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子至尊+番外 作者:慕子宸(五)【完结】

分类:宫斗文 时间:2019-01-18 作者:慕子宸        宫斗       

第337章 做下决定

  听到这话的瞬间,哪怕是早有准备,知晓自己的父亲,身份定然不会简单的顾之素,都禁不住手指一松,被他钳制的红衣人察觉到这个,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缓和一下自己与顾之素的关系,就霎时被立在面前的玄衣人,一把拉住了手臂收进怀中。

  看着云闵将红衣人拉走,顾之素手上的匕首放了下来,面上丝毫没有惊慌失措,眼底却仍然存着几分震惊:“你说什么?”

  云闵一将心爱的人抱在怀里,心中虽然存着几分戒备,更多的却是焦急心痛,手指轻轻拂过他脖颈上,那道明显的红色伤痕,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破军,没事吧?”

  红衣人摇了摇头,见他紧张的模样,反手握住他的手,唇角勾起微笑应道:“我无事,他没想真的杀了我,只是威胁你而已。”

  就在他们两人窃窃私语,坐在床榻上的顾之素,定定望着自己手中匕首:“大周……皇帝?,,“不错,看来你当真是丝毫不知,你到底是谁的孩子。”

  将心上人夺了回来,云闵神色冷静许多,却不敢再靠近顾之素,以免顾之素还要做什么。

  他们其实除了迷药之外,并不敢伤害顾之素,便是因为顾之素若是被伤,之后却还会去见大周皇帝,一旦大周皇帝发怒,他们只有一死而已,云闵找顾之素本为了怀中人,能够长长久久活下去,此刻见到红衣人没事,虽然心里还有几分怒意,却是护着怀中人为先了。

  “你的养母君缈月,她定然是知晓的,难道她从未告诉过你,你的母父什么身份,你亲生父亲又是谁么?”

  顾之素闻言骤然冷笑一声,却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而是反手将那把匕首收好,重新绑在自己小臂之上,那把匕首薄如蝉翼,灯火之下光芒流转绽出银光,然而只要贴着手臂放置之时,不仔细看却再也发现不了了。

  红衣人瞧见这一幕,眼光微微亮了一下,云闵知晓他是喜欢那把匕首,然而紧搂着他没有开口,只是紧盯着床榻上的顾之素,直到顾之素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君缈月怎么会告诉他,那个曾经是他母父身边侍女,后来已然嫁人的养母,简直恨不得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占为己有,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又已然和顾之素为敌了,怎么敢直接告知顾之素。

  “你们一直所说的那一位,可是我的母父?”

  红衣人见他没有回答方才的话,又想到君缈月的那副模样,也猜出他这么多年以来,大概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来因缘巧合才知晓的,点了点头应道:“不错。”

  “你若是想见一见那一位的画像,我们这里暂且没有,可你与那一位长得无比相像,见过你们的人都知晓,你的父亲……也就是陛下,不允许我们带出来那位的画像,若是你想看的话,只要见到你的父亲,就一定会有的!”

  顾之素拍了拍自己的衣摆,扶着床榻站了起来,哪怕不远处的玄衣人,一直戒备的望着他,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哪怕他已经好几日没有进食,身体也很是虚弱,却也神色淡淡的,有些费劲的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润喉。

  “你们费尽心思将我绑去,难道只是为了让我见一见我的父亲,若是你们如今还想对我撒谎……”

  “不是这样的……我们本就是陛下的属下,殿下是陛下的亲子,我们又怎么敢怠慢,更加是不该害殿下,可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红衣人见他很快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又见他神色从容的喝茶,看了身边的云闵一眼,陡然挣开了他的手臂,低身朝着顾之素半跪下来,拱手对他沉声将缘由说出。

  “只是殿下从小在大周长大,我们不能肯定即便和盘托出,殿下是否会跟随我们离去,而我们需要一样东西,如今已然是不能再等了,这样东西只有殿下能给,因而我们……铤而走险将殿下迷昏带走。”

  “看来我那位父亲,对我的行踪,开出了足以让人心动的价钱。”

  顾之素放下手中茶杯,袅袅雾气腾起,氤氲在他的眉宇之间:“说说看罢,若是当真能衬了我的心意,我就算随你们去一趟大周,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比起你们这般将我迷昏绑过去,看见一个心甘情愿认人的儿子,想必更加让那位陛下高兴罢。”

  红衣人只想着若是自己说出来,说不定顾之素可能会怜悯他们,却没想到顾之素仿佛当真有了考量,并且仿佛还想要跟他们一同前往大周,面上顿时露出喜色,也不管身边的云闵露出怀疑之色,就将自己所知的事都说了出来。

  “陛下寻找殿下多年,一直未曾放弃过,这几年陛下脾气愈差,旧疾头风也愈发严重,十分想要见到殿下,为了寻找殿下的踪迹,陛下下旨若谁能找到殿下,谁就可向陛下索取一样东西,只要陛下有就会赐予下来,且加上金银财宝不计其数。”

  红衣人说到最后,禁不住顿了一下,望着顾之素艳丽的面容,极轻的叹息了一声。

  大周皇帝为了找到这个儿子,当真是不惜一切代价了,若是顾之素当真入了宫,又与大周皇帝相认的话,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想必大周皇帝都会遵从,何况顾之素腹中还有孩子,那个孩子只要顾之素想要留下,凭借大周皇帝对他的宠爱,他又如何会留不下来?

  红衣人此刻想通了这些,更是打定主意赌一把,他能看出顾之素回宫后,定然能得到万分宠爱,然而他不过是一个双子,久居深宫必然需要帮手,他们虽然出手绑了顾之素,但若是之后能帮了顾之素,顾之素就定然不会再为难他们,他们所求的东西也就能顺利到手,不必担心又过多波折了。

  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也并不隐瞒,将一切和盘托出:“而且除了这普通的奖赏,哪怕是加官进爵,陛下也同样会允准,何况陛下还告知膝下,如今已长成的几位皇子,若是谁能第一个找到殿下,就将这个皇子册立为太子。”

  “钱财,权力,地位。”

  没想到连太子之位都包括,这位大周皇帝为了找他,当真是不遗余力,也怪不得他会被抓了。

  顾之素想到若是再过一段时间,大周皇帝兴许会为了他,开出更多愈发可怕的条件,整个大周的死士,或许都会为了寻找他倾巢而出,说不准还会搅动大齐的风云,而大齐新帝刚刚刚登基不久,又内忧外患战事缠身,一旦有外力作用,说不准结局会是好还是坏。

  还有那些人若是知晓,自己乃是大齐皇后,说不定还会有更可怕的念头,为了想要得到自己,甚至为危及辛元安的x_ing命--如今他误打误撞被人挟持,甚至已然离开了明都,马上就要抵达大周了,这般想来却也是好事,顾之素无声的勾起唇角,又很快将这一点笑容放下,目光凌厉的看向他们两人,打量了一番后开口问道:“倒是包括的整齐,只是不知你们抓到了我,如今想要什么?”

  云闵因为方才红衣人的事情,如今一点都不相信顾之素,见到红衣人跪下便去搀扶,然而红衣人此时却很是执拗,硬生生摆脱了他的手跪下去,他无可奈何只好戒备的望着顾之素,此刻乍然听到顾之素这么问,闻言便下意识想回答钱财,却没想到红衣人却先一步开了口。

  “陛下手中有一味药,可以救我的x_ing命,我们前来找殿下,就是为了那一味药。”

  云闵没想到他如此诚实,将实话说了出来,顿时焦急的喊了一声:“破军!”

  顾之素见他们的反应,知晓他们说的是真话,挑了挑眉转过身来,看着半跪在地的红衣人:“你倒是将实话说了出来,就不怕我回到大周之后,与大周皇帝相认之后,因你们将我迷昏之事,迁怒你们将此物扣下?”

  红衣人握紧了手指,闻言立刻弓下身,给顾之素行了大礼,压低了声音回道:“还望殿下怜悯,我早已别无所求,也没什么好挂念的,x_ing命长短梗不在乎,只是不愿拖累云闵……”

  “破军!”云闵听到他竟然这么说,一时间心中又痛又慌,也顾不得顾之素所说,到底是想要如何,只也低身跪在他身边,霍然将他抱在怀里,咬着牙低声道,“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明知道……”

  看着他们两人相拥,红衣人眼底满是不舍,云闵神色却狰狞,两人紧紧相拥的模样,顾之素敛下眼眉,含笑轻声说道:“倒是个痴情种子。”

  “若是你们方才没说实话,我就真的会说你们的坏话,索x_ing让你们在大周皇帝面前,这般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的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跪在红衣人身边的云闵,就霎时转过头来盯着他,神色很是有些凶巴巴的,眼底深处却带着几分恳求。

第338章 坐宫之事

  顾之素垂下眼帘轻笑一声,也不管他是什么表情,神色淡淡的接着说道。

  “不过既是有这般难处,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二,等到当真与他相认后,劝说他将东西给你们,如果那时候真如你们所说,我能够受那位大周皇帝喜爱,也会尽力医治于你的。”

  红衣人自他放开自己之后,就知晓他是心有成算,而且应当会帮助自己的,此刻听到顾之素当真答应,又想到大周皇帝对其重视,虽不曾有十分狂喜,却也有些欣喜的道:“多谢殿下!有殿下这句话,破军愿意效忠殿下!”

  “你是个聪明人,知晓我要什么。”

  顾之素抬手示意他起来,得到了红衣人的效忠后,他面上也不见一点喜色,始终是淡淡的模样,令人一时间猜不透他的息怒。

  在红衣人和身边的玄衣人,再度亲密的挨在一起私语,面上也一同露出喜色时,顾之素的表情却无缓和,只因他心中十分清楚,如今他的身份还未完全确定,更是落在了这些人的手中,虽有极大可能他当真是皇帝之子,然而真的和大周皇帝相认后,他又能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