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太猛了怎么办 作者:PArfum【完结】

分类:高辣文 时间:2019-01-26 作者:PArfum        高h        甜文        肉文        男男        1V1        轻松       
羞涩白净但淫乱不堪的甜品店老板被猛男商界精英每天花样日日日的故事,剧情几乎没有,主要就是甜甜的谈恋爱和做做做。

1V1 无虐无ntr 从头甜到尾 

受:24岁 身高170  长相干净 笑起来很甜很治愈 被日的时候很色气很色气   父母不详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被资助到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  对攻很饥渴 性欲很强 发情起来的时候像另一个人 小穴是传说中的名!器!
怎样都不!松!就对了!

攻:27岁 身高190  性格清冷又不近人情 在床上是抖S 在床下对受无限宠溺 金融界精英 中法英三国混血  巨高巨帅 金发碧眼  在小受的甜品店附近上班 有着黑人都自愧不如的大鸡鸡 不敢乱找对象 怕把别人捅出问题

憋了27年  直到遇到受  当然要日个够!


第01章 两个傻逼的暗恋【无肉】【仿佛是清水】
  “DAS PARFUM”是A城一家小有名气的甜品店,店主做的甜品和饮品都是一绝,学生都是常客,有些甜品爱好者也会慕名而来,每天店里的客人都是满满当当,常常会出现位置不够坐的情况。
  即使请了很多服务员,柏蘅之有时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生意火爆是他想看到的,但是也没想到客人会多成这样。
  大家喜欢来这,一来是东西好吃,二来环境好,三……则是店主实在是招人。
  柏蘅之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干干净净,白白嫩嫩,五官精致,因为色素比常人浅,连头发都是浅栗色。他的眼睛是整张脸最惊艳的地方,线条优美的桃花眼,长而翘的睫毛,本该看起来很勾人的眼型,却因为他的眼黑部分很多,而硬是被带成了清纯方向。
  总之,他只要往那一站,迷妹就会自发的组成一个军队。
  然而,再多的妹子对于柏蘅之也是无用的。
  因为,他是个笔直笔直的gay呀。
  一个平常的下午,柏蘅之正在调一杯奶茶,却有些心不在焉,漂亮的眼睛一直往门口瞟。
  那个穿着合身西装的男人在白天会来吗?他眨了眨眼,没看到熟悉的身影,脸色难掩失落。
  他暗恋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好像在附近的公司上班,会在晚上九点左右开车来他的店子里买甜品带走,每次都买不一样的甜品。西装笔挺,身材高大,气质冷冽,有欧洲人的五官特征,可是又不完全像外国人,应该是混血,如果他告诉柏蘅之他是个男模他都信。
  每次和他对视,柏蘅之都觉得,如果他的心里住了一只小鹿,它一定每次都撞死。
  他、他实在是太完美了……柏蘅之的脸慢慢染上粉色,把手中的饮品包装好递给服务员。
  因为那个男人,每个营业的夜晚都是粉色的。
  晚九点。
  “叮铃……”
  门口传来清脆的门铃声,高大英俊的男人推门而入,锐利清冽的碧眼直直的看着柏蘅之,柏蘅之则开心到手微微的抖起来。
  柏蘅之故作镇定道:“贺、贺先生,今天来些什么呢?”
  贺辰烨低头扫了扫菜单,指了五六样,“这些。”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柏蘅之低着头说这就去准备,然后匆匆的跑进后厨,脸红得像个柿子。
  太、太犯规了……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柏蘅之故意放慢速度包装甜品,希望男人可以在他的店子里停得久一点,而外面那个闷骚的男人确实也想在这里停留久一些。
  贺辰烨一直不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直到遇见柏蘅之。
  他自身优秀的条件让他从来不缺女人或者男人,然而他的意志不随便,鸡巴也不随便,他只想干自己的爱人。
  贺辰烨感觉得到这只兔子也喜欢他,但是两人又一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
  可是万一告白了兔子跑掉了怎么办?万一这兔子不喜欢他都是他自作多情了怎么办?他不希望再也看不见他。
  平时每秒都在决策着上千万的单子,行事果断又狠辣的贺董第一次陷入了从未体验过的犹豫中。
  “贺、贺先生,都准备好了,”柏蘅之脸微微发红,低着头说话,“贺先生今天也买这么多样回去吗?”
  贺辰烨回神道:“嗯,很好吃,不会腻。”放屁,我一次都没吃过,都给了我的傻逼朋友。
  闻言柏蘅之高兴得不行,“那、那真是太好了,欢迎你常来。”
  柏蘅之鼓起勇气抬头和他对视,给了他一个灿烂又羞涩的微笑。
  Oh Shit.
  贺辰烨觉得自己下次西装里可以随身携带一些速效救心丸,然而装逼如风常伴吾身,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对象面前,贺辰烨结完账拿起甜品,略微不自在的和柏蘅之道:“走了,明天见。”
  柏蘅之鞠了个躬,脸红得一塌糊涂,“欢、欢迎下次光临。”
  他每次都会说明天见……
  柏蘅之觉得,因为这三个字,再疲惫的生活都让他生出了期待。


第02章 小受想着小攻自慰,拿着假肉棒狂干骚屁眼
  柏蘅之的家就住在自己的店子附近,一个普通的小区,一百二十多平的三室一厅,一个人住宽敞又寂寞。
  他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闪现的都是贺先生高大的身影……上次低着头不小心看到了他的裤裆,好像很大一坨的样子……
  柏蘅之仅仅在几分钟之内就用幻想成功的引爆了自己的性欲,他挣扎着在床上摩擦着下身,艰难的把自己的裤子从腿上扒下去,接着隔着内裤狠狠的抚摸自己的小肉棒。
  “嗯哈……啊……贺先生……贺先生……”
  怎么都不够舒服……柏蘅之双眼迷离的在床头柜里翻找,吐出来的气息火热又湿润,摸出来了一根大约长18cm的粗黑大屌,他将鸡巴放在床上,翘着屁股,几乎是饥渴的用嘴将肉棒含住。
  他无法控制的想象这是贺辰烨的大肉棒,微闭着眼睛将肉棒的龟头整个含进嘴里,然后大片大片的从肉棒的根部向上舔,粉嫩色情的舌头在上面留下成股的口水,他只要一想到这是贺辰烨的鸡巴,口水就大量的分泌,没一会儿整根黑鸡巴上水淋淋湿乎乎,柏蘅之一边饥渴的舔弄,发出淫秽的口水声,一边轻声喊着,“唔……唔贺先生……贺先生好好吃嗷唔……好喜欢……”
  他的后穴天赋异禀,会像女人那般出水,而柏蘅之自己认为,别人是出水,而他是发大水。
  湿乎乎的粉嫩肉洞在空气里可怜的张开,收合,若是谁靠近他的骚穴,都能感受到他的肉穴中那股潮湿的热气,动情的淫水在收缩间流下,在柏蘅之仿佛吃棒棒糖的舔鸡巴的时候整个后穴已经汁水淋漓。
  他分出来一只手,在屁眼上大范围的揉弄,“啊!!啊好舒服……嗯唔……大鸡巴……想要贺先生的大鸡巴……”
  屁眼发出淫荡的水声,他用手掌整个摩擦后穴,可是他的手掌太过平滑根本没有太多快感,他从抽屉里拿出最喜欢的白色凝胶型润滑剂,这个润滑剂在管子里就像白色的胶水,然而一旦挤进穴里被抽插后就变成了流体,会特别像精液。
  柏蘅之把润滑剂出口塞进屁眼里,然后用力一挤,“啊哈!!!”
  冰冰凉凉的润滑剂被挤进了深处,仿佛被人用冰冷的精液大量内射一样刺激,柏蘅之整个人红成了虾子,他一边着迷的舔着大鸡巴,一边把中指和无名指插进屁眼,来来回回的抽插,润滑剂被带出来,就像被中出一样。柏蘅之插了一会便开始抠挖,在自己的敏感点上猛烈的抠弄,他几乎含不住嘴里的肉棒了,大腿根部随着噗呲噗呲的抠挖开始痉挛。
  “啊!啊哈!!啊哈操我!操我的骚穴啊唔啊!!!”
  “噗呲!噗呲!噗呲!”
  大量的润滑剂和淫液在里面被搅动,他的手指仿佛被包裹在温暖的水包里,身体内部分泌出来的淫水顺着腿根向下滑,痒痒的,令他更加饥渴。
  他增加了一根食指,三根手指在柔软的骚屁眼里大力翻搅,把手中握都握不住的肉棒一口气含到根部又拖出,含住又拖出,淫乱的口水在上面拖出一条又水痕。
  他非常想让这根肉棒现在就贯穿自己,可是他又好喜欢自己的屁眼在得不到满足得时候得感觉,他觉得自己或许是个抖M。
  柏蘅之满脸泪水口水的舔弄着肉棒,充分的用舌头去感受这根假鸡巴的线条和脉络,然后想象贺辰烨的鸡巴或许比这个还要大还要粗,他激动的用手指死命的刮了一下G点。
  “唔嗯!啊……大鸡巴……”他的大腿根部疯狂的打颤,屁眼似乎下一秒就要被自己插上高潮,他就像和自己作对一般,用双手的食中二指扣住穴口,将粉嫩的骚水屁眼掰开,不让它们摩擦。
  他像一条淫蛇一样在床上胡乱的扭动,嘴里还叼着一根粗大的黑阳具,屁眼拼命的想合上,互相摩擦得到安慰,淫乱的屁眼内部不断的收缩,挤出淫水和白色的润滑剂。
  当柏蘅之觉得自己已经饥渴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他把粗黑阳具的底座粘在了地板上,然后维持着屁眼大开的姿势,慢慢的坐了下去。
  “啊……”柏蘅之仰着头,颈部和腰部形成了优美的线条,“啊啊……好大……好粗……”
  他不敢坐到底部,总觉得会被这个假阳具捅穿,于是他便上半身趴在地上,下半身维持着吞了一半肉棒的姿势开始上下摆腰。
  “唔嗯……大鸡巴……贺先生,干我,我的屁眼只为你开……贺先生……”
  “噗呲……噗呲……”
  柏蘅之不断的用骚点去撞假鸡巴,然后用腰带动着鸡巴在骚点上面打圈圈,他大张着嘴,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意识,大腿颤抖得几乎支撑不住,一身淫汗让他的膝盖不断的打滑,也把鸡巴吞得更深,在又一次坐下时,他的膝盖再也支撑不住,18cm的粗大阳具整根没入!
  “噗呲!”已经被插成流体的白色润滑剂喷溅而出,柏蘅之泛红的身体微微颤抖,仿佛在和强烈的快感抵抗。
  内壁被又硬又粗的圆柱体摩擦的感觉实在是太好,柏蘅之只用了十几秒来调整,然后便夹紧后穴开始抖动自己的马达腰。
  “啊!啊!啊!不要!太深了啊啊啊!!唔……贺先生不要干了!啊!啊!啊!!!”柏蘅之几乎是在哭喊,“干到肠子里面了啊啊要被干穿了!!!”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柏蘅之的淫水渐渐的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洼,长长的鸡巴每次都摩擦过他整个肠壁的嫩肉,磨得柏蘅之失神,变成一个彻底追求快感的淫娃。
  “唔!!唔不行了……大鸡巴……大鸡巴要把我干死了……啊啊啊操我……”
  他的手臂脱力,柏蘅之清纯的脸贴在地板上喘了一会儿,然后他干脆整个人坐在了假阳具上,“啊!!!”
  他的叫声带着爽到极致的颤音,臀部每次坐下都在地板上打出肉浪,他自己把自己插得神魂颠倒,甩着头,快感多到他已经装不下了。
  “啵!”
  柏蘅之猛的站起来,假鸡巴和黏得紧紧的肉穴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分开,发出了仿佛拽出红酒瓶塞似的响声。
  他红着脸躺在床上,把双脚大开成M型,舔了几口假鸡把便将他狠狠的塞进自己大开的肉穴,右手疯狂的抽送!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肉穴的水声已经到了不堪入耳的地步,粉红的内壁被黑色的肉棒带出来又塞回去,色情至极,柏蘅之爽到发不出声,仰长了脖子承受着假肉棒带来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