顶死我了……把肠子都要日破了……呜呜呜,师兄,大鸡巴要把我的肚子捅破了,你摸摸,这里都顶,啊,顶的鼓起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啦,我的屁股要坏掉了……师兄我是不是流血了,好多水声……”
  “”师兄,呜呜呜,我好舒服,师兄啊,啊,师兄我……我……”
  师兄的鸡巴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他握着我的腰往后撞。灭顶的快乐,我什么都想不了了。
  双腿终于被怼的忍受不住,软绵绵的歪倒欲坠。
  我什么都喊不出来,口涎忍不住了往下流,流的我胸口地上都是。师兄的肉棒就在我的肚子里捅,我舒服死了。
  我的小肉棒涨的难受,我回头看着师兄,想让他允许我摸一摸,缓解一下。
  他意识到我的想法了,狞笑了一下,一把重新捞起我的腰。一个猛刺,拽着我的双臂,从后面,整根没入。
  我脑海一阵空白,终于忍不住,前面射了出来。
  可欢快的释放还没一刻,只觉得一张大手握住了我的分身,师兄的虎口摩擦着我的小嫩棒,粉色的肉棒不停嘀嗒出白色的液体。好疼,马眼也被他的拇指轻轻按住。
  我回眼望向他,“求……求求师兄,让我射……”
  我浑身还在颤抖,他一手抚摸我的后背到臀部,一把一把的拍打我的屁股。
  我能感觉到屁股上肯定红了,我肤色比较白,师兄喜欢把我屁股鞭打出红印和血痕。
  我觉得屁股在火辣辣的烧。
  好舒服,每打一下,我就禁不住把屁股往上抬一下,似乎在追逐他那正在惩罚我的手。
  我欢快的摇着屁股,我忍不住用舌头舔遍我自己的口腔,可还是解不了渴,我的上颚,我的上唇内,我在渴望着津液的滋养。
  我眼神开始迷离。
  师兄的声音在后边响起,“下回还敢不敢私自射精了?”
  我才发现我的声音竟然是呜咽的,“不敢了,主君,快把肉刃动一动吧,小骚穴痒死了,唔香,呜呜……”
  他终于笑了,握住我分身的手指稍微一松又一用力,我就在他掌心射了出来。白色的乳液因为存了好多,射的他一手都是。
  我浑身失了力气,终于赤裸着瘫软在地上。
  他从我体内退出,我心中一惊,挣扎的回望他。
  他注视着被我喷射了一手的浓精皱了皱眉。看见我看他,轻笑了一声。
  这该怎么办,你又不乖,乱射弄脏了孤的手。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我为我的没忍住而感到羞耻。
  于是撑着起身,跪爬到他的身前。此时师兄已经坐回他的王座之上,一如往日,孤高冷傲。他俊美的眼,微微挑动了一下眉,审视着我。
  我被这一眼看的有点有点不好意思,只好低垂下眼睫,双腿乖乖跪好趴在他的腿间,将他的手上一点一点,把我弄上的脏东西一一舔干净。
  待完全舔干净后,我乖乖抬头看他,期待着最后的奖赏。
  “看来,你还真是不知足啊。”
  他仿佛看清我心中所想。
  低头看了一眼他那仍旧坚硬的肉刃,扯出一丝笑道,“你舒服了,我还没舒服。用嘴,给孤吸出来。”
  他的命令叫我浑身一查颤,他的声音就好像迷药,那命令代引着我,让我轻轻把嘴含住师兄的肉棒,一上一下的品咂着。
  好舒服,我的上颚被填满,我口腔每一块肉都贴着师兄凶猛的纹路和青筋。我的口腔被充满,我浑身上下得到了满足。
  “嗯,唔唔……”,我努力发出滋味鲜美的声音取悦师兄。我抬起眼睛,望着他,乞求得到他的爱抚。
  他却没有看我,正襟危坐在宝椅之上。只是满面轻松的享受着我的侍奉。
  我卖力的加快了速度,希望能得到他的赞许。
  可能是前面被干的脱了力,不一会我就又没力气了。
  我呜呜哭起来,他才低头看我。示意我可以说话。
  他的肉棒从我嘴里抽出来,我两腮累的有点说话不太利索,“主君把我操的没力气了,不能让主君你射出来,好难过。”
  他一手抬起我的脸,拇指抚拭掉流出的津液,“不是刚吃掉你自己的精液吗,这么快就又没力气了?”
  我低下头,轻轻答道,“只有师兄的浓精才能喂饱我。”
  他轻笑了一声,一把将肉刃捅进我的嘴里。
  凶猛穿刺,毫无规律,嘴巴没办法完全裹不住师兄的大肉棒。
  师兄就把我按倒在地上,一手握住我的脸颊,拇指就随同鸡巴一起在我嘴里疯狂操干。
  我被干的两迷离,无法思考。只觉得浑身一个颤抖,无数股浓精随着肉棒深入喉咙。滑进了我的体内。
  那热流汹涌磅礴,汇入我的四肢百骸,滋润了我的五脏六腑,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生逃不过的春药了。
  “吃饱了吗?“
  我的意识才刚刚清醒,就听到师兄的声音在我耳边缠绕。
  他将我提起,扔在帷后的塌上。
  仍旧是他那销魂的声音,“游戏才刚刚开始……”


第2章 共浴 没操进去不舒服啊
  第二日中午。
  浑身散了架了,腰如断了一半,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坐在床边愣了半天,仍惶惶然。
  烎玊是我唯一的师兄,同门修行十七载。
  三年前魔族偷袭广域山,鏖战数十日,师兄忽然失踪,众人皆以为他身死陨落。四月前我下山游历,误入魔族陷阱,清醒时,发现魔君座上,正是烎玊。我也终于明白,他原来竟是魔族血脉。
  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努力不想回忆,可耳中似乎永远有那没完没了的喘息声。以及,闭上眼,那些可怕的画面正是做出不堪之事的我。
  记忆会逼着人发疯,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烎玊的魔族血,有控制凡人心神的用处。我那日被抓住醒来,就已经是被抽去仙骨。无法力也无仙术,凡人也不如。仙门凭借仙骨能够知道门下弟子的位置生死,此时的我在门中恐怕衣冠冢上草青青了。
  “醒了?今日看起来很听话”,他的声音忽然贴近,停在我身后,“很乖”,一个湿答答的吻撬开我的嘴,他掰着我的下巴。
  我没从床上爬起来,他只是把我压在身下吻了片刻,却没继续。
  嘴里有他人的涎液,至今仍旧忍不了,太恶心了。
  他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我和你说过,孤最近在操纵魔血上很有心得。”
  对,比如催情。
  一想到昨天,我就隐隐的头痛。
  “终于不哭了?”,他弯下腰拨了拨我的脸,顺势含住我的耳垂轻轻啮咬了一下,“记住,寻一次死,我们就这么玩一次”,他呼吸忽然又重了,我几乎是潜意识的浑身忍不住颤起来。对,我是怕他。他终于站起来了,嗪了一丝笑,“孤觉得很舒服。”
  说罢这才走。
  我死不了。也不能死。
  行尸走肉的一天。
  傍晚,侍女把我送到浴室就离开了。
  这是一处天然的温泉就地建造的浴宫,天灵地气,对修行养伤很有裨益。是烎玊的。
  我穿着中衣就进去了。水汽很足,看不太清四周。我坐在池中,脑中仍是混混沌沌。
  “舒服吗?”,我没想到他在这,浑身一抖,“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这个反应?”他声音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