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成真(3P) 作者:屋上乌【完结】

分类:高辣文 时间:2019-01-26 作者:屋上乌        肉文        3P        耽美h文        温馨       
走心走肾,剧情和肉都不会出现辣眼睛、拉低下线的情节描写,属于日常谈恋爱的温馨文~
一个由强奸变和奸的梦境里,舒忧享受到了被干的滋味,浪到开花,结果被狼狗室友发现,将“真枪实干大法好”彻底在现实中贯彻,过上了愉快的3P同居生活。



第一章
  ------如果梦能成真,那么还有多少人敢于睡觉呢?
  舒忧想,大概没有人吧,若是美梦那就撞大运了,若是噩梦,怕不是要一觉睡到棺材里。
  ------如果在睡前发挥你的想象力,有所思有所梦,梦醒结束,那么有多少人会向往睡觉呢?
  舒忧想,大概医院会加开“白日梦患者”矫正救治中心。

  “叮叮------”
  舒忧猛然惊醒,不可抑制的大口喘着,身子紧紧蜷缩在一起,双手捂在胸口几乎窒息,眼神从惊恐到虚空再对焦到现实,好不容易缓过了这体感延存的一分钟。
  手在床上胡乱摸了几把摸到手机,关掉闹钟,舒忧软绵绵摊成了“大”字状,对着天花板长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妈的,就不应该幻想“从马里亚纳海沟跳下去试一试”,还十分手贱的找了一堆科普,翻了几十页的深海怪异传说,全在梦境里一一招呼过来,简直要死。
  昨天,睡前幻想“金字塔里有什么秘密”,去和古法老玩了一圈儿神秘祭祀,成为祭品的自己活生生被群虫啄咬吞噬,千疮百孔还不混沌。
  前天,睡前幻想“丧尸爆发组队求生”,室友一号张晋远依旧那么给力,枪无虚发十分可靠,室友二号袁起空中支援,虽然依旧不待见他,可好歹被救起许多次,舒忧本以为能逃脱尸群,过足了枪瘾一觉醒来,可惜结局残暴的堪比十大酷刑。
  还有大前天,大大前天,自从被推销小哥强烈安利参加了“有所思有所梦”志愿者团队,拿回了小小一瓶香薰之后,舒忧本着锻炼枯竭的想象力睡前闻一闻,享受天马行空的刺激,但事与愿违的严重程度让他恨不得去看心理医生,怀疑自己潜意识里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舒忧起床从卧室穿过客厅去卫生间,又丢魂儿一般晃出来,被窝在沙发里打游戏的张晋远叫住,“舒忧,你过来。”
  舒忧不敢不从,这个人是合租屋里的权威存在,敢造反,一个心情不好就要饿肚子。
  转了个身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抱着膝盖小可怜模样诉苦到,“我刚刚从马里亚纳海沟慢动作自由落体到海底两万里。”
  “自作孽不可活。”这几天里张晋远已经见怪不怪,“叫谁谁会往作死的方向发挥想象力,那天就不应该同意你参加,玩够了就退了去。”
  “知道了,这几天都不玩了。”才怪呢,极限刺激体会够了,该涉足最望而却步最渴望的情色领域了,纤细柔软的身体什么的,初夜将在梦境里度过,务必要幻想的美妙一些才是啊!
  张晋远知道他的心口不一,却也算满意他的嘴上乖巧,把手柄又连上一个,“袁起飞航班去了,这几天不在家,没人跟你抢。”
  舒忧听罢一挑眉,乐了,一扫脑袋里各色小黄图,精神抖擞开开心心的进了游戏。


第二章
  明明就要通关游戏了,怎么就停下来了,怎么就被张晋远给上了?
  舒忧不依不饶在高潮间隙里固执的思考这些问题,是现实还是梦境也已经分不清,大脑在上下不断的颠弄里追求更加刺激的快感,骑乘的姿势让张晋远插的很深,后穴一阵阵抽搐,裹着粗大炙热的性器贪婪的吞吐,似乎,又要高潮了。
  “唔...”舌头被镂空的口球牢牢压住,唾液无法抑制的从嘴角溢出,沿着下巴滴落到胸口,正好从被咬破的乳头黏腻的滑过,惹得舒忧又痛又痒,颤抖不已。
  “翘的这么高,是还要吸么?”张晋远用手指拨弄那颗乳头,随后张口含住,毫不留情的用牙齿研磨,咬的越狠,身上的人腰肢扭的越欢,叫的越好听。
  舒忧不自觉把胸口送的更近,连另一边被冷落的乳头也跟着瘙痒起来,想要被揉捏,可惜双手被绑在身后,不然一定会一手掐着乳头,一手撸着自己的性器寻求解放。
  张晋远松了口,见舒忧一脸潮红,眼泪口水让他的表情更加色情,调笑道,“原来我们舒忧这么淫荡。”说着又摸到下身已经被打湿的耻毛和随着自己顶弄来回晃动的性器,“流这么多水湿成这样,不仅乳头翘的高,连这里,也翘的这么高。”
  舒忧已经不会摇头否认,刚刚被对折一般顶在沙发里狠狠的被插射,整个性器都是湿漉漉的,后穴咕叽咕叽的水声想要忽略都不可能,等缓过了被插射的满足感,饥渴又汹涌而来,双腿缠着张晋远的腰想让他继续肏干,期待比之前更凶更狠的蹂躏。
  呻吟带上哭腔,贯穿后穴的性器深深埋在里面却不动了,敏感的肠肉能感受到肉棒上喷张的跳动,被吊在这关键要命的时刻,穴心只要再被碾压过一回,就可以到达激烈的高潮,舒忧急切的想套弄,被张晋远掐着腰钳制了,“忍一忍,待会儿有你爽的。”
  舒忧可怜兮兮的抽着气,又俯下身子把脑袋搁在张晋远肩窝里蹭,希望自己的乖巧讨饶能换来疼爱,口里的呻吟也软绵绵带着乞求,蹭了张晋远一肩膀湿哒哒的口水。
  “跟个猫似的。”其实张晋远也到了不能不动的地步,含着自己性器的后穴比它主人还淫荡,滑腻又紧致,急切颤抖的软肉吮的自己酸胀不已,张晋远喘息了几口压下欲望,伸手拆了口球,拍拍舒忧的脸,说道,“平时没心没肺的,淫荡起来还会撒娇了呢。”
  舒忧寻着张晋远的嘴唇就亲过去,没有章法的胡乱啃咬,还模模糊糊的念叨着“亲我,快亲亲我”,腰肢也跟着大力扭动起来,性器在两人小腹间来回摩擦,爽到流汁,臀肉撞在胯上几乎要把流出的肠液拍的飞溅,后穴猛然间又被肏了个通透,酸楚的电流从穴心击穿整个身体,炙热的快意让舒忧只知道濒死一般的抽搐,性器也在这无法抑制的痉挛中紧绷了一瞬,顶端小口张合了两下就狠狠的激射出白液,弄脏了两个人的胸口。
  张晋远拧着眉咒骂了一声,掐着还没回神的舒忧又挺腰狠狠捣了数下,强势破开纠缠的肠肉顶到最深处,射出精液,第一次被内射的软肉似乎被灼伤,更加激烈的抽搐起来,惹的舒忧几乎瘫在张晋远身上,连呻吟都没了声。
  两个人在沙发里胡闹了半个下午,这会儿终于安静下来,张晋远从舒忧身体里出来时,舒忧闭着眼全身软的跟没了骨头一样,任人宰割,合不上的穴口漏出一些精液,混着肠液滴滴答答沿着腿根流下来,张晋远看的眯起眼,伸出两指又捅进去搅弄,里面的软肉潮热滑腻,不知满足的缠着手指又一番挤压,被摸到了穴心,就能体会更难缠的吮咬,连带着穴肉的主人都呻吟着蜷缩起身体。
  张晋远抽出手指,带出的那一点儿软肉嫣红的滴血,就跟挂在胸口的两颗乳尖一样,被狠狠的满足了才能有的颜色,还真的是淫荡啊,不过这才是首战,张晋远起身打量着蜷在沙发里的舒忧,被蹂躏的全身流着汁水的可爱室友,首战就把人玩坏了可不是长远之计,况且,袁起还没回来呢。
  唇上温柔的舔吻让舒忧慢慢转醒,看见张晋远正抱着自己,手绕在背后正在解绳子,这才发觉手腕痛的不行,一看果然有好几道勒痕,再看两个人都赤身裸体,身上沾满了精液,一回想发生的事情---强奸变和奸,舒忧惊恐的全身发冷。
  我居然被室友给上了!
  张晋远看他那副表情,轻笑道,“怎么,浪完就不相信了?”
  整个屁股都是黏腻的不适感,还有什么不相信的,舒忧又羞耻又害怕,做爱中的张晋远真他妈的可怕,说插射就真给我插射了,看着被随意甩在地上还挂着唾液的口球,舒忧条件反射一般口腔泛起酸痛,真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
  张晋远顺着舒忧眼神看过去,起身捡起口球,把两边绑绳拆了,一手捏着小球,一手压着舒忧肩膀把人压在沙发上,“含着吧,下一回再肏你就省下扩张了。”
  后穴湿腻腻的,舒忧都来不及反抗就被塞了进去,即使吞吐了许久的性器,后穴反射的异物感依旧强烈,小球在肠肉的蠕动下慢慢进到里面,恰恰卡在敏感的穴心,引来舒忧轻轻的颤动,“张晋远,你简直就是混蛋!”


第三章
  “叮叮------”
  舒忧猛然间惊醒,愣了三秒钟,首先摸到身下去,还穿着内裤,虽然内裤湿了一大片,但好歹还穿着!然后,发现这是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门关的好好的,那么就有两种可能:是梦境,自己在梦里遗精了;是现实,做完被张晋远那混蛋仍床上了连清理都没做。
  闹铃还在响,被舒忧烦躁的嗷了一嗓子之后关掉,捧着脑袋坐起身,头疼。
  ......是梦境!
  舒忧豁然开朗,坐起来之后屁股里并没有什么异物感,那么口球就是在梦里塞进去的,妈的张晋远那个变态,是游戏不好玩儿么敢来玩儿老子!
  愤然下床,开门,扫了一眼客厅没人,厨房灯倒是亮着,舒忧鞋子都没穿气冲冲就奔过去了,看张晋远套个围裙,正在电饭煲前面拿个汤勺试汤。
  “睡醒了?”张晋远只回头瞅了一眼,又专心尝汤,满意的点点头,“快好了,准备吃饭。”
  舒忧见他颇为淡定的样子,胆子立马怂了一半,再一想是自己作的孽要做这样的梦,瞬间连火气也不敢有了,只好呐呐道,“我,我怎么就睡着了?”
  “游戏都快通关了,你说休息一下就睡着了,我就把你抱床上去了。为了不让你睡太久,定了个闹钟。”张晋远回头拿着汤勺指着舒忧,“你这不行啊,体虚,给你熬了羊肉汤。”
  舒忧更没脾气了,低头才发现自己就穿个印着湿痕的内裤,吓得要死,转身就跑,身后有调笑的声音飘来,“体虚还不忘撸,舒忧,你可以啊!”
  虽然说是梦境,可吃饭的时候,舒忧还是挺后怕的,看着对面的人心都颤,偏偏一回想起被贯穿的刺激感觉,小腹就蔓延起酸意,酥麻的手一软,差点儿握不住筷子。
  张晋远“嗯?”了一声表示疑问,舒忧赶紧摇摇头,心虚的找话题道,“等会儿把游戏打通关?”
  “行啊,你别又睡着了,是不是那香薰有什么副作用,以前没见你这么能睡。”
  张晋远的话让舒忧陡然想起一个,下午睡觉前并没有闻香薰啊,难道真的是副作用?
  怀揣着小秘密吃完饭,又心不在焉的通关了游戏,毕竟受到了空前的刺激,这直接来自肉体上的刺激感可是要比之前那些马里亚纳海沟啊金字塔啊丧尸啊来的震撼的多得多,舒忧抱着手柄看似随意,实则深思熟虑后才问道,“张晋远,你做过春梦没有啊?”
  “嗯...做过啊,”张晋远还在找着通关彩蛋,似乎没什么意外,“在古代青楼里,和一帮美女。”
  青楼啊,舒忧嚼着这句话,平时没少看小说,一时间脑袋里就出图了,张晋远恶劣巴巴的样子,也给身下的那个人带了口球,性器坚硬炙热,一遍遍插入那个穴口里,却想象不出来他和女人做爱的样子,全部都是男人,若是男人转过脸,就能看到是自己被肏的失神的模样。
  妈的,要死。
  舒忧扔了手柄,站起来就往玄关走,一眼不敢看张晋远,只说到,“我出去夜跑一圈,马上回来。”
  合租屋所在的这个老小区有一个好处就是,楼栋少,老人多,夜晚九十点安静的如同山中,舒忧快步走到凉亭里坐到石凳上,手几乎是颤抖的摸到胯下,竟然意淫自己的室友兴奋到硬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