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abo) 作者:刘水水【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1 作者:刘水水       

简介

  耳聋受网聊遇上生命之光?

  耳聋受x低音炮攻

  上网不网恋,纯属浪费电

第一章

  C大全国数一数二的音乐学院,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挤不进来,高考一分的差距,你就可能跟C大失之交臂。舟舟站在C大门口,壮丽庄严的大门,舟舟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真好。”

  旁边有不少迎新的师兄师姐,举着学生会的牌子,朝舟舟大声吆喝,“学弟,需要帮助吗?知道你们系怎么走吗?我们可以送你去宿舍,有机会来我们学生会吧。”C大师兄热情难却,已经贴到舟舟跟前了,下一步就是抢过舟舟的行礼,强行送他进去。

  险些被拉的一个踉跄,舟舟抱着袋子摇头,“我不是这儿的学生。”声音大的出奇,像是听不出自己的音量一样,人声鼎沸的学门口,刚刚抢行礼的师兄硬是被吓的退了一步,尴尬的搔了s_ao脑袋,“啊?不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啊。”

  带着行礼,明显是来报道的,又不是C大的。师兄朝着对门看了一眼,聋哑人特殊学院。这是C大附近,唯一的大学了。果然小学弟提着袋子,拖着行李箱朝对门去了。

  舟舟,姓舟,至于他的名字,是孤儿院的院长起的。舟舟是孤儿,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孤儿院门口了,襁褓里只有一个姓氏,舟。名字一直没起,院长喊的舟舟,就一直都是舟舟,小名渐渐的变成了大名。

  舟舟与普通聋哑人不同,他只是听不见而已,不是先天x_ing的聋哑人。小的时候,舟舟和普通孩子一样,能跑能跳,四肢健全,唱歌悦耳好听,招人喜欢。每次孤儿院有活动,都会要舟舟上台唱歌。小糯米团子站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的,连上个舞台都得用爬的。

  孤儿院的生活看似温暖,院长对孩子们也很好,可是这里终究只是个福利机构,院长也是个普通人,她没办法照顾好每一个小孩。舟舟在十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一开始只是发烧,高烧不退引起了中耳炎,中耳炎恶化导致听力下降,渐渐的从听不清,到听不见。

  照理来说,十岁的孩子免疫力不会那么差,只是孤儿院的伙食只能保证他们有饭吃,吃不吃得饱,吃不吃得好,答案是不能的,营养不良成了孤儿院孩子的通病。

  比普通的聋哑人幸运一点,舟舟曾经听见过声音,知道声音的美妙。所以也比普通的聋哑人更渴望能听到。就像是见识过光明的盲人,是无法再承受黑暗。

  后来舟舟学习了唇语和手语,即使是听不到声音,面对面时,也能知道别人在跟他说什么,只是回答的时候会过分用力,声音很大,震耳欲聋。舟舟成绩一直不错,本来有考普通大学的机会,最终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读了残疾人大学。

  聋哑人特殊学院,这里边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没有舟舟那么幸运,他们从未听到过声音,说话也只能咿咿呀呀发出声音,这些声音里边夹杂着他们情绪,除了这样的表达方式,聋哑人之间只能靠着手语交流。

  学校对宿舍的管控极为严格,除了不准用大功率电器外,没晚十二点都会断电,除此之外,宿管从一栋一位,变成了一层楼就有一位宿管。每晚都会严查宿舍的用电情况,反复和他们强调宿舍规章制度。就连门禁都比普通学校严格,晚自习最晚七点半下课,宿舍八点就关门了,周末晚一点十点半。

  宿舍按x_ing别划分,Omega和alpha也被分开在两个不同的楼。宿舍四个人,除了舟舟以外,都是聋哑人,交流只能靠着手语。

  这是舟舟第一次一个人睡一张床,没人和他挤,用着自己暑假打工赚的钱,申请的助学基金,他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没有孤儿院给他提供免费的食物和住宿了,除了学习,剩余时间都要打工,又忙又累,但是很充实。

  舟舟躺在床上,开学的兴奋劲儿让他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烙饼了。摸着自己买的便宜智能手机,反正睡不着,索x_ing玩会手机。

  极度渴望正常人的生活,舟舟希望自己能像普通人一样,有健全的社交,可惜一旦面对普通人,根本不是他像的那么回事。

  曾经试图和普通人交流,舟舟听不见,说话的声音极大,每次别人都会投来诧异的眼光,甚至会半开玩笑的告诉舟舟,“没聋,你小点儿声。”聋这个字眼儿让舟舟很敏感,他抿着嘴唇踌躇着,“我听不见,不好意思。”

  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别人的声音,很多次都尴尬收场,舟舟变得不爱和人交流了。人缺少什么,他就极度渴望着什么。舟舟希望被爱着,想找到一个能够共度一生的人。

  网络社交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方法,隔着根网线,看不到摸不到听不到,虚无缥缈,却能给舟舟安全感。注册了账号,尝试着匹配附近的好友,很快,一个ID叫H的出现了,舟舟主动发送了好友请求。

  贺淮作为学生会副主席,C大校广播站的副会长,新学期开学总是最忙的时候。校广播站招人,硬是拉贺淮来当门面,“C大校Cao都在校广播站,来的人肯定多。”

  贺淮一开始不答应,“待会学生会的也要拉我去。”广播站会长左顾右盼了一阵,生怕学生会的追来了,“所以早点跟你讲好啊,况且学生会肯定很多人愿意去的,你先答应我。”

  有贺淮坐镇,来校广播站的应选的人果然很多。晚上八点多,正是C大校园内最热闹的时候。广播站的筛选还没结束,贺淮提前走不了,苏彤找到广播站来了。

  广播站的人一见苏彤,“哟,系花来找贺副会长。”苏彤是美术系系花,是贺淮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贺淮不光是当个门面,还得认真考核,问及经验,听面试的人的普通话和语感,总的来说还是挺忙的。苏彤从他背后拍了他一下,贺淮回头,“来了。”没多说,又转过头继续听面试的小学妹讲话。

  贺淮做事很专注,别人讲话的时候,总是注视着对方的双眼,小学妹被看的脸红了起来。苏彤轻笑了一声,也没和贺淮打招呼,伸手到贺淮的兜里摸出了手机。

  贺淮皱着眉头没有回头,也没有说拒绝的话,苏彤拿着他的手机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了。旁边有个刚刚进广播站的小学弟好奇的问道,“师兄,师姐是在干嘛了?”师兄把小学弟往旁边一拉,“女朋友查岗了,小点声,我们校Cao天天都有人勾搭,系花不得看紧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