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私塾 作者:沈爻【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7 作者:沈爻       

  文案:
  古风 腹黑流氓学子攻X隐忍s_ao浪先生受

  r_ou_文没有逻辑,没有情理(文笔有?),吃r_ou_就好,别嫌我形容词,我不会听的!
  小番外应该有,后续看反响吧。吃r_ou_愉快。

  一
  夏日炎炎,知了栖在树枝上,不知倦地、扯着嗓子嘶叫个不休。
  私塾里,庄泽之手持诗本,念一句,学生们跟着读一句。然穿着士子服的年轻学生们,声音惫懒,昏昏欲睡,实在教他叹气。
  他走下讲桌,手中戒尺连敲几个打着瞌睡的学生,待到了那人身侧,他只是把诗本往后一背,戒尺轻击桌沿,“崔旭,醒一醒。”
  那人伏在桌上,脖颈修长,肩背宽阔。缓缓醒来时,一双黑眸先从臂弯里露出来,而后伸展手臂,雄浑线条如美弓般拗起。他满面困倦,眼底两抹青黑十分惹眼。
  “昨夜温习功课到几时?可是没歇息好?”
  “回先生,昨夜确不曾安寝。”
  二
  散学后,学堂里只剩下庄、崔二人。
  树上知了已不嘶叫了,周遭静得厉害。
  庄泽坐在讲桌边,一袭长衫理得平整。那把有些年岁的戒尺躺在桌上,被他轻搭着。
  “你一向聪敏好学,今日竟在课堂上蒙头大睡,实出我想象。昨夜做甚么去了,给我说个道理出来。”
  崔旭却一点也不惧他,缓缓走上前来,朝他欺近:“先生要我如实相告吗?”
  庄泽之偏头,像要拿起那戒尺:“自然。”
  “昨夜,我提着母亲做的糖糕,要与先生尝上一尝……”
  须臾间,庄泽之就微变了神色:“你几时……”
  “学生闻先生房里有异声,一时不敢扣门。便用手蘸些唾沫,想透过窗纸……”
  三
  “别说了!”庄泽之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戒尺森森,往他肩上挥去。
  崔旭一把握住他的手,揉捏一番,很柔,没有骨头似的柔,很滑,含进嘴就化的糖糕一样,想往热热的衣襟里揣,“先生原谅。学生未曾想窥见先生自渎的。”
  “松手!”庄泽之怒目而视,往回扯着手,“崔旭,你怎敢如此无礼!”
  崔旭微笑,一双凤眼勾起来:“先生知我在屋外猫了多久吗?”
  庄泽之只道:“松手!”
  “先生又可知我回去后,脑子里全是先生自亵之态,胯下硬了好久,以至于一夜未曾安寝吗?”
  枉为人师。庄泽之脑子里不断响着这四个字,震得他几欲耳聋。而面前,满嘴吐着 y- ín 秽之语的,是他最优秀的学生。庄泽之脸色一片煞白,抖着手,言语几乎不能连贯了:“崔旭……你荒唐……枉读三百诗书!……”
  “我荒唐?”崔旭笑起来,趁他失神,一把夺过戒尺,随手往旁边一抛,紧接着,双手从后面一兜,隔着长衫,实实地抓住了庄泽之两个浑圆的屁股蛋。
  四
  “普通男子自渎不过掳其ya-ng具,”崔旭两臂一夹,制住庄泽之,双手仍抓着那两瓣软滑臀r_ou_,一阵大力揉搓,眼睛直视他的羞怒:“先生却要以指抠挖后庭小洞。学生不解,先生那肠子里,难道竟有甚么发痒之物吗?”
  听及此,庄泽之脸色终于由白转红,用一种羞愤欲死的表情,把崔旭看着。他咬着唇,用力扯回一只手,毫不犹豫地就朝崔旭脸上掴来。
  崔旭没躲,让他掴了一巴掌,脸上留下五个手指印,火辣辣地疼。
  庄泽之真打着了,一时竟有些愣。看着那张俊脸被他掴得一偏,主人还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了,他不明白了。
  庄泽之胸腔剧烈起伏着,厉声问:“怎么不躲!”
  “不敢躲,”不知怎么,崔旭语气陡然软了,又像往日里一样,戚戚地,带着仰慕地把他瞧着,一副认错的样子:“学生口吐 y- ín 秽,亵渎了先生。”
  庄泽之一口气憋在胸口,竟无话可说。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黑了。两道人影,先生和弟子,暧昧地纠缠在一块儿。
  “你的手!”还贴在他股间。
  崔旭果然乖乖将手拿开,庄泽之掠了一眼,衣衫内肆流的冷汗堪堪止住,下一秒,浑身的汗毛却倒竖了起来!
  五
  却原来,崔旭大手攥住他肩膀,一个拨转,将他抵在了讲桌上,而他欺身而来,两手急急搂过他的腰,把一根热热的、撅起来的ya-ng具抵在了他屁股缝那里!
  “崔旭!”
  庄泽之羞愤地一喊,不敢大声,声音只震得自己耳膜疼。手臂往后抵着他,却被紧紧地禁锢。庄泽之惶惶然,颈子里全是汗。纤细的身子在他怀里扭动着,屁股往回死死地收紧,躲那要命的 y- ín 具。
  “崔旭,放开我……”他央告着,搂抱间,摩擦间,身子已然软了。崔旭不饶他,s-his-hi的舌头舔过他纤细的颈子,一路往上滑,又舔过耳根,庄泽之那儿的肌肤又薄又嫩,一舔,就红一片。最后,舌头一卷,钻进他耳朵眼里,吸舔一圈,弄得里头s-hi淋淋的了,又用舌尖左左右右地顶弄起来。
  “先生,舒服吗……”崔旭一面狂舔,一面口舌不清地问。
  他两只手,一手解自己的裤儿,一手往上撩着庄泽之的长袍。
  庄泽之惊恐地按住长袍,不让他掀。他便从后头,使劲地扒拉那一块儿地方,遮着他屁股的地方。
  庄泽之双手又往后按,崔旭便把他那根已经从亵裤儿里掏出来的、直撅撅的ya-ng具,往他手心里一戳。
  那样硬,那样粗,那样烫,庄泽之手一甩,吓得魂也飞了。
  六
  崔旭大笑,趁这功夫,一把掳起他长袍,不及扯那亵裤儿,一手搂紧了他腰,一手扶着硬得不行的那话儿,就往他臀缝处一阵乱戳。
  “啊啊!……”庄泽之一脸震惊,剧烈地挣扎起来,崔旭见状,双手都在他嫩臀上按定,挺着腰,把根紫昂昂、冲天而起的*物,挤进他双腿间,从下往上抽动。
  庄泽之哈着腰,头脑发晕,双腿打着颤,直要站不住。昨夜被抠挖过的后庭,被那ya-ng具不时擦过,竟生了酥麻痒意。他想,便就此屈服于欲望吧,纵情声色,快活一回!不再要自力更生!然脑子里的师德、伦理却深深地束缚着他。
  忽的,庄泽之感觉左边r-u尖被揪住。
  隔着衣衫,崔旭正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捻住了他胸前那点搓动着。
  那样私密的地方,被人作弄着,庄泽之愣愣地,觑着腰瞧,胸脯竟没动。胸前又一阵密密的酥麻感,庄泽之感觉心里的一些东西崩溃了。
  见他起了春意,崔旭一笑,手在他腰间一阵抚摸,很自然地就卸了他的裤儿。一张白屁股露出来,崔旭盯直了双眼,喉咙眼一阵紧。
  庄泽之屁股一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惶惶地往上提裤儿,崔旭见着了梦中最绮丽的美景,哪肯呢,揪住他手,着急地乞求道:“先生,可怜可怜我,让我疼你!”
  “疼你”,是哪种“疼”,庄泽之听懂了。他双眼微s-hi,羞耻地垂下头,提不上裤子,他便把身子扭动着往下滑,虚软的双腿也使着劲儿往下蹲,他要……他要藏住他那颗屁股。
  崔旭看出他想干什么,随着他蹲了下去。庄泽打着跌,边胡乱拽裤儿,边把屁股往地上坐。将要挨地的一刻,崔旭双手往上一托,r_ou_贴r_ou_地捧住了那两瓣雪白的腚。
  庄泽之一阵绝望。
  “先生那里痒,学生为你杀痒,好不好?”
  崔旭膝盖一前一后跪在地上,伏在他身后,屏着呼吸,双手朝外,缓缓地、虔诚地掰开了他的双股。
  那条缝!他终于看清了。
  七
  像探什么幽境,崔旭拇指扒着那滑腻臀r_ou_,有些期待,有些慌张地往两边掰。庄泽之屁股被热乎乎的手掌擎住,又耻又慌,不自禁地摇了两下腰。那样子,像是怕,又像是急。
  “先……先生,莫动。”崔旭盯得眼干,咽一口唾沫,把住他的腚,“让学生瞧、瞧一瞧您的小洞。”
  庄泽之听得瞪眼,一股火又从心中腾起,将要发作,一阵热气吹进了后庭。禁不住一个哆嗦,庄泽之扭头望去,崔旭正把脸往他后庭处凑。此情此景,败坏师德,丧尽伦理,庄泽之双眼赤红,本想一头撞死,偏那后庭小x_u_e里头痒得厉害,如万千虫蚁钻噬,唯有龙阳情事,可杀那痒……
  崔旭把脸凑得极近,于昏暗中瞧那小洞。是什么颜色,他辨不清,像是褐色,又带点儿粉。小小的洞口毛发稀疏,颜色也不重,孩童一样,却显得色情。那一圈褶皱,好像有点翕动的样子,但还是紧扎扎地闭着,崔旭瞧红了眼,伸出一根食指,往那洞里捅去。
  说是捅,他却不敢,只是在ga-ng周慢慢摸了一圈,见先生只是猛地收缩了一下后庭,并无抗拒,他才敢用指尖按了按,又刮了刮那褶皱,然后把修长手指往x_u_e里一捅。
  八
  庄泽之腰猛地往前一挺,后庭也夹了起来。
  崔旭手指在里头搅动着,亵玩着什么一样,来来回回地抽c-h-a。庄泽之浑身的感官都集中在那根手指头上,小x_u_e深处又痒又麻,屁股不自禁地往后迎凑着,渐渐地,咕咕唧唧的水声响了起来。
  “先生出水了。”崔旭有点惊讶,“咕”地一下,拔出泛着水光的手指,弓起指节,于洞口处一阵细细抠挖。
  可好像怎么挖也不够,越挖心越痒,崔旭伸出了舌头,往那x_u_e口舔去。
  s-hi淋淋、热乎乎、滑腻腻的舌头,和手指头的触感一点儿不一样,一舔过来,庄泽之就感知到了。
  没想到崔旭会这么做,有点动情,他睁开汗s-hi的眼睛,往身后觑过去。
  崔旭垂着眼,把他屁股往嘴边捧,舌头绕着圈儿,哧溜溜地舔他x_u_e口,又卷起舌尖,往里一下一下地戳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