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三总在觊觎我 作者:柳生棉【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0 作者:柳生棉       

简介:
除了受以外谁都是空气受就是底线慵懒攻×心嫌体正直人,妻面瘫受。
突发奇想,想写个超级短篇。
本文背景修仙,因为作者懒,所以一切都是套路 ̄ω ̄!
路致远穿越到了某本女强修仙小本本里面,角色名字好听点是个大师兄,实际上就是个炮灰。
因为书里面他就叫大师兄。
比他小的叫他大师兄,唯一比他辈分大的师傅喊他徒儿。路致远忍住了一再想问他挂名师傅问题的冲动:为什么二师弟你叫他哲修,三师弟你叫他慕逸。我却被叫了徒儿?!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路致远表示,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见识到了史上最扯的剧情。
男主三号一把将他这个炮灰大师兄搂在怀里,对女主宣示主权:“他是我的。劝你不要有所觊觎。” 
觊觎,鲫鱼,鲫鱼你个头呀!
路致远面无表情,很想劝慕逸去忘川河洗洗双眼。人家女主看上的是你,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来帮我立个必死的flag?!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致远慕逸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
  哲修表示,最近的洛云门很太平。唯一格格不入的就是他那个骨骼比较清奇的大师兄。
  大师兄最近很喜欢把一个口头禅挂在嘴边。
  “三师弟呀,你对四周的环境可有熟悉一些了否?”
  “三师弟呀,你看那儿的花多漂亮呀,要大师兄帮你摘一朵吗?”
  “三师弟呀,你要不要一起用膳?”
  “三师弟呀,要一起沐浴洗澡吗?”
  “三师弟呀,要一起同床而眠吗?”
  ……
  这个三师弟才刚刚入门,为何大师兄要对他如此热情?明明自己十岁刚进门那会儿,大师兄就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好好干活,以后能够脱单的。”
  这让年仅十三岁的哲修开始思考起了人生。
  从路致远穿越到这本书里面来,已经整整五年了。刚穿的时候,就是他正好十岁进入洛云门的时候。作为元婴期的掌门太青道长的第一个入门弟子,拥有先天双灵根的路致远成功当上了大师兄。
  嗯,他没有名字,全世界都叫他大师兄来着。偶尔来了外门的人,就叫他洛云门的大师兄。
  路致远没有别的想法,就想安安静静地修个仙。然后等着女主和男一来这儿。
  三年以后,作为男二的哲修进门了。然后又过了三年,作为男三的慕逸进门了。
  看见慕逸的那一刻,路致远菊花一紧,然后想起了男三的剧情。
  男三,姓慕名逸。
  x_ing别:男。
  种族:人类。
  黑化前:男三。
  黑化后:魔修,反派终极BOSS,男三。
  技能:天罚。
  特殊技能:一个天罚铲平了洛云门。
  解:技能发动后:大师兄,卒。
  大师兄=路致远。
  答:路致远,卒。
  不要问路致远为什么知道剧情。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情而已。
  为了让因为女主黑化后的慕逸不要那么冲动,路致远决定要从娃娃抓起。
  “师傅,徒儿认为,徒儿能担当起教导三师弟的责任。”
  太青道长捋着白胡子:“慕逸乃先天单灵根,世上难得一见的好资质。与他同样为单灵根的哲修是较好的选择。”
  路致远向太青道长投向坚定的目光:“不,师傅。徒儿觉得自己可以的。请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还给你一个惊喜。”
  “这……”
  “徒儿认为这是大师兄的责任。”
  太青问慕逸:“慕逸,你意下如何?”
  慕逸拱手作揖:“慕逸听师傅的话。”
  哲修见大师兄抢着干活,心里乐得自在:“大师兄入门年月比哲修长。哲修也认为大师兄适合教导三师弟。”
  太青挥手:“那就这样吧。你们都先退下,我还有话对你们大师兄说。”
  “是。”
  路致远问道:“不知师傅有啥话要说?”
  太青捋顺胡子:“我要闭关了。”
  路致远:“师傅,自打我进门,你已经闭关了两次了。”而且还是出关一次收一个徒弟,收完再去闭关。
  敢情太青的作用就是推动剧情发展。
  “这次闭关,我闭到打算突破。”
  “所以呢?”路致远眼角抽搐。
  太青:“所以,洛云门靠你了。”
  说罢,房间四周飘起了纷纷扬扬的粉色樱花雨,而太青的人也施施然地原地消失。
  路致远表示他已经习惯太青这样的离场方式。反正掌门不在,洛云门还有太虚道长撑着。
  路致远走出门,哲修迎上来。
  “大师兄,师傅跟你说什么了?”
  路致远:“师傅去闭关了。”
  哲修神情羞涩:“大师兄,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路致远:“说。”
  “这样吧,大师兄。下次师傅出关,你能不能让他考虑一下收个师妹回来?”
  一看这孩子就是笔直的。路致远点点头:“嗯。我考虑一下。”
  根据路致远所知道的剧情,慕逸的背景很牛逼哄哄,很牛逼很牛逼,很牛逼很牛逼,很牛逼很牛逼……
  路致远一拍脑袋,其实他也忘记了。只是知道很牛逼。
  “三师弟呀!”路致远面无表情地推开慕逸的房门,发现房里的人正在换衣服。
  “对不起。”路致远往后退了几步,又合上了房门,静静等待了几分钟。
  “三师弟,你好了吗?”路致远试探x_ing地敲敲房门。但是却没人回答。
  路致远又敲了敲:“三师弟?”
  他不信邪,于是又打开了房门,发现慕逸早就换上了睡衣在床上呼呼大睡。
  路致远想起来了,慕逸生平的爱好不是很多,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而且,起床气很大。
  慕逸刚刚才睡着,就被路致远开门的动作吵醒了。于是他很生气。
  只见床上的人身上散发出了白色的光芒,“嘭”地一声,慕逸从炼气三阶升到了炼气四阶。
  路致远:“???”
  才刚刚炼气九阶的路致远默默地合上房门,在心里咬小手帕。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吗?被吵醒而已,也能升阶?


第2章 从前有个人,他叫大师兄。(1)
  虽然两个人首次相见有点小尴尬,但这丝毫不影响路致远拯救洛云门和自己x_ing命的豪情壮志。
  “三师弟呀,我们该起来晨练了!”路致远一大早推开了慕逸的门。
  不出所料,慕逸还在睡觉。
  “三师弟呀……”路致远还没说完,只听见“咻!”“嘣!”“啪!”三声,自己就飞出了房门,以重力加速度的方式自由落体到地上然后慕逸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关上了。
  但是他路致远是什么人?会是那么轻易言败的人吗?!
  当然不是!
  于是第二天路致远还是锲而不舍地早起喊慕逸去晨练,接着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在静心堂修炼的哲修表示每天早上都会看见大师兄衣衫不整地来到静心堂晨练。他问大师兄,然后大师兄总回答在路上绊到石头扑街了。
  “堂堂一个修道之人,怎么会在路上摔倒?”哲修义正言辞。
  大师兄沉默了,神情严肃:“哲修,师傅曾经说过,有些东西,不要问,不要听,不要多说。人活着呀,最要紧是开心。”
  从来以师傅教诲为先的哲修就这样被路致远忽悠过去了。
  终于,在第十五天,哲修看见大师兄背了一个不明物体来静心堂。
  他定睛一看,这个不明物体不就是卷着被子的三师弟吗?!
  哲修惊讶得手指都开始发抖了:“大,大大师兄,你你,你这是,是是,打算算,算……”
  路致远:“你说,说说,什么么,么?”
  “我,我我,说你这是打打,打算,杀杀,杀人……”
  “嗯,嗯嗯?”
  哲修:“埋,埋埋尸吗?”
  路致远拍了一下哲修的肩膀:“你不要担心,三师弟是来晨练的。”
  哲修:“晨练?”晨练为什么要卷着被子?而且三师弟根本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好不好?!
  路致远点点头:“嗯,晨练。别说话了,好好练。”
  练什么练!你这样根本没法让人好好练好不好?!哲修在内心瞬间化成了咆哮帝。
  由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静心堂瞬间安静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地上的慕逸醒了过来,从被子中钻出来。
  “轰”地一声,惊得本来合着双眼的哲修瞬间瞪大了眼睛。发现大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静心堂的横梁上。
  路致远淡定地朝哲修抬手:“二师弟莫方。”
  哲修:“???”
  只见已经进入筑基期二阶的路致远一个鲫鱼倒跃,稳稳当当地站到了地上,对哲修说:“莫方,大师兄我习惯了。”
  哲修脸部僵硬:你习惯了我还没习惯呀?!
  哲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面无表情的路致远用两根手指捂住了他的嘴巴:“二师弟,要记住师傅的教导。配角一般都死于话多。所以,少说话,多做事。知道了吗?”
  哲修自进来洛云门以来从都没发现自己像现在那样这么地想揍人。
  奇怪的是,慕逸醒来以后,没有离开静心堂,而是乖乖地开始晨练。
  路致远虽没有表情,但在心里感慨:这么多天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