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在笯 作者:时米【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时米       


简介

伪装成渣攻的温柔痴情王储痴汉攻x高傲冷艳人质王子强受
受作为人质在送去攻的国家的路上遭遇暗杀,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攻绑在床上,酱酱酿酿各种吃干抹净,连活着的证据都被抹去。
受于是恨透小攻,发愤图强,几年后回到自己国家,报了大仇把小攻踩在脚下虐回来,然而当上国主后,才发现当年的事情并不简单……

  第1章 人质王子(浴池play)

  一顶毫不起眼的软轿从王宫中奴仆采买货物的小门进入,晃晃悠悠地在宫殿后穿行,最终稳当地停在东宫内院。
  等候许久的王储路萧迫不及待迎了上去。轿夫掀开轿帘,内里竟是躺着一个高大英气的男人,身着玄色薄衫,双目紧闭着,两手被缚在身后,还在昏迷之中。
  路萧看清那人的脸,松一口气。又谨慎地问一句:“可有被人注意?”
  轿夫却也不是普通轿夫,真实身份乃是打小跟在路萧身边的暗卫,只听路萧一人差遣。他摇一摇头,道:“殿下可安心,我们这一路隐藏踪迹颇下功夫。”
  路萧点点头,面色轻松了一些:“凤二王子遇袭一事两日前已传至凤国使馆。凤国使臣大闹一场,声言凤国不日定要出兵为二王子讨个说法。现下父王正为这事焦头烂额。”
  “殿下现在救下凤二王子,这难题便可迎刃而解了。”
  “哪有这样容易的事。”路萧面上露出一丝苦笑,“那些暗杀二王子的人,恐怕本就是凤王所派。”
  “这!……”暗卫惊惑地看着路萧,年轻的王储却不愿多说,叫暗卫将人抗到一间下人房中,放在床上。
  挥退了暗卫后,路萧坐在床沿,凝视着昏迷中的男人,一副深思的忧虑神情。隔了许久,轻轻吐出一口气,伸手抚上男人俊逸英气的面庞:“凤二……”
  楚国与凤国几乎同时建国,实力相当,恩怨更是由来已久。数百年间打打停停,颇有你死我活之势。上任楚国国主爱好和平,与凤国签下停战协议,两国终于得以歇息。
  但自十几年前凤国新国主登基后,这种和平局面逐渐变得岌岌可危。
  那新凤王,面上装得一派平和,暗地却小动作不断,伪装成流民和乞丐混进楚国的士兵派了一批又一批。楚国国主查出这一事后,态度十分强硬,虽不愿主动挑起战争,失了道义,但立刻派出大军至两国交界压镇。在这种情势下,凤国国主主动示好,承诺不会发动战争,甚至愿意送上凤二王子为质子以示诚意。楚王信以为真,与凤王签下和约。
  不料,楚国甫一退兵,刚刚被送到楚国境内的凤二王子就遭遇刺杀,滚下山崖死生未卜。凤王大怒,骤然出兵,将楚国打了个措手不及。楚国失守了五座城池方才拖住凤国大军,战事一时陷入胶着。
  然而,谁也不知道,那死生未卜的凤二王子凤玄亭,此时正在楚国东宫的床上,承受着楚国王储的侵犯。
  “凤二……啊……凤二……”路萧从背后抱紧了凤玄亭的胯,最后狠狠地一下干进最深处,s_h_è 在凤玄亭体内。
  发泄过后,他失神地抱着凤玄亭躺倒在床上。
  “你还没够么?”男人冷厉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传进路萧耳朵里。
  从凤玄亭醒来开始,路萧就日日对他行这j-ian y- ín 之事,到如今已有半个月之久。他从拼死反抗到最后的木然,现今只剩下疲惫不堪。
  “不够……”路萧从身后亲吻着他的发鬓,精贵秀雅的面庞竟带了一丝羞涩的笑意,“凤二,你晓得么?凤国传来消息,你的‘尸身’找到了呢。”
  凤玄亭蓦地瞪大眼睛,向来冷漠无比的表情第一次出现裂痕:“尸身……是你……是你做的?”
  路萧歇了一阵,坐起来,看见凤二脸上难得显露的脆弱表情,心中一绞。面上还是轻轻浅浅的笑意,不显山不露水:“这么一来,你在楚国遇刺身亡一事,算是坐实了。”
  “路萧!”凤玄亭y-in狠地瞪视他,目光流露出的是毫不掩饰的厌恨,但语气还是克制的,“你这样拘着我,有什么意思?放我回去,我与父王解释清楚,你楚国过错便可洗清,还能阻止这场战争。”
  他一醒来,便是躺在床上,浑身无力,而这楚国王储就压在他身上,将下体埋在他大腿间一下一下耸动着。后来才知道,浑身无力是服了软筋散的缘故。
  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凤王的弃子,还以为遇刺到被囚在此处尽是路萧一手谋划,对这昏庸下流、为色误国的楚国王储满心都是厌恶。
  路萧却只笑着,顾左右而言他:“你累了么?我带你去清理身子。”说着抱起凤二,朝浴池步去。
  许是习过武的缘故,路萧虽看起来纤瘦文弱、儒雅秀美,一副文人模样,抱起高大的凤二却毫不费力。他将凤二放进浴池里,扶着他,自己也跳了下去。
  他抱着凤二的腰身,修长的手指伸入凤二些微肿胀的r_ou_x_u_e,将j-in-g液慢慢导出来。凤二这些天被他做惯了这样的事,已经从屈辱挣扎到麻木了,只紧闭着眼,不看路萧。
  “你不看我,我就亲你啦。”路萧忽然笑道。凤二只感到两片柔软覆上自己的唇,大惊失色地一睁眼,张口便咬。
  路萧削薄的唇被他咬破,俊秀苍白的面容带了这一点血色,竟显得有些妖魅了。
  “你这个……疯子,变态……”凤二目露绝望,“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男子低低重复道,像在自语,“我当然是要……干你啊。”
  话音刚落,凤玄亭便感到男子硬挺的r_ou_木奉c-h-a入了他的腿间。
  无法反抗地被路萧按在冰冷的池壁上,修长壮硕的双腿被分开架起来,圈在路萧腰上。
  r_ou_x_u_e骤然直接被温热的浴池水包裹,激得他全身一哆嗦,x_u_e口不自觉夹了一下。路萧的男根刚好抵上他的屁股,感受到凤二x_u_e口蠕动,舔了舔唇上的血迹:“是在迎接我吗?”
  “滚!”凤二有气无力地骂道,“你这变态要c-h-a就c-h-a,别那么多屁话!”
  路萧这种随时随地发情的可怕精力,他算是身体力行地领教过了。
  听他这么一说,路萧不再等待,硕大的龟*缓缓挤进紧热红嫩的r_ou_洞之中。
  不久前才被侵入过的小x_u_e,依然柔嫩s-hi软,很容易就c-h-a进了深处。路萧闭着眼睛,细细体会一番被凤二这冷冰冰的男人又热又嫩的x_u_er_ou_包裹的感觉,这才慢慢开始抽c-h-a。
  水流不断冲刷着两人的身体,与在床上比较又是一种新鲜的感觉。凤二的身体本就虚软无力,被温水一泡,全身触觉都变得更加敏锐。
  路萧一边干着凤二,一边咬上凤二的r-u头,吮吸得啧啧有声。
  他已经发现r-u头是凤二最敏感的地方,每当给予足够的刺激,饶是凤玄亭再不甘愿,身体也会有诚实的反应。
  路萧将凤玄亭硬挺的r-u头吮咬的些微红肿后,一边抬眼觑着凤二的反应,一边伸出软嫩s-hi热的舌头,轻柔地绕着r-u头舔舐了一圈。果然,这种带着酥麻痒意的疼痛大大 刺激了凤玄亭,他鼻息骤然变得粗重,瞪着路萧,目眦欲裂。与此同时,路萧的r_ou_木奉抽出一些,然后狠狠碾上凤二体内一处柔嫩的地方,登时让凤玄亭承受不住地发出一声低沉的浪叫:“啊……”
  他愉悦的反应让路萧受到极大鼓舞,放下了凤二一条腿,单手抬高了另一条,空出一只手lū 弄着凤玄亭微微b-o起的男根,c-h-a在凤二王子体内的r_ou_木奉则对着那柔嫩的一处大干特干起来,同时嘴上也没闲着,对凤二另一边r-u头给予了同样的待遇。
  这多重刺激让凤二脑子一片空白,本就虚软的高大身子随着水流摇摇晃晃,承受不住地发出x_ing感的喘息,向来冰冷的眼睛也蒙上一层水汽。路萧看着他英挺的面容和微红的眼角,兴奋得原本白皙的脸庞绯红起来,c-h-a在凤玄亭体内的r_ou_木奉更加涨大一圈 。
  这个姿势干了百十下后,凤二首先被送上高潮,在路萧手中s_h_è 出男精。他无力地朝后倒去,双手勉强攀住浴池边沿,却是不愿依靠路萧。路萧也不在意,知道他无力反抗,厚着脸皮一手抱住凤二的腰,当着他的面伸出一截红嫩的舌尖,将手上残留的水和浊液一点点舔个干净。
  他俊秀的面容带着一种精致的贵气,做起这样 y- ín 糜的举动,颇有种被亵渎的感觉,叫凤二不自觉看直了眼。
  待他反应过来路萧做了什么,顿时涨红了脸:“你这……你这变态……”
  他回想起初见路萧时,路萧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便已一身温雅尊贵的风度。凤二那时如何也不会想到,那少年会变成如今眼前这个败类。
  路萧咧嘴一笑,埋在凤玄亭体内的r_ou_木奉在他s-hi软的x_u_e里捅了捅,咬着他耳朵笑问:“我这变态让你舒服么?”
  回答他的是凤二无力的一个耳光。
  路萧毫不在意,抓住凤二修长的手指,一根根亲吻过去,目光中含着痴迷。而后他突然抱着凤玄亭转过身,朝浴池中央走去。
  凤玄亭骤然失去背后依靠,惊慌失措地挣动起来,最终还是因为软筋散的缘故倒在路萧身上,胳膊搭着他的肩膀。惊慌之中,他的小x_u_e不自觉收缩绞紧了路萧的r_ou_木奉,夹得路萧差点s_h_è 出来。
  路萧抱住凤二的腰,享受了一下这种被凤二依靠的感觉,然后才慢慢挺动腰身,干了起来。
  屁股被路萧干着,身体被水流托着,凤玄亭在水中起起伏伏,沉重的喘息响在路萧耳边。失重感让他身体紧绷,r_ou_x_u_e紧紧夹着路萧的j-i巴。层层软嫩的x_u_er_ou_热乎乎地推挤着路萧的r_ou_木奉,像一张小嘴含着他一般。
  路萧托着凤玄亭挺翘r_ou_感的屁股,干得又狠又快。
  “好木奉……啊……凤二,凤二……你夹得好紧……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