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之婚后生活 作者:见手青【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0 作者:见手青       

文案:
前一刻还在游轮上度假,下一刻秦简之就被塞上飞机空投来结婚
这样真的靠谱?
怎么看这个雌虫都是个妖艳贱货,和外面那些清纯不做作的不一样

本文又名[霸道少校的甜心俏商人]
[我的老婆是个老司机怎么办在线等]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简之严景 ┃ 配角: ┃ 其它:
==================

  ☆、1.第一章

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秦简之站在门前,几次去够那门把手,酒精让他的脑袋晕晕乎乎,大片的红色装饰更是炫目。
今天正是他结婚的日子。
在如今雄虫越发稀少的情况下,能办一场婚礼实属不易,因此大家都放开了去闹,一人一杯酒是意思意思,一人一瓶稍微尽兴,怕是要一人提着一缸酒来祝贺,那才叫热闹。
秦简之酒量不错,再加上身为雄虫,大家对他总是有更宽容的标准,这是他现在还能站着的原因。
他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索x_ing也不去开门,就这样靠着门板缓缓滑坐了下来。
他秦简之结婚了。
他忍不住鼻尖一酸,老秦家也算祖坟冒青烟,多少年了终于出了他一个雄虫。
即使当代社会“生雌生雄都一样”的口号喊了许久,但某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总是挥之不去,非一朝之间可以根除。
尤其像秦简之这样逐渐没落的家族,据说当他出生后,秦妈直接带着他去了京都的本家,老太太摸着他的脑袋欣慰得眼泪直掉。
秦简之仰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头顶暖色的灯,那光晕一圈一圈扩大,让他眼睛发酸。
背后的房间里静悄悄的,他的雌虫在等着他。
小时候憧憬小说里所谓的一见钟情,雌虫与雄虫在某个街角的咖啡厅相遇,缭绕的蒸汽中两人萌生暧昧的情愫,共同走过一生。
长大后才知道系统分配这么个东西。
这东西带着科技的冰冷感如同冰水一般浇在他火热的心上,一阵呲呲声后只留下一点灰色的残余。
他叹了口气,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露出一贯的笑容,起身去开门。
无论如何,这将是他一生的伴侣,作为一个绅士,他不能冷待一位抛弃一切跟随他的雌虫,作为一个秦家子弟,他不能落下冷酷无情的口实。
万一两人看对眼了呢?没人规定一见钟情不能发生在结婚当晚。
这样想着,他压下了门把手。
一片漆黑让他有点懵比,暖灯只能照亮门口的一小块地方,秦简之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安静地坐在床上,灯光照亮了他的靴子,上面有繁复的花纹和图案。
“你……”
他松开手,门自动在他身后合上,唯一的灯光也不见了,这下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秦简之愣了一下,伸出手去摸索墙壁上的开关,耳边响起细微的衣料摩擦声。
他的新娘站在他的面前,秦简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不知道系统是怎么分配的,雌虫似乎比他高了一个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秦简之在雄虫中绝对很高,哪怕在雌虫中也不算矮。
这目光很锐利,甚至称得上锋芒毕露。
【老天,别是给我分配了个杀人犯】
秦简之也觉得自己有些怂,但系统的分配是没有理由的,高贵的皇家雌虫嫁给平民雄虫也不是没有。
直到背上隐隐出了些汗,这目光才移开。
秦简之松了口气,一双手缓缓搭上他的腰,他被迫往后退去,直到贴上墙壁。
这让他不适地仰起头,唇上就传来柔软的触感。
“等等……”
秦简之的声音破碎——他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呢。
秦·纯情·天真·简之涨红了脸,他这是第一次亲吻雌虫——或者说被雌虫亲吻,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也得先认识一下,相互介绍个,怎么上来就直奔主题……
对方似乎也在惊奇他毫无经验的吻技,在秦简之觉得快窒息的时候,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喃:“你别紧张,用鼻子呼吸。”
我没紧张——秦简之很想这么说,但酸软的双腿让他没什么底气。
雌虫可能会笑话他。
这念头让秦简之有些沮丧,这年头哪个雄虫没有经历过放荡的时候?他平时总在朋友面前装成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要是让人知道他还抱着“结婚才能开车”的老旧观念,估计要被人当奇葩了。
接下来雌虫的动作让他忘记了这一切,火热的吻落在他的唇上,他只能被动地跟随着对方的动作,时不时因为被舔到上颚而发出一阵颤抖。
“你——你为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阿!
“嘘——”
气音撩拨着秦简之的耳朵,衣服被一件件褪下,秦简之有点恐慌地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雌虫又笑了,秦简之感受到对方忍着笑的颤抖,他一定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子了。
与身体孱弱的雄虫不同,即使在一片漆黑中,雌虫也能清楚地看清一切,哪怕是一只小小的飞蛾。
到底谁才是雄虫?
秦简之有种自己要被吃掉了的恐慌感。字面上的意思——虫族的祖先在还未进化前是某种大型昆虫,有些科学家认为雌虫为了生产会在□□后将雄虫吃掉。
他伸出手,像是抵抗一样地架在了对方的身上。他感受到对方流畅的肌r_ou_下蕴藏着的力量,热度透过皮肤袭来。
妈妈,我对不起你。老秦家唯一的雄虫要就此消失了。他被酒精冲昏的头脑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眼看着两人就往床边走去,一时承受不了的秦简之有点崩溃地喊:“等等等等!”
他的舌头还有些不利索,差点咬到了。
雌虫停下动作,秦简之喘了口气,尽量清楚地说:“你看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能不能走个流程?”
“好。”雌虫放开了他,秦简之终于找回了一向的镇定。
“我们先把灯打开,我看不到你。”他理了理条理,总得先认识才行。
“我怕你开了灯更紧张。”
秦简之张了张口,不得不承认雌虫说的是对的。
“好吧,那跳过这一步先,我叫秦简之,今年24,你呢?”
“你可以叫我严景。今年32。”
虫族一般有三百多年的寿命,雄虫因为数量的原因大多二十来岁就结了婚,雌虫要晚点,秦简之算晚了。
“然后呢?”
雌虫低下头,咬了秦简之的耳朵一口。
秦简之冷不丁一个哆嗦,整个人都往下滑。他从小最怕别人在他耳边说悄悄话,痒得很。
他勉强打直腿,压着声音说:“我家是经商的,我大概也会做这个,你呢?”
【可千万别是杀人犯】
“我是个军人。”雌虫的伸到秦简之的腰上画了个圈圈。
秦简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你以前经常……”
“经常什么?”
“经常这样……吗?”
秦简之吞吞吐吐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雌虫是真的笑了出来,他低头含住秦简之的嘴唇,将他亲得晕头转向。
直到对方翻着白眼一副要昏厥的模样,他才放开了他,搂着他的腰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晚安,我的雄主。”
“晚安。”

  ☆、2.第二章

秦简之醒来的时候,太阳已近中天。
他习惯x_ing地去摸床头的手机,入手却是一个冰凉凉的东西。
这是一个红釉碗,薄薄的碗烧制成正红的颜色,在阳光下像宝石一样漂亮。据说新婚晚上将这个放在床头,雌虫很快就能怀孕。
秦简之混沌的脑海里终于浮现出一个念头来:他昨天结婚了。
他放下了碗,重新躺回了被褥,宿醉让他头疼不已。
过了几分钟,他猛地坐直了身体。
他结婚了?!
秦简之茫然地转头,衣柜上的大镜子清晰地照出了他此刻的脸。
苍白的脸色配上凌乱的头发,眼圈下是疲惫的青黑色,因为过度震惊使得面部抽搐,这一切都仿佛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