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日常【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3-29 作者: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痴汉日常
作者:斐成章
备注:
总裁和小模特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羽,钟起,苏塬,付蔼 ┃ 配角: ┃ 其它:
==================

  ☆、01

  安羽有个私人italk账号,从不用作聊天,只接收商业往来的实时讯息。
  但有时,也避免不了某些无聊的信息骚扰。
  比如,他曾在一年前接到过莫名其妙的未署名情书。以及,一个ID为freak的人对他阴魂不散。
  freak通常凌晨1点左右上线,喜欢持续不断的用小视频和语音进行轰炸。至于其中内容,无一例外,都与性有关。
  安羽怀疑对方是个性瘾者。
  嗨,今晚你又在做什么?透过闪着幽暗光线的屏幕,freak开始说话:在想我吗?想操`我吗?
  安羽解开衬衫领口的纽扣,穿过客厅,从吧台上取了一只玻璃杯。
  freak在喘息,今天你也好棒啊
  冰块和金黄色的酒液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安羽晃了晃手里的杯子,重新走回沙发边坐下,手指停在TabletPC上,浏览着公司一天的明细报表。他面前的手机里正上演着一场火辣的自`慰演出?
  两条又长又直的腿面朝镜头,被身体的主人用手勾着腿弯,往两边大大拉开,没有穿内裤。除了正精神的部位,某个隐秘位置也赤`裸的入镜了。
  我好看么?freak的手指摸到了股间的入口,又低又轻的说道:这里好不好看?
  安羽笑了,他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不置可否的看向手机,片刻说道:不错。
  当然了,freak听不到安羽的话。就如安羽未看过freak的脸。
  安羽一次都没有接受过对方的可视聊天,他只是平静的欣赏着那人的表演和声音。半小时后,关闭italk,去睡觉。
  毕竟每一天,安羽都很忙碌。
  安氏集团是家族企业,安羽接手安氏已经五年。
  他做的相当不错,继扩展以前的领域之后,又向娱乐时尚圈辟了一条路。
  国内顶尖的模特公司凯锐就是经了安羽的手,越办越好。不知多少年纪轻轻抱着奢华模特梦的男男女女想往这里钻。
  凯锐颇得青睐的原因,除了安氏的背景,还有一个名叫钟起的人。
  钟起是谁?他是现在最受欢迎的模特,说是国际超模也不为过。所有杂志封面的红人,广告商眼里的珍宝。
  而钟起就是凯锐一手捧红的。
  耳边,freak的喘息渐渐急促,夹杂着碎裂的呻`吟。
  安羽的目光早就从手机上回到了自己的TabletPC,他不在意对方能高`潮多久,他比较关心明早的高层交流会。
  ******
  一大早,付蔼开着车来到安羽家门口,接自己的老板大人上班。
  付蔼是安羽的助理,她做事雷厉风行,而且一向秉持着废话少说的原则,深得安羽的喜欢。
  来到公司,安羽迎面遇到一个人。
  那人身形高挑挺拔,英俊的甚至邪气,举手投足间相当优雅。看到安羽后,立刻挂上笑容,说道:老板,早上好。
  安羽点点头:早上好,钟起。不得不提,他其实是个不怎么摆架子的上司。快要经过钟起身边时,安羽又回头说了一句:今晚的颁奖礼,让莫秋带你早点去,很重要,别迟到。
  钟起笑眼弯弯的应道:好,我一会儿就告诉她。
  安羽这才离开。而钟起又看着他的背影直至彻底不见,然后收回了目光。
  ******
  忙碌整天的后果就是,实在太累。
  安羽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他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湿漉的水汽。
  擦着头发,最后查看一次手机和邮件信息,打算就此睡觉去。
  不过显然freak又开始在夜晚活跃,italk都快被那人霸屏了。
  但奇怪,对方今夜倒没自`慰,也没讲些黄色笑话。只是语气兴奋的反复强调自己很高兴。
  这样的情况很少。准确来说,是没有过。
  荣誉这种东西就像毒瘾,freak说:你知道么?它可以让我得到很多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安羽一边听,一边倒了杯清水。他此刻不想喝酒。
  钱,关注度,很多人喜欢我。freak在笑:但还有一点不够圆满,我还得努力。不过无论如何,我今天都很满意。这个奖是我该得的。
  他的声音没有以往刻意的夸张的呻`吟,也没有吐出露骨的话语,只是简单的分享着自己的心情。絮絮叨叨一直说个不停。
  于是,安羽就破天荒的,在一年后第一次回了话。他说:恭喜你。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下一刻,就见italk上,对方的头像黑了。
  安羽耸肩。
  第二天,大约晚上11点。freak主动来knock安羽。
  这本不该是对方的上线时间,有点奇怪。
  安羽垂目看着语音按键片刻,然后按下了接通。
  两秒等待,freak开口了。
  昨天嗯,我以为这个账号是废弃的。freak声音中仍旧是讶异:一年了,你从来没理过我,所以我昨天才知道,原来你一直都在。
  安羽就低低嗯了一声。
  另一边静默没多久,freak又恢复了往日的调调:那么其实你在关注我,在看我自`慰?他语气中充满了促狭。
  安羽点评道:你的叫声太假了,要改进。
  freak忍不住低笑:你好变态啊
  安羽也笑了:宝贝儿,长期性骚扰的是你,不是我。
  freak的呼吸急促了一点,说道:你声音真好听,我喜欢你这样叫我。让我想要高`潮。
  安羽说:早泄是病,你要记得看医生。
  freak:
  

  ☆、02

  你也许避我唯恐不及
  你也许把我当作异形
  可是你如何真的确定
  灵魂找到自己的样貌和身体
  发现自己原来的雌雄同体
  现在是凌晨1点,freak说:又到了属于我们俩的时间。
  语音通讯的按键闪烁着绿光。
  安羽看着自己的TabletPC,眼也不抬的说道:是属于你的发骚时间。
  哈哈哈别这么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对着我的身体打飞机?
  在明日工作表上轻轻做了个标记,安羽轻描淡写道:你觉得我会吗?
  谁知道?freak诡秘的说道:毕竟你可以忍着一年都不出声,我也猜不到你现在会不会衣冠楚楚的摸你自己的阴`茎。
  安羽摇头,脸上已经有了些笑意:今天你想怎么玩?前面还是后面?
  你想看前面还是后面?或者一起?freak笑的高兴,他的声音总是带了些乖张:想亲自来上我吗?
  我很忙,而且,安羽用手支着脸颊:我不会搞一个脸都看不见的人。
  freak来了兴致,蛊惑道:想看我?
  安羽说:有兴趣,但没到非看不可的地步。
  很快,freak发来了一个视频。他穿了件松松的衬衫,纽扣全部散开。摄像头就从他微敞的胸膛一直慢慢挪到下巴,然后停止。他的下巴很漂亮,是尖瘦的弧度。嘴唇优美性感,天生适合接吻。
  要继续吗?freak诱惑安羽,我还有很多地方可以让你慢慢看。
  安羽的视线终于从TabletPC移到了freak身上,挑眉道:悉听尊便。
  freak就轻轻笑起来,他站直身体,手指停在牛仔裤的铜扣边,灵活的解开。慢而挑情的拉着裤子边缘往下褪去。白皙的大腿渐渐暴露。满意吗?freak问:喜欢男人吗?
  安羽相当诚实:我喜欢漂亮的人。
  那你没有不喜欢我的理由。freak自信:真的不和我试试吗?我会让你他压低声音:非常爽。说完,一个可视请求就发了出去。
  安羽始终在笑,他其实并无太多所谓。freak很有意思,这一点,安羽已经知道了整整一年。他同意了请求。
  freak能看到屏幕另一边的人穿着整齐笔挺的西装,长腿交叠,就连一尘不染的皮鞋都充满了让人欲望升腾的暗示。还有那双随意搭放在身前的手,有力且修长。
  镜头内的风景就只有这么多。
  衣服很适合你。freak说:有一种衣冠禽兽的感觉。
  安羽笑了笑。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对方继续。
  你更喜欢男人的身体还是女人的身体?freak问着,他脱下了自己的内裤。
  安羽说道:女人。
  freak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她们柔软,美丽非常。安羽勾唇:怎么?你被打击到了?
  freak再次开口,带了些委屈:我一直以为你更喜欢男人。
  男人?安羽似笑非笑:倒也可以,还算新鲜刺激。
  那么,freak引导他:如果有人让你一直保持激情,你会不再对女人有兴趣吗?
  安羽靠在沙发上,优雅的喝了口咖啡,说道:喜欢女人是我的天性。但我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太久,懂吗?宝贝儿。
  我在想,freak说:若是我个雌雄同体就好了。任何时候,你的任何需求,他张开双腿:都可以满足。
  然而你不是。安羽却毫不留情道:你只是个男人,毫无特别。
  freak的手放在半勃`起的阴`茎上,开始套`弄。你想让我沮丧,我知道。他笑的足够悦耳:但我无所在意。我爱享受,我是享乐主义。比如我可以当做这是你在摸我。好舒服
  哦?安羽说道:真巧,我也是享乐大于一切。所以比起前面,我更喜欢你的后面。
  freak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用手摸到了后`穴入口,说道:这里?
  安羽没开口。因为freak的电话铃声响了。
  抱歉,等一下。freak说着,就离开了片刻。但走时却忘了关视频。
  虽说对方发起情来如入无人之境,不过倒也不是为了性`爱抛却一切的人。从前一秒还在情`欲潮涌起伏,而下一秒就去接电话便可以看出。
  安羽觉得这人还不至于太无可救药。一口口喝着咖啡,他又继续翻阅着最新的交易消息和公司时讯。
  突然,屏幕另端传来一声东西摔碎的声音,还伴着freak的低呼。
  安羽抬头,就见那人正跪在地上,把什么碎片拢到了一起。他侧面对着镜头,头发垂下挡住了脸。下身依旧什么都没穿,唯剩衬衫松垮的披在身上。
  没事么?出于礼貌,安羽问了一句。
  条件反射般,屏幕里的人回头说道:没事。
  那瞬间,安羽简直惊呆了,一口咖啡全喷到了屏幕上。因为那个人他认识。
  而freak稍稍挪身时,地上躺的赫然是一个奖杯的尸体。
  「真是倒霉,好好地大半夜打什么电话。」freak无语的随便收拾了一下残渣,重新回到屏幕前,却奇怪的发现对方下线了。
  还没等他来得及疑惑,手机又一次响了。
  认命的去接听,才发现这次是一个陌生的固定号码。他不确定是谁,但还是接通了。
  很快,他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淡定无比的说道:欣赏了你一年的表演,是时候给你发个劳模奖了,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