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鼠婚后日记+番外 作者:长戈一画(上)【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1-25 作者:长戈一画        甜文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生子       

  文案

  苏午是一只森林中的小鼯鼠,有着漆黑晶亮的大眼睛,迷人的眼线和涂了唇彩一般的小嘴唇,是森林中最诱人的萌物。

  直到有一天,他化成人形,被大松树赶下山,让他做好事积攒功德……

  第一次下山的小鼯鼠在尝过人类的食物后,立刻沦陷了,可是他却没有钱购买更多食物。

  听说人类老公养老婆天经地义,于是,他决定先给自己找一个老公 o(*////▽////*)o~

  ……

  炎飞昂在森林中执行任务时身受重伤,濒临死亡前被一个漂亮得仿佛精灵一般的少年所救,他还没有想好怎么感谢这个救命恩人,精灵般的少年却一门心思想做他的“老婆”……

  苏午眨着大眼睛拼命对他卖萌:飞昂,飞昂你做我的老公好不好,我会很乖很听话哦,只要你每天给我少少的食物就好~

  炎飞昂:……

  一句话简介:萌鼠少年与铁血硬汉的婚姻日记

  萌鼠少年受(苏午)VS铁血硬汉攻(炎飞昂),玄幻小故事,甜甜甜宠宠宠苏苏苏,生子,1VS1,HE。

  【苏午外形参考“西伯利亚鼯鼠”,大家可以百度,不看后悔啊啊啊,真不是蠢作者故意写辣么苏!人家本来天生就是酱紫又萌又苏破天际的存在!!!】【请勿扒榜!!!】

  内容标签:甜文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午,炎飞昂 ┃ 配角: ┃ 其它:长戈一画,甜文,1VS1,HE。

  

第1章 下山

  燕山在华国的西南部,纵横绵延几千里,横跨西南几大省份。

  清晨时分,浓重的迷雾一层层地罩在山峰上,使得行走山中的人,几乎无法看清脚下崎岖的山路。

  一边走一边大颗大颗掉眼泪的苏午更是如此。

  “走吧,去人类的世界,积攒更多功德,你会获得更多力量的。”大松树苍老的声音犹在耳边,苏午顿时哭得更厉害了,整个人抖个不停,差点直接从山下滚下去。

  大松树是一颗成精多年的树精,他几乎是被它养大的,从有记忆起,苏午就一直生活在大松树树干上的树洞里,吃着大松树的松子长大,不仅如此,大松树还教会了他修练成妖,并且助他化成人形。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一直生活在大松树边,直到有一天他们的修炼再无法精进,重新化作尘土为止。

  但是大松树却在他化形后不到一年的现在,就要赶他下山。

  大松树对他一直很好,以前不管他做错了什么事,大松树也只是嘴里教训他几句,然后就放任他了,可是这一次,不管他怎么哀求,大松树都没有松口,见他一直不肯离开,大松树生气地给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你不走,就是不听我的话,以后也不要再在我的领地出现,否则我会认为你是在挑衅我,我也将视你为不死不休的敌人。”

  他把话说得很认真,也很重,苏午身为动物修炼而成的妖精,当然明白“领地”和“不死不休”两个词代表的含义,在大自然中,如果有同类敢随意侵占自己的地盘,那就是战争打响的号角,即使是父母兄弟,也将为了自己的领地互相争斗,到最后要么供手让出地盘认输逃走,要么不死不休,要么就是两败俱伤,被其他动物渔翁得利,没有其他的例外。

  苏午终于明白大松树是真的要赶自己离开了,他抬手擦了擦眼睛,勉强止住了自己的眼泪。

  他与这片森林中的同类鼯鼠长得都不一样,他有着n_ai白色的皮毛,背脊上有一些渗杂在其中的银灰色背毛,n_ai白色和银灰色相间,却又不显得杂乱,反而像一个闪烁着点点银光的小白团子,十分柔软。而浅淡的皮毛,使得他本来就又黑又大的眼睛更加显眼了,小嘴唇也是粉红色的,看起来十分可爱,苏午很小的时候,还是一只只知道吃睡的小鼯鼠的时候,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被同类排挤,鼯鼠妈妈也不认同他是自己的孩子,于是将他抛弃了。

  在他奄奄一息几乎要饿死的时候,是大松树养活了他,所以尽管真的很伤心,但是苏午也不愿意与养大自己的大松树为敌,最后还是听话地掉着眼泪离开了。

  从小与众不同,他化成人形后,倒是与本体有些相似,眼睛比一般人都要大,尤其是眼瞳,大而晶亮,长长的眼尾仿佛自带眼线一般,整张脸小小的,嘴唇也小小的,颜色是仿佛途了唇彩一般的桃花粉,这令他看起来颇为雌雄莫辨,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太不像男孩子,他总是让大松树用法术把他的头发剪短,由皮毛化成的衣服也是中规中矩的长衣长袖,虽然样式看起来有些老土,但从未下过山,也未见过多少人类服饰的苏午却很满意。

  苏午对大松树以及从小长大的山头十分留恋,想要带走的东西有很多,大松树坚硬的松针,香甜的松果,还有其他他最爱吃的浆果类食物,有太多太多了。大松树见他愿意听话地离开,语气又软了几分,叮嘱了他很多话,例如不可以在人类面前现出本体,让别人知道他是妖精化成人形的,可以让人类发现自己的力量,但要告诉别人,他是青山大师的徒弟,是一个修行的人类等等之类的话,又见他这也舍不得那也想带走,便给了他一个包袱,以及三颗金色的果子。

  “这个包袱可以装下很多东西,是青山大师留下的,你带走吧,还有这三颗果子,是可以起死回生的东西,不要轻易拿出来被人发现,除非你要救的人,是充满正义之气的大英雄,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苏午那个时候拿着软软的包袱皮,和三颗金色的果子,ch-ou噎着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点头。大松树这才满意。

  包袱其实就是一块一米五见方的柔软白布,但确实能装下好多东西,而且不会显得很累赘,背起来也不会很重。

  苏午于是把自己住了好多年的树洞里的东西全都装了进去,这一路下山走来,但凡看见熟悉的东西,边掉眼泪边往包袱里放。

  天色渐渐地变得明亮,山中的浓雾也慢慢地随着气温上升而飘散了一些。

  苏午红着眼睛刚将一棵生长浆果的小树苗挖起来,用大树叶包好放到包袱里,就听见很远的地方猛地传来一声巨响,随着那种“砰砰砰”的巨响声不断传来,并且伴随着人类的惨叫声和怒吼声。

  栖息在林子里的鸟儿在第一声巨响后,扑啦啦地拍着翅膀从森林中飞了起来,又在空中一轰而散。

  苏午皱了皱眉,小动物天生的敏锐让他感觉到森林中正在发生着什么,若是以往,他肯定会避开不与人类接触,但是想到大松树之前说的话,他犹豫了一下,双腿在地上助跑了几步,猛地张开双臂,他的身体立刻就像张开了一对巨大翅膀一样,被风兜到了空中。

  这是鼯鼠的天生的能力,它们的外形很像拖着大尾巴的松鼠,但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例如它们的前后肢间有着宽而多毛的飞膜,张开的时候可以起到滑翔作用。

  苏午化成人形,仍然保留着这个天生的能力,并且随着修炼的精进,而变得更加强悍实用。

  他伸开双臂,四肢被灵力撑开的“膜”连接,轻松地从树梢上飞向了发出巨响的地方。

  “组长!组长!你撑住啊,直升机马上就要来了,你一定要撑住啊。”孟安用力地按住炎飞昂破了一个大洞的脖子,粗犷的男声说到最后几乎都带上了哭腔。

  其他人将几个穷凶极恶的毒贩子带上手铐压在地上,听着孟安带着哭声的大吼声,双眼都红了起来,踩在毒贩子身上的脚也更加用力,似乎是借此发泄着心中的恨意。

  “直升机到底还要多久才到?!”孟安猛地回头冲其他人喊道,本来他们马上就要将几个毒贩子抓住了,即将大功告成时,孟安却因为提前松懈而被一个漏网之鱼从远处瞄准,当时的情况非常的混乱又十分危急,他只知道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被炎飞昂扑到在地上,大蓬的热血浇了他一头一脸,是把他扑倒的炎飞昂的颈动脉被击中了。

  “这里太远了,可能还要十多分钟。”另一个人低声回答他,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块,让人连呼吸都难受起来。

  十多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动脉大出血的人来说,那是生与死的距离,也许永远也等不到了。

  队伍里有人发出压抑的哽咽声,他们这一趟出来,只带了几样应急的药品,而这些东西现在对于炎飞昂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

  被压在地上的毒贩头子哑声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嘲笑着他们,他张口想说话,却被人狠狠地在下巴上踢了一脚,疼得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苏午悄无声息地停在离众人不远的一棵树梢上,他目力极好,能一眼看见那个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五官长得极为好看,锋利削瘦,五官凌厉,锐利的剑眉又黑又长,即使他的眼睛紧紧地闭合着,脸色也为失血过多而渐渐变得灰白发青,仍然好看得让苏午几乎忘记移开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补坑萌文,睡前甜文,长短看心情,不喜请删收,抱歉啦。

  文中小受的原形是——西伯利亚鼯鼠的萌萌外形,借用一下,其他为作者想象~

  给你们看看图片:

  看不到图片戳地址:西伯利亚鼯鼠

  地址也戳不到,就百度西伯利亚鼯鼠吧,大眼美瞳,自带眼线,唇彩的超级萌鼠哦!不看后悔的!

  

第2章 救人

  苏午的目光在男人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紧接着才发现这个男人周身有一股正义之气,萦绕着的金红色流光使得他整个人有一种不容人侵犯的刚毅。

  苏午有些愣愣,他有一种感觉,这人似乎就是大松树跟他说过的,充满了正义之气的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