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善 作者:老娘取不出名字了/定离(上)【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2-11 作者:老娘取不出名字了        定离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文案
重活一世,我一定要坏得不那么明显,坏得低调一点儿。
弃恶从善,想得美呢?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竹漪 ┃ 配角:秦江澜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作恶多端的女魔头苏竹漪通过流光镜回到一千多年前,想提前掠夺资源法宝征战天下走上人生颠覆?结果一做坏事就被雷劈,本命法宝是农家小锄头,时不时还有闪电劈歪落到她头上,别说称霸天下了,她都快夹着尾巴做人了!文风幽默,笑点多多,写一个魔头重生后,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世界,从而感觉到了世间真情,亲情、友情、爱情,上一辈子不曾接触过的美好,一点一点的改变她,引她一步一步弃恶从善的故事,善恶一线间,人x_ing碰撞也是文章的一大看点。


第001章 六百年

云霄宗有一颗万年古树名为望天。
树干笔直,枝繁叶茂,直c-h-a云海之中,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好似给天上浮云穿戴绿纱。
师尊秦江澜就居住在望天树上,他如今年纪一千六百岁,乃是云霄宗乃至整个沧澜界修为第一人,据说,距离飞升仅有一步之遥。
“师尊潜心修行,清心寡欲,早已不管世俗事务了。来,你们过来,在树下给师尊叩头。我们云霄宗新人弟子都要在这里参拜师尊的……”
树下,一个穿白袍,腰间束带上镶嵌白玉的精锐弟子招呼新来的弟子在树下围成一圈,跪下给师尊秦江澜磕头。新入门的弟子对沧澜界第一人都极为尊重,磕头也磕得扎实,一个个把头撞得嘭嘭响,脑门上都起了红印子。
苏竹漪趴在竹屋边缘,眯着眼睛从望天树上往下看,隔着那层层叠叠的绿叶子,从缝隙里能看到几个小童,她撇嘴道:“秦老狗,你们云霄宗的小东西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秦江澜端坐在树屋中央,闭目养神,眼皮都没抬一下,压根儿没搭理苏竹漪。
苏竹漪伸手一指,她袖子都卷到了肩上,露出圆润光滑的肩头,手臂修长白嫩,乍眼一看跟上好的羊脂玉一样,她指着树下根本看不清的小童道:“就这几个童子,若放到我们魔门,不出三日,全部死绝。”她伸出小舌轻舔嘴唇,“我这般年纪之时,可是杀了十名同龄弟子,才得到进入魔门资格的。”
直到此时,秦江澜才缓缓睁眼,他本来是沉静的,然睁眼那一刹那,仿佛漫天星辰在他眼中点亮,那眸子里有淡墨青山,有星河浩瀚,有世间万物,深邃广袤。
“苏竹漪,你听我念了六百年的清心咒,心中还是如此暴戾嗜杀。”他声音清冷悠远,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平静的语调,却犹如琴弦拨动,环玉相叩。
听到秦江澜的话,苏竹漪直接在竹屋里滚了一圈儿,她本是趴在竹屋边缘,现在仰面躺着,长发如墨泼散,在身下铺了厚厚的一层,更衬得她皮肤白皙如玉,娇艳如花。
她胸口起伏,嘴唇微微张着,笑道:“我可是魔道妖女,你还指望我改邪归正?”苏竹漪猛地翻身坐起来,“我经脉尽断,修为全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秦江澜,不如你杀了我吧?”
苏竹漪挪到秦江澜身边,手轻覆在他脸上,呵气如兰,“还是你舍不得?”
秦江澜没说话,他已经再次闭眼,面无表情宛如一座石雕。苏竹漪近距离贴着他,她发现他睫毛特别长,那睫毛微微颤着,好似能刷到她脸上一样。
表面镇定,心头早起了波澜。见状,苏竹漪抿嘴一笑,“你困了我六百年了,我如今修为全失,经脉尽断,哪怕出去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不如你把我放了?我去找个凡人城镇,安度晚年?”
她伸手,挑起秦江澜鬓角一丝银发,“你看你这些年修为毫无长进,大限将至,乃是心中有尘,我就是缠着你黏在你身上的那片灰尘,快把我扫了,你就能飞升成仙,享大道永生了。”
“永和三年,长宁村被血罗门屠村,掠走十二名童男童女训练,一月后,正式加入血罗门的只有你一个。”秦江澜淡淡说。
“血罗门入门考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什么好计较的。”苏竹漪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道。
“那年你七岁。”秦江澜没理她,继续道。
苏竹漪冷哼一声,这些话她都听起茧子了,无非是再一一细数一遍她的罪状,最后说她罪孽深重,不能放她离开罢了。
“永和七年,永安镇遭魔道偷袭,镇上修真家族苏家满门被灭,无一活口,他们,有不少是你的血脉亲人。那年,你十一岁。”
“他们害了我外公,逼死我娘,留我一个人苦苦挣扎,我灭了他们满门多好,以后就不会有谁,会感受到像我一样的孤独无助。”她双手环住了秦江澜的脖颈,“一家人都死光了,黄泉路上有人陪伴,一点儿不孤单,多好?若有活着的,还得费尽心思复仇,多累啊,你说是不是?”
“永和十五年,南疆小派御灵宗女弟子被万刀剐脸,随后自杀身亡。御灵宗为其报仇,然一夜之间宗门尽毁。”秦江澜本来神色平淡的,说到此处,他忽地抬头,冷冷瞥了苏竹漪一眼。
那一眼,看得苏竹漪心窝都寒了一下,然她依旧轻哼一声,嘴硬道:“谁叫她说我狐媚,勾引她师兄,还用鞭子抽我的脸。”她伸手指着自己脸颊,“你看你看,若这脸上留下鞭痕多可怕。”
那脸颊上红晕如霞,近距离看着,让秦江澜心头一跳,那眸中冷意也随之柔化了不少。
他不想再看她了。
眼不见为净。
“那年,你十九岁。”
“寻道宗王子涵,玉林门张术,古剑派古飞跃……”秦江澜又念出了一串名字,苏竹漪却是没多大印象了,她只是道:“男的?这些男的都说真心喜欢我,愿意为我去死,所以我拿走他们的心,有什么不对吗?”
秦江澜额头微微一跳,六百年了,她的想法居然没有一丝改变,依旧这般强词夺理。
“后来,你为了修复流光镜,屠杀了多少生灵?”
“说得好像你们就不杀了一样。”苏竹漪突然伸手抓住了秦江澜的襟口,“你这衣服乃是鲛鳞所织,杀的不就是深海鲛族,要织成这样一件法宝,怕是得在上千鲛人身上剐鳞才行!”手一伸,从领口摸进去,触到那滚烫的肌肤,手指轻轻刮了几下,在锁骨处流连一番后,苏竹漪凤目一眯,笑着抓出了他胸口坠子,“你这空间法宝渊生珠,也是灵兽乾坤眼珠所炼。”
秦江澜是盘膝坐在蒲团上的,她直接叉开腿坐在了他双腿上,一手摸着他头上束发头冠,“这个是凤骨所雕,还有你的龙鳞匕首……”
“你屠岛之时,可曾在意过岛上修士?”
“难不成我要屠岛之时还得大喊一声,我要灭岛了你们快离开?那死的可就是我了,要知道,沧澜界想杀我的人可多了。我每天都过得担惊受怕呢。”
她伸手轻轻拍了秦江澜的脸颊,“秦老狗,活了一千多年,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她将红唇凑到他耳边,轻声呢喃,“我不杀人,我就得死,死在七岁那年,甚至更早的时候,死在野狗口中,你看,我跟你不一样,我不过是想活而已。”
活得随心所欲,恣意潇洒,天下无人能欺我辱我,再说我半句不是。
只可惜,她失败了。
被唯一相信过的一个朋友设计陷害受了重伤,最终被正道围剿经脉尽断,修为尽失。世人皆以为她灰飞烟灭了,谁会想到,那个天底下修为最高的秦江澜,会将她救下,困在这万丈高空,六百年不曾让她离开一步呢。
“六百零一年前,你在云霄宗苏睛熏身上割了三千六百刀,将她丢入了万蛇窟。”说到这里,秦江澜声音募地一冷,望天树的树叶都瞬间结了一层冰。
“谁叫她背叛我,设伏害我,引我入局?”当年长宁村十二名童男童女,她只杀了十个,还有一个,她帮她逃了。那个人就是苏晴熏。哪怕后来她成了人见人厌的妖女,跟机缘拜入云霄宗的苏晴熏也并非敌人,她把苏晴熏当做朋友。
唯一的那一个。
然而,苏晴熏引她入了正道修士布下的天罗地网。
“秦江澜。”苏竹漪对秦江澜陡然释放出来的冷意毫不在意,她现在修为尽失,是受不得冻的,白嫩的肌肤都冻红了,裸露在外的胳膊上都有了一层薄霜,然而她根本不管,只是哆哆嗦嗦的靠近秦江澜,将双臂伸到他衣服内取暖。
她的红唇印在了他唇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苏晴熏可是你唯一的关门弟子呢,你不杀了我为她报仇,反而……”
素手剥下了那件鲛鳞所织的青绿色长袍,她腿一伸,纤足将树屋角落里点着鲛人泪珠的灯盏踢翻,那j-i蛋大小的珠子离开了灯盏台就没了辉光,咕噜噜地滚到了墙角,屋子里的光线骤然变暗,苏竹漪轻啄他的耳垂,“反而,跟我这个妖女厮混呢。”
秦江澜年长苏竹漪三百岁。
血罗门抓童男童女试炼之时,他刚刚下山历练,云游到了西北贫瘠之地的长宁村附近。那时候血罗门有个高手长老在一旁,秦江澜实力有限,只能先暂时救走一个。在苏竹漪的配合下,他救走了苏晴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