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2鬼+番外 作者:酥油饼【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酥油饼        灵异神怪       

  《遛2鬼》作者:酥油饼

  文案:

  阿宝有个传说级的恋人,有钱、专一、颜值高、武力值更高,唯一的缺点是责任心特别强,对徒子徒孙的学业特别抓紧!

  emmmm......

  阿宝就是那个被抓的徒孙。

  没看或忘了《遛鬼》都莫关系,我记得的也不多,当新文看吧。

  PS:非恶搞文,本文作者和隔壁《甩不掉的抠门男友》不是同一个人格。

  PS:感谢小师妹帮忙整理设定。感谢封封绘制的封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瑰宝,印玄 ┃ 配角:三元,曹煜 ┃ 其它:遛鬼

  作品简评:成为尸帅之后,阿宝继续书写传奇。因为好吃懒做,被身兼恋人及祖师爷身份的印玄“单独放逐”到常乐村当冥婚的证婚人,却与推理小说家黎奇一起遭遇连环凶手案。抽丝剥茧后,真相匪夷所思,丝丝缕缕的线索竟牵扯到百年前的首富之家。麒麟、蛟等神兽被相继卷入;鬼使四喜回归,被揭破真实身份;天庭辛苦隐瞒的秘密也将揭晓……

  悬疑推理、破镜重圆、温馨甜宠,你想看的,本文都有!

第一卷 鬼循环

第1章

  “不是我杀的。”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可怜极了,仿佛一遇质疑就会昏厥过去。

  尽管大多数人遇到命案现场,都会惊慌失措,甚至于神经错乱,但是,对常年与鬼打交道的御鬼师而言,浮殍如浮衣,实在无需大惊小怪。阿宝用树枝将池面上泡肿的尸体拨到岸上,同行的商璐璐贴了张黄符为尸体保质,弥漫的尸臭随之封住。

  两人娴熟而淡定的态度抚慰了第一目击者之余,又使他惊疑。刚才还大声为自己辩解的人立刻严厉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

  阿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给他:“处理非自然现象的工作者。”

  上面写着硕大的“阿宝大人”四个字,以及一串看上去十分正常且正经的手机号。

  现代人建立关系,先从联系方式开始。那人握着名片,稍许回魂,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给他:“我叫黎奇,哦,是个推理小说作者。”

  名片上还写着国家推理协会理事、某侦探所顾问之类的头衔。

  阿宝吹了个口哨:“传说中,走哪死哪的推理小说家?那这具尸体归你了!”

  黎奇刚恢复些许血色的脸又白了,忙推拒:“不不不,我不是……我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情。我写小说只是糊口饭吃。”

  商璐璐突然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黎奇说:“来参加婚礼。”他从随身挎包里掏出一张白色镶金边的请帖。虽然封面写着“囍”字,但颜色到设计,都透着古怪的y-in森。怕他们不信,又解释道:“因为是冥婚,所以与普通喜帖不一样。喜帖是寄给朋友的,他常年研究各类古怪事件,因为得了急x_ing盲肠炎,无法前往,才把机会让给了我。我没想到会在路上遇到这样的事情。”

  阿宝说:“这具尸体起码死了一周以上,如果你今天才到,就不会有嫌疑。”

  黎奇顿时松了口气,这才敢将目光往尸体上瞟两眼:“没错,尸体腐败了才会浮起来,起码死了一周。一周前,我还在K市,凶手绝对不可能是我。”嫌疑解除后,他的推理头脑终于正常运作起来:“这条山路只通向常乐村,外人罕至。这个池子是死水,完全依靠降雨蓄水,如果没有前阵子将近半个月的暴雨,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储水量,不是事先清楚这一点,死者就不可能淹死在这里。所以,凶手与死者至少有一个与常乐村有关。”

  商璐璐反驳:“也可能凶手途经此地,看到池子,突发奇想,把死者推了下去。或者,这个人根本就是自杀的。”

  “不可能,这违反守则。犯罪事件最后都不能以意外与自杀来收尾,这简直在浪费读者的时间。”黎奇下意识地否定完,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脸涨得通红,“对,对不起,我的职业病犯了。这是真实的案件,当然可能是意外和自杀。我们还是赶快报警吧。”

  山上无信号,报警靠腿跑。

  现在是下午的三点五十四分。

  他们早上八点半从王家镇出发,除去午休吃饭的半个小时,一直在赶路,时近七个小时。现在回信号区,不算天黑造成的影响,也需要五六个小时。反之,继续前往常乐村,就剩一个小时的脚程。

  阿宝略作权衡,便同意了黎奇的提议:“你去报警,我和璐璐到常乐村打听情况。”

  黎奇:“……”凶手可能潜伏在森林暗处、独自走五六个小时的夜路——他并没有这样的勇气。

  商璐璐说:“可以借村里的电话报警。”

  黎奇当即赞同。

  临近村庄,路渐宽,油菜花田夹道相迎。到村口,简易牛棚上拉着两米长的白条幅:热烈庆祝郭宛江同志与邱敏小姐喜结连理。

  往里走十几米,就看到一座气派的三层楼洋房。洋房外面一样拉着横条幅:热情欢迎各地友人来参加郭宛江同志的婚礼。

  走近了看,发现是家宾馆,门头被条幅遮住了,“鑫海宾馆”四个字只剩几只脚。

  宾馆门口左侧放着一张四方桌,上面用砖压着沓白纸,左面记着人名与来处,右面记着礼金。记录的大多是村里人,礼金则五元、十元、五十、一百的都有,偶有外地来的,礼金便阔气多了,都是五百、一千的。

  一个瘦巴巴的老头坐在桌后头,不声不响地看着他们。

  黎奇小声说:“这郭宛江是干什么的,这么大阵仗。”

  阿宝说:“你朋友没有对你说吗?”

  “他只让我准备红包……”他手揣入怀中,正要拿出红包,突然僵住。

  阿宝立刻猜:“被偷了?”

  黎奇拉着他退后两步,尴尬地说:“我准备的是冥钞。你先送吧,我把红包里头的钱换一换。”

  阿宝:“……”参加冥婚,准备冥钞,没毛病!

  他走回方桌前。

  瘦老头掀起一只眼皮打量他,慢悠悠地说:“外乡人的礼金,五百起。”

  阿宝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信纸,拍在桌上:“我是证婚人。”

  证婚人的待遇自然和别人不一样。

  像黎奇这样来观礼的,送上五百礼金不说,宾馆房间还要自己付钱入住。阿宝与商璐璐就不同,享全程免费招待。

  黎奇放下行李,就屁颠颠地跑去找阿宝。

  “你竟然是证婚人?”不等回答,他自己接下去:“冥婚也属于非自然现象吗?难道不是活人的臆测,真是鬼结婚吗?”

  阿宝刚洗完澡,正拿着毛巾擦头发:“你不去报警吗?”

  黎奇这才想起浮尸案,急匆匆地下楼报警去了。

  等阿宝吹干头发,他又回来:“小镇派出所的警察说天黑不好找,等明天早上再去。唉,这一晚上,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

  阿宝对杀人案兴致缺缺,敷衍了几句,就借口村长要请他们吃饭,下了逐客令。

  黎奇厚着脸皮想跟,被脸皮更厚的阿宝直截了当地打发。

  正好商璐璐过来集合,好奇地问:“你不喜欢黎奇吗?”态度真不客气。

  阿宝理直气壮地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当然不喜欢别人。”

  商璐璐问:“你喜欢的是那个传说中的人吗?”

  阿宝幽怨地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传说是哪个传说,我只知道,我和他的关系都快成传说了。”

  商璐璐惊讶道:“这么惊心动魄?”

  阿宝说:“是虚无缥缈。”

  饭前被勾起伤心事的阿宝,食欲陡增,一个人干掉了半桌的菜。等吃完站起来,才发现身体有些前重后轻,于是捡了根宾馆桌腿,在村里散步消食。

  掌灯时分。

  夜幕下的山村,被灯光勾勒出此起彼伏的线条,朦胧而迷人。

  阿宝走走停停,渐渐……迷了路。

  手机依旧没信号,习惯x_ing地掏鬼使掏了个空。夜太静。漫天繁星与万家灯火,越发衬托出他身在异地他乡、孤家寡人的寂寞。

  “呀!”

  短促而凄厉的尖叫将寂寞戳了个洞。

  阿宝下意识地跑向声源。

  沿途有人家从门窗里探出头来。

  为免引人注目,他穿上隐身服,大摇大摆地穿过那些人的视线。

  因为叫声极短,只能根据声音大小来揣测距离远近。

  阿宝跑到岔路口停下。

  过度安静的街道像收走路标的高架桥,不知道顺路往前会不会反到了后面。

  他在原地站了会儿,终于看到村民路过,忙脱下隐身服问路。

  村民回答得非常热情:“这里笔直走,笔直走,到横溪头往左拐,再走一段路,就会看到一张石板凳,右拐,再往前头走一段路,就到了。”

  阿宝在地上画了个大概的方位,然后朝着方位走,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终于找到宾馆。

  商璐璐不放心地在门口等:“肚子还撑吗?”

  阿宝咕噜咕噜地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