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妻(男妻三部曲) 作者:天使【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2-10 作者:天使       

《哑妻》 by 天使

文案

尹玄念只是男身女相,还不幸长得太漂亮,但并不表示他是女的啊!可惜他来不及澄清这一点,就被那一心只要他的笨男人娶回家,这下可好,万一笨男人发现真相,如何才能顾全自己小命,不被抓狂的他给杀了?

好好一个洞房花烛夜,美娇妻却变美男子?冷铁生无法不震惊,更让自己懊恼的是,不管娘子是男是女,都已进驻心中,没办法放手!只是这哑巴娘子,要如何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尹玄念斜睨着他,浅浅一笑。

如果会说话,他一定会请他把禁书通通买回去。

相公真体贴,知道他在厨房生火不易点燃,买书来让他派上用场。尹玄念低头算算,不过才五本而已,煮一顿饭哪够用。

抬起头,对男人充满期待的蠢相露出灿烂的笑颜。等着吧──「你今晚得吃半生不熟的饭,冷爷!」……

精彩尽在txtnovel

京城

清晨,天空飘著皑皑雪花,片片纷飞落在十分清冷的街景。

时至冬令,路上行人显少,男人带著沉稳的步伐不急不除走来,飘落的雪在他身上黑色披风化成一片湿意。

不畏风寒的男人有张冷硬的面孔;英挺的眉,锐利的眼,挺直的鼻,略薄的唇,组合在宛如刀削刻划的刚硬面庞,称得上好看。

教人一眼就难忘他冷然不著任何情绪的螫人眼神,彷佛天就算塌了,他的眼皮都不会眨动一下。

当男人无声的跨进食堂门槛,敏锐的耳纳入了几道由四面八方传出细微的抽气声,男人终於露出了一点情绪;微勾起唇,是嘲讽还是得意,没有人知道。

人们只知道这名唤做冷铁生的男人绝非善类,经营妓院、赌场、钱庄等……,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

不了解的是,冷爷的厨子是不是手艺不好?

大爷天天来光顾,维持了近三个月,风雨无阻,这家食肆现在可出名了。

「冷爷,您今日还是老样子。」

喉咙发出低沉的「嗯。」很冷的语气,脱下披风,冷铁生走到一处位置坐下。

外头冷,对著食肆大门任寒风侵袭上身,丝毫不为所动。

夥计端著热腾腾的早点过来,「冷爷,您要不要换个座位,这儿冷。」人会生病不敢讲,夥计怕冷爷听了当成诅咒的话。

「闪开!」毫不领情的命令,夥计碍著他的眼。

赶忙跨退几步,冷爷不甚高兴,可千万……别找他的麻烦。

全身散发冷然气势的男人带给众人一股恶寒,此时,所有人都想立刻夺门而出。

奇怪的是,明明刻意保持几个座位的距离,男人既没多瞧他们一眼,也没发狠,他们竟觉得外头飘著雪花纷飞的天气比屋内暖和……

寒风刺骨,不论怎样拉紧身上的破袄都暖和不了发颤的身子,不自觉咬著得发紫的唇,引忍饥肠辘辘的五脏庙,饿到满腹溢出酸水也不敢偷舀一碗清粥来吃。

唯有等……

等客人来喝粥,卖剩下的才轮得到他们母子俩糊口。

「念儿。」

娘轻唤了声,因操劳过度而长茧的手拉著衣袖,另一手端著一碗清粥,「快趁热喝。」

热腾腾的粥落入眼里,心里暖了,也沉痛……

尹玄念推回母亲的手,手往外头一指,母子俩瞧见有客人走进无法抵御风寒的棚内。

只摆了几张破旧的桌椅,两大汉子尚未坐下,先发声问道:「尹大娘,你那口子呢?」

中年妇人手一颤,翻落了热粥,彪形大汉一脚踩下,清粥喂了雪地。

尹玄念脸色一白,和娘亲一同退了几步。

「你你……死老头又干了什麽?他又去赌了?三天没回来,这回是欠了你们多少债?」她命苦,以为嫁了个忠厚老实的丈夫,殊不知丈夫恶赌成性,输了大半辈子仍死性不改,赔光了所有的家产。

提到她家那口子,她既害怕这些讨债的人上门,也气那口子这麽没出息,拖累他们母子俩沦落到今日的地步。

哀怨的目光含著泪,望著尹玄念,尹大娘掉了眼泪。

汉子可不甩女人来这套,其中一人冷言冷语的放话:「别跟我们哭穷,赌债不多,只画押一百两而已。每到月底分次结清。我们先来通知一声。警告你们别想逃走。」

尹大娘一听那一百两的欠债,当场差点昏厥,颤巍巍的身体若没有尹玄念扶著,怕是已经倒地不起。

另一名汉子已经坐下,「喂,娘们,来两碗粥吧,抵押利息。呵呵……」摆明来吃白食。

汉子贼溜溜的眼神盯著一语不发的小娘们,穿著虽破,脸上有些黑色污渍,没染上污渍的皮肤白嫩得很……

「嘿嘿……」他笑得很不善,脑筋打些歪主意来了。

另一名汉子怎会不知夥伴的心思。看来这欠下赌债的老头子仍是有本钱继续玩乐,这娘们身上弄乾净之後,若是换件像样的衣裳,送到窑里去,可以抵押老头子欠下的债务。

他们倒是不怕老头子赌输银两跑得不见人影,跑了老的,小的还在就好。

「这娘们长得挺俏的,来,大爷摸摸。」色心一起,人老实不客气的往端来两碗热粥的人脸上掐了一把。

尹玄念没闪躲,脸上一痛,很恶心的感觉。

他调戏过不少姑娘家,哪个不是惊叫救命,不然就是摆出一副贞节烈妇的蠢样,惟独这个最特别,没半点反应。汉子瞠眼说道:「这娘们没闪躲,呵呵……闷不吭声的躲到炉灶去添柴了。」

另一名汉子也搭话:「依我看哪,这娘们除了卖粥还卖豆腐,根本不怕客人吃豆腐。」

两人相视贼笑,彷佛人家没穿衣服似的,放肆的眼神均瞄到小姑娘的身上去。

尹玄念双肩颤了一下,右手握有一根木材,泛白的指节握得都发痛。

不敢当场发作瘾忍的怒气--他知道导火线一点燃,准会无法收拾的没完没了……

不甘心啊……穷人得跟现实低头!

手上的木材丢进炉灶内,他和娘需要靠此谋生取得三餐温饱,看著灶内劈劈啪啪的窜出火光,无人知晓他的内心也跟著起火……

锅内闷著粥,视线瞟向融入雪里的食物,心下一揪……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好饿啊……

站起身来走出棚外,冷得发抖,双手交握互相传递温度,对面的食堂生意真好,即使再冷的天气都会有固定的食客来。

同样是卖早膳的生意人,食肆招来的是富贵人家,而这简陋的棚子招来了地痞流氓。

不愿去瞧适才调戏过他的汉子,尹玄念不知不觉来到马路中央,仰起头来任雪花飘落在身上,好冷……

睫毛沾了雪,提袖抹去,脸上污渍随之消失露出了一张清丽绝色的脸庞。

两名汉子喝完热粥,再度对尹大娘丢下警告才离去,殊不知身後跟著一个人。

男人远远的跟著,直到眼前的两人拐进小巷道,总共三人进去,不一会儿巷道里传出了恐怖的哀嚎--

「啊--」

受不了杀猪般的恼人声音,男人抬脚踹昏了两名各自废了一条臂膀的汉子,一瞬巷道内没了声音。

冷颜寒憎,男人走出巷道,手上握著一张画押过的借据。他干起黑吃黑的事来了。

嗟!不过才一百两,这也值得他动手?!

这篇故事是我早上去买豆浆早点突然想到的,真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