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师兄,你又说谎 作者:少闲【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0 作者:少闲        情有独钟        年下        欢喜冤家        江湖恩怨       


文案:
白沙大漠玉笛吹,一去三生渐忘谁。
日月同辉出乱世,光明圣火盼东归。
去死亡之海溜达一圈,再醒来时明教还是那个明教,人却不是那些人,最可怕的是竟然要重新练功夫!!
但是这边这个明教怎么混的这么惨?为什么他行走江湖自报家门就人人喊打?!

这是个小喵太仗着轻功精妙功夫奇特,带着骗来的师弟肆无忌惮闯荡江湖的故事~

内容标签: 年下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城,陌百川 ┃ 配角:柳枫,陆子轩,阚明 ┃ 其它:明教,基三

第1章 序
  九月初秋,数树绿转黄。
  街上喧嚣熙攘,繁华依旧。
  杭州城内最热闹的大街上有家酒馆,这酒馆外表又破又烂,只在左侧挂了张黑旧木板,上面刻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行家酒馆。
  外表破烂,里面更是破烂,且只得摆下九张桌,却是桌桌满人。
  这时,酒馆踏进一位白衣少年,他腰间c-h-a管黑漆九节萧,手中握把紫竹骨折扇。站在门口张望半天,最后摇头晃脑地走向了最里的一张桌子。
  少年彬彬有礼地抱拳行礼,“这位兄台,可否为在下让个座位。”
  兄台爽朗一笑,把搁在凳子上的长刀拿开,为他挪出个空位。
  “多谢兄台。”少年微微一笑,唤来小二点了壶龙井。
  兄台诧异地看他一眼,嘴巴张了张最后什么都没说。少年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边随着隔壁隐约可闻的唱戏拍子点着节拍,一边旁若无人地在酒馆中品香茗。
  “听说了吗,最近京城发生的事?”
  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嘈杂的酒馆瞬间静了一下。
  “你说的……可是盗圣那件事?”
  “没错,盗圣又出手了!”
  听了这话,整个酒馆的人不约而同地把注意力移到了说话人身上。说话人是个老头,他顿时成了酒馆的中心。老头浑浊的目光扫了一圈酒馆,发现大家都在看他,忍不住又补充道:“盗圣这次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据说他这一路逃的甚是狼狈,盗圣从不失手这话怕是要变喽。”
  他这话说的,带着三分惋惜,剩下七分都是幸灾乐祸。
  坐在最里的少年很是惊奇地看向老者,他张口便要说话,忽听邻桌一老者发问,他想了想,又把嘴巴闭上了。
  邻桌的细眼老头疑道,“我听说盗圣最近是回漠北魔教了啊!”
  隔桌人反驳他,“盗圣在漠北那都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细眼老头哗然,“不知盗圣此次取了何物?”
  “大内秘籍!”一老者缕缕胡子,肯定地说,“据我所知,追盗圣的人确实多,六扇门派人沿路设了好几道卡围捕,只可惜——连盗圣的衣角都没摸到。”
  “要我说这消息才靠谱!”隔桌一位大汉拍桌而起,冲那引起话题、说盗圣要完蛋的老头喊道:“盗圣轻功精美绝伦,岂是六扇门那些三脚猫功夫的鹰犬能捉到的。”
  “可有人知那秘籍是何功夫?竟引得盗圣冒如此风险再度入京。”
  那名老者这下摇头叹息,“这我便无从得知了,盗圣能看上的秘籍,想必定是价值连城的。”
  一时间茶馆内口沫横飞,更有好事者说到兴头站起来与他人理论。而那少年自打闭上嘴巴之后除了喝茶便再无其他动静,直至听到另一则消息:
  “我听说宫里和江湖上都下了千两黄金的悬赏,只要拿到盗圣偷出来的秘籍就行,生死不论。”
  闻言,白衣少年差点儿喷出嘴里的茶。
  刚刚为他让座的兄台见他变了神色,觉得有话可聊,便凑近问道:“怎么,小兄弟你对那悬赏也有兴趣?”
  少年面色一僵,苦着脸说:“哪里哪里,我功夫低微,怕也是碰不上盗圣衣角的。”
  “那又何妨,碰碰运气。大不了,就当见识一番。”
  少年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却又听见一则让他嘴巴大张的消息:
  “据说已经有一心阁的刺客接下悬赏,此刻奔着江南来了!”
  有人问他:“你怎知他们奔着江南来?”
  “江湖上谁人不知盗圣生x_ing顽劣喜好热闹,他怎可错过九月的苏杭呢。”
  白衣少年听了这话,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放下手中茶杯,只坐了一会儿便飘然离去。
  回到客栈,推门便看见窗边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一袭便衣,腰挂铁尺,正是刚刚茶馆人口中说的六扇门捕快。
  少年不客气地问:“你这朝廷鹰犬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小捕快嬉皮笑脸,“听说你又偷东西了?”
  “你这鼻子倒是灵。”少年面带无奈,“我都不知我何时去的京城。”
  小捕快哈哈一笑,“我猜你也不敢再去京城偷东西。”
  盗圣手中折扇展了合,合了展,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那宫里丢的东西呢?”
  “确有此事。”
  “丢了本秘籍?”
  “没错,是本内功心法。”
  “你们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
  “正是。”小捕快坦然说道。
  “真是一群废物。”盗圣喟叹。
  小捕快拱拱手,“所以需要盗圣您老人家出马。”
  盗圣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我自顾不暇。”
  “哦?”小捕快惊奇道,“这是为何?”
  盗圣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一心阁接下了刺杀我的悬赏。”
  小捕快闻声一惊,忙道:“这是何时的事?”
  “刚刚。”
  小捕快蹙眉,“我回去查查,这下麻烦了。”
  盗圣抖抖衣袖,“所以——你请回吧。”
  “也好。”小捕快沉重地点点头,“同一心阁扯上关系还是挺麻烦的,我回京了,你自己小心。”
  盗圣听了小捕快的话,忍不住骂道:“你个没出息的捕快,说跑就跑,哪有半点鹰犬风范。”
  小捕快面容严肃,“我志不在此,要那风范又有何用。”
  “那你志在何方?”
  “为国为民。”
  “……滚吧。”
  “好嘞!”小捕快欢快地应道,“我是偷偷来通知你的,真正的六扇门大部队还在后方,他们不知道真相——你自求多福。”
  “什么?”
  “你接下来会体会到六扇门和江湖高手的联合追击。”小捕快一脸同情,“机会难得,好好把握。”
  盗圣一脚踹中小捕快屁股,“滚!”
  小捕快走了,盗圣却怅然地看向了窗外,面露忧愁。
  是啊,机会难得,怎么把握好呢。
  盗圣走到床边,从里侧拽出个长条包裹,包裹里是两把弯刀,形状诡异,通体黝黑。盗圣指尖缓缓拂过刀刃,最后停在了冰冷锋利的刀尖。这两把弯刀他花费数年制成,和他曾经所用的悲魔饥火一模一样,就是为了记着过去。
  他是明教洪水旗下弟子,冰魄寒王丁君亲传大弟子。去死亡之海监督师弟们训练时不巧碰上马贼,为保师弟他却遭了暗算。再醒来时明教倒还是那个明教,可教中人却从上换到下。
  他竟一个都不认识。
  恍恍惚惚过了一年,他才被迫接受这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大唐,没有熟知的一教两盟三魔,没有四家五剑六派,没有从小听到大的教中传奇历史,再没有那些熟悉的人和事。
  所幸,明教还是那个明教。
  只不再是陆危楼教主带领下那个叱咤千里的明教,而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


第2章 一
  江南无醉意,春风十里香。
  苏杭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的。
  送走了小捕快的盗圣不甘寂寞,在窗口看了半天风景之后身形一晃,顺着窗口轻飘飘地落到了对面的房顶,再一眨眼,他已经到了热闹的街道上。
  街边有人算命卜卦;有人叫喊买卖;有乞丐敲碗要饭;也有人宛如毒蛇,死死地盯着盗圣的身影。
  盗圣佯装不知,轻松自在地行走在大街上,时不时买些小东西和零嘴,忙活得不亦乐乎。
  毒蛇甚至看见盗圣明目张胆地从路人身上摸出个钱袋逍遥而去。
  一连三天,这条y-in冷的毒蛇目光时刻粘着盗圣的身影。直到这天,盗圣假装在客栈休息,实则转个圈将毒蛇堵在屋里。
  毒蛇一惊,右手握住剑柄。
  盗圣悠悠开口问道:“跟了我三天,干什么的?”
  这条毒蛇缓慢摇头,一声不吭,拔剑刺向盗圣。
  剑势飞快,还有些熟悉。
  这漂亮的招数惊到了盗圣。
  盗圣险而又险地避过毒蛇飞快的一剑,刚想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忽然注意到小杀手收招时熟悉的剑花。盗圣心想:莫非是哪个同门在外收的徒弟?
  想罢,他转身飞向城外,打算测测这毒蛇轻功。毒蛇紧紧跟上盗圣脚步,只是轻功火候逊色不少,几个呼吸间便被盗圣抛在身后。
  毒蛇自知追不上盗圣,懊恼地收剑转身回到客栈。
  谁知盗圣自投罗网——正坐在他房间里的椅子上嚣张地翻看他的包裹。
  盗圣:“哟!小杀手,回来了?”
  小杀手瞳孔一缩,手按在剑柄上,警惕地盯着盗圣。
  盗圣问:“你来找我拿秘籍?”
  小杀手闻言便要拔剑,盗圣眼疾手快,离开飞身上前,用折扇死死压住陌百川拔剑的胳膊。盗圣嘲笑道:“小杀手,你轻功没我快,武功不如我高,一心阁就派你一个来对付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