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教 作者:吐维/素熙/阿素/Tsuhime/toweimy/wenjuchou【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4-15 作者:吐维        素熙        阿素        Tsuhime        toweimy        wenjuchou       

简介

大学生吉安与神秘新室友的日常灵异故事...大概吧w

其实是有前作。

但独立篇章应该也很好懂,故事真的很简单。

第1章

  吉安自问是个非常平凡的大学生。

  他出生于平凡的家庭、在平凡的学校念书,平凡地长大、念书、升学、考试、再念书,他在学校里的成绩不算太坏,但也没有好到名列前茅的程度。在学校里不是被欺负的那个,但通常也不会是最受欢迎的那个。

  他的长相也十分平凡,既没有特别帅,但也说不上特别丑,就是让人看了不会留下印象的程度。也因此他的恋爱运也普普通通,国高中时向一、两个女孩子告白过,也和一、两个女孩子纯纯地交往过。

  就连分手,吉安也大多是平静无波的,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一哭都不曾有过。

  吉安唯一一次大哭是在他家的柴犬过世的时候,就在他高三那年,记得是发榜的前一天,因为他养了牠十三年,牠却没能看到他上大学就过世了。

  至于为了人类而哭,他记忆所及不曾有过。

  吉安考上的大学,是R市还算著名的教育大学。但之所以会选择这所学校,除了联考成绩刚好以外,也是因为这所学校有全额公费补助,以后如果当老师,有些教育学分还能够免修,双亲和他自己都认为这是对平凡的他而言最妥适的选择。

  他在大学读了半个月,各方面都顺遂平凡。平凡到吉安觉得如果自己有写日记的习惯,应该可以每天都复制贴上的地步。

  吉安唯一一点可以称的上"不平凡"的,大概只有他八字很轻这一点。小时候吉安的父母带他去给算命师算过,算命师看了他的八字帖就露出讶容。还说了一堆什么他的八字轻的惊人,能活到现在真是万幸之类的鬼话。

  后来父母还因此花了大钱,向那个算命师买了一堆改运符水护身符之类的东西。

  但吉安一路念到大学,除了偶尔会被鬼压压床,放学回家路上会鬼遮眼迷个两下去以外,生活上倒是没什么特殊之处,让吉安觉得父母应该是被算命师骗了。

  吉安念的是文科教育学分班,一年级有四十几个同学。一开始他们也像普通大学生一样,有迎新活动,四十几个年轻人一起去了海边,在夕阳下你追我跑增进情感。

  如果说有哪点是值得特别一提的,那就是吉安的班上,有个让吉安在意的学生。

  他老家距离R市有段距离,因此吉安申请了四人一间的宿舍。宿舍就位在学校后山的山腰上,离上课的地方只要骑个脚踏车就能到。

  故事就是从吉安的宿舍开始的。吉安的室友当然都是男的,其中两个都是二年级的学长,一个是理组教育学分班的学生,另一个则是普通科系。

  而剩下那个学生,吉安听社监说是同龄的同学,还是和他一起修文组教育学分的学生。然而吉安一直到开学两周后,才第一次见到他的本人。

  "这不是四人宿舍吗?为何床位只有三个?"

  和他同寝的学长问道。另一个学长就看了他一眼,好像要讲什么秘密似的,凑近他耳边咬了耳朵,那个学长露出恍然的表情。

  "是这样啊,所以才只有三个床位……"

  吉安听学长们讨论,剩下的那个同学,因为住在很偏远的山区,光是从山上下来就要花上一、两天,加上天候不佳,还有那个学生一些私人因素,才会赶不上开学日,当然也没赶上学长姊替他们办的迎新活动。

  这让吉安对对方十分好奇,没想到这年头交通这么方便,台湾又这么点大,都有环岛铁路了,竟然还有家乡偏远到无法来念大学的人。

  吉安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宿舍外的阶梯上。

  他从床上迷迷糊糊清醒,听见门口的地方有说话声。有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就站在宿舍的阶梯上,手边放着一袋看似十分沉重的行李。当时时节接近十月,外面下着小雨,那个青年就站在雨里,看着宿舍外车道的方向,像在目送什么人一样。

  但当时下雨视线不清,吉安实在看不见他目送的是什么人。只知道那个青年的脸上,泛着他至今仍难以忘怀的,某种寂寞与觉悟交杂的神情。

  吉安当时有预感,这个人应该就是他迟到的室友。

第2章

  果然青年后来便提着那个陈旧过大的旅行袋,敲了他们寝的房门。

  吉安得承认他出乎意料,他的新室友虽然穿着和用品都带点寒酸气,但长相和身材却一点也没有乡下人的感觉。同样是十九岁,室友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幼齿,像只有十七、八岁。

  那张脸蛋吉安平心而论,是即使对男人没兴趣的他,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程度。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长期住在山里,少沾染了都市习气,室友有种难以言喻的神秘气质,光是站在那里,男宿那种潮s-hi、满溢着男x_ing荷尔蒙汗臭味的空气,一瞬间彷佛变得清净许多。

  "你是颙衍……?"

  吉安从学长那里知道他的名字,就连名字,也带着某种诡谲的息气。吉安还是第一次看到现代人的名字里有"颙"这个字,连念法吉安都是特别去查了字典才知道。

  室友看见他的当下呆了一下,过了很久,才对着他点了下头。他好像不太知道如何和第一次见面的人交谈,吉安甚至一度怀疑他会不会说话。

  "啊,我叫吉安,是你的室友,请多多指教。"他又补充。

  好在那个漂亮的男人只是反应迟钝,他用可以解释成腼腆的神情望了吉安一眼,回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你……还好吗?"

  "我?我很好啊。"

  吉安愣了一下,他遇过初次见面的人问他"你好吗?",但问"你还好吗?"的,倒是第一次。果然是山里来的孩子,感觉这人连语言也不太灵便。

  "你的狗……"室友又问道,当时那个叫颙衍的室友望着他身后,好像他后面有什么东西一样。但他回过头,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明天随堂小考要念的讲义。

  "我家的狗?你是说Nino吗?他去年就过世了,但你怎么知道……"

  吉安记得当时他的室友怔了下,露出一副懊悔的表情,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很快把视线移离他的身后。

  "啊……抱歉。"他含糊地说着。"你是来……念大学的吗?"

  他又问道,吉安觉得莫名其妙,"当然是啊,我来这里不念书是要怎样?"

  颙衍又停顿半晌,吉安看他那双黑得看不见底的眸子望着自己,心中不由得一突,总觉得那双眼睛彷佛看得见许多东西,除了眼前这个一切如实的世界。

  "这样啊。"颙衍说着,便转过头去收拾行李。那之后吉安便没有再和他有任何对话。

  吉安这个新室友的古怪,很快在系上散布开来。这所学校校风十分随兴,就算是上系上正课,吉安也都是穿着T恤拖鞋就上阵。

  但这个叫颙衍的室友,吉安每天都看他穿着全套的白衬衫和西装裤,除了没有绑领带,连西装外套都一应俱全。而且这个叫颙衍的人,似乎没有其他种类的衣服,青一色都是黑色西装裤配排色衬衫。

  虽说因为脸长得好看,平常人穿起来像参加葬礼的装扮,穿在那人身上总有一种禁欲脱俗的意味。但在一群奇装异服的大学生间,颙衍便显得十分显眼。

  颙衍来到学校不到一个礼拜,吉安便看到有不少学姊来邀颙衍加入社团,但似乎都被他的室友婉拒了。

  其中也有学长,吉安看到游泳社三年级主将亲自跑来找颙衍,还意有所指地拍拍他的胸肌,吓得他家室友脸色苍白,吉安不得不出来帮他解围。

  室友的古怪还不止于此。吉安发觉他好像对现代科技不太适应,颙衍没有手机,也不会骑摩托车,连脚踏车好像都是第一次看见。从宿舍到校舍大约有一两公里的路程,吉安看颙衍每天早上都用走的。

  有次吉安还看到他站在共同教室旁的贩卖机前,一脸困扰地盯着贩卖机里的罐装饮料。他觉得疑惑,便过去拍他的肩。

  "怎么了吗?"

  颙衍似乎被他吓了一跳,转过来用那双黑得清澈的瞳仁望着他。

  "呃……我想喝里面的饮料,但不知道怎么做。"

  颙衍的嗓音带着羞耻,他看吉安一脸瞠目结舌的样子,又急急补充,"我、我知道他要投钱进去,我在书上看过,我也有铜板。但是我不确定要从哪里把钱放进去。"

  吉安看着室友急得通红的脸,从他手里拿过十元硬币,对准投币口丢进去,从取物口拿出立顿泡沫红茶铝箔包塞进颙衍手里。

第3章

  室友的古怪不只是在这些生活锁事上。吉安发现他非常早起,同寝的学长往往打电动到三更半夜,隔天没有课的话,吉安自己也会睡到自然醒。

  但颙衍不论有没有上课,吉安发现他一律都是四点半准时起床,一起床就离开宿舍,直到上课前才准时回来。

  有次他实在太好奇,就尾随颙衍看他到什么地方去。结果发现他居然去了学校后山,那里有个布景用的水池,吉安本来以为他是跟什么人约会,毕竟那里是校内唯一的幽会景点。

  但颙衍居然盘坐在水池旁,阖目敛眉,就这样静静打坐了一个小时,直到太阳出来,颙衍才起身走回宿舍洗澡,仍然穿着他那身衬衫西装外套去上课。

  颙衍鲜少参加系上的活动,社团什么的也没见他参加,大学生必备男女联谊活动更是一次都没参加过。

  吉安宿舍同寝有个学长,那位学长念的是文科,是学校里登山社的副社长,还兼学生自治会会长,吉安听说他家里很有钱,还曾经有同学目击到他被蓝宝坚尼载来学校,副座上载着正妹,而且还不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