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嫁从夫 作者:kekekexin【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5 作者:kekekexin       

《出嫁从夫》作者:kekekexin

甜r_ou_,先婚后爱了解一下 高速车

第1章

萧妤提拉着繁琐的宫裙气势汹汹的闯进大殿的时候,萧晟正在批折子。他听到大殿门口的喧哗声,微微皱了皱眉头,搁下手中的笔,道:“罢了,让他进来。”

萧妤挑衅的看了一眼方才拦着他不让进的内侍太监,撞开人后仰着头走进殿里,面上一派的骄矜。

“皇兄!”萧妤先声夺人,“你要把我嫁人?!!”

萧晟揉了揉眉心,问道:“谁告诉你的?”

萧妤见萧晟这样一说,心里便知这是真的,心里愈发气恼起来,大声道:“我不嫁!”

萧晟道:“这是母后定的,由不得你。”

萧妤闻言一愣,气势慢慢消退下去,道:“可是,可是我不能嫁呀!”萧妤的语气含着些许的委屈不甘, “我一个男人,嫁给谁去!”

听萧妤这样说,萧晟心里也不好受,也确实是他对不起他唯一的这位弟弟。

萧晟是大周的第二位皇帝。大周的开国皇帝萧启于乱世中艰难创立基业,并与妻子,当今太后伉俪情深,一生育有一儿一女。其感情之深更是让天下人都为之称赞。

事实上高祖和太后确实有过一儿一女,那是在曾经。大公主还尚在襁褓中时,乱军便已经打了过来,彼时高祖正在外打仗,无暇回援,太后巾帼,率领城中居民苦守城门十日,终于等来援军。太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醒来才知在襁褓中的大公主在第七日已经发高烧去世了。

从此大公主成了高祖和太后心底永远的伤。

后来太后怀孕,心心念念着夭折的大公主,想要生个女儿,结果生下来了个皇子,也就是当今圣上萧晟。

之后太后再次怀孕了,怀孕期间特别爱吃辣,连太医把脉后也说应该是位公主。太后捧着肚子高兴了好几个月,等到生产时,才发现这次的胎象凶险,生的也凶险,熬整整了一天一夜。

等太后平安生产,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是执着高祖的手,语气孱弱,问道:“是……是女儿吗?”

高祖想起稳婆抱着孩子,喜气洋洋的来回禀他:“恭喜圣上,是位小殿下。”他理了理太后汗s-hi的鬓发,声音温柔:“是女儿,是我们的女儿。”

于是二皇子变成了二公主,萧昱也变成了萧妤,穿着宫裙梳着发髻一路长到了十六岁。

先帝临终前也曾握着两个儿子的手,让他们一定要照顾好他们的母亲。还特别叮嘱萧昱,让他一定一定不能露馅。萧昱看着父亲握着自己的苍老的手,脸上泪就擦不干净,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只不住的点头。

扮女子逗母亲开心这也就罢了,为人子女,尽孝道也是应该,可嫁人怎么可以呢!他虽是当朝的明昭公主,可究根到底他是一个男人啊,一个男人能嫁给谁去!

“我不管,我不嫁!”萧昱气哼哼道,“谁爱嫁谁嫁去。”

萧晟头疼的看着这个弟弟,父皇觉得他自小男扮女装,心里亏欠他。母后因早逝的姐姐更是恨不得把他含在嘴里,两人宠他宠的厉害,结果就养成了现在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骄矜样子。莫说是天上的星星,只要他要,都得捧到他面前去。

就连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这个弟弟。十六岁正是少年最好的年纪,皇城里别人家的少年郎都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整日骑马饮酒对诗s_h_è 箭,只有萧昱,整日只能穿着女装呆在宫里。

萧晟软了语气,半哄半劝道:“母后近来身子一直不好。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听嬷嬷回禀说,母后熬了好几夜为你挑选夫婿,生怕自己万一……”

萧昱也知道母后自从生下他后,身子就一直不好,这两年身体更是衰败的厉害。听萧晟说母后为了他的事熬了好几夜,他心里也不好受,犹犹豫豫道:“话,话虽如此,可我,可我。”

萧晟道:“我知道你的顾虑,我也细细想过了,若你不嫁,母后会一直忧心你的婚事,倒不如嫁过去,如此一来,了了她的一桩心事,于母后的凤体也有益。”

萧昱听着觉得也有几分道理,可他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萧晟瞧他面色似有些松动,接着道:“在你出嫁之前,可以先将原委告知他们,等到……时机成熟,就找个机会合离,你就可以做你的王爷,你觉得如何?”

萧昱这下觉得心里舒坦了,天知道他有多么想换回男装,堂堂正正的当一个真正的男儿!

他冲萧晟点点头:“行吧,就按皇兄你说的办。”

顿了顿,又问道:“那,母后为我择的哪户人家?”

萧晟道:“是镇远大将军,裴青。”

要说起如今的镇远大将军,就不得不提到曾经的定平候裴老将军了。

裴老将军和高祖一起征战四方,立下了赫赫战功。高祖在大周建朝后,亲封裴老将军为镇国大将军,封世袭定平候。

大周建朝第三年,北方突厥来犯,本就根基不稳的大周眼见又得陷入战火之中。这时裴老将军请命出征,率领十万大军前往北境,遏制住了突厥南下的步伐,并驻守北境长达九年。

启元十一年,裴老将军旧伤复发,死于隆冬。裴老夫人听闻噩耗,一头撞死在了裴老将军的棺木上,为夫殉情。

启元十二年,裴老将军长子裴炎前往镇守北境,继承父志。

启元十三年,高祖驾崩,国丧。

建元元年,新帝登基,北境蠢蠢欲动,深秋,突厥联合周围十多个大小部族进行突袭,裴炎将军中计战死沙场。

同年裴将军府二公子十六岁的裴青于危境中受命,力挽狂澜,击退北境敌兵,更率异军绕从突厥后部突袭,斩杀敌军主将阿史那切尔,并剿灭乱军两万余人。消息传回皇城,新帝大喜,封裴青为镇远大将军,传召回京。裴青上书,惟愿继承父兄遗志,此生镇守北境,保大周边境安稳。

裴家是真正的满门忠烈,且裴炎将军战死时也不过20岁的年纪,尚未娶妻生子,堂堂的一个定平候府如今也只剩下裴青一个人苦苦支撑。这时让他在娶个男子,这事儿怕是有些不地道吧。

萧昱在深宫中都听闻过镇远大将军的威名,不仅听过,小时候还见过。

那时候镇远将军还是裴府的二公子,裴老将军回京述职,先帝亲赐了琼花宴为老将军接风洗尘。这年萧昱七岁,正是皮到不行的年纪,又因先帝太后娇宠愈发肆无忌惮,穿着宫裙爬树翻墙都那是家常便饭,后面常常跟着一众提心吊胆的宫女太监,生怕这位宝贝蛋摔了碰了。

赐宴当晚,萧昱偷偷摸摸的甩开后面跟着的宫女太监,撩着裙子手脚并用一下就爬到了御花园犄角旮旯的树顶上。坐在枝杈上看隔壁设的琼花宴。

宫女太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公主殿下,轻声细语的劝她下来,谁料到她竟嘴一瘪,眼泪一颗一颗的朝下砸:“太高了,我害怕!我下不去了!”

宫女不好去叫侍卫,怕惊动了隔壁的贵人惹上麻烦。公主又不敢下来,骑在树杈上哭。左右为难之际,只听到一声清越的声音问道:“发生何事了?”

原来是随父赴宴的二公子。宫女向他福了一福道:“公主她上树,下不来了。”

裴二公子上前两步,冲树上的萧昱张开双手,道:“你跳下来,我接着你。”

萧昱擦擦眼泪,对这个刚见面的人说的话抱有绝对的怀疑:“万一你接不住我怎么办!”

裴二公子道:“我肯定能接住你。”

或许是他说的话太笃定,也是因为现在确实别无他法,萧昱颤巍巍的松开抱着树干的手,道:“你一定得接住我!”

裴二公子道:“一定!”

萧昱闭着眼睛纵身一跃,就落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去。那人没有骗他,确实稳稳的接住了他,他抬头,对上了那人含笑的,亮若星辰的眼眸之中,他说:“相信了吧,我一定能接住你的。”

这是萧昱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裴青。

同样是男子,裴青十六岁在边境打仗,立下赫赫战功,而他就只能任人差遣,梳妆嫁人,嫁的还是自己崇拜着的大将军。萧昱觉得这事儿太不地道了:“皇兄,裴老将军统共就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咱们这样……不太好吧。”

萧晟道:“我曾给他去过几次圣旨要给他赐婚,他都给回绝了。只说现在无心成家立业。而且这人也不是我定的,是母后。”

萧昱又问道:“那母后怎么就选上他了呢。”

萧晟想到那日,母后邀他一起前去商议萧昱的婚事,指着裴青的画像道:“我挑来挑去还是觉得这个孩子好。长得俊俏,人也稳重。”

又叹道:“妤儿被我和她父皇宠的x_ing子无法无天,又是个公主身份,旁人定是镇不住她,把她下嫁又怕她受委屈。还是裴青这孩子好,长相身世x_ing格都与妤儿相配。而且是个孤臣,也不会对你……”

萧晟点了点头,道:“母后说的是,皇妹的x_ing格确实是……儿臣也觉得裴青是最好的选择。”

太后咳嗽了几声:“那就这样定了吧,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我还有气儿的时候能看到我的妤儿风风光光的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