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双 作者:刘水水【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刘水水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文案

  代替妹妹出嫁,先婚后爱,剧情俗套!无脑喂糖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絮+凛既白 ┃ 配角:暂无 ┃ 其它:无

第1章 成亲

  今年的立春,赶在了过年前面,自小在江南长大的凛既白,这是他十六年来第一次在北方过年,凛既白掀开花轿的帘子,想看看外面的样子,毕竟是京城,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景象比江南繁华的不知道多少倍,没等他多看几眼,旁边的媒人吆喝着,“新娘子可不能随便露面。”凛既白赶紧缩回了轿里,离夫家越来越近,心里越是紧张,原本在这个花轿里的该是他的妹妹,凛既白回想到妹妹就忍不住皱眉。

  凛既白的爷爷凛冽曾经和黎家老爷子定下过娃娃亲,可是当时两家都是生的儿子,只能将这个亲事推到了孙儿辈上去了,本以为是桩和和美美的好事,可是眼看婚期将近的时候,凛既白的妹妹凛文茵突然告诉凛既白,她有喜欢的人了,不想嫁到黎家去,凛既白是小妾所出,小时候受过刺激便不会开口讲话了,在家里也是受尽大夫人的白眼,虽然凛文茵是大夫人的女儿,但是对于他这个庶出哥哥,却是像亲哥哥一般,凛既白不能眼看着凛文茵嫁给不喜欢的人,只能帮着凛文茵跟别人私奔,然后自己偷偷的代替妹妹出嫁。

  代嫁只是缓兵之计,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凛既白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可是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他现在只能祈祷,他的未来夫君是个宽宏大量的人,能够理解他妹妹的苦衷,原谅他做的这些事情。

  晃晃悠悠的花轿平稳落地了,外边的声音也比刚刚更为喧闹了,毕竟这可是黎家大少的婚事,这京城谁不知道,黎家老爷子黎老将军,三朝元老,黎家的地位在京城更是举足轻重,黎家大少爷黎絮,一表人才,从小和小皇帝一起长大,如今更是小皇帝身边的红人,多少名门大户想把女儿嫁到他们家,可是人家黎大少爷早就有了婚约了,这让那些倾慕黎大少爷的女子们,各个都嫉妒的不行,所以今个就是要来看看是什么天仙能嫁到黎家。

  人声鼎沸又是接连不断的鞭炮声,让黎絮觉得很是烦躁,他反感这场婚事,莫名其妙的娶一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人,旁边笑盈盈的二娘更是让他觉得反胃,黎絮爷爷的守孝一过,黎絮二娘就拿着黎絮的婚事说话,多次在他父亲黎震面前提前老将军定下的婚事,即使是黎絮的亲娘也没办法阻止这场婚事,一句黎老将军的遗愿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为什么二娘会撮合这场婚事他懂,凛家当时是被贬去了江南,如今的凛家势力大不如前,二娘不过是为了她的儿子做打算,不希望黎絮有了更大势力的帮衬。

  想到这些黎絮觉得越发的烦闷,在衣袖下收紧了拳头,没什么表情的看着花轿落地。凛既白感觉有千万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难免觉得有些局促,连步子都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黎絮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人,虽然不能看清容貌,但是能看出盖头下的人,体型消瘦,和普通女子差不多的身形,没什么特别之处,不禁拿她和潋滟做比较,潋滟是黎絮无论如何都不能娶回家当大房的,青楼出身怎么能入得了黎家大门了。

  潋滟是风月楼的头牌,当时潋滟刚来京城时候,被冠上了京城第一美女的称号,多少人想抱得美人归,可是潋滟心高气傲,偏偏看上了黎絮,黎絮虽然早在京城有些名气,可是仍旧得意这些虚名,毕竟当时的黎絮才十六岁,一时间京城第一大少和风月楼头牌的故事传的满城风雨,这下气坏了黎震,差点将黎絮关在家里,越是让黎絮得不到的,黎絮越是想要得到,如今的婚事也是,虽然他对潋滟并没有这些人想象中那么情深,可是他如果要成亲,也是要他心甘情愿的,现在在黎絮看来,比起眼前这个一无所知的人,他更愿意娶潋滟。

  从媒人手里接过这人的手,黎絮明显感觉到“她”有些紧张。突然换到了黎絮的手,让凛既白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抓紧了黎絮的手,黎絮感受到了手上的力度,面不改色的回头望了凛既白一眼,接下来凛既白被牵引着拜完堂,脑子一片空白的被带进了房间。

  凛既白一个人傻坐在床上好一会才回过神,忍不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虽然自己现在很想摘下盖头,可是喜娘再三叮嘱不能摘,凛既白踌躇一会后,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肚子却突然叫了起来,在路上颠簸了一路,又是拜堂,他已经四五个时辰没吃东西了,看着桌上的点心,凛既白想,先摘下来,吃完就盖上。

  凛既白掀开盖头,坐到桌子前,刚拿起一块点心,门就开了,门口的丫鬟看到凛既白现在的样子惊呼了一声,“呀,少夫人,您怎么自己掀开盖头了!”丫鬟赶紧跑进了房间,却被黎絮拦了下来,“算了,你们先下去。”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黎絮两个人,凛既白看着还没吃的点心,心虚的放回了盘子里,然后默默的退到了床边坐下,又默默的盖上了盖头,黎絮拿着喜称直径走到床边,挑起了喜帕,然后说道,“只是个仪式而已,不用这么讲究。”

  坐在床上的人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声,小鹿般的眼睛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打转,就是没有看黎絮,凛既白现在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黎絮以为她只是害羞而已,试探x_ing的喊了一声,“凛文茵?”凛既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黎絮是在叫自己,眼神有些闪躲的看了看黎絮,黎絮没想到凛文茵还是不讲话,这种莫名其妙的局面让黎絮有些没办法应对,他只能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我跟你成亲,因为这是我爷爷的遗愿。”黎絮的言下之意就是,跟你成亲我是不情愿,凛既白点了点头,黎絮有些懊恼,凛文茵一直不讲话,黎絮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想法,索x_ing就把话说的更为难听一些,“我有心怡之人,所以……”凛既白眨了眨眼睛,还是点了点头,在凛既白看来,真是委屈黎絮了,毕竟自己骗了他,现在在还心存愧疚。

  黎絮不明白凛既白是什么意思,两人僵持了一会,黎絮先绷不住了,累了一天实在没什么精力去琢磨对方,直径走到屏风后面去沐浴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凛既白还坐在床边没什么动静,黎絮想不到凛既白如此内敛,到现在都不曾开口说一句话,叫了下人开换水,示意凛既白去沐浴。

  凛既白担心自己是男的被发现,站在一旁不敢动,黎絮觉得自己理解到了她的意思,“你放心,我不至于这么下流偷看你洗澡。”确定了黎絮真的不会偷看,凛既白才走到屏风后面去。

  沐完浴更为头疼的事情来了,他们要怎么睡,黎絮倒是主动的扯下一床被子,躺倒了榻上,把床留给了凛既白,凛既白这才松了口气,黎絮有些纳闷,这凛文茵就这么不爱说话,犹豫了一下,又轻生喊了一句,“凛文茵。”

  凛既白从床上坐起,走到了黎絮身边,这动静也吓了黎絮一跳,“你为什么不说话?”凛既白下意识的张了张嘴,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黎絮坐起身来,打趣道,“紧张到不会讲话啊?”没想到凛既白突然牵起他的手,黎絮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连手都没有抽回来,凛既白在他手上画着什么,黎絮反应了好一会才发现,凛既白在写字,写的是她不会说话。

  这下让黎絮更是不知说什么好了,并没有告诉他,凛文茵不会讲话,见黎絮没什么反应,凛既白显得有些紧张了,猜测他是不是生气了,不过好在黎絮并没有其他的反应,只是对他淡淡的说了一句,睡吧。

  这一觉凛既白睡的并不安稳,一直折腾到好晚了才渐渐睡着,第二天也是被下人们叫醒,门外传来敲门声,凛既白才惊醒过来,显然黎絮也没有睡好,跟他一个时候醒的,凛既白正要去开门,被黎絮拉了回来。

  凛既白转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黎絮,黎絮轻声说了一句,“等等。”紧接着走向了床,把手指伸到嘴边,凛既白还是不懂黎絮要干嘛,眼看着黎絮将手指咬破了,然后又将凛既白睡的被子掀开,将献血擦在床铺上,凛既白这下才明白过来黎絮在干嘛,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黎絮又直径走向榻边,将另一床被子扔到了床上,这才示意凛既白去开门。

  进来的几个丫鬟都不是昨天见过,这几个丫头都是大夫人房里的,给黎絮和凛既白请过安之后,就去收拾他们的婚床了,只听见传来几声低笑,带头的丫头抱着换下来的被套,害羞的对黎絮说道,“打扰大少爷和少夫人了,奴婢这就去跟老夫人回话。还请两位早点去请安。”

第2章 请安

  大夫人房里的丫鬟走了,沁竹才带着其他几位丫鬟进来,沁竹是凛既白从家里带过来的陪嫁丫鬟,其他的下人都是黎府的,沁竹原本是伺候凛文茵的,如今为了帮助她家小姐逃婚,就陪着二少爷嫁了过来,害怕被人发现,一路上来,都是沁竹一个人伺候凛既白的起居。 黎絮在下人的伺候下洗漱完毕,等着凛文茵梳妆好,这还是黎絮第一次近距离看女子上妆,黎絮盯着铜镜里面的人,丝毫不带遮掩,倒是凛既白先败下阵来,移开了视线,这个小动作把黎絮看呆了,严妆过后的凛文茵,连害羞中都带点我见犹怜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黎絮干咳了一声,好在沁竹这个时候说道,“少爷少夫人,可以去前院了。”凛既白小心翼翼的跟在黎絮身后,黎絮走了几步发现后面的人一直不肯走上前来,黎絮动了点小心思,放慢了脚步,凛既白有些走神,并没有发现两人现在已经是并排走着了。 大少爷不动声色的侧目打量着自己的少夫人,不禁有些浮想联翩,以前读过一些上不了台面的野书,《登徒子好色赋》里面曾经这样形容过一位女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施朱则太红,着粉则太白”,现在容黎絮考量来看,最适合的凛文茵的是素颜,严妆过于妩媚,少了点灵动和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多一分一毫其他的修饰,反倒成了凛文茵的累赘。 有些惶恐的凛既白根本没有感受到黎絮的目光,他现在越发慌乱,转头就对上了黎絮的双眼,没想到这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旁,也正好看着自己,黎絮赶紧转过头,将步子迈大了些,走到了凛既白的前面,心道,“自己与这片文章真是如出一辙,这和登徒浪子、好色之徒有什么区别。” 正是黎家这样的显贵人家,所以在礼数上更为繁琐,凛既白他们到前厅的时候,其他几位长辈也随后来了。长者东,幼者西,左为尊,右为卑。黎絮是嫡长子,凛既白作为少夫人自然是要坐在他的旁边,凛既白这才将黎家的人认了个脸熟。 上座的黎絮的爹黎将军黎震,和黎絮的祖母汪氏,然后是黎絮的亲娘,黎家的大夫人赵氏,黎将军的两位妾室,坐在他们下方就是二少爷和三小姐,这二少爷和三小姐都是二夫人所出。 等人都到齐了,黎絮才示意凛既白和他上前奉茶请安,因为凛既白是第一天嫁到黎家,自然是要行跪拜礼,新婚燕尔端着茶杯跪在地上,只有黎絮一个人说了句,“父亲母亲喝茶。”所有人都在等着凛既白改口请安,可是他迟迟不肯说话,黎絮这才又说道,“凛文茵不会讲话。” 这话一出,大夫人着实有些愤懑,让她的儿子娶这样一个□□算不上高贵的女子,已经是委屈了黎絮了,如今竟然不会讲话,更是让赵氏添堵,二夫人一听这话,暗自窃喜,本身这江南离京城就是山高水远,又因为是黎老将军亲自订下的亲事,所以一直到提亲的时候,都只有凛文茵的一幅画像,江南女子生的温婉明媚是如此,但是谁都没想到黎絮竟然娶了个哑巴当大房,说出去都不够人笑掉大牙的。 饶是二夫人心里这样想,也不敢明着高兴,倒是黎震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凛文茵看着温雅含蓄,委屈不了黎絮,黎震接过茶,点了点头,“挺好的,心意到了就行了。”见黎震这样说,赵氏虽有不满,也不敢明面上表现出来,更是要献出大户人家的仪态,吩咐黎絮道,“文茵刚到京城,絮儿今日就带她出去走走。”请安这个小风波过去后,宅内的人都各怀心思散去了。 如果不是大夫人的提醒,黎絮还真不知道今日该如何与凛文茵相处,总不能两人呆坐在房内大眼瞪小眼吧,想着是出去随便逛逛,黎絮没让下人跟着,带着凛既白就出门了。 眼看年关将至,京城上下充斥着过年的氛围,到处都张灯结彩,两人一路无言的走到了现在,其实放到其他时候,无论面对是什么样的人,凭借的黎絮的见识,畅聊绝对是件易事,可是偏偏面对自己的少夫人的时候,黎絮不知道该讲什么。 或许是因为凛文茵不能讲话,所以他无法从语言中了解到凛文茵的想法,看似乖巧的跟在自己身边,其实已经神游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黎絮还是第一次被人冷落。 相反是黎大少爷想太多了,凛既白只是没那个胆子和他交流,他害怕多做多错,一点小事都有可能将自己想要隐瞒的事情暴露,跟在黎絮身旁也是心不在焉。 “你在想什么?”黎絮突然停下脚步,站到了凛既白的面前,凛既白一头就撞到了黎絮的怀里,黎絮长自己三岁,可是身高上却高出了自己一大截,凛既白没敢看他,摇了摇头,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黎絮有些气馁,想要说点其他的东西,这时听到有人在喊他。 “黎大少爷。”吊儿郎当的语气,黎絮不看就知道是谁,除了小王爷广奕还有谁,广奕和黎絮从小一起长大,比起家里的二少爷黎硕更像是亲兄弟,旁边的人是刑部尚书的儿子,江愿,黎絮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平时经常来的素秋阁,广奕和江愿正在示意他们上楼来。 昨日在婚礼上,广奕和江愿并没有见到凛既白的样子,如今凛既白坐到他们对面,有些感慨,天生丽质形容的也不外乎如此了,之前哪个提到娃娃亲就要死要活的黎絮,现在倒是一副截然相反的态度,广奕和江愿交换了个眼神,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俩笑什么?”黎絮一脸莫名其妙,广奕冲着凛既白说道,“真是委屈你了弟妹。”黎絮这才明白过来这两人笑什么,倒是凛既白有些不知所措,听到被叫弟妹脸上一热,不自在的看向黎絮,江愿见凛文茵不讲话,便接话道,“不用这么拘谨。” 黎絮看着凛既白抓紧了双手,然后点了点头,广奕和江愿一头雾水,这凛家小姐这么腼腆,黎絮解释道,“她不会讲话。”广奕“啊”了一声,江愿还没来得住,心道,“这傻子,大惊小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凛既白说,“别理广奕这傻子。”广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失态的事情。 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在他两人看来,黎絮真是捡了个大便宜,娶了这样一位花容月貌的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