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河山 作者:天际驱驰(二)【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4 作者:天际驱驰       

  第100章 河滩危情
  
  风染问:王爷到底想怎样?贺锋从后面抱住自己,就是怕自己又吐到他身上吧?
  贺锋却不紧不慢地抱紧了风染:贺月把你赏赐给本王,就是给本王做男宠的,本王现在就要上你!一手箍紧了风染,一手去解风染的腰带,风染死命地抓住贺锋的手,不让他解自己的腰带,两个人的三只手使力角逐着。风染的内力还不及贺锋深厚,此时又不敢动用,贺锋的力道明显占了上风,便推着风染的手,一点一点移向腰带扣袢,这是力的角逐,更是心理的交锋。
  见风染一直僵硬着身体没动,也不说话,贺锋又说道:本王是不喜男色,但是对二殿下很有兴趣。说着,身体忽然扭动了一下,两个人的身体本来就紧贴着,贺锋这么一扭动,他身体上某个凸突起来的地方,便在风染身上蹭了蹭。
  风染本没有注意到,被这么一蹭,顿时让他涨红了脸,继而又气得惨白。可是,他人在贺锋手里,打既打不过,郑修年又在贺锋手里,他能有什么法子?
  如果二殿下能与本王联手,本王自当以礼相待,不动二殿下分毫。一旦事成,本王与二殿下共享尊荣?
  共享尊荣?风染轻轻哼道,他想:贺锋是不是想把他收进后宫去共享尊荣?
  贺锋还当风染被说动了,说道:本王一百余人,你有三百人,加上护送的四营兵卒二千,差不多都二千五百人,趁着天晚,掩杀回都城,杀他个措手不及,本王不懂行兵攻城之法,由你统率,事成之后,等本王登上皇位,封你为索云国大将军,统率全国兵马,你就是我索云国的郑家。这样的尊荣,在我索云国尚无先例。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一旦他真的前赴封地,就代表他向贺月的屈服,对他这一派的士气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就算将来他还能重回都城,那也是改天换地,物是人非了。
  贺锋开出来的条件是很优厚,对任何正常的人,都是挡不住的诱惑。可是风染来说,再优厚的条件,都是镜花水月,他只能活那么一点时间,再尊贵的地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他只想他身边的人活着,活好。贺锋许的尊荣,是一个无底深渊,进去了,就出不来。
  王爷不是想离间我风园护院和护送兵卒反目么?怎么这么快就要联成一线了?
  本王带的护卫虽是精锐,但实在太少,难以控制二千兵卒,先让你们反目,然后由你的人奇不意制住四个统领,众兵群龙无首,就只有听我们调度,本王没有带过兵,只有你来指挥。
  他们不是我的人,就算要听我支使,但我叫他们去攻击护送兵卒的统领,他们绝不会听。按贺锋的说法,风园护院跟护送兵卒都是贺月派来的,他们才是同一阵线。怎么可能听自己的胡乱指使闹内哄?
  那四人调戏诋毁了二殿下的清白声誉,就是该拿下治罪!贺锋说道:然后换上本王的人出任统领之职,或是从兵卒中提拔易于控制的人出任统领,咱们三方就可以联手了。
  就算风园护院会为了维护我向四统领出手,但他们绝不会同意掉转枪头攻打都城。风园护院,由庄总管一手召集,全都是贺月的人。
  贺锋一边继续与风染角力,一边笑道:二殿下治军御下自有一套,怎么样才能控制住风园之人,是二殿下的事,以二殿下之能,只有不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事。不用本王cao心。
  权衡之后,风染撤了手上的力道,冷冷道:你与贺月相争,是你们索云国的事,我是y-in国人,我不会帮你,也不会帮贺月。你要敢动我,我立时自尽。他受贺月挟制,允诺不自尽,但在贺锋身边,他却没有这个顾虑。
  贺锋紧紧箍着风染,手却不敢再动。是啊,风染在他手里,固然是一个可以挟制贺月的工具,可是如果风染在他手里死了,只怕更会激怒贺月,更会把他往死里逼。而风园护院更是要立即发难,变起肘间。护送兵卒多半还是相帮风园,他以一百余人如何抵敌得住二千三百余人的攻击?事态会立即向不可控制方向发展。
  贺锋只是呆了一下,很快就发狂一般一边把风染压倒在河滩上,一边运指如风点了风染几处大x_u_e,然后撕扯着风染的衣服,怒道:你看本王敢不敢动你?!
  自从接到贺月的亲王赴封令,他就知道到了他与贺月最后对决的时候,他就谋划着怎么才能反败为胜,挽回颓势?他千筹谋,万算计,把风染拉入自己的阵营,以为任风染对贺月的怨恨,一定会为自己冲锋陷阵,以二千余人奇袭都城,再加上自己在城里安排下的内应,不是没有机会。然而,关键时候,风染竟然宁死也不帮他,让他的所有图谋打算都落空,这怎不叫他挫败发狂?机会一次次错过,皇位距离他越来越远,贺锋头脑一热,便什么都不想了,只想上了风染再说!
  他给了风染机会,他愿意忍下自己对风染的欲望,以礼相待,共享尊荣,是风染自己不要,此刻,他不想忍耐,只想在风染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和愤怒。
  恍然间,他记得,自己生下来就是个错误,是他父皇年轻时一时兴起犯下的失误,他娘从没有得到过父亲的疼爱,很早就死了,他的娘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过任何名份,他是婢女之子。好在他的皇帝祖父和祖母很喜爱他,把他接进皇宫,养到了十岁。那一年,他的第一个弟弟出生了,他是太子妃之子。他便被送回了太子府,他弟弟代替他住进了皇宫。他一直早慧,已经能够明白这一切是为了什么。那时,他便下了决心,要去争取自己的一切。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督促着自己,自己跟自己较劲儿般地努力上进,成长为一个年轻有为的亲王,他凭着自己的才干和能力,再次赢得了祖父祖母的喜爱,进出朝堂,赢得大臣的赞赏,辅佐自己的父亲与叔伯们争权夺利,终赢得父亲青眯,承认自己的大儿子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他用自己的努力成了索云国历史上最有权势的亲王。但是,这一切还不够,他想要皇位,那个位子应该能者居之,他要把那个因为投胎投得好的人踩在脚下。为此,贺锋不断地鞭策着自己进取,用尽手段与贺月明争暗斗,兢兢业业,谨小慎微,这么多年,从不敢行差踏错。如今,他要在风染身上放纵一回,他恼恨这个坏他好事,扼杀他最后希望的人,这么多年的忍隐一瞬间爆发出来,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再也顾不得其余的事,就在河滩上不管不顾起来。
  风染闭着眼,一阵一阵干呕,只是他中午晚上都没吃,自是什么都呕不出来,却是呕得难受。他怎么忘记了,除夕夜贺锋就点过他腿上的x_u_e道,怎么不预先防范着?这一下全身动弹不得,小河边又被清了场,还有谁能来救他?
  说话间,夜色四起,遮掩了河滩上两个人的身形,只传来贺锋低低的喘息声和衣衫布匹被撕破的声音。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断喝:谁?贺锋的两个贴身护卫,一个向贺锋跑来,另一个向河岸边窜了出去。随后便听见有刀戈交击之声传来,河岸上,那个护卫竟是与人动了兵刃,一边打,一边喝问:你是谁?敢窥视亲王王爷!这么一叫嚷很快引来了官兵,越来越多的人拥向河岸边。
  留下来的那个护卫站在远处,遥遥地请示道:需要卑职现在护送王爷回去么?
  被这么一打岔,贺锋一时发热的头脑渐渐冷静清醒了过来,想起了他所面临的严峻局面,他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继续下去,就算风染是他名正言顺收的男宠,可这等幕天席地,也太有伤风化了。而且羞辱风染的后果,只怕是他难以承受的。贺锋寒着脸爬了起来,又把风染扶起来,解了x_u_e,看风染衣衫破烂不整,便把自己的披风给披在身上,有些歉意地说道:冒犯二殿下,还请海涵。
  风染被点了x_u_e,虽是解了,却全身酸软无力,当下默不作声,拉紧了披风,靠在贺锋身上。他虽极不愿意披上贺锋的披风,但自己的衣衫损坏,不披着贺锋的披风,更要出丑。
  风染便在贺锋的扶持下,一路往回走,刚进村,风园的人就迎了上来,带头的就是庄总管。
  庄总管先向贺锋一揖:老朽见过王爷。不等贺锋回应,立即转向风染:公子,身体不适?看见贺锋扶着风染肩头的手,又看着风染身上披着贺锋的披风,再加上风染苍白着脸,微颦着眉,便知道自己得到的消息不假。一面说道:怎敢烦劳王爷搀扶我家公子?一面不着痕迹地伸手去搀扶风染。
  在庄总管的手快到碰触到风染肩头之时,风染忽然冷眼一扫庄总管:不用了。他被贺锋扶着就算了,不用再多一个人来扶。
  庄总管似是被风染吓着了,手一抖,赶紧缩了回来,但却无意中勾到了披风褶子,他一缩手,就把披风从风染身上拉了下来!
  
  第101章 移祸
  
  风染被撕烂的衣服顿时无遮无挡在呈现在众人眼前,有些地方甚至还裸露出肤肌,风园护院个个瞪大了眼睛,惊怒得目眦欲裂:公子?谁敢对公子无礼?
  庄总管飞快地拾起披风又披回风染身上,低声问:辱公子,便是辱我风园!我风园上下,誓死捍卫公子!换句话说,辱风园,就是辱太子府,辱皇帝陛下!
  贺锋扶着风染肩头的手陡然一紧,他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若是风染嘴里吐出他的名字,只怕他这辈子就要栽在这里了!
  贺锋的贴身护卫喝道:让开,你们这群奴才的奴才吃了狗胆,敢挡王爷的路?挤到贺锋身前,便要驱开风园众人,护送贺锋回房。
  自从太后跑来太子府闹了一回之后,贺月深觉铁羽军护卫不力,把风园赏给风染,在派遣铁羽军固定人手护卫风园之后,贺月尤不放心,便下旨,直接从铁羽军调拨了三百余人到风园做护院,又叫风染和庄总管再聘请一些江湖好手做护院。经过大半年庄总管的运作,因是皇帝开了口,风园护院的人数便有些夸张地达到了四百余人。风园便由铁羽军和自己的护院两个系统,双重防卫着,其防卫之严密甚至超过太子府时期!
  铁羽军是官府派给各王府和太子府及大臣府第的护卫,是对亲王大臣们的照顾,更是一种殊荣。什么府第,该派多少人巡查护卫,是按官阶等级来定的。护院跟铁羽军不同,是私人护卫,人数多少是府第主人自己来定,反正佣金薪酬是主人来付,一般人数在合理范围,官府不会过问。所谓的王府护卫,也就是王府自己召请的私人护院,王府护卫这个说法,只是比较好听气派一点。贺锋怕引起贺月猜忌,一直不敢召请太多的王府护卫,这次他几乎把王府护卫尽数带走,京中家眷有铁羽军护卫着,只要他不谋反,尽够安全。另有聘请的江湖好手,便只能暗中随行。
  此次庄总管亲自挑选带领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弱者,贺锋的贴身护卫伸手来推,众人不退反进,更是把贺锋和风染以及贺锋护卫团团围在当中,纷纷叫嚷:谁是奴才了?我家公子千金之体,尊贵无比!你他妈才是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