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要全陪不 作者:五色龙章【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4-04 作者:五色龙章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宅斗       

  【文案】
  本文其实是个宅斗文。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嗯……大体上是听我娘说的吧。从我很小的时候起,我娘就常抱着我哭,说她对不起我,没把我生成嫡女嫡子的不说,连个庶女都不是,也不是穿越重生的,将来注定没大出息。
  其实,我是个穿越者,而且我是个侦探。我的侦探能力在我长大后才慢慢显露出来。在侦破了家中不断出现的杀人等案件后,我终于提剑走出了家门,从宅斗格局中杀了出来,踏上了名侦探命中注定的妨人之路……
  走到离家门口最近的路口时,我停了下来,拿起手中的地图,对着太阳看了一遍又一遍。北在哪边儿来着?算啊,我要不还是……找个导游吧……
  本文非1V1,主角受,有洁癖的读者不用看了。
  内容标签:宅斗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人湛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庶子
  
  本文其实是个宅斗文。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嗯……大体上是听我娘说的吧。从我很小的时候起,我娘就常抱着我哭,说她对不起我,没把我生成嫡女嫡子的不说,连个庶女都不是,也不是穿越重生的,将来注定没大出息。
  我们后院这些小姐公子的,哪个不比我有主角相?不是重生就是穿越,有随身带空间的,有修真的,有琴棋书画样样俱全的,至不济的也会绣个双面绣,x_ing情沉稳人见人爱,哪有像我这样一无是处,怎么看怎么泯然众人的?
  不只是主角相,我连点儿重要配角和炮灰反派相都没有,往哪儿一搁就是背景板中的背景板,还不如厨下新招来的小丫鬟有气场——那丫头才六岁,就会打算盘,烧佛跳墙了。
  有这么多有本事有潜力的主角候选人,可是却没人知道,到底这世界的主线是什么,主角又是谁。
  这当然是一篇宅斗文,这是我们家——这家姓闻人——公认的事实,可是这篇文的作者一直没出现过,我们这个故事也没正式发表,所有人都不知道作者要怎么下笔。
  所以每个人都在努力表现自己,都以为自己才是主角,自己走的才是这篇文的主线。谁知道呢?反正宅斗从来都是嫡女庶女,正妻宠妾相斗,嫡子都只是偶尔才做为背景出场,我这种毫无异能的庶子,八成没几回出场机会。
  后来,我娘就故去了。据她遗书上写的,她这样做是为了让我有个足以增加人物深度的出身经历,免得以后真的就只能和背景融合了。
  我真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心思,若是早点想到,我就不隐瞒她了。
  没错,我一直紧紧掩藏着自己的真正身份,为的就是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大宅里保全自己,也保全我柔弱无依,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母亲。可惜我和她的思维方式区别过大,我的低调和隐忍反而成了加重她负担的催命符。
  唉!是我对不起她。可是就算知道了我的身份,怕是她也难比现在多出多少希望。
  我一直隐藏着自己这穿越者的身份,装作普通幼儿一样长大,只是因为我早有自知之明。我已知道,在这个宅斗的世界里,我永远不会有当主角的时候,因为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来的——
  我是一个侦探。一个来自推理漫画位面的侦探。
  凭我胸中浩如烟海的数千话侦探案件,我在穿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敏锐地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是我们侦探应该存在的世界——这是一个架空中国古代背景的世界,以柯南、金田一、L等少年侦探为代表的,我们侦探该开的现代科技外挂,在这个世界是很难开的。
  一个没有外挂的侦探,不管他能妨死多少人,又怎么能算得上合格的侦探?
  更何况我长到这么大,还没妨死过人——我娘是不算的,她是自尽,而非被人谋杀。不出谋杀案件,我这个名侦探怎么有出场的机会?
  我一个正统推理位面穿来的名侦探,和这种小言宅斗世界的气场看来是永远不能相合了。生在这样一个所有人都关在一间宅子里斗来斗去,终极目标不是嫁好人就是让别人嫁不着好人的世界里,我的能力算是明珠暗投了。
  没办法,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无论我将来是要碌碌无为认命当个被遗忘的庶子也好,还是能离开这座宅子重当我的名侦探也罢,眼下也只有按着最安稳的方式生活下去。
  我看着门外头一回见到的平凡仆妇,学着这个宅斗世界之人的口吻问道:“这位妈妈不知如何称呼,是奉哪位长辈之命,要我去做什么?”
  那仆妇状似无奈地皱了皱眉,粗声大气地答道:“湛少爷,您又忘了奴婢了?奴婢是大夫人院里的秦妈妈呀!老爷今天日归家,大夫人命奴婢带您到门口迎接。”
  秦妈妈?她是夫人院里的秦妈妈?嗯,长得……算了,声音的确是相似。可是我曾留心观察过秦妈妈的手,她右手小指上有一块极重的伤疤……
  “湛少爷,甭看了,上回奴婢来时是刚叫油烫着,这都养了半年了,疤早好了,哪还等着您凭疤验人啊。奴婢也是这家里的老人儿了,就是您不认人,您身边的丫鬟们还有不认得的吗?”
  ……我不和这种强辞夺理的更年期妇女矫情,就当她真是秦妈妈吧。我仔细观察着她的外表,企图找出一样好记的特征来,可这人也不给我机会多看,转身扭着腰向外就走。
  啧,这种步态,这种扭腰的频律,府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婆子都这样,剩下那些都是做粗活的,才不这么扭臀摆尾。
  连个婆子都认不出来,真是名侦探的悲哀。顺便说一下,我娘当初死活认定我没有半分主角相,也和我的脸盲症略有那么点关系。凡是宅斗小说的主角,首先就要有高清摄像头一样的识人记人的本事,随便看见一个小丫头倒水,就要能认出她是哪一房,哪个主子身边的,或是生面孔的外人。若是在外头,就得光凭下人描述就能认出某府的小姐,某家的公子,见过面的更得三生不忘,几十年后一个照面便认出来。
  别说是宅斗,就是侦探小说的主角也得有这番本事。可是脸盲症真的不能怪我。我是从漫画位面穿来的,猛然从二次元穿到了三次元,周围的人又不像原先在漫画里那样一个造型用到底,你说这可让人怎么记得住呢?
  天妒英才,莫过于此。我空有一肚子侦探本事,既没金手指也没外挂,现在还搭上了个脸盲症,侦探之路,看来当真是前途茫茫了。
  我暗自叹息,默默跟着秦妈妈走到了正门,见到了已在那里等着迎接我父亲的众人。虽然说来是一家,但我父亲这一辈兄弟三人都住这宅子中,我父亲又是长兄,他回来就连弟弟们都得出来迎接。三房主仆挤在一块儿,那人是乌泱乌泱的,看着这些人我才深切理解了计划生育的重要x_ing。
  等了俩多钟头,我那从未谋面的父亲才乘着马车到了门口。我挤在人群最靠外那一层,尽力踮了半天脚也没看见他长什么模样。
  得了,看不见就看不见吧。反正宅斗文里当父亲的也都是很少用到的背景板人物。除了主母和小妾争宠,或是嫡女庶女互相陷害(也包括嫡子庶子互相陷害),基本上他也没什么出场戏份。当然了,像我这种连陷害都没人陷害的庶子,是永远赶不上那种场合的。所以到现在,我按年纪算都该上小学四年级了,还从未正式看过父亲长什么样呢。
  他热热闹闹地被人捧进了屋里,我跟着热热闹闹的人群到了祖父母居住的院子里,随着一个不知是不是秦妈妈的女人指点,给也没怎么见过面的祖父母磕过头,又给父亲磕了头,就被人带出了门,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
  回到屋中看着丫鬟端上的已凉透的饭菜,我就不期然想到了祖父屋里各桌上怎么看怎么引人食欲的点心。宅斗文的世界果然残酷,封建落后不说,一夫多妻不说,居然还这么光明正大地虐待儿童。不过好在这里也不是真正的世界,少吃一顿死不了人,我也就不拿桌上那些东西伤害自己的胃口了。
  我撂下筷子,到院里趁着夜色做广播cao。
  没错,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一直在注重体能锻炼了。虽然没有高科技外挂可用,但本人的体能和搏击技术却是可以通过锻炼提高的。我现在已经能连续在院里跑四十圈,跳上一块半米高的大石头,如果持续锻炼下去,说不定将来有可能成为毛利小五郎那样的柔道大师。
  做着做着,我忽然觉着在什么地方有人正看着我。不要小看名侦探的直觉,虽然我没开别的挂,但名侦探该有的直觉和推理能力,以及规避危险的本能,还都是在的。
  凭着这直觉,我抬头望向了院门外。月光之下,一棵老槐树旁,站着一个白衣飘飘,两绺长发垂在身前的——贞子!
  不,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国情,这本架空中国历史的小说里不会有日本女鬼的!我咬紧牙关,咽下那声“贞子”,拿出我名侦探的风度向他伸出了右手:“你好,我是闻人湛,是个侦……咳,是闻人家的第四子。”
  贞子又往前飘了飘,凑到我面前来,没理我友好的右手,一抬手托起我的下巴看了起来。这么一近看我才看出来,他不是个女鬼,是个男的,还是个高中生的年纪。叫他这么托着下巴,我就觉着脖子略有点不够长,下颌底下的皮肤被拉得太紧了点,连忙叫道:“快放手,脖子拉断了!”
  男鬼放下手,笑了一笑,开口泄出了变声期少年特有的,有点像踩了鸭脖子的声音:“原来是四公子。我看你半夜还在院里练功,一时好奇,打扰你了。”
  我摇了摇脖子,仔细看了看男鬼身上的特征,怎么看怎么不熟,只好又问了一声:“请问你是哪位?天色不早了,怎么会在这儿晃悠?”
  我这院子也算是偏僻的地方,平常到了这点儿仆人都不经过,何况是这么个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出来的小少爷了。
  小少爷又笑了一笑,却岔开了话题:“你这套功法只是架子好看,实际上全无用处,可惜了你这身根骨。不若我教你一套真正有用的武功如何?”
  武功?我们这不是宅斗文么,怎么还有武功的事?
  等等,这男的既然不是我们家的,说不定是哪个姐姐未来的丈夫或追求者。说不定他是看我岁数小,打算拿这个武功当饵,让我帮他给女朋友传纸条,或者订约会?这种忙就是帮了反正也无伤大雅,宅斗文嘛,女主不多找几个男朋友,那还算什么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