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是故人来 作者:七二九【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七二九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文案:
当年,y-in暗的皇城内上演过悲欢离合
他拉着那人的手,喊着“皇兄”
此去经年,他的皇兄再次回归,却忘掉了记忆中的温暖。
呐,你说花开不应折
可是,有谁还能像你一样,带给我温暖?
在这y-in暗之处,不如你我同去不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易郯、风易轩 ┃ 配角:小灵 ┃ 其它:故人、逍遥谷、皇兄

第1章 第一章
  皇城,地牢中。
  y-in暗的地牢里只有从牢墙上投下来的斑点阳光,照在牢房的地上。
  干净而又简朴的牢房,只有在靠墙处有一个大床,上面一席干净整洁的丝绸席被和一只玉枕,令人不敢相信这些贵重的东西竟然会出现在这牢房中。
  而牢房内,有一男子。双十年华,容貌俊美、眉目细腻英挺、微微蹙起的剑眉夹杂一丝焦急。
  素衣长发,随着男子的来回走动而随地起伏,红唇微启,似低喃又似叹息。脸色因焦急而泛起些微红,使这苍白的脸色都有些红润。
  白衣伏地,俊美翩然,使之恍然如梦,若一落入凡尘的仙人般令人惊叹。
  这是一座独立的牢门,外面是一座石门,再往里是真正的牢房。而牢房外的石门大开,牢房内的铁门却紧锁着。
  男子知道他是绝对走不出这地牢的门的,索x_ing他便坐回了床上,一挥手便将床边檀木桌子上的一碗燕窝一扫而下。玉碗掉在地上,发出清翠的“啪哒”声。随即地上弄的脏乱不堪。
  牢房外站着一个男人,见男子又生气的将玉碗打落,皱了皱眉,英气的脸上泛起些许不满,唤外面的侍卫进去将地打扫干净。
  男子对牢房外站着的男人说。“王统领,你现在应该去外面保护那个家伙,而不是守在这个地方看管我吧?放心,我是不会逃走的。”
  他的声音清脆动听,但是语气却有些不耐烦,语中净带不屑。
  被称作王统领的男人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牢内正坐立的人,即使是身处在这皇城的地牢里,他也依然不改他那种气势,犹如帝王的傲气。不,他原本就是帝皇又何来犹如哪?
  “陛下,您现在应该称他为皇上!”王统领依然是没有表情,淡淡的看着牢里的人。
  风易轩冷笑下。“呵,那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依然称我为陛下哪?我现在已经什么也不是了。”
  说着,风易轩转身看着身后墙壁上那个小窗户,阳光已经从地上转移到床上了,应该已经过了中午了吧?
  已经三天了。
  风易轩闭上眼睛,让阳光正好投s_h_è 到他眼上。
  三天前,他被自己的弟弟逼宫退位,关在这所地牢里,这三天以来。他一直都很担心,担心那个男人还有没有人x_ing,担心他对那些无辜的人下手。
  而自己……却只能无用的呆在这里,出也出不去,也不能见到那个人!那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人。
  他看着窗户,仿佛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现在应该举行完大典,都散了吧?外面热闹非凡,而自己却只能坐在这里坐以待毙,等待着别人来支配他的命数!可恶!
  他不是一个热衷帝位的人,更可以说,他是最讨厌这个帝位的人,因为这个帝位,他放弃了自己的自由,而这个帝位是他母后拿命来换取的。对这王城,他深恶痛绝,摆脱不了,也不能摆脱。
  原本,自己就不是属于这里的。
  七岁,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他就成为了太子,回到这囚禁他母亲一生的牢笼。一直以来他都竭尽全力的做好一切。直到那年……
  当一年前他重新回到这座牢笼,他无时无刻都不敢松懈,而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他是该怨哪?还是该恨?一个国家的重担,果然,他还是负担不了吗??就如他救不了母后一般?
  王统领看着他低喃着望着窗户出神原本他是不应该多语的,但“陛下,皇上说了,待忙完朝中大事过后会来看你的!”
  风易轩回头,似笑非笑的勾起嘴唇,“如何?是来取笑我吗?”
  王统领看着他,不说话。
  风易轩继续说“没想到,一年未见,再次相见会是那种情况下!”
  他记得,三天前,那人是如何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是如何带人逼迫自己的。而他,一直认为他的弟弟,还是当年初次相见的那个他!
  “风易郯竟然会派你来这里看管我,真是太大材小用了吧?你放心,我是不会逃走的”他一转身,又有些狡黠的笑,“不过,会不会自杀我就不知道了?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我就杀了你的那些近臣,还有你宫里的那些女人!”牢房外,传来冰冷的声音。随后进来一个男人。健硕的身材,夺人的气势,英俊的脸庞带着距离感十足的冷漠,更是那双尖锐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一身龙袍,更衬的他的皇者气势!
  “皇上!”王统领起身,向着刚进来的男人抱拳施礼
  而刚进来的男人,从刚一进来眼睛就一直盯着牢中的人,更是连看都不看身边的人就冷冷的说“迹尘,你下去吧!”
  “是”王统领起身,看着牢中的人已经站起了身,收起了刚才那抹狡黠,此时也换上一脸冷漠,眼中更是隐藏不了的怒意!
  王统领起身,走到牢边,将牢门打开,欲言又止的看了看牢中的人,仿佛有什么话要说,有些担忧的出去了。
  随着“咚”的一声笨重的四门被王统领出去的时候关上了。只留下二人在里面。
  长久的沉默及对视,男子开口。“皇兄,最近可还安好?”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情感。
  “你来干什么,你把他们怎么样了?”风易轩质问眼前的男人。
  “皇兄,刚刚我好像听到你说要自杀啊?”他似没有听到风易轩的话一般,无视他眼中的怒意,走进他,站在他面前。
  “那又如何,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说,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哦?那么我把他们杀了也和你没关系的吧”风易郯挑起冷峻的眉。
  “你敢?”风易轩抬起头,盯着眼前和自己相距不到半米的男人。什么时候他比自己竟然还高这么多了呐?明明自己和他也不过是一年之差。而两人真正的相见是在一年前,风易轩刚回宫时见过一面而已。而且,他此时,是真如帝王般的威严,怪不得那些大臣会支持他,而不是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冒出来的太子!
  男人看着风易轩,挑眉,唇边勾起一种动迫人心的笑。“怎么,你以为我不敢吗?”
  凌然的霸气,震慑这人心,让人不敢忽视。风易轩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拉开二人太过接近的距离。他向后退了一步站在靠墙边的小床边,阳光从小床上投下,打落在他的衣角上,原本雪白的衣服更显得飘渺,人也显得更加的虚幻。
  男人仿佛对他想要拉开两人距离的动作有些不满,微微皱了一下眉。
  “是啊,你有什么不敢的那,父皇尸骨未寒,你就带领一群老头来逼宫退位,风易郯,这招够险的啊。”风易轩愤怒的说,怒视着眼前的人。
  “皇兄”风易郯嘶哑着嗓子,看着眼前的人,绝美的容颜沉浸在一片余昏里,仿佛象一个虚幻的幻影般。他的心如死水般的静。“你不适合当一个帝王!”
  “有必要再来嘲笑我吗?我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可以放我走了吧?还是打算将我杀死在这里?来个真正的名正言顺?”风易轩轻笑着,暗暗握紧了因愤怒而发抖的拳头,任指尖轻刺在掌心留下斑斑印记。
  “皇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好好的坐下来谈谈呐?
  皇兄,我们有一年未见了吧?”冰冷的话语依旧不带一丝情感他看着窗外,悠悠地说“我一直都在想到底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风易轩抬起头,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人,刚才在他眼里仿佛看到了一丝心痛?不,不可能的。
  “那现在你高兴了吧?蓄谋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皇位,将我拉了下来。的确,对于我,他们刚希望是你当上皇帝,毕竟我原本久不是在宫里长大的,也不喜欢这里,所以你就利用了我,让我相信了你?”想到自己当年刚回宫,什么都不懂,以为他和别的皇子不同,将权力都交给了他。
  没想到,眼前的人才是最有野心的人。
  想到自己轻易相信兄弟之情,害了自己,就有一种恶心的感觉。想到这些,他更加生气了起来,肩膀也随之抽动了起来。风易郯看一眼风易轩,继而又盯向窗外。“是啊,谁让你这么傻呐,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相信别人,也是你让我有了力量把你赶下台啊。”
  “可恶,你……”风易轩看着他轻易的诉说着自己的过错,一丝被背叛的恨意涌上心头,他起身,抬起手,便想向男子打去。奈何男人反应竟如此之快,伸手抓住了风易轩举在半空中的手,然后在风易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的手别向后方。随即将另一只手也同这只手一样,限制在身后。痛的风易轩不觉发出“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气,好缓解一下疼痛。
  挣扎不开,他只好皱起眉头,此时他才开始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地在逍遥谷随师父学习武功,若是让师傅,还有逍遥谷的那些家伙看见了。保管不知会如何嘲笑自己?
  男人的手掌很大,轻易的就用一只手掌控住了他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则抚摸着他的脸颊,冰凉得手,让风易轩有些不舒服。轻轻的抚摸,似低吟又似责备。“皇兄,你的气色怎么还是这么差,是不是他们没有医好你?”
  风易轩诧异的看着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突然风易郯低下头,在风易轩还没反映过来时就感觉到有一片y-in影,然后风易郯吻上了他的唇瓣,微凉的唇瓣,正如他带给人的感觉一样凉凉的,不带一丝温暖。


第2章 第二章
  风易轩的脑中忽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张大了那双好看的凤眼,直直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风易郯的舌,趁风易轩不注意的时候撬开他的唇瓣,轻轻舔舐着他的贝齿,然后灵巧的钻进那小巧的口中,与他的舌相碰。打着圈,挑逗着他的唇,霸道、强硬而又温柔的攻占了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