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有毒 作者:夏夜鬼话(三)【完结】(3)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0 作者:夏夜鬼话       

  明皇问道:“你听谁说了什么?”
  别云生抱胸扭头,没有说话。他并不想与明皇正面交锋,但是也不想做出太过卑躬屈膝,诚惶诚恐的模样。
  叶柏涵半晌没说话。
  然后明皇说道:“昙妃和她的孩子,是我动手除去的。那孩子并非我的种。”
  叶柏涵没想到明皇会直接说这样的话,顿时愣住。
  明皇说道:“她想要当太后想疯了,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就算我愿意手下留情,但是这原由太损伤皇家颜面,说是不能说的。但是若隐瞒不说而把人送走,又有可能留下无穷后患。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让他们永远地闭嘴了。”
  叶柏涵说道:“昙妃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明皇说道:“否则你以为呢?你觉得父皇会无缘无故杀害自己的子女?”
  明皇说得这么坦荡,叶柏涵顿时就觉得自己把自己的父亲想得太过不堪了,立刻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然后迟疑了一下,低头说道,“是我不该有所疑心。”
  明皇便叹了一口气,很是感叹地说道:“这也不怪你。你离开父皇的时候还那样小,根本什么也不懂,自然是别人怎么说,你就怎么信了。”
  叶柏涵愣了一下,却是望向了别云生。他有点弄不清情况了,毕竟别云生是明皇派来的,但是之前关于昙妃的事情也确实是别云生暗示他的,此时明皇的意思却是别云生在叶柏涵面前搬弄是非,这其中的是非关系……叶柏涵实在有些弄不清楚其中的关系。
  明皇便对他说道:“柏涵,你是父皇的长子,也是唯一的皇子。父皇一直把你当做唯一的继承人……你离宫多年,父皇一直在竭力想办法想要接你回来。如今你回来,难道就是要跟父皇离心的?”
  明皇这话真的是说得软硬皆施,十分有讲究,当即就让叶柏涵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才好。
  别云生不由自主地瞪着两人,皱起了眉头。
  却不料明皇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猛然一个挥袖,别云生急忙伸手想要去拦,却不料眼前就已经是空无一片——明皇已然带着叶柏涵消失不见。
  别云生忍不住就握紧了拳头。
  叶柏涵反应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明皇给带到了一间宫室之中。他环顾四周,并没有认出这到底是宫中的哪一个位置。但是有一件事很确定,这间宫室应当并不是任何一间明面上的宫室,反而更像一间密室,因为它没有任何窗户,门户也十分隐蔽。
  令叶柏涵惊讶的是,明皇竟然抱着他就把转移过来了。这种凭空转移的技术不是五行遁地术,而分明是乾坤挪移术。叶柏涵好歹是也是修行者,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叶柏涵见过不少人使用乾坤挪移术,比如他进伽罗山的当天,危长老就使用过乾坤挪移术。但是不管何时,能使用乾坤挪移术的人绝对都是修为高深的大能。明皇身居京城繁华之地,浸 y- ín 于红尘权力斗争,却能有这么利害的修为,着实让人感到意外。
  叶柏涵自己就还没有办法使用出乾坤挪移术。
  这种法术要求使用高深的修为和充沛的灵力。叶柏涵两点都还缺不少火候,虽然早已学会乾坤挪移术的原理和结印的方式,却始终还不能实际使出这类法术。
  但是明皇却可以。
  这说明对方的修为比叶柏涵高深许多,恐怕最少也在危长老那个层次。一个身居凡尘宫宇的帝王竟然会有这么高深的修为,却是令人十分惊讶。
  虽然明皇表现得对叶柏涵很是亲密,但是叶柏涵对对方还是带着些许警惕,此时被明皇带入密室之中,更是紧张。
  明皇却是对此浑然不觉,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说道:“你长大了。”
  叶柏涵说道:“父亲却还是像以前一样年轻。”
  明皇便回答道:“你现在也是修行者,以后也会像我一样寿命悠长,年纪上面的差距算不了什么。你现在也长大了,回头我带你见了诸位大臣,就封你为太子,你也不要走了,好不好?”
  叶柏涵没想到明皇带他进来,竟然是要跟他说这个。
  他不知道明皇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只是在试探他,但还是说道:“父皇,我x_ing子疏懒,不善政事,不适合立为太子,还是闲云野鹤的日子更适合我。何况,父皇现在正当壮年,正是一展宏图的时候,完全还不必考虑立太子的事情。”
  明皇听了,看着他半晌,才说道:“柏涵你不想当这个太子?”
  叶柏涵说道:“我并不是故意推脱,只是我也有自知之明,不想担下自己可能担不下来的担子,致使贻害百姓。”
  明皇说道:“你本来就是皇长子,你母亲身居贵妃之位,出于先皇后之外她的身份便是最尊贵的。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何至于说这种丧气之言!?”
  然后他盯着叶柏涵半晌,说道:“出去这些年……你的x_ing子也野了。”
  叶柏涵没想到明皇会这么说,一时却是愣住了。其实说起来,叶柏涵确实没有当皇帝的野心。他小时候觉得自己的父皇十分年轻,而且身体健康,那时是做好了当一辈子皇子王爷的准备的。按照他的情况,历史上还真不是没有先例——皇帝长命,有人当了一辈子的太子,最后皇位直接被传给皇太孙。
  后来知道明皇是修道者,这想法就更加理所当然了。
  但是明皇这么说,态度看上去还很当真,那慈爱的样子根本不像有任何的生疏,十足真情实感。
  如果这是演戏,叶柏涵觉得明皇也太厉害了。
  如果不是演戏的话,他就有些摸不清明皇的真正心思了。
  叶柏涵说道:“父皇,虽然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但是其实我师父师兄都对我很好。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留在镜都。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最近魔道动作频繁的事情,这其中有些事情和我有牵扯,如果我留在京里是可能给父皇您带来麻烦的。我必须先回去。”
  明皇说道:“我不怕麻烦。”然后他就开口问道,“你说魔道的话……难道是伽罗山又出了什么状况?”
  他果然对于修真界的事情十分了解。
  叶柏涵说道:“正是这样。门里出了一点事情,可能是导致魔道大量聚集的原因。他们因为某个原因可能会一直想办法抓我,我留在京里并不安全……对于我自己或者父皇母妃都是如此。”
  明皇皱了皱眉:“……你怎么跟他们扯上关系的?”
  叶柏涵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大约就是我因为某些原因得罪了这些魔道。不过您不用担心,我现在是天舟山的长老,会受到天舟山的庇护,只要留在天舟山就十分安全,父皇不必在意。我以后若有时间,是回来看父皇母妃的。”
  明皇的眉头却并没有舒展开来,还是紧紧地皱在一起,半晌才舒展开来,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了。镜都现在虽然布了阵法,到底不如千百年传承的洞天福地。你便先回去,等我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到时候父皇亲自去接你。”
  叶柏涵看了明皇一眼,却觉得对方有可能真的是当真的,顿时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父皇不用如……”
  结果就听到了一阵嗡鸣声。


第141章
  叶柏涵听出那是宫内的大钟,往往要遇上极严重的大事才会敲响。明皇听到这个声音,也不得不暂时放下与叶柏涵的谈话,打开密室走了出去,问道:“什么事?”
  叶柏涵跟着往外走了几步,才发现这处暗室竟然存在于明皇的寝宫,直接连着寝宫侧殿的百宝阁。
  明皇回头忘了叶柏涵一眼,皱了皱眉头,露出看似无奈的神色,这才直接快步向着门外走去。等走到门外的时候,就有侍卫迎了上来,跟在明皇身后一起往外走去。
  叶柏涵从周身的灵力震荡判断,那些侍卫都不是修士。
  这样说起来,他们应当也并不知道明皇的具体修为……不知道镜都之中有多少知道明皇的真正情况。
  然后他就见到别云生从一侧消无声息地避过侍卫和内官跑了进来,然后跟叶柏涵说道:“我们走!”
  叶柏涵愣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跟着他一起离开了明宫。
  路上他开口问道:“泽君……您真的是父皇派来的?”
  别云生说道:“当然是,你没看到他对我时那态度?”
  叶柏涵望了他半晌,才叹气道:“但是看泽君对待父皇时候的态度,实在不像是非常友好。”
  别云生说道:“我虽然是受他所托,却并不是为他而来。在各种意义上说,比起你父皇,柏涵,我还更喜欢你的x_ing子。”
  叶柏涵愣了一下,才回答道:“可是仅仅如此,泽君就愿意这样陪我数年时间,一路护我周全吗?”
  别云生说道:“当然不是唯一的原因。真正的原因你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现在不是合适的机会。”
  “如果不是为了父皇……”叶柏涵顿了一下,开口问道,“那是为了我而来吗?”
  别云生为之一愣,才说道:“……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叶柏涵说道:“……不过是直觉罢了。”
  别云生低头叹了一口气,说道:“确实有一些渊源,然而暂且不能跟殿下说,就算说了殿下也未必会信我,所以并不是说的实际。”
  “不过有些事情殿下迟早会知道的,所以也不用着急。只需耐心等待,增强修为即可。”
  叶柏涵听了,愣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再发问。
  两人离开宫墙之后,发现四周再没有人拦截,叶柏涵就停顿了一下,然后望向了内城。他有些担忧地说道:“……也不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云生说道:“你在意?”
  叶柏涵便回答道:“有些担心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