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卿,朕怀孕了 作者:绣红尘【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绣红尘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强强        欢喜冤家       


文案:
朕英明神武,智勇双全,杀伐果断,指点江山。
可突然有一天,朕一觉醒来,发现朕变成了女人,而且还怀了孕……

内容标签: 强强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琦 ┃ 配角:苏隐 ┃ 其它:帝王受,臣攻帝受

第1章 第一章
  同往常一般朕早早醒来。作为皇帝,朕勤政爱民,轻敛薄赋,获得百姓旷世明君的美誉。这不,天蒙蒙亮,朕就一早醒来,准备上朝。
  等等!
  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儿。
  为何朕全身酸软剧痛无力?朕正直壮年,精力充沛。就算和妍妃在床榻上颠鸾倒凤了一晚,也不该如此劳累。
  再等等,朕的手臂何时变得如此白皙?朕十五那年,便手握虎符,调兵谴将。常年征战在外,护我疆域平稳,国家安乐。一身稚嫩的白色皮肤,早已经被炎炎烈日,晒成了古铜色。
  还有,还有,朕的胸前何时多了两个雪白的r_ou_团?
  “妍妃,你不能进去。”朕刚走了两步,脚还没碰到乾阳宫的门槛,就被值班的小太监拦住了路。
  “朕……妾身是来看望陛下的。”幸亏,小太监一脸紧张不时朝内张望,并没有太过留意朕的话。若是让他听见朕刚刚以“朕”自称,定会被安c-h-a上“大逆不道,蓄意谋反”的罪名。
  “诶呀,妍妃。你现在不能见皇上。”小太监一双漆黑的眼睛,滴溜溜在朕身上打了个转。偷偷压底声音,小声说,“昨晚,陛下刚睡下还好好的。今早上朝的时候,小安子去侍候陛下起床。连叫了陛下好几声,陛下都没答应。小安子大胆摸了摸陛下的手……结果冰凉冰凉的。”
  朕死了?
  这个想法突然在朕的脑中迸现,朕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
  不行,今天无论如何,朕也要进去,亲眼看一看自己的“尸首”。
  一只脚刚迈过去,一个修长的身影从朕的寝宫里走了出来。见到他,朕立马收回伸出去的脚。
  人影出来了,门口的小太监立马谄媚的说了句,“国师好。”
  哼!不过国师而已。想当初,还是朕封的呢。
  “怎么回事?”悦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朕寻着声音望去,就对上了一双漆黑深邃的眼。
  在对视三秒后,朕飞快移开目光。
  混账!苏隐竟敢用那种看女人的眼光来看朕。待朕恢复身份,朕一定要打他板子,诛他九族。
  “国师大人,妍妃想进去看望陛下。”就在朕心里想着怎么将苏隐大卸十八块的时候,值班小太监十分负责的告诉苏隐朕的来意。
  朕本以为苏隐会拒绝。不想,他看了朕片刻,点了点头。
  朕如同大赦,顾不得威仪,急忙跨过脚下门槛,往寝宫里走去。也就不再计较苏隐,用眼神挑逗朕的无礼。
  脚步沉重的走到床榻边,朕脚步停在床榻三尺开外。朕对敌,虽然英勇无比。可亲眼查看自己的“尸体”还是头一遭。
  朕,还没做好准备。
  就在朕浑身虚软心神散乱,纠结于“看”还是“不看”的时候,宫殿的门“咯吱”一声,被人关上,朕也没有过多在意。
  天大地大,都没有朕哀悼自己的身体为大。
  神游期间,背后一热。一个热烫的胸膛紧贴朕的后背。
  是何人,敢如此胆大。
  朕怒气冲冲的转身,就看到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斜飞的剑眉,潋滟的桃花眼,幽暗透着不羁光彩的眼神。还有,那张菲薄透着淡粉的薄唇。哪一处,都能引起女人的尖叫和疯狂。
  可朕不是女人。不会受这张美轮美奂的脸蛊惑。
  往后退了一步,朕拉开过于亲密的距离。
  没想到,苏隐得寸进尺,竟又往前走了一步。只是,这次他的眼神没有望向朕。而是神色哀伤的看着榻上——朕的身体。
  就在朕快要被一室的寂静,压抑的喘不过来气的时候。苏隐用他那副特有的磁x_ing嗓音开了口,“微臣知道娘娘对陛下用情至深。昨晚臣有幸见到陛下最后一面。陛下在昏睡过去之前,还一心惦记着娘娘。陛下说……娘娘是他今生唯一挚爱。若是他不能及时醒来,就让微臣好生的照顾娘娘。”
  苏隐说着话,脚又往前迈了一步。这次,他呼出的热气直接打在朕的脸上,又热又痒。
  “你……你放肆。”可能是被苏隐大逆不道的话镇住了,朕说话竟然有些不利索来了。


第2章 第二章
  朕精明睿智,是一代明君,怎么可能在临死之前,下达这么荒唐的命令。依朕看,分明是苏隐假传旨意,亦欲染指朕的妍妃。
  “微臣不敢。”嘴上说着恭敬的话,苏隐的手却是朝着朕的脸伸了过来。
  “你……你大胆。”温热的指肚触碰到朕的脸颊,朕脸一红,惊诧的往后退了一步,大声的呵斥出声。
  手指温柔的从朕的眼角擦过,苏隐盯着指尖明亮的泪珠看了半晌。方抬起头,轻声说了句,“臣无意冒犯娘娘。只是,娘娘为陛下梨花带雨眼带泪痕的模样。令微臣好生的心疼。”
  说完,竟然胆大的伸出胳膊想要抱朕。
  身体灵巧的往旁边一躲,朕冷目圆瞪,冷视着一脸温情的人。
  “国师,请自重。”说罢,朕一甩衣袖,匆匆离开了乾阳殿。
  当晚,月照柳枝。朕打开窗门,与月对饮。若是往常,朕此刻定是在笔墨点飞,手指快速翻阅奏折。可今晚,朕只能对月邀饮空自怜。
  唉!在朕叹了一百零八声气后,外面的凉风似乎知道朕的心情。呼呼的刮进来,为朕吹走心上的愁绪。
  “咕咚!”又啄了一杯小酒,朕用手扶住晕眩的头,准备上榻歇息。
  “哐当!”窗门忽然合上,朕大声的怒斥一声,“谁?”手中的酒杯顺势往身后砸去。
  “啪嗒”一声,酒杯破碎。朕被一个人搂在了怀里。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郦宫,冒犯……本宫。”
  “呵呵……自然是采花贼。”低低的调笑,伴随着呼出的热气打在朕的耳边。耳朵敏感的一抖,朕的脸立马烫了起来。
  “大胆采花贼,你可知……本宫是陛下最受宠爱的妍妃。”自知这幅柔弱的身躯不是采花贼的对手,朕疾言冷喝,试图用朕的威名吓退对方。
  没想到,采花贼不但没有被吓破胆,反而轻佻的用手指勾起朕脸边的碎发,放在鼻尖轻嗅。
  “皇上的妃子果真非同一般。就连发丝也比寻常百姓家的女眷,要好闻上许多。”
  这个该死的采花贼,真是贼胆包天。竟然妄想染指朕的妃嫔。
  等等,这个场景莫名的熟悉。朕想起来了,今早在乾阳殿,苏隐言行举止颇为轻佻,俊逸的容颜也掩盖不住他那副对朕。不对,是对妍妃的色相。
  再等等。刚才采花贼故意压低声音,朕一时半会儿无从分辨。这会儿,这低沉悦耳的声音倒是颇为熟悉。
  这个语调是——苏隐。
  这个混蛋。竟敢深夜闯进朕的后宫,调戏朕的妃嫔。
  怒火丛生,朕顾不得敌我力量悬殊,举起手掌往后拍去。像是料到了朕会出手,苏隐不紧不慢接住朕的手掌,放在了他的……唇边。
  “放开。”
  这个天杀的苏隐,竟敢如此调戏朕。等朕恢复身份,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不!大卸九九八十一块,丢到池塘里喂鱼。
  “妍妃的手好嫩好滑,怪不得陛下这么喜欢牵着娘娘的手。微臣只是摸了一下下,就有点爱不释手了呢。”说完,苏隐在朕惊怒的目光中,在朕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混蛋!良好的教养也阻挡不住,朕想怒骂苏隐的心情。这个混蛋不光无视朕的命令,还得寸进尺的用他那张猪嘴,侮辱了朕的手。
  这种人,朕以前怎么看走了眼。还封他为国师!
  似乎知道了朕的恼怒,苏隐突然放开对朕的钳制,人倒退了两步,和朕拉来半米的距离。
  “微臣参见娘娘。”
  大力的揉着被一张猪嘴亲过的地方,朕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冷声道,“这么晚了,国师深夜造访本宫。可是有重要的事?”
  “自然是有。微臣是来传陛下圣谕的。”
  什么?被那双闪烁着幽光的桃花眼静静凝视。朕只觉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陛下醒了?”
  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惊诧和惶恐,朕尽量用平静的语调问。
  “陛下尚未醒来,但是……”
  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听苏隐话后面的但是,朕提到嗓子眼的心,慢慢放下。
  还好,妍妃没有在他身上醒来。若是妍妃真上了他的身体,后果不堪设想。
  疑神疑鬼间,朕的手心已经惊出了汗。
  “禀娘娘,微臣还有话要说。”朕刚平静下来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苏隐就迫不及待开口来欺压朕了。
  “说。”不想与这无赖多费口舌,朕简短的下着命令。
  “臣昨晚梦到陛下托梦给臣。说,他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为江山留下一儿半女。”
  刚听了苏隐话音的前半句,朕的眼皮一跳。心里升起一股不妙来。
  果然,苏隐接下来的话,足以让朕将他问斩,然后鞭尸鞭尸再鞭尸!
  “陛下希望,臣能够照顾好娘娘。为江山留下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放肆!”苏隐这个混蛋,不光假传旨意,竟还胆敢将这种下作无耻之事,堂皇的宣之于口。
  真是混蛋中的十足混蛋。恶人中的最大恶人。


第3章 第三章
  “请娘娘赎罪。这是圣上的旨意,臣不敢不从。”在朕凌迟的视线中,苏隐道貌岸然的弯下腰,给朕施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