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黑犬 作者:时枝【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4-15 作者:时枝        种田文        欢喜冤家        布衣生活       

文案:

1.讲的是家境富裕的狗妖……哦不,犬妖和一直落榜的穷苦书生的故事。基本上是白话(没怎么看过古风文),有妖肯定就有仙,有仙侠元素作为背景但是不具体讲这个。内容全属胡诌,没有任何依据,就当扯淡文来看了,千万别认真啊!!

2.还有就是第一视角是必须选的,我随便选了一个,其实两边都有涉及到,我很想选上帝视角,但是并没有orz

3.这是安抚自己受伤心灵的短篇,所以写不了多长,有想过后续,不过还是先把这篇写了再说吧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欢喜冤家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卜青觉,长息,乌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莫名养狗?

  这已经是第三次落海了。

  卜青觉无奈地回到家乡,打开枕头下黄色绸缎包好的包袱,翻来覆去数了好几遍,加上身上剩下的盘缠,勉强够得上一两银子……看来,下一次是最后的机会,要是再不能中举,只得置办一套好点的文房四宝,卖字来度日。

  爹,娘,孩儿不孝啊!卜青觉欲哭无泪,抱着父母遗留下来的财产,回想起自己每天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十四岁开始参加科举,现在快满二十三,连举人都没中过。第一次上省城,发现儿时暗恋的凤兰的已嫁为人妻,现在她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自己却还是年复一年地失败,难道卜家独子真不是读书的料?

  “青觉啊,你回来了吗?”菜市场的朱大娘敲响木门,卜青觉连忙把银子塞进被窝:“回来了回来了!”

  “这次考得怎么样啊?”打开门,朱大娘迫不及待地询问,见卜青觉面色不佳,便岔开话题:“也罢,考都考完了,咱们不说这个。来,我摘了些新鲜的菜给你,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你自己吧。”

  朱家和卜家从前是邻居,但并没有太多来往,在卜青觉十二岁的时候,他父母借了钱去外地做生意,结果遇上事故,再无归来,卜家房子也被变卖了,卜青觉被赶到村边的一个小木屋里住着。朱大娘看他无依无靠,可怜得紧,但又碍于丈夫不许她多管闲事,只好时不时带些家里种的菜给他,便匆匆离开。长此以往,卜青觉早已把她当做最亲的人,她也知道卜青觉每年都会赴省城赶考,所以落海之事,卜青觉总是愧于告知她。

  “谢谢朱大娘……”卜青觉埋着头接过菜篮。

  “我说青觉啊……你有没有考虑过找媳妇儿啊?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谈婚论嫁了吧?”

  卜青觉摇头:“我现在自己都吃不饱穿不暖,怎得因一己私欲而让女子受苦受累。”

  朱大娘怜惜地叹气:“你也别太逞强了,实在坚持不下去就来找我,你以后想做什么,需要多少银两,也别客气,只管开口,我能帮的一定帮!”

  卜青觉闻言鼻头一酸,深深地鞠了个躬:“朱大娘对卜某的恩情,此生难忘……”

  “你们读书人,说话就是客气,听着别扭。那我先走了,免得家里那人说闲话……对了,你养的那只狗我每天都有来喂,放心吧,虽然看着不太精神,但活得好好的呢。”

  “好,朱大娘慢走……”等等?什么狗?卜青觉疑惑——我什么时候养狗了?

第2章 狗咬吕洞宾

  卜青觉屋旁有棵梧桐树,因季节缘故,树下堆满落叶,长息最喜欢的就是躺在落叶堆上晒太阳。家里的大哥和三弟一天到晚都在逼着他修炼,说要快些成长,足够强大后保护族人,可他实在受不了那种乏味枯燥的日子,从永阑院里跑了出来,保持兽型在充满人类的小村庄里不断晃悠、休息,最终选择了这个离村庄中心较远,没什么人烟,但是又有人类每天给他送饭的地方来落脚。

  “这是谁家的狗?怎么那么大?”

  看来这个地方是有人住的啊,长息闭着眼睛想。

  卜青觉头一次见到黑色的狗,平时村里的狗也只是黄色和白色偏多,这难道是书上记载的……异域品种?

  他好奇地凑近,长息保持侧躺,一动不动。

  “你……迷路了?”

  “……”

  卜青觉又轻轻戳了戳它:“为何不动?莫不是饿得没力气了……?”随后轻笑:“你全身黢黑,又憩于梧桐树下,我唤你乌桐,如何?”

  “……”长息心想,我活了一百多年,从没见过跟陌生狗说话,还擅自给它起文绉绉的名字的人,无聊至极,实属少见。

  “你没有反抗,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卜青觉没养过狗,首次和小动物接触,不免感觉奇妙,他开心地摸摸长息的肚子:“乌桐你稍等,我这便给你买吃的去。”

  长息甩了下尾巴,今天送饭的换人了?

  卜青觉在菜市徘徊多时,狠下心买了半只烧j-i作为和乌桐结伴的见面礼,整整五十文啊!他付钱的时候手都抖个不停。

  闻到由远及近的j-ir_ou_香,长息又甩甩尾巴,那个大婶天天喂他吃素,他都快吃成和尚了。

  “唔……来乌桐乖,吃骨头……”卜青觉一边啃着最后的j-i腿一边把刚才啃剩下的骨头放在长息面前。

  吃——骨——头——?长息美梦破灭,随即怒火中烧——我堂堂永阑院二当家,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啃你低等人类啃剩下的骨头了?

  如果现在他是人型的话,一定能用r_ou_眼观察到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筋。

  “呜……”长息猛然跳起身,凶神恶煞地低声怒吼着,宛如野狼一般恶狠狠地露出尖锐獠牙,卜青觉被他吓得跌坐在地上:“你你你你怎么了?”

  “嗷!”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来,抢过卜青觉手上仅剩的j-i腿,一脚踩在他脸上,留下几道划痕,然后嗖地奔离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待卜青觉回过神,不禁愤懑不平,他对着长息消失的方向气急败坏地大喊:“你这只恶犬!实在可恶!简直是狗咬吕洞宾!怪不得被人遗弃!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呜呜呜,我的脸,我俊美的脸啊……

第3章 你才不识好人心

  时隔一周,卜青觉又在梧桐树下看见了长息,他还是老样子,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脸上的疤痕隐隐作痛,卜青觉在柴堆里挑选良久,选出根较长的木柴,但他冲出去的瞬间又犹豫了,乌桐的体型很大,站起来跟自己差不多高,要是真的惹它生气,说不定能把自己脖子咬断,还是算了吧……卜青觉不甘地朝长息翻个白眼,回屋翻起书来。

  秋夜深寒,寒风携冷雨从破旧的屋顶袭入屋内,烛影摇曳,卜青觉衣着单薄,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收起书卷,在床尾放了木盆接雨,拿上烛台,用手护住,从窗户探出头颅,隐约看见大黑狗闭着眼睛静坐在原地,好似闭目养神,周围雨花四溅,它浑身s-hi透,鼻尖不住地往下滴水。

  好像……有点可怜……

  虽不喜欢它,但卜青觉认为还是应该在这么冷的天里关心下小动物,遂拿出家里唯一一把油纸伞,缓缓靠近长息。他伸出手,本想用伞为长息遮雨,谁料伸到半截,狂风大作,伞被吹得快要变形,卜青觉只觉手重脚轻,一个没抓紧,伞柄立马戳到长息脸上,待长息睁眼,又被伞架套住头。

  “嗷呜!”长息生气地用爪子拍开伞,怒视眼前的卜青觉。

  穷书生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自己洗澡的时候下毒手!

  “我……并非本意!”感受到长息传来的怒气,趁它还没进行下一步动作,卜青觉连忙道歉飞奔回屋。

  裹着单薄的被子,卜青觉暗暗发誓再也不对门外那只不识好人心的大黑狗伸出援手了,每次都自讨苦吃,什么时候自己变成烂好人的……?卜青觉一边想着,一边迷迷糊糊地陷入梦境。

  夜半三更,雨声依旧,不同的是空气中传来一股陌生的气味。

  身着夜行服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撬开卜青觉的家门,在漆黑中摸索,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怀抱黄色包袱走到门外。

  酒的味道,铜钱的味道,没想到穷书生已经穷成这样了还会有贼来光临……

  长息站起身,绕到毛贼身后,出其不意地含住他的腿,毛贼摔到门上,吓得差点叫出声,不过这动静足以吵醒卜青觉。

  “谁在外面?”卜青觉对着敞开的门大声询问。

  长息又跳到毛贼面前,抢走包袱,毛贼气急败坏下从腰间摸出匕首,由于外面没有光,匕首的气味又被酒气覆盖,它没有注意到,背上便挨了一刀。

  该死!

  叼着包袱,长息仅追了毛贼两步路,还是让他走远了。反正应该是村子上的人,跑不掉的,要是现在按倒他,他挥刀误伤了穷书生反而麻烦。

  卜青觉急急忙忙点燃蜡烛,披上外衣查看情况,只见乌桐嘴里叼着他的全部家产,正扭头看他。

  “你!”

  这回轮到没有反应过来的卜青觉生气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狗如此j-ian诈,居然还会偷银子!方才他只是误伤了它,而它居然想让他倾家荡产!

  卜青觉发指眦裂,扯过包袱,随手抄起木柴就砸向长息,嘴里还谩骂道:“畜生果然是畜生!分毫良心未有!”长息原以为卜青觉会感激他,结果却迎来当头一木奉外加诽谤之词,也怒不可遏,跳起来咬住卜青觉肩膀,满嘴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