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河山 作者:天际驱驰(六)【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天际驱驰       

  第417章 儿臣恳请母后成全
  
  太后不过是个从未习个武的老年女人,寻常老妇人这一掌扇出去,能有多快速度?多大力道?
  而风染是一个在整个凤梦大陆都少有的,能凝练出毒内丹的武功高手,论反应,论力道,跟太后一个天,一个地,太后是再凶悍十倍百倍,也绝计掴不风染的脸。
  然后,风染是臣,太后是君,更关键的是,风染开口,自称了“儿臣”,唤了太后“母后”,那是承认了自己跟太后的母子关系,母亲要出手教训儿子,儿子不得闪避!风染若是闪避,表示他那声“儿臣”“母后”是明知故犯的僭越!这可不是平时的僭越,宗庙堂,当着贺氏列祖列宗的面,冒称“儿臣”“母后”,该立即拿下,治一个冒认皇亲之罪。
  太后一出手,在宗庙里之,无数的皇族王爷大臣眼里便闪现出解恨的光芒!
  “打得好!”太后这一掌还没有掴风染的脸,他们已经在心里为太后这一掌叫好了!
  他们忍这个跟皇帝勾勾搭搭,无视礼法,忤越人伦,违逆君臣的将军,已经忍了很久了,这个人早应该被教训了!他们早想出手教训这个将军了,只不过他们在武功打不过这个将军,论权势,论实力,他们也斗不过这个将军,只得忍气吞声。
  太后这一掌,未必能在身体对这个武将造成什么伤害,说不定连个印子都不能留下。但是,这一掌,可以给这个不要脸的将军迎头痛击!给这 y- ín 秽之徒一个应得的羞辱!要叫这鲜廉寡耻的将军知道,这世,还有礼法,还有人伦,还有天理!
  在所有人都期待着太后那一巴掌的掴落,连风染也以为自己无可闪避,只能准备承受之时,一旁的贺月忽然出手,稳稳地握住了太后的手腕,把太后的一掴之势,硬生生在风染脸庞之前止住,低声,而威压十足地说道:“母后!他是儿臣的人!他已经称过母后‘母后’了!”在宗庙之,当着贺氏列祖列宗的面!
  “哀家没允准他,他不配!放手!”自己儿子喜欢这个将军,想豢养个男宠,自己可以纵容,但那将军在自己眼里的身份,仅止于男宠。自家皇儿简直是疯了,想在这样的场合,掀开他跟将军的 y- ín 乱关系,公之而众,还企图想让男宠称自己“母后”,简直是痴心妄想!贺月一松手,太后手掌一回,又一掌掴向风染:哀家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这一次,贺月没有再去拉扯太后的手,而是把风染往自己身后一扯,自己挺身而前。“啪”地一声轻响,太后一掌收势不住,结结实实掴在贺月脸。虽然是太后挟怒一掌,但老妇人手力道弱,并没有在贺月脸留下丝毫掌印。
  太后在宗庙堂,不是要揍那个 y- ín 秽的将军么?怎么变成了掌掴皇帝?整堂的皇族王爷大臣都惊了一跳,随即便有皇族王爷大臣们跪下来,恳求太后息怒。
  贺月也跪了下来,拉着太后的手,垂头道:“母后想教训儿臣的人,儿臣愿替他受罚。”
  这是什么话?!堂堂皇帝,甘愿为男宠承受自己的责罚!太后只气得两眼通红,瞪着贺月身后的风染,咬牙切齿道:“你算什么将军?不过是个躲在皇帝背后的男宠!哀家要看看,你能躲到几时?!”
  风染微微垂着头,在贺月身后,向太后跪下,说道:“儿臣恳请母后成全。”
  贺月在前面,攀着太后的手,拉着太后的衣裾,哀求道:“母后,儿臣愿与风将军生同寝,死同x_u_e,求母后成全。”
  逆君臣,逆人伦,逆天理,逆礼法,偏这些,都是千百年来,一代一代积累的认知,深入人心,根深蒂固的观念,岂是一句话能改变的?岂是自己能成全?
  太后只气得浑身酸软,只觉得无难爱,像要死了一般。这时,风贺响响见太后先是打了自己的父皇,又怒斥自己的父亲,心头害怕,可他到底已经是十岁的孩子了,见宗庙里跪了满地的人,请求太后息怒,太后在自己的父亲父皇先后恳求太后“成全”之后,只拿手使劲揉着胸口,没有说话,仗着太后平时疼爱他,他便跑了出来,跪在自己父皇父亲身后,朗声道:“皇n_ain_ai,孙儿求您老人家饶父皇父亲好不好?孙儿给您磕头了!”又呯呯有声地向太后大力磕头。
  太后看着风贺响响,更是浑身气得打颤。
  嫡孙啊,是太后心头能滴出血来的伤痛!
  本以为毛皇后年轻健康,只要自己施些压力,皇帝可以生出嫡次子来,哪晓得,皇帝能坚持住,几年不跟皇后敦伦!然后皇后没多久死了!毛皇后死了死了,反正有病,毛家势力又不大,太后也不觉得可惜,但是不论自己好说歹说如何施压,皇帝是铁了心的不纳新后,连现有妃嫔都不让扶后位,硬生生非让后位空置着!没有了皇后,太后哪里抱嫡孙去?
  唯一的嫡孙被废了太子之位,被这个男宠给过继走了!然后说好的协议,自己望穿秋水盼着的嫡次子,在毛皇后死了,完全成了空楼阁,太后深深觉得自己了当,了天底下最大最恶的当!
  关键当太后醒悟自己了当,想回过头来,对嫡孙施加自己的影响力,再想法子把嫡孙抢回来时,赫然发现,她那嫡孙的感情已经完全偏向到了男宠一边。嫡孙跟她例行请安,说得最多的是他的父亲如何疼爱他,教导他,满心满眼都是对父亲的倾仰敬佩孺慕之情。
  太后只觉得在男宠过继嫡孙这事,皇帝从使坏……不是,她的皇儿还是孝顺她的,全是那个男宠挑唆着她皇儿从使坏,导致她j-i飞蛋打两头空!
  皇帝跟那男宠双双跪在她面前请求“成全”,已经够让她恶心难受了,架不住她的嫡孙还跳出来帮着那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不对,是帮着他父皇和那个鲜廉寡耻的所谓父亲求情磕头,简直让太后糟心得想吐血。她使劲揉着自己的胸口,青白着脸,喘着气,浑身颤抖得跟筛糠一样,道:“你们……你们要气死哀家……”
  太后此言一出,贺月立即叫来御前护卫,命其搀扶太后娘娘去后堂歇息,并宣太后诊治。
  太后一把掀开前搀扶他的女官,颤巍巍地怒喝道:“翌子放肆,想把哀家撵出去,你们好在宗庙里为所欲为?!哀家绝不能容许你们行此僭越荒唐之事……哀家是血溅当场,也不能让你们如愿!让开,谁敢来?”
  贺月向御前护卫都统领叶方生使了个眼色。叶方生,是他最心腹之人。
  叶方生虽然也不大愿意自己效忠的皇帝跟将军明搞在一起,以至于声名尽毁。但是叶方生因常在贺月身边贴身护卫,也时常跟着皇帝进入都统帅府,只有他,几乎全程亲眼目睹了皇帝跟将军经历了多少磨难曲折,才终于两心相知,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他便是外人旁人,也能感受到皇帝和将军之间那份真挚深厚的感情。他自己绝对不会跟个男人产生那样的感情,但是他还是觉得皇帝跟将军的那份感情,令人动容,其情深无悔,相扶相持,相濡以沫处,之男女,毫不逊色,那样的感情,算真是男女,也不过如此!
  叶方生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走向太后,向太后揖手道:“臣恭送太后娘娘去后堂暂歇,待太医请脉。”说毕伸手稳稳扶住太后,便向后堂走去。有了带头的,后面便有内侍女侍护卫一拥而,半劝半强着,一窝风把太后架出了宗庙殿堂,只把太后气得七窍生烟,在被架出宗庙殿堂之时,眼看着事情要脱离自己的掌控,撑不住,终于气晕了过去。
  太后一离开,宗庙殿堂顿时寂静了下来。风染手拿着的香拉扯已经断了,贺月一边把风染扶起,一边又递了三枝香,亲自陪着风染走到正间香案之前,正要跪下,便听见身后本跪在地的皇族宗室王爷大臣们一声递一声,一边叩头,一边叫道:“风将军此时香,冒占皇后之位,不合规矩,陛下请三思!”
  贺月霍地转回身,看着一地的皇族宗室王爷大臣们,森然道:“朕之家事,岂容尔等妄议。谁敢再多一言,护卫,给朕叉出去!”贺月行事素来称得仁慈,又极有手腕,懂得迂回,不像风染称帝那会那么强横霸道,此时说话,语气冷洌森然,蕴含暴戾之气,极具张扬,似欲扑面而至,龙颜天威,锋芒毕现,天子不怒而威,只一句话,震慑群臣。
  宗庙殿堂再次鸦雀无声,贺月这才回过身,看向风染。
  风染擎着三枝香,便在香案前,对着太皇太后的灵位,行了孙儿拜见皇n_ain_ai的礼,把香c-h-a入香炉之,礼毕。
  
  第418章 一步一步正名分
  
  风染香之后,风贺响响以贺响之名,嫡长子身份香。
  嫡长子之后是皇族宗室,后宫妃嫔,王爷,大臣,大家一波一波地给太皇太后香,秩序井然。贺月寒着脸,一直没有再说话,众臣也噤若寒蝉。
  香祭祀祷告之后,便在贺月的主持带领下,把太皇太后在宗庙里摆放了足足十年的棺椁灵柩抬着,一路送入距离宗庙不远的贺氏皇陵的太祖皇陵寝。
  到了太祖皇帝陵寝前,因要挖开以前暂封的陵寝,会打扰到太祖皇帝,便需要再次给太祖皇帝香祷告。这一次,仍由贺月带头香。太后身体不适,还在宗庙后殿里休息。贺月香之后,风染便不等贺月催促,拿着香,很自然地跟在贺月之后香。在宗庙里已经有了一遭,这回在太祖皇帝陵墓前,皇族宗室王爷大臣们便都知趣的没有再蹦出来反对,齐齐闭嘴,只是看风染的眼神,一个个怒火烧。若那眼的怒火能有形有质,能把风染直接烧成齑粉灰烬。
  挖开了太祖皇帝的陵寝,便派人把太皇太后的棺椁送里陵寝内,安放在太祖皇帝的灵柩旁边,在同一墓室之内,但算是合葬。
  因怕墓道y-in暗,吓着了风贺响响,便叫他留在外面等待。贺月拉着风染的手,一同进入太祖皇帝的陵墓之,一路把太皇太后的棺椁送入墓室之后,忍着墓室浓重的霉腐潮s-hi之气,跟风染在太祖皇帝的棺椁前了香,道:“皇爷爷,这是孙儿的人,孙儿带来给您老人家看看,您老人家以后要多多保佑于他。”
  贺月又向风染道:“我皇爷爷,皇n_ain_ai都不太喜欢我。”太祖皇帝和太皇太后喜欢的孙儿是瑞亲王贺锋。贺月并没有祈求太祖皇帝真的保佑风染的意思,只是把风染带来,给他的祖辈们瞧瞧,他要跟风染在祖辈们眼前过个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