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有毒 作者:夏夜鬼话(三)【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0 作者:夏夜鬼话       

第138章
  叶柏涵察觉到那一眼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却是猛然把自己裹在了斗篷之中。
  斗篷是他仿青寰袍和瀛洲面具制作出来的东西,不但能变化色彩纹路,还能屏蔽神识,非常有用。按理说,明皇的修为只要不是太高,是不可能发现叶柏涵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柏涵心里总是带了些许不安。
  ……大约是因为作为父亲和帝皇的威严给叶柏涵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吧。
  明皇望了几眼,又把视线收了回去,若无其事地继续跟人讨论起了国事。叶柏涵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听着明皇在那里与人讨论士族寒族的问题,沉默了片刻,突然退入了屋宇的y-in影之中,然后悄无声息地走了。
  明国自古以来士族势大,自从明皇登记后十余年才有所好转。叶柏涵离京时年纪尚小,自然是不知道其中的点点滴滴的,这些都是他后来听说的。
  不过明皇的手段素来都不怎么激烈,甚至可以说是和缓而且温水煮青蛙一般的。否则他不会纳林妃——林妃本人就是明国最大世家林家的嫡女。按她的身份,原本是可以封后的。
  事实上,她在宫中的权位也已经相当于皇后了。
  之所以林妃没有成为皇后,却是因为明皇之前的皇后也出自林家,还是林妃的小姑姑。对方据说是难产而死的,但是是不是真的就难说了。因为先皇后死后,明皇虽然以怀恋亡妻为借口不再立后,也会时时祭祀,但是私底下叶柏涵实在不记得明皇有过什么痴情之举。
  现在想来,那更像是个借口,一个为了遏制士族,避免林家更加势大,而想出来的借口。
  林妃虽然算是比较受宠,但是叶柏涵依旧不怎么喜欢她每日等在宫中,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小时候他觉得宫妃可能就是这样子的,但是后来就发现宫妃也可以有很多种姿态的,比如一度受宠的昙妃,x_ing格就素来很活泼,不但常向明皇提这提那的要求,日子也过得很有滋有味。
  叶柏涵这样想着,忍不住说道:“不知道母妃过得好吗……她素来心思重,要是能跟昙妃一样对自己好一点就好了。”
  别云生听了,突然露出一个笑容,勾起嘴角问道:“……你确定?”
  叶柏涵听他的语气,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言下之意,便开口问道:“我是这么觉得……泽君觉得不好?”
  别云生便说道:“昙妃已经‘病故’了。”
  叶柏涵听得一惊,然后问道:“……真的是病故了吗?”
  别云生说道:“不但昙妃病故了,她的小皇子也在之后不久病死了。”
  叶柏涵听了,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有些弄不清楚别云生跟他说这个有什么意思,难道是暗示他昙妃母子的死跟明皇有关?
  ……怎么可能?终究是虎毒不食子,明皇真的做得出来这么残酷的事情吗?
  叶柏涵沉默了一下,却是突然开口问道:“我现在有弟弟妹妹吗?”
  别云生说道:“有。这十年间,只有昙妃一个人生下过活的小皇子,不过好像胎位不正,昙妃‘千辛万苦’生下的小皇子,没过多久还是跟她去了。”
  “不过你母妃这期间也怀过两次,第一次是个弟弟……可生下来就是个死胎,前年的时候倒是给你生了个妹妹,现在应该两三岁了。你想见一见吗?”
  叶柏涵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说道:“弟弟……妹妹吗?”
  别云生的话里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叶柏涵一时之间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说来也奇怪,明皇后宫也很是有几位妃嫔,但是却总共也没怀上过几次。好不容易怀了,也都夭折了。
  ……这是偶然吗?
  按照一般理论来说,如果这其中有个幕后黑手,那最有可能的其实是叶柏涵的母亲,林妃本人。但是叶柏涵知道,林妃并不是那样的人,明皇也不是那样容易被蒙骗的对象。
  唯有这一点,叶柏涵非常确定。
  比起其它事情,叶柏涵更加在意的其实是跟林妃的相见。明明分离十年,林妃的一颦一笑却仿佛还在眼前一般,越是走在明宫之中,越是让叶柏涵记忆清晰起来。
  他避过了宫人与侍卫,最后来到了林妃所居住的无忧宫。叶柏涵觉得自己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来的时候,林妃似乎刚从花园之中回来,身边跟着个抱女童的n_ai娘。
  等进了内殿之后,n_ai娘就把女童递给了林妃。
  叶柏涵想那大概就是他的妹妹。
  女孩儿还没长开,但是已经露出几分漂亮可爱的模样。看上去x_ing子似乎挺安静的,软软地叫“母妃”。
  看上去就是个很可爱的小孩。
  林妃这才舒展开那略显严肃的表情,露出温和柔软的笑容,说道:“蓉蓉今天很乖,回头母妃让人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羊酥酪。”
  女娃听了,顿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好。”
  那母女相处的模样让叶柏涵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
  只不过那景象如此遥远,让叶柏涵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迈步向前。
  然后他就听到林妃开口说道:“你二哥若是能活到现在……想必也跟你们一样乖巧懂事。我有时候做梦都想要见到你哥哥……但是有时候又希望他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叶柏涵瞬间听得呆住。
  他还想知道林妃为何要说这样的话,偏偏林妃就不再说话了,只是抱着女儿不知道在回忆些什么。
  叶柏涵略一迟疑,就迈步走了出去。
  他故意把脚步放得重重的,让人能够听到他的到来。但是即使如此,林妃还是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转过头来,叫道:“是谁!?”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玄袍长发的俊美少年。
  叶柏涵隐隐觉得自己的母亲可能很难认出自己,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他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完全不同的模样。哪怕是至亲,分开十年时间,他又是从幼童长成了少年人,那变化之大都是很难再让人联系到一起的。
  但是两人视线相交的那一瞬间,林妃却突然开口叫道:“……小涵?”
  叶柏涵惊住。
  林妃似乎从他的表情和反应之中确定了自己的推断,然后就放下女儿冲他扑了过来。叶柏涵虽然看上去未必很健壮,但是毕竟是修仙者,力气总归是不小,本能地就抱住了自己的母妃。
  林妃情绪似乎非常激动,整个人都带着颤抖,说道:“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是不是又在做梦?”
  叶柏涵听到她这么问,一时也觉得颇为心酸,叫道:“母妃……是我。”
  林妃便趴在他肩头,一直哭一直哭,泪流不止,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她的眼泪带动,叶柏涵眼中也开始带了泪意,抱住她说道:“母妃……我回来了。”
  两人情绪都比较激动,这样互相不知道抱了多久,林妃的情绪才慢慢缓了过来,擦干眼泪,问道:“是你父皇派人去接你回来的?”
  叶柏涵回答道:“不是……是我自己回来的。我想回来看看您的情况。”
  林妃听了,却是立刻脸色一变,然后说道:“你这孩子……你父皇既然没有派人去接你,你私自回来做什么!?”
  叶柏涵并不是被明皇送走的,他是被乌怀殊给掳走的,但是林妃似乎并不知道其中的因由,反而以为他的离开是被明皇促成的……也不知道明皇是怎么跟她说的。
  但是其中的情由太过复杂,叶柏涵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说道:“放心,母妃,我私下溜进来的,没人知道我回来了。我也不会引人注目,来看看你就走。”
  林妃用一种复杂又挣扎的眼神望着他许久,然后说道:“你过来。”
  她伸手重新抱起了小女儿,然后就带着叶柏涵往屋里去。等进了屋之后,她拉上了帘子,又走到门前,高声对外间的人说道:“我要带公主小睡一会儿,你们不要来打扰。”
  宫人们应了之后,她才回到屋里,对叶柏涵说道:“你溜回来的事情有谁知道?”
  叶柏涵便回答道:“没什么人知道。”
  “你怎么进来的?”林妃又问道。
  叶柏涵便回答道:“有高人送我回来的,保证不会惊动任何人。”
  林妃想了想,有心想问这位高人是否可信,却又觉得问这事没有什么意义,便压下了这种种担忧,只询问他日常的生活,又与他说了许多他离开之后的事情。
  林妃的态度并不嘘寒问暖,反而如同交代后事一样,不肯浪费一分一秒,拼命地把想问的内容的都问了,把想要告诉叶柏涵的话都说了。
  叶柏涵隐隐意识到,林妃似乎已经做好了见完这一次就再不见面的打算。
  他对于林妃这样的态度有些惊愕,同时也感到了不安。他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林妃的一只手臂,说道:“母妃……发生了什么事情?您为什么……这么紧张?跟没活下来的弟弟们……有关系吗?”
  林妃猛然一惊,然后说道:“谁跟你说的!?”


第139章
  看到林妃这个一惊一乍的反应,叶柏涵就知道他八成是猜对了。
  叶柏涵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也听说了一些关于朝廷和宫里的事情。我知道昙妃去世了,您没了一个弟弟……就算是在宫中,频繁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有些太过异常了,难免让我有些疑惑。”
  “在我的记忆之中,宫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狠毒的人物,父皇的威严也深重,所以宫中不可能会有谋害皇子的行为,宫妃们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除非……”
  “别说了!”林妃猛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不可……如此臆测。”
  叶柏涵沉默了一下,虽有迟疑,最后还是说道:“若只是臆测,您为什么这样紧张?您为什么……害怕我私自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