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众生之庸臣 作者:花花花花前【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花花花花前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文案

那年大雪,有人闯进春风楼随手一指,咧嘴傻笑:我就要他,他最好看。

那年盛春,有人倚靠小窗,望一树洁白梨花,等一个不会实现的承诺。

前脚迈进春风楼,他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魏铭启。

后脚站在朝堂之上,他是威风凛凛,龙威燕颌的九五之尊。

前半生,他是避世于青楼的小倌幺儿。

后半生,他是手握精兵的世子箫信。

前虐后不虐,时甜时不甜。

江湖恩怨,国仇家恨,迷离身世,终有一日前尘种种,随风消散。

时渣时甜攻魏铭启 vs 又软又倔受箫信

恩怨情仇,双手奉上,请君观赏。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铭启,箫信/幺儿 ┃ 配角:贺佑棋,梨娘,陆凌,殿子期 ┃ 其它:喜公公

  ☆、第一章

  瑞雪隆冬,覆盖了窗外的整棵梨树,三两只麻雀立在梢头觅几颗还未掉净的种子,枯黄的树叶被翅膀一扇,簌簌掉落,掉在洁白绵软的雪地上,寂静无声。窗内幺儿盖着厚厚的棉毯,半倚在榻上,乌黑丝滑的发披散至腰间,手中抱着一枚金丝珐琅的暖炉,暖炉里发出淡淡的檀香,缕缕青烟缠绕。

  望窗外正望的出神,忽听见门外有一尖锐清亮的女声喊他:

  “幺儿在吗?我要进去啦!”

  还没来得及说:我在,那人推门就进,反手将门关上,三步两步便上了榻,钻进幺儿棉毯的另一边,蜷起膝盖,一脸笑盈盈的说“还是你这暖和”

  幺儿将暖炉放进她手里,眼睛笑弯至一个非常好看的弧度,“知道这天冷,怎么还不多穿点?”

  “穿太厚就不好看了!你看腊梅穿的跟个粽子似的,哪个客人会来找她呀?找她还不如买二两棕榈叶,回家自己包一个好了”仰头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你呀,嘴真毒”幺儿的眼睛弯如新月。

  “你看!”伸出手腕,桃红色的广袖下面有一只淡绿色的翡翠镯子,成色一般,虽透却翠色较少,但那人还是一脸笑嘻嘻的问“好看吗?”

  “好看”幺儿说道“我们梨娘带什么都好看”

  “嘿嘿”两颊染上一片红晕,看着手腕上的镯子说“他送的”

  幺儿道:“他待你不错”

  “嗯”尖尖的下巴点了一点,嘴角上翘“他说有钱了就来赎我”。

  春风楼是澤城有名的青楼,里面的姑娘一个塞一个的美,腰身细软,能歌善舞,才貌双全,春风楼里没有花魁,因为每一位姑娘都美若天仙,却各花入个眼,只要客人喜欢那就如同花魁。梨娘十三岁入青楼,弹得一手好琵琶,时而催泪断肠,时而情意绵绵,如吴侬暖语直唱的人耳根发软,心头滚烫。幺儿曾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家族没落沦落春风楼为了生计,好在老鸨对他善待有佳,十分尊重,接客人还是陪酒这种事情都看他自己,日子也算清闲。

  忽而窗外一阵风吹过,吹散树上的覆雪,零零星星几点寒意随风飘进窗,一口气吸进寒气,幺儿忍不住用袖子遮住咳嗽起来。

  “怎么又咳嗽了?”梨娘赶紧上前拍他的背。

  “不要紧,吸进凉气了”幺儿微笑着道。

  窗外的风卷起桌上几张大字,屋内雅致,正中间放着一张四方的书桌,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笔墨纸砚样样齐全,几张刚写好的大字被风吹的呼啦响。

  “不是说让你少写字吗?你看,又咳嗽了吧”梨娘伸手够来一张,纸上用娟秀的蝇头小楷写着: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幺儿的字就是好看,他总说我的字像狗爬,登不了大雅之堂,让我有空多练练字,我再拿你今日写的去拓吧”

  “练字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你还要多下功夫才行”

  “我知道,之前你给我的那一页《上邪》我都拓了好几遍了,那回你家那人来了,还夸我字比从前好看了呢”

  幺儿心头一颤,嘴角的笑容僵硬了几分,梨娘这没心没肺的全然没看在眼里,盯着手上的字问:“话说你家那人好像挺久没来了?”

  “他……他最近好像很忙”

  “唉呀”放下手中的字,将两腿在毯子里盘起,爽朗的说“那人上次说回来赎你就证明对你有意思,你现下又不是没有钱,自己赎了自己直接找他去,站在他家门口喊:你姑n_ain_ai我来了,快点用你家八抬大轿抬姑n_ain_ai我进去!”

  噗呲,惹得幺儿一阵笑,“你呀你,到底还是个泼辣的x_ing子”

  “哼,我呀才不管他呢,只要是我梨娘看上的人,就是跟,我也要跟着他”

  幺儿歪着头一脸温和的笑意,如绢的发丝散在肩膀上,温润如玉,眉目如画。

  “所以呀,有时候我很羡慕你呢”

  墙角下几颗生命力很强的野Cao在冬季仍有一抹绿意,砖红色的高墙内,四方的窗户四方的天,寒雪时停时歇,断断续续,偶尔一阵风吹来,如絮般从窗外飘进屋内落在瘦小的指尖,瞬间化成水,零星的从树梢上掉落卷进风里,打着旋,如思绪般纷飞。

  澤城的冬天比其他地方的更长更冷,幺儿从小身体孱弱,尤其到了冬季更是容易发热,便懒懒躺在房里不爱出门,白天看春风楼里的姑娘们在楼下打雪仗,也依着窗户抱着暖炉跟着他们笑,都是年华正好的年岁,各个花枝招展,笑起来一片银铃般美妙,大堂里抱着胡琴唱着小曲儿的姑娘也一改往日的忧愁: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

  芰荷丛一段秋光淡。看沙鸥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

  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爱杀江南。

  澤城虽算不上车水马龙,也是人丁兴旺,某个角落说书的正把那佳人才子,王亲贵胄的故事天花乱坠的描述,几个小孩拖着腮帮子听的出神,手里的糖葫芦歪倒在一边,旁边挤来一只大黄狗上前叼下一颗低头嚼着正有味,侧面的小孩看到了指着哈哈大笑。

  “你那糖葫芦刚才喂了大黄了!”

  黄狗听到再叼一颗扭头便跑,“你给我吐出来!”站起身一群半大不小的孩童追着黄狗的背影一溜烟跑个没影,顺带还从笼屉里拿了一个糖三角,卖包子的大婶追着后面骂街:

  “豆点你给我站住!又拿老娘的包子!回头告诉你们先生让你们先生狠狠抽你几戒尺!看你还敢不敢拿!”

  站住身回头挑衅的一笑“先生回家探亲了,这几日不用上学了!”转身继续追黄狗。

  幺儿在窗内看得真切,眉宇自然的弯成一抹新月,墨黑似的眼透着点点水意,如雨后的湖水清澈干净。

  啪!一颗雪球正砸上幺儿的窗边,点点雪丝飘进窗内晶莹剔透,梨娘一身桃红色的纱衣站在窗下c-h-a着腰一脸灿烂的坏笑。

  春风楼的日子过得不算奢侈铺张但绝对算的上清闲自在。

  夜满西楼,月如钩。春风楼的夜晚比别处更加热闹,四下寂静无声酣然入睡的时候,春风楼一片红灯高照,轻纱曼妙,歌姬怀抱一把琵琶唱得是眉间留芳,魅惑妖娆,几桌推杯换盏,几处赌意盎然,真真的不夜不眠。

  幺儿在房里写字忽而听得下面一阵吵杂,叮咣几盏瓷杯落地,歌姬的琵琶也是戛然而止,只听得一人大声喧闹,起身推开门去看,大堂中正站得一人一身浅金色华贵服饰,墨似的发墨似的眼,两颊一片酒意从脖颈一直红至额头,两眼醉意朦胧氤氲着水气,身形也站不稳当,歪歪扭扭直碰得桌上的菜肴酒杯噼里啪啦的往地下掉。

  “都不要!”那人歪歪扭扭,伸手指着身旁的姑娘们“都不好看!”

  “你说谁不好看呢!”梨娘第一个站在前头,泼辣的x_ing子叉着腰和那人拌嘴。

  那人一眼看去醉得不清,踉踉跄跄用手指回自己,笑嘻嘻的说“没我好看”。

  那人确实相貌出众,天生一双桃花眼,直看得人心里发痒,一副姣好精致的面容,皮肤白皙清透如蝉翼,却因为醉酒染成红色,更显得几分艳丽,迷离着眼,咧着嘴傻笑,“我比你好看。”

  确实是好看,但梨娘怎么可能受的了这种数落,上前一掌砍到他肩膀,那人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坐在地上,索x_ing耍起小孩子脾气“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好看的!”

  “叫人拖出去吧!”老鸨用手绢捂着嘴从人群中扭着肥胖的腰身过来。

  正要上来几人将他拖走,突然他伸手一指,直勾勾对准站在二楼门口的幺儿,“我要他!”然后一脸笑意瞬间展开,眼睛弯成一条缝,一口白牙笑嘻嘻的说“他最好看!”

  众人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齐刷刷投向幺儿,幺儿一身青色长衫,腰间的腰带也没有系,披散着头发却生生还是一副美人模样,一脸惊讶和不知所措。

  那人突然站起身,拖着一身酒气冲上二楼一把搂住幺儿的脖子,把整个人挂在幺儿身上,将脸贴在他颈窝,闭着眼却依旧笑着说“你怎么躲到这来了,我找了你好久”

  明明不认识,明明是第一次见,但那人却死命搂住幺儿脸还不住的在他颈窝磨蹭,直蹭的幺儿浑身发痒,嘴里还喃喃的说“我找了你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