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河山 作者:天际驱驰(四)【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4 作者:天际驱驰       

  
  第258章 皇宫告急
  
  贺月微微笑着,向小七道:“传旨,散朝,回宫!各位大人愿意在风将军这里作客的,随意。”像平民那样向被非礼方求取和解,不过是贺月驾临都统帅府的借口。非礼之事,本来就是郑家做出来的假像,根本子虚乌有,自己需要就子虚乌有之事向风染求取和解吗?贺月到都统帅府来,主要是想解救风染脱困,想那郑家也没胆子敢直接出面阻挠自己。
  风染恢复了武功和自由,贺月的目的就达成了,风染要怎么处置郑家及都统帅府内的一干人等,是风染的内务,相信风染会处理得很好,贺月并不担心。
  皇帝跟将军,在庄唯一和玄武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达成了和解。庄唯一自是乐见其成,玄武王则觉得这进度,快得令他措手不及,不由得气鼓鼓的,可是又想不出法子辩驳阻饶。
  贺月在风染的护送下,从卧房里出来,到了外面厅堂上,向几位一品大臣和王爷说道:“风将军胸怀广大,已然宽宥了朕,此事到此为止,各位大人不必再议。”
  此事怎么能够就此罢休了呢?他们好不容易才抓到的机会,怎么能叫贺月就这么蒙混过关了呢?逊位之事今天必须搞定,必须在要今天逼到皇帝表态逊位,不然,到了明天,就水过三秋了,再提逊位之议,就是逼宫了,搞不好,皇帝能一怒之下直接下令砍人。
  郑家暗地里透出来的消息,叫他们来都统帅府现场捉j-ian,哦不,是捉皇帝非礼将军的现场,可是现场在哪?将军陪着皇帝衣冠楚楚脸色平静地走出卧房来,哪有将军被皇帝非礼了的样子?
  几位王爷不甘心地围住贺月,只得旧话重提:皇帝不是平常人,皇帝犯了错,不能与庶民同罪!非礼大臣,逆悖伦常,崩坏君臣之道, y- ín 乱朝堂,事关君德之失,岂能用民间处理寻常非礼纠纷的办法来解决帝王失德的重大问题?因此,不能散朝,更不能回宫,皇帝非礼大臣的事,还得回朝堂再议!
  然后几位王爷便把风染推了出来,说风将军已经放出话了,皇帝不逊位,将军就要辞官,誓不能再在昏君手下为官任将。逼着风染问,刚才答允与皇帝和解,是不是迫于帝王 y- ín 威?
  风染只得不尴不尬地站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好。早在地牢里就想得明白,此事,他真帮不上贺月,只能让贺月把非礼的罪名扛了,只是他没想到,他硬被王爷们拉进了逼宫派里。风染还真没见识过文官文斗的场面,竟是如此激烈,人人据理力争,人人正气凛然,人人微言大义,人人心思敏捷,人人对答如流,人人出口成章,人人舌灿莲花!风染大开眼界之余,只深切地知道,自己书读得真是太少了!想:他要是坐在贺月那位子上,怕不得被这些文官们的几张嘴,直接轰成渣渣!
  论战的战场,从朝堂直接转移到了都统帅府后宅主院的厅堂上,不过官吏只剩下几个一品官和王爷,这样一来,拥君派就显得势单力孤,在气势上就弱了一些。
  只是,小七已经宣了贺月准备起驾回宫的旨,怎么半天没有内侍和御前护卫们前来护驾回宫呢?
  风染刚这么想,就听见一从都统帅府门外有人飞快地跑了进来,引得一路都有人惊叫,那人很快通过了中门,向后宅主院跑来,然后被守在主院外的郑家兵拦了下来。正在扯闹,风染心知有异,不等郑家兵查问,自己就走了出去。
  风染站在主院院落里,便看见院落门楼下站着气喘吁吁的三个人。左右两人瞧服色,是自己都统帅府的护卫,这两人一起架着中间一人。中间这人,喘息得更加急促,穿着御前护卫的服色,只是衣铠身体上,溅洒了多处大滩大滩的鲜血,他自己似乎也受了极重的伤,又浑身s-hi漉漉的,往下直滴血水,若不是左右两人扶着,怕站都站不住,不知是不是伤得太重了,浑身都在不停地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晕过去。
  御前护卫怎么会伤成这样?怎么会跑到他都统帅府来?难道有紧急军情?风染身形一闪,就到了门楼下,问道:“怎么回事?”
  中间那穿着御前护卫服色的人气喘如牛,边喘边道:“快、快、救命!救、救命!”。左右两人连忙代答道:“这位兄弟说是御前护卫,是从皇宫里冲杀出来的。说皇宫里被杀入了一队人马!正在宫里大肆杀戮!宫里情况危急,他是逃出来报信的。”
  “皇宫里被杀入了一队人马”?这些人还在宫里“大肆杀戮”?
  这队人马,从哪来的?文官们手底是不可能有兵马的,只有那几个王爷手上,允许有少量亲兵卫队和王府护卫。难道是几个王爷把自己的王府护卫和亲兵卫队集中在一起杀入了皇宫?想逼贺月逊位?可是他们的军队应该冲着贺月去,而不是杀入皇宫啊。
  风染向郑家兵吩咐道:“去厅上,把叶大人和凌大人请出来。”又问中间那人:“杀入宫中的是什么人?怎么进去的?有多少人?宫里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伤亡?”
  中间那人,一边喘着一边回道:“小人是巡守品月斋一带的护卫。”
  “品月斋是什么地方?”风染虽进过一次皇宫,但他只到过皇帝寝宫,太后的祥瑞殿和那个专门锁禁男宠的菁华院三处地方。
  不远处,叶方生匆匆赶来,讶然道:“阿九?你不在宫里怎么在这里?你这是怎么了?”又向风染道:“品月斋是建在皇宫里的庵堂,跟太皇太后寝宫邻近,两位太后和各宫娘娘们常在品月斋念经,上香,乞福。”
  那个叫阿九的,断断续续说过他杀出来的经过:阿九本是跟一队御前护卫在品月斋一带来回巡查,这品月斋在整个皇宫中,是在后宫西侧靠西,巡查中阿九内急起来,就偷偷离了队伍去大解,他刚进茅厕,似乎就听见外面响起了叱喝声和刀剑交击声,等他心慌慌从茅厕里出来,本想偷偷追上队伍,却看见后跟他一队巡查的御前护卫全都被人以极利索的手法杀了,除了护卫,一路上还横七竖八倒着不少内侍和女侍,阿九吓懵了,大叫道:“品月斋有刺客!宫里进刺客啦!”顿时,后宫里都乱了,不知从那里窜出许多人来,宫里的人,慌恐地四下逃窜,一些不是御前护卫,穿着凤梦兵卒服色的人四下追杀内侍女侍们,逼问皇帝,皇后,太后,太皇太后的寝宫所在。宫里像炸开了锅似的乱成一团,又叫又嚎又哭,时不时地听到临死前的惨嚎。这时,副都统领朱耀率领了一批御前护卫上前抵挡住乱军,阿九便也跟着自己的队伍奋勇作战,只是对方人数出乎意料的众多,只分出一部分人手跟朱耀和御前护卫们缠斗,其余的人绕过朱耀等人,往后宫各处杀人搜人抓人,朱耀一看不是办法,根本阻挡不住乱军的行动,便一边奋力抵敌,一边指派御前护卫前去护卫“三后”,一边派人闯出宫去求援。阿九生怕留在宫里死路一条,便自告奋勇出宫报信求援。不想整个皇宫都被乱军所控制,各处宫门紧闭,全由乱军把守着,阿九们根本闯不出去。像郑修年那样轻功的毕竟少,整个御前护卫军都找不出一个来。阿九机灵,见陆路不成,就改水路,从流经皇宫的河道里潜了出来。那些乱军虽然守住了宫门,对河道却疏忽了,不过阿九等人下水时弄出了声响,那些乱军便朝河道里猛地放箭,阿九仗着水x_ing好,潜得深,潜得快,逃了出来,其他的大约都被s_h_è 杀在河里了,阿九自己也中了几箭,好不容易才坚持到都统帅府。
  此时,正在厅堂里争论的皇帝王爷大臣们也都听到了皇宫剧变的消息,纷纷跑出来听消息,个个吓得脸都白了。
  “朕的母后,皇后,太皇太后,可好?”
  阿九道:“小人逃出时来,似乎乱军尚未找到她们,她们可能躲起来了,乱军正在逼勒内侍女侍们去找。”
  贺月听了这话,暗暗松了口气。然而,她们被困在皇宫里,皇宫就那么大,谁知道她们能躲多久?
  风染又问:“那些乱军,到底是谁?”
  阿九道:“不清楚,穿的是我们凤梦人的兵卒服色,但是,不是索云军的兵卒样式。”
  穿着凤梦服色,衣服又不是索云国的兵卒样式,那会是哪国的乱军?再说,中路三国相互支持,把外围守得跟铁桶似的,连雾黑大军都攻不进来,乱军怎么进来的?乱军跑到索云国来避难还说得过去,然而,乱军却跑去攻打皇宫,意图捉拿“一帝三后”,这是什么意思?乱军出现得奇诡,乱军的用意也极是奇诡。
  阿九拼死逃出来,终于得救了,又报了信,心头大定,镇定之后,就想得多了,因此他想了想又道:“小人……可能是小人的错觉,觉得那些乱军里头,有些人似乎……似乎有些……长得不像凤梦人!”
  
  第259章 乱军夺宫
  
  几乎好几个人同声问道:“是雾黑人?”雾黑人不是被挡在了中路三国之外吗?怎么就从天而降攻进皇宫去了?
  阿九道:“是不是雾黑蛮子,小人不清楚……不过他们长得不像凤梦人!”
  这一下,各位王爷们倒是松了口气,他们生怕皇帝怀疑他们一边逼迫其逊位,一边派王府护卫攻打皇宫。???
  是不是雾黑蛮子,一会儿交手了,拿下几个就知道了,风染不在这上面纠结:“他们有多少人?”
  “多得很。小人不清楚他们有多少人,比我们御前护卫的人多很多。”
  因在战争期间,战力紧缺。御前护卫只负责守护皇宫和护卫皇族短程出行,风染便只给了御前护卫两万的编制。这两万人至少得分为三拨人,轮流值岗,因此,皇宫护卫的兵力当不足七千。照阿九的说法,乱军人数比御前护卫多很多,难道在万数以上?
  正在这时,都统帅府的护卫带进来一个铁羽军统领,禀告凌江,铁羽军除了城头值守,和在各府值守的人员外,其余所有兵卒已在都统帅府外集结,共计两万余人。
  一个都统帅府护卫也上来禀告:已经围皇宫跑马一周,皇宫所有宫门均已关闭,宫门外无人值守。宫门关闭,宫禁森严那是正常的,但是一般关了宫门,宫门外一样会有御前护卫值守,负责驱走意图靠近皇宫重地的百姓和盘问搜查准备入宫的人员物资等等,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宫门外无人值守的情况。
  “他们从哪道宫门杀进来的?”风染继续问阿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