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小皇帝跑了 作者:琼玖谦【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16 作者:琼玖谦        甜文        情有独钟        系统        天作之合       

文案:

小皇帝不想当皇帝。

奈何先皇只有他一个儿子。

林将军丰神俊朗,目若朗星,龙章凤姿,那才是真正的天子。

小皇帝偶得一个系统——寻找真爱系统。

系统:想让林将军当皇帝?可以啊

系统:传递龙气给他!

系统:很简单,以口渡气……。

小皇帝:来人,把将军给我关起来

林将军果然英姿过人。

小皇帝哭唧唧:将军,我也是有苦衷的,你不要怪我。

一个多月后。

小皇帝跑了,留下一纸诏书。

大将军怒了。

再次找到小皇帝。

大将军:来人,给我把这个人关起来。

主受,1V1

傻白甜,无逻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和宁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暗室

  昏暗狭窄的暗室里,只留有墙上挂着的唯一烛火在可怜巴巴地跳跃着。

  暗室中央一张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硬板床上用铁链锁着一个眉心紧缩、眉眼紧闭、很明显已经半昏迷,失去意识的男人。

  不远处的地上拉着一条长长的黑色人影,影影绰绰,顺着人影向上瞧,原来是一个眉眼精致,尤其是一双眼睛圆圆亮亮,透露着些许精巧憨气的小少年。

  小少年缩在一边的墙角处,战战兢兢地用眼睛去瞟床上的人影,即使对方毫无察觉,但他也被那人与生俱来的气势和威严所震慑,压根不敢上前。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杯早就已经凉透了的茶水,颤抖的指尖因为太过用力泛着青白,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个不停,隐约透出些许可怜气,灵动又傻气。

  啪的一声,烛火猛地跳动一番,小少年似乎看到床上人的眼皮动了一下,吓得手上一滑,慌得手上的茶杯差点掉了下去。

  连忙将那没有减少半分茶水的茶杯放下,紧绷的身体渐渐随着水纹的荡漾放松下来,就连一直挺直的肩膀也塌陷下来,宛如一根紧绷的弦终于松开。

  他已经精神高度紧张一下午了,此时身体上和心理上都有些疲累不堪,再加上大事几乎已经完成,只欠……只欠……具体欠什么,这会他一时半会还想不起来。

  “一定要这么做吗?”狭窄的暗室里,除了小少年就只剩下床上躺着的那个已经昏迷、神志不清醒的男人。

  少年低垂着眼睑,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完全遮挡住他眼底的情绪,身子一个劲地打着哆嗦,还是不敢去看床上人的眉眼。

  显然,他不是在跟床上人对话。

  “嗯,传递龙气就只有这一种办法。”冰冷的电子音在少年地脑海中蔓延开来,因为突兀,少年抖了个激灵又皱了皱鼻子,手指无意识地紧紧抓着自己的已经褶皱不堪的衣服下摆。

  面色苍白,下唇被咬的发青发白,就像是为自己鼓气一般,少年深吸一口气,瞪着两只圆滚滚黑溜溜的大眼睛,视死如归地抿着唇朝着床上男人的位置走去。

  龙气,对,就是龙气。

  床上的这个男人需要龙气。

  而他正是这个国家的皇帝,是一国之君,身上自然有着充裕到富足的龙气。但他却一点都不想当皇帝。

  所以——

  他要做什么呢,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暗室呢,他指甲紧紧嵌在掌心里,因为疼痛又松了松手。

  对,他想起来了!他要把自己的龙气过渡给这个男人,然后退位!

  想到能够永远离开皇宫,离开这个冷冰冰,完全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少年嘴角不自觉蔓延开一个苍白无力又虚弱的浅笑。

  要是能自主选择的话,他宁愿出生在寻常人家,也不要跟皇室有任何瓜葛。

  少年的父皇,因为骁勇善战,尤其喜好征战北疆,开拓疆土,经常御驾亲征,但也正因为如此,先皇的一生整个奉献给了边疆的战士和敌人们,倒是皇室成员人丁稀少,后宫凋零,甚至一直无后。

  直到一次胜仗过后,先皇宴席整整三日之久,各个将士酩酊大醉,不醉不归,先皇也因为意外宠幸了当日一位不起眼的倒酒的婢子,生下了和宁。

  和宁长相肖母,男生女相,面若好女,容色稀有,就连x_ing子上也像极了那个柔软易折的深宫女子。

  心x_ing柔软,x_ing子软糯,别说难当治国大业,就是寻常老百姓家也难见这般娇滴滴,哭唧唧的男子。

  和宁一出生母亲就离世了,父皇又因为常年南征北战,一年到头甚至没有几天回京城的。先皇对他虽不疼爱,倒也不苛刻。和宁中规中矩地就在深宫大院里慢慢长大了。

  只是好景不长,早些年间因为征战受了重伤的先皇再也支撑不住颠沛流离的戎马生涯,终于想起了国家也是可以以文治国的,整顿收拾回宫之后迅速打理朝纲,铁血手腕几年间便将整个国家料理的井井有条。

  对内百姓安家乐业,民生康健。对外,虽皇帝年岁已老,但皇帝一直带在身边教导的林小子已经长大成人,威风朗朗,上阵杀敌丝毫不逊色于先皇,甚至比先皇还要多上几分干净利落,足以震慑北疆,短时间内无人敢扰。

  先皇回来之前,和宁一直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安逸舒适的生活,有地方住,有东西吃,有衣服穿,甚至还有人伺候,但也许是遗传了母亲骨子里的软弱,即使身居高位,和宁总是一副怯怯懦懦的表现,但也不甚明显。

  和宁还小的时候,先皇曾回宫看过他一次。当时的和宁只有四岁,正对一切事物都处于无限好奇的时期,看见身披铠甲,丰神俊朗的先皇只觉得面前人熠熠生辉,由衷生出一股自豪与亲近之意。

  先皇骨子里带着杀戮之血,见自己的儿子也喜欢战甲宝马,自然满心欢喜,一度十分宠爱这后宫中唯一的孩子,就连当时尤其重视的围猎,也带着年龄尚小、甚至不识弓箭为何物的和宁去了。

  深宫大院内,和宁一直过得顺风顺水,何曾见过如此阵仗,在先皇的庆功会上,对着一地的模糊块状血r_ou_哭的声嘶力竭,吐得昏天黑地,完全丢了先皇割r_ou_尚且不眨眼的风范。

  具体的事宜和宁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候年龄尚小的他开启了自动保护意识,将所见所谓所感全部遗忘。据r-u母说,当时的状况惨烈,就是正常的大人也难以接受茹毛饮血般的暴力。

  可先皇到底不是正常人,所以他也期待自己的儿子不是正常人,即使在和宁哭的歇斯底里的情况下,还偏偏要将他凑到剖腹的猎物跟前仔细观看,甚至试图让他拿着匕首在猎物上刺穿几个洞。

  当时的和宁吓得双脚发软,瘫坐在地上完全没办法站起来,满眼的红和刺鼻的血腥味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周围人哈哈的大小声就像是嘲笑一般刺穿他的耳膜,割裂他的皮肤,让他无地自容,也让先皇颜面尽失。

  那天和宁哭着哭着就就晕了过去,最后好像是皇帝身边的一个将军为和宁求了情,才让他安安全全地回到了皇宫,回到了他温暖的寝殿。

  回来之后,和宁整整迷糊了一个多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有点痴痴傻傻,胆子尤其小,见不得血,甚至见不得生人。

  甚至是手上裂了个小口子都要哭的跟得了绝症一般悲痛欲绝,一到人多的地方就局促不安,口吃结巴,严重了甚至喘不上气。

  原本先皇还有培养他做下一任霸主的打算,请了各种老师强行教导他骑术s_h_è 箭,只是和宁一旦看见弓箭和任何武器,就吓得浑身瑟瑟发抖,缩在太监身后动也不敢动,眼皮都不敢掀开,几次三番哭的直接晕厥过去也不愿意让其他人近身,更不用说学习了。

  先皇雷霆大怒,又吓得和宁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多月这才退烧。

  从此之后,先皇便不再管和宁了,就像是完全遗忘了这个皇子一般。

  可这大概也不算不幸,因为先皇在和宁的记忆里完全就是凶神恶煞一般的存在。没有先皇时不时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和宁感觉自己的生活都轻松了不少。虽说日子没有以前那么舒适了,但却可以窝在自己的宫殿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提多自在了。

  但好日子总归是要到头的,先皇因为身体原因还是驾崩了。

  和宁作为他唯一的儿子,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皇位。

  完全不想当皇帝的和宁那日在看见到自己宫殿前来迎接自己的众人时,吓得腿脚一软,差点直接跪倒在地,在听见众人声势浩大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候一脸震惊,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莫名其妙怎么就变成了皇帝。

  先皇临死前虽然没有见过和宁一面,但几乎一切都为他安排好了。

  将执政大权全部交给文臣丞相,甚至将朝堂之上群臣肃清了一遍,只留下真正忠实于国家,忠实于朝廷的老臣。但先皇还有一个遗留问题没有处理。

  那就是一直跟对他南征北战、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林昭。

  来不及,也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处理。

  林昭少年英雄,小小年纪便跟随先皇上战场,排兵布阵手腕强硬,做事狠辣,比起和宁来说林昭更像是先皇的儿子,甚至可以说这一小半的江山都是林昭打下来的,自然军心民心也都被他全权掌握。

  和宁即位之后,身边便一直有白胡子老头为他分析此时的朝政时局以及林将军的狼子野心。

  先皇病危时,朝堂之上人人都在推测林昭会不会借机谋反,毕竟当朝唯一的皇子是一个扶不上墙的阿斗人尽皆知,如果他想要夺位,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甚至朝中肯定还有不少人鼓掌庆贺,毕竟和传闻中胆小怯懦的和宁相比,林昭简直太具有帝王的气势和威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