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鬼师尊 作者:仓鼠屠龙(下)【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4-15 作者:仓鼠屠龙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因缘邂逅        东方玄幻       

第140章

  ……

  师徒俩谈妥以后, 韩凛便要带王小胖回冰岛,王小胖想到他从家里走的匆忙,便厚着脸皮问韩凛能不能再让他回家一趟, 韩凛没允,只让他去附近的凡人小镇写一封家书回家, 报个平安。

  王小胖听话的按韩凛的话做了,并没有为此抱怨, 韩凛之前准他在战前回家已是优待了, 是他倒霉, 碰上了欲魄。

  不过这会想想,应该算是幸运吧?不然韩凛也没法把欲魄收回来。

  等王小胖写完了家书,他问韩凛:“师尊, 你的魂魄怎么样了?”

  “还好, 欲魄虽然欲念深重,但他魂魄被燃魂香烧的有些严重,所以只有最初那会我与他不太相容,但经过我昨天的压制, 他现在正与我逐渐融合。”韩凛平静的说道, 然后看到王小胖低头去牵朝天的手,顺滑的黑色长发因此滑落到了他的胸前,露出他那白皙纤长的后颈来。

  前天两人缠绵的画面顿时清晰的浮现在眼前,韩凛直直盯着那后颈看了好一阵,等王小胖抬头看他时,他才面无表情的把视线挪开。

  王小胖的脖子很漂亮。韩凛认识了他快二十年了, 却到今天才发觉这点。

  “欲魄的神魂受损,对师尊有影响吗?”王小胖担忧的追问,一边牵着朝天走在偏僻的林间小道上,一边抬头看韩凛。

  “影响肯定是有的,不过只要神魂不消失,就可以慢慢养回来。”韩凛淡淡一笑,示意王小胖不必过多担忧。

  “那就好。”王小胖闻言这才放心下来,牵着朝天脚步轻快的往前走了。

  韩凛静静的跟在他的后面,目光又落到了他的脖子上,继而一路往下,开始盯着王小胖因走路而一扭一扭的屁股上。

  小小的。

  韩凛伸手摸了一下。

  王小胖背脊一僵,猛地扭头,韩凛也暗自吃了一惊。

  “额……师尊这是?”王小胖面色微红。

  韩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沉默了一阵,然后才说道:“欲魄对我的影响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些。”

  “哦……”王小胖了解的点头,他见韩凛微微皱起了眉头,于是抿着嘴带着笑用身子轻轻撞了他一下。

  韩凛扭头看他,只见王小胖一脸羞涩的低垂着眼睛,轻声说道:“师尊想摸我我其实还蛮高兴的……嗯……欢迎来摸。”

  王小胖看似胆小,其实在感情上是很主动的,比如他十一岁那年就懂得和斐知府的女儿眉目传情了,被韩凛断了姻缘以后还冲他发了火,对肖玉兰也是,确定心中对她有意后也做了各种各样的追求,而且还是在知晓肖玉兰和陈木霖有暧昧的情况下。

  而和韩凛,若不是顾虑着两人都是男儿又是师徒,王小胖早开展行动了,如今他y-in差阳错的向韩凛袒露了自己的心意,他怎还会再憋屈自己?

  可王小胖的主动却把韩凛给吓到了。

  欢迎来摸?韩凛盯着王小胖看个不停,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大胆的话语来,但又仔细一想,王小胖的x_ing子确实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

  韩凛于是莞尔一笑,变幻出一颗冰珠子弹向王小胖的脑门。

  “不行,在你明确自己的心情之前,本尊会尽力控制自己的行为的。”韩凛正经的说道,虽然他对王小胖的主动感到高兴,但他还是那个意思,他不想王小胖日后后悔。

  王小胖捂住自己被弹的脑门,红着脸看他:“可是我真的不介意……唔!”

  韩凛把一颗冰珠子塞进了王小胖的嘴里。

  “你的矜持呢?”

  “被师尊吃了。”王小胖含着冰块嘟囔。

  “嗯?你说什么?”

  “……我错了。”

  偏僻的林子里,时不时的传来一个少年的说话声,似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什么人说话,等到了林子深处,忽然钻出了一头蓝色巨龙,只见巨龙头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年,两手抓着巨龙的犄角,驾驭着它冲进了天上的云雾里。

  一个猎户恰好看见了,当日回去之后对着镇上的人便大呼小叫的称自己今日看到了传闻中的祥龙和神仙,却被镇上的人当做笑话反戏谑了一番。

  在韩凛和王小胖赶回冰岛准备对煞血宗进行新一轮的进攻时,煞血宗却得到了一个最好的筹码。

  “找到了?!”

  当韩阳获得消息时,他正在田子轩那儿喝茶。

  田子轩是第一次看到韩阳如此激动,这让他不由有了好奇,不知那老者带回来的是什么消息,竟让韩阳如此欣喜。

  察觉到田子轩的注视,那黑袍老者冷冷瞥了他一眼,只是一眼,便让田子轩心神巨震,慌忙低下了脑袋。

  如今整个煞血宗都知道田子轩这儿就是韩阳的别院,供他喝茶赏花的后花园,所以没有人敢找田子轩的麻烦,但所谓仙魔不两立,田子轩至今保持着修仙者的身份而没有转为修魔,让煞血宗不少人看他不顺眼,甚至一些高层人物觉得他就是个隐患。

  这黑袍老者也是如此,若不是怕惹怒韩阳,他早把田子轩给灭了。

  韩阳从来不会把宗门的事务带到田子轩这儿来处理,煞血宗的人也知道他的规矩,所以只有出了紧急的大事,他们才会来田子轩这儿找韩阳。

  韩阳把手上的茶杯一放,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们走。”

  他说完便急切的走出了田子轩的屋子。

  “是。”黑袍老者紧随其后,

  田子轩注视着他们走远,等韩阳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了,他才把门给关上。

  会是什么事呢?跟雪天宗有关吗?田子轩面露担忧,真希望共生花还在,这样他就能和王小胖互通消息了。

  哎,不管是什么事,只要别牵扯到小胖便好。田子轩无声叹了口气,然后从衣袖里拿出一支翠绿的笛子,放到嘴边吹奏起来。

  另一边,黑袍老者和韩阳到了议事堂,只见偌大的大堂里站了十余名魔修,竟是在本部的所有结丹魔修都到了,而这些魔修都围绕了一个巨大的冰块,议论纷纷。

  韩阳看到那个冰块的一瞬间就笑了,只因冰块中冻着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个魂魄!

  韩凛的最后一魄,爱魄!

  韩阳目光如炬的看着冰块中那与韩凛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许久,才问周围的人:“你们是从哪儿找到他的?”

  一个面色灰白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对韩阳说道:“属下遵照少主的命令,派出数百名精通鬼魂之术的弟子外出寻觅,然后从一个孤魂野鬼的口中得知天晟国的夏蒲县有一个黑水潭,十几年前那黑水潭在某一个日忽然结冰,且终年不化,我那弟子心想雪尊是极寒之体,便心生怀疑前去探查,没想到真在那冻成坚冰的深潭底部探查到了一个极为强大的残魂!我当即挖了出来向少主禀报!”

  一旁的一个女魔修冷冷一笑:“说的倒忠心,我怎么听说方舵主本想把雪尊的魂魄据为己有,可惜修为不够挖不出冻在黑水潭底部的魂魄,才不得已向我七哥求助?”

  那中年人狠狠瞪了那女魔修一眼:“少污蔑人!我是打算挖出来确认了是雪尊的魂魄以后再做报告!万一大费了周章却发现不是呢?”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那女魔修说完娇滴滴的看向身边的男人:“七哥,你说是吧?”

  “好了,都安静。”韩阳伸手摸上那个冰块:“方舵主和七鳞有功,赏元婴修士的精血一瓶。”

  元婴修士的精血!大堂顿时s_ao动了起来,这对他们这些靠炼化精血进行修行的魔修来说,元婴修士的精血等同于天材地宝一般的存在,就是一滴都能提升他们不少的修为,更别说是整整一瓶了!

  打赏完手下,韩阳这才看向一名黑袍老者:“大长老,我的魔炎火可能解这玄冰?”

  被唤为大长老的老人咳嗽了一声,手拄着拐杖慢吞吞的说道:“少主是天火灵根,你的魔炎火自然能解雪尊的极寒玄冰,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韩阳追问,隔着透彻的冰块死死盯着里头的男人,似一只饿狼迫不及待的想要吃r_ou_。

  大长老不急不缓的又咳了几声,才拖拖拉拉的回答:“只不过雪尊的这个分魂之所以选择冰冻自己,是因为他若不将自己给冻住,他便会魂飞魄散,所以若少主强行解冻,这个魂魄会瞬间消失在我们眼前。”

第141章

  韩阳闻言皱起了眉头:“魂飞魄散?那我们岂不是只能这样让他继续冻着?”

  “倒也不是没办法解冻, 只是……”

  “只是什么?”

  那老人浑浊的老眼瞥向韩阳,里头却隐含着锐利的光:“少主对雪尊似乎很上心啊?”

  韩阳沉下气来,他微微一笑:“他是当前修真界唯一一个达到化神期的人, 又是我们煞血宗的敌人,我不对他上心对谁上心?”

  老人不置可否的咳了几声, 这才慢吞吞的说道:“想要解冻雪尊的这个散魄,首先要让这散魄凝实起来, 而这要用另一个人的神魂来养他, 但难就难在我们得找一个雪尊不排斥的人, 只有他不排斥,他才会在沉睡状态中潜意识的接受那人输送过来的魂力。”

  韩阳静静的听着,大长老的话说明了他们魔修是无法供养韩凛的这个分魄的, 因为韩凛是仙修, 他自然不接受魔修的供养,于是他追问:“那能随便抓一个修仙者来供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