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欲不休(1v1甜宠向) 作者:倒倒倒倒倒【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08 作者:倒倒倒倒倒        美人受        腹黑攻       

  弟弟篇:腹黑大流氓攻X软糯易推倒受

  老谋深算的宰相大人把矜贵的小王爷养大吃掉每天都在X哭玩坏的故事

  哥哥篇:粗糙武将攻x清冷皇帝受(双x_ing)

  粗鲁忠犬的大将军每天都在破高冷皇帝各种下限疯狂啪啪啪呢故事

  (计划赶不上变化越写越嗨支线任务变主线系列)

  微调教 各种play 大r_ou_

  我要把脑子里的红烧r_ou_都炖粗来!!!

  

标签: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腹黑攻 美人受 1v1甜r_ou_

==========

第1章 生辰夜1(蒙眼+揉屁屁play)

  乌木大床上,赤裸的少年无力仰躺,长发凌乱的四散,肌肤白皙得几乎透明,双眼被黑绸蒙住,贝齿将嫩红的下唇咬得泛白,扭动着的纤细手腕被一根红绳缠住系在床头。

  “大、大胆……你滚、滚开……啊……不要、不要碰……嗯……”

  男人温热的舌头轻轻舔上红透的小耳朵,陌生人带来的滑腻的触感少年瞬间惨白了一张小脸,他颤抖的声音又轻又软,带着一点矜娇,更多的是浓浓的惊惧,没有丝毫威慑力,脆弱的模样能催动人心蛰伏最深的施虐欲。

  顾长安不明白怎幺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是皇帝哥哥最宠爱的小弟、大盛最尊贵的小王爷,就在他昏迷之前,还在宫中参加皇帝哥哥为他准备的十六岁生辰宴,如何一醒来会变成这样……

  “可我看你好像很喜欢,不然怎幺叫的那幺s_ao,嗯?”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十足的戏谑。

  “你、你胡说……我、我没有……”

  顾长安哪里听得了这种话,又羞又气,不住地挣动起来,奈何体内迷药的药效还未散尽,根本使不出什幺劲来。

  男人看着身下不断扭动的白嫩身体,呼吸粗了几分,暗骂一声妖精,沉黑的眼底翻涌着浓浓的欲色,吮舔的动作失了力道,在白嫩的肌肤上唑出一了个红痕,惹得身下的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老实点。”

  男人低斥,“啪”的一声,大掌落在浑圆挺翘的嫩臀上。

  “啊……”

  蒙在黑绸下的大眼不可置信地瞪大,他怎幺敢、怎幺敢打他的、他的……

  “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我是大盛的小……小王爷……”

  第一次被打屁股的小王爷气得抖个不停,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煞是可爱。

  “呵,小王爷……”男人低笑,俯身舔上他细嫩的脸颊,“小傻子,不然你以为我是从哪儿将你带走的?”

  话落,起身将他两条修长的嫩腿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覆上向往已久的两瓣r_ou_臀,重重地揉捏起来,又弹又软的手感让他呼吸又急促几分,亵裤里的r_ou_木奉迅速涨热发硬,高高翘起直抵少年的股缝。

  “哼嗯……不要、不要再揉了……啊……难受……好难受……”

  顾长安来不及心寒自己的处境,小屁股被人亵玩得又疼又热,让他忍不住嘤咛出声,一开始难受不已,渐渐却产生了一股酥麻的快感,白皙的身子都泛起了诱人的粉色,连稀疏的软毛里垂着的粉嫩r_ou_茎都有了抬头的趋势,男人放轻力道时,甚至想出声让他用力一些。

  顾长安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一时不知是羞是恼,细声细气地哼哼着,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两条长腿小幅度地挣扎着,反倒将男人夹得更紧。

  “屁股真s_ao,揉两下就能b-o起,还没开苞就s_ao成这样,等肏熟了怕是青楼那些浪货都比不过你!”

  男人粗喘着出言戏辱,双目赤红,随着他动作轻微晃动的小粉棍晃得他眼晕,坏心一起便举起他的s_ao屁股,在他连着小巧囊袋的r_ou_根处吹了一口热气。

  “胡说……你胡说……啊……你、你别弄……我受、受不住……”

  连手 y- ín 都未有过的少年哪里受得住这些,一感觉到那热气便支棱棱地彻底翘了起来,小口溢出一点晶莹。

  “呵,流水了……”

  男人放过他被揉得色气满满的红屁股,将他放回床上,顺着他光滑的肌肤,拇指蹭掉那点水渍,而后握住顾长安b-o起的嫩芽,在带有薄茧的手中来回套弄。

  “嗯……不、不要……放过我吧……”

  顾长安蹬着双腿,在床褥间不断扭蹭,想挣开男人的手,却又舍不得这股子舒服劲儿,全身红成了熟虾,红唇里不断呼出热气。

  男人将他的一切反应看在眼里,眸光暗了暗,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啊……慢……哼啊……”

  小嫩雏低吟几声,很快就忍不住,一股灭顶的快感席卷全身,舒服得头皮发麻,双手死死抓住红绳,可爱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小嫩芽一抖一抖,噗噗s_h_è 在了男人手里。

  男人捻了捻指尖的白精,低笑:“小东西真快。”

  顾长安黑绸底下的眼睛红红的,高潮过后最是脆弱,又被男人这样嘲笑,自尊心哪里受得了,又想到被他掳来的委屈,“呜”的一声便哭了起来,却还不愿在男人面前示弱,出了一声便咬住了红唇,外头把脑袋埋进枕头里,闷闷地抽着气。

  “哈……传言小王爷心高气傲,脾气果真不小。”男人笑着,还捏了一下变得软塌塌的小嫩芽。

  “呜……我一定要让皇帝哥哥杀了你!”顾长安终于憋不出哭了出来,哑着嗓子哼出声,想踹他可惜抬脚的力气都没有,愈发委屈。

  男人立刻黑下脸,压在少年赤裸的身上,捏住小巧的下巴,轻舔着他的侧脸,声音带笑,却像毒蛇吐信,十足y-in冷:“在我的身下还敢想别的男人?”

  顾长安是被宠大的,哪里被人这样吓过,眼泪流得更急,白着小脸摇了摇头,哆嗦着红唇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发出一些小动物般的气音,可怜得不行。

  男人心软,怜惜地吮掉他脸颊上的泪痕,而后含住少年的嫩唇。

  “唔……”

  顾长安被亲懵了,傻乎乎地长着小嘴不知所措。

  男人趁他尚未回神,迅速攻城掠地,粗砺的舌头舔过列齿,身下的少年便敏感地颤抖起来,于是更加无法控制地扫荡他的口腔。

  “唔……呜呜呜……”

  少年终于回神,伸出小舌头想将他驱逐出去,却被逮了个正着。

  男人被他无意中的勾引弄得一身邪火,粗暴地舔咬他柔软的小舌头,大手又伸到他身后,揉弄起弹翘的小屁股来,浓烈的男x_ing气息和高超的技巧让嫩雏逐渐不再挣扎,男人风卷残云般吸食他的唾液,又将自己的唾液渡给少年,稍微勾弄一下少年偏浅的喉咙口,小家伙便迷迷糊糊,乖乖巧巧地咽了下去,惹得男人又是一阵猛吸,如此循环往复, y- ín 靡的津液不断从两人口中溢出,沾s-hi了少年整个下巴。

  “哼……嗯……”

  少年涨红着小脸,呼吸逐渐跟不上来,脑子愈发昏聩,连男人揉弄他的双手已经将他的r_ou_瓣掰开都不自知。

  男人掰开白嫩的r_ou_瓣,双手各出一指按压起s_aox_u_e的褶皱来,不多时那紧闭的小口便松缓了一些,指尖甚至感觉到了s-hi润,额际的青筋跟着裤子里的r_ou_木奉同时一跳。

  男人伸舌狠狠抵住少年喉口,惹来少年一阵痉挛之际,匆匆沾上药膏的粗指缓而坚定地挤入紧窄的后x_u_e。

第2章 生辰夜2(ch-un药+指j-ianplay)修

  高大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褪去身上繁琐的官服,扯下最后一块遮羞布,露出一身饱含力量却不夸张的肌r_ou_,脱完衣服,他便朝床走去,比寻常男子大上许多的家伙事儿朝随着他的动作,朝床上的裸少年嚣张地一点一点。

  顾长安面朝男人半蜷在床上,紧咬着被吻的红肿的下唇,无意识地发出哼哼,秀气地鼻翼因为呼吸的燥热急促地开合着,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都是汗,及腰的黑发凌乱地粘在身上,干净白嫩身躯泛着不正常的淡红,平坦单薄的胸膛上,两颗粉嫩的小果颤巍巍地挺立在空气中,妖艳中交织着独属于少年的青涩。

  被缚的双手无力地挠着勉强够得着的床栏,柔韧的细腰不断磨蹭着身下的被褥,两条白皙的长腿仓惶地交叠着,努力隐藏着腿间再度b-o起的小嫩芽。

  小火炙烤的热涨和蚁虫啃咬的麻痒从后x_u_e四窜,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是又热又痒好不难受,蒙眼的黑绸被眼泪泡得都能滴出水。

  男人慵懒地靠坐在床头,倾身理着他凌乱的头发,大家伙离小家伙的鼻尖仅仅一指之遥。

  “热……嗯……好痒……哈啊……给我……哼给我……”

  少年尚不知危险就在眼前,因他的接触便得愈发难耐,抖着又肿又嫩的唇瓣,软软地吐出呻吟。

  小王爷生在皇家,年纪不大却也懂得一些床帏之事,甚至在皇帝哥哥那里见到过龙阳图,又不是个傻的,哪里不知道男人要的是什幺,皇帝哥哥到现在还没来救他,想来是守不住这一身清白了,娇养大的小王爷不堪 y- ín 药折磨,干脆破罐子破摔地向男人妥协,只暗自咬牙,等着此劫一过,定要让皇帝哥哥杀了这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