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妖宅 作者:清崖兮鹤书【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4-15 作者:清崖兮鹤书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文案

温柔腹黑捉妖师攻 X 呆萌痴情小妖精受

师父亡故,孤身闯荡异乡的捉妖师—傅长淮,在潦倒流离之际,低价买下了闹鬼的古宅。

本想着驱散鬼怪安稳度日,却发现竟是一个小妖精为了守护古宅而装鬼吓人。傅长淮放出了自己驯养的真鬼,竟然把这胆小的妖精给吓哭了?

这一回,被小妖精萌得心肝儿颤的捉妖师,决定不把他赶走了,养在身边当宠(xi)物(fu)多好!

可深入接触之后,傅长淮却惊讶地发现,这小妖精和自己这双天生能通y-in阳的灵瞳,竟有着及其微妙的关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主角:傅长淮、萧含誉 ┃ 配角:朗风、朗云、锦家三姐妹 ┃ 其它:

第1章 闹鬼的古宅

  正值伏暑,水乡小镇青川镇闷热的天气,闹得人心里头也沉闷起来,傅长淮烦躁地敲了敲别在腰间的那只诡异乱颤的葫芦,葫芦似乎感受到了傅长淮的警告意味,蓦然安静了下来,竟如活物一般……

  傅长淮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踏过青石垒就的弯月一般的小桥,往下一户人家走去,烈日晒得傅长淮有些蔫头蔫脑,不由地叹了声气,他心里颇有些颓唐地想着:这是最后一家了,若是这间宅子都谈不妥价钱,那我只好去更偏远的地方落脚了。

  青川镇统共就一百来户人家,规模已是青石县里头最小的了,镇里头的百姓自家添了丁都要另起屋宇,哪有那么多空闲出来的宅子卖给外人。

  傅长淮半晌跑了三户人家,分明不大的宅子要价可是出奇的高,自己这么些年大半的积蓄都用来给师父治病了,可师父最终还是不治身亡……想到自家那不太正经,可对待自己是一等一的好的师父,傅长淮幽幽地叹了口气,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钱袋,奔着最后的希冀加快了步伐。

  然而,等傅长淮按着地址找到那栋出让转卖的宅子时,他还是在心里头失落了好一番,不是宅子不入眼,而是这宅子太过气派了。这立瓦重檐,雕梁画栋的大宅子,石刻木雕图案都极为精致古雅,很有一股子书香气,从前很有可能是官宦人家所住。

  正当傅长淮捧着颇显寒酸的钱袋子站在门口踌躇不前的时候,宅门里头却走出一个极为热情的老大爷,老大爷须发皆白,但步履稳健,殷勤地上前把傅长淮迎进了门:“小伙子,你就是来买这老宅的人吧,来来,我带你四处看看。”

  傅长淮被大爷这亲热的态度弄懵了,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大爷的头顶,只见一缕金色的气环绕在他的白发之间,是阳气极盛并且高寿的迹象,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急着把老宅给卖了呢?

  老大爷显然没注意到傅长淮颇有深意的打量,依旧殷切地向他介绍自己和这栋宅子:“我姓陆,小伙子叫我老陆就行,小伙子怎么称呼?”傅长淮收起了打量的目光,客气地说道:“我叫傅长淮。”

  老陆客套地夸了一会儿傅长淮的名字取得大气,接着继续夸张地介绍着这老宅子:“小傅啊,你别看这宅子有些老旧,可这里头用的木料石料,还有这些精雕的家具,当年可都是花了大价钱的。而且这宅子虽已经建了几百个年头了,可是我们陆家每一代人都会修缮翻新,你大可放心,这宅子可结实着呢,再住个几辈子都没问题!”

  傅长淮越听越觉着心灰,也没心思再听这老陆吹嘘了,他只关心自己买不买得起这么大个宅子:“行了行了老陆,你就先跟我说,这宅子你要多少钱肯卖?我钱真不多,若是宅子要价太高,我就早些离开了,也不好多耽误你时间不是?”

  老陆听他要走,急得连忙安抚起傅长淮来:“别呀,年轻人x_ing子这么急,你放心,这宅子值不了几个钱!”傅长淮听到这般说辞,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么大宅子不值钱,你当我傻还是当我瞎?

  老陆见傅长淮这满是不信的神情,只好正了正色,伸出了五个手指道:“五十两。”傅长淮一愣,接口道:“金子?”老陆却摇了摇头,堆起一脸笑来:“五十两银子。”

  傅长淮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毛病,这么一栋大宅子,只要五十两银子,这老家伙莫不是在逗我?要么是他年纪大昏头了,要么就是这宅子有鬼……

  似乎是在印证傅长淮的想法,他眼神略过一处屋子时,似乎见到了一缕青色的气息悄然流了出来,里头有东西!

  傅长淮下意识地往那间屋子走了几步,老陆见他走的方向,吓得连忙拉住了他,这会儿老陆脸上的笑不尴不尬地吊着,语气带了几分惊慌:“小傅啊,我这价钱可出得公道啊,别说青川镇,整个青石县都找不到这么便宜的宅子了,要不是小老儿一个人嫌这大宅子住得没人气,可不会便宜别人了啊。”

  看到老陆一脸忐忑还在胡乱掰扯的模样,傅长淮也有点不忍心,老陆跟自己师父差不多年纪,又只是个平常人,恐怕被这宅子里头的东西闹得不安生,才会低价把这么大的祖宅给卖了。

  思及此,傅长淮打开自己的钱袋,利落地取了五十两银子出来,交给了老陆。老陆兴高采烈地接过银子,简单跟傅长淮介绍了一下宅子的格局,就把一长串的铜钥匙给交给了傅长淮,脸上堆着心满意足和庆幸的笑就赶紧离开了宅子。

  傅长淮客气地把老陆送出了门,就看到过路人看着他,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有几个大娘相互偷偷地咬着耳朵道:“老陆那家伙真把这鬼宅给卖出去了,这年轻人也真是傻,被忽悠了还不知道,等到闹鬼了就得吓得跑走了吧……”

第2章 古铜镜

  傅长淮装作没听到她们的悄悄话,兴高采烈地抛玩着手里的钱袋,关了宅门就往里头走去。原以为自己花光所有的积蓄都买不到一所住处,就算买下了一处小屋子,也得倾尽余财喝几天西北风。

  可如今,傅长淮乐呵呵地摸了摸还剩不少的钱袋子,高高兴兴地盘算着过会儿去沽一壶好酒,再弄两个下酒菜,晚上好好庆祝一下!

  正当他这么大摇大摆走过方才那间不太对劲的屋子时,傅长淮眯了眯眼睛,哼哼了一声,外面那些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可他们却不知道,傅长淮平生最不怕的就是这些妖魔鬼怪,自己可是吃这碗饭的!

  傅长淮悠哉悠哉地在自己的新家里头溜达了一圈,这老宅子虽有几分陈旧,可却打理得很整洁,不仅屋宇一尘不染,连花园和池塘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这不免让傅长淮有几分疑惑,老陆一个人住在这里,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卖了宅子,他真的会这么仔细地打理宅子么?

  将老宅子逛了个遍,傅长淮这才走到池塘边的回廊上坐了下来,他漫不经心地摘下腰间的葫芦,打开简单的木塞子,瞬间葫芦里爆出一阵喧腾之声!傅长淮被这吵闹声惹得皱起了眉,没好脾气地呵斥道:“再闹腾你们就永远待在葫芦里别出来了!”

  葫芦里的吵闹声顿时戛然而止,傅长淮摇了摇头,这才随手拈了几缕青气往池塘里头一扔。莲叶田田间,瞬间多了几尾颜色奇异,泛着绚烂微光的锦鲤。又有两三只异常硕大的青蛙轻巧地跳上了莲叶,竟也没将莲叶给弄沉了。

  处理完这些,葫芦里有传来一阵说话声,只是受了傅长淮方才的警告,这会儿声音细小了许多,跟蚊子哼似的:“老大,那我们呢?”傅长淮简直被葫芦里剩下的几个家伙气笑了:“大白天的,你们想早点出来魂飞魄散么?”顿时,葫芦里哑然无声……

  傅长淮又想起了那间不同寻常的屋子,收起了葫芦,颇有兴味地往那儿走去。走到屋子前,傅长淮勾了勾嘴角,状似寻常地推开了屋门。只见里头的陈设尤为古雅,似乎比宅子的其他更为精致些,纱窗前还有一张有些年头的书桌,上头文房四宝齐备,可宣纸已泛起了黄斑。其他的屋子都有人居住的痕迹,唯有这间屋子,似乎很多年都没人敢住进来过。

  摸索了一会儿,傅长淮停留在一面铜镜跟前,他好奇地拿起铜镜仔细端详起来,却疑惑地发现这铜镜有些古怪,只见它正面依旧光亮如新,照得人清晰可见,可背面却已经起了斑驳的青色铜锈。

  傅长淮借着窗外的光线打量起铜镜背面的纹样来,这是一面八瓣菱花铜镜,背面铸刻着生动的花枝禽鸟,只是年代久远,铜锈漫上了精巧的图案,使得它模糊不清。

  傅长淮觉得有趣,更为仔细地摩挲了片刻,却发现铜镜背面还刻着两行字,后一句是“幸毋相忘”,前一句却只能依稀看清“吾心”二字,之后的两字似乎被人时常抚摸,竟摸到痕迹浅淡,被铜锈一覆,很难识别。

  腰间的葫芦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躁动不安地跳了两下,傅长淮这才放下了铜镜,安抚似的摸了摸葫芦。这时,傅长淮肚子“咕”得一叫,好嘛,挑了一天的宅子,午饭也没吃,这会儿都快傍晚了,傅长淮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傅长淮也不管什么鬼屋铜镜了,填饱肚子要紧。他淡然地走出了房门,到镇子西头的酒肆沽了一壶花雕,又去卤食店买了些牛r_ou_,一手抱着酒壶,一手拎着油纸包悠悠然地往回走去。

  沿路的居民对着傅长淮好奇地指指点点,他也不在意,吹着口哨就乐乐呵呵地走回了家里,很好,他终于有自己的家了。想到这里,傅长淮更是高兴了几分,回去的脚程都加快了一些。

  回到家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晚饭,傅长淮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准备歇了,不过大宅子里这么多卧房,他却偏偏挑了那间“闹鬼”的。这间房里头虽然一丝灰尘也无,干净得不太对劲,但床褥却已经有些泛黄。傅长淮到别的卧房里摸索出了一套崭新的被褥回去换上。

  累了一天,傅长淮终于松了口气,一头倒在雅致的紫檀木大床上,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自己那些银子,怕是连这张雕花大床都买不起,却平白赚了这么大一间宅子,真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