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买卖+番外——梅八叉【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4-02 作者:梅八叉       

文案:

我厉小川当年确实傻过,爱过,被男人抛弃才发现,爱情其实是个P。

不如做上两遭买卖,赚点养老费来的实在。

只是遇见的男人都太极品。

坑蒙拐骗的官三代,阴险腹黑的老男人,还有自以为是的富二代。

最惨的是,老男人和富二代他们是父子。

这事儿恶心了点儿。没错,忒恶心了!

再下去,小厉我就要成琼瑶剧女1号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厉小川,陈时 ┃ 配角:陈旭,唐坤,林育青 ┃ 其它:

上部:子

第一章:第三个男人(1)

我跟林育青在一起不过五年,走到分手这一步,后来想想也许绝非偶然。

他的性格刚烈霸道,从来不会对任何事情道歉退让。我这个人对自己喜欢的人又太软弱,况且我本来就只能算吃软饭的,怎么配的上他这种自封的社会菁英?

于是我忍让妥协。

然而步步妥协忍让的结果,只能是我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所以他老婆娶了、儿子生了,连小三都敢带到我面前炫耀。

林育青跟我认识是在2003年夏天,当时我正好专科毕业,在家里找不到工作,于是就当了北漂,那时候在阿海的2DRAGON找了个服务员的工作——他这个酒吧名字太淫荡,翻译成中文就是“两条龙”,什么地方能指代两条龙,显而易见的。

后来见大家都在接外卖,我也没想太多,挑了几个还算靠谱的主顾,说白了不就是上床。一来二去,也赚了点儿钱,直到我遇见林育青。他那时候才三十五岁,用阿海的话来形容,正是赚了点儿钱装逼的过分,自以为风华正茂、雄姿英发。

林育青第一次干我的时候,特别狠,后面都被他捅出了血。事后他抱着我说:“小厉,跟我,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我当时年轻,被他那副德行迷的神魂颠倒,所以几乎义无反顾的跟了他。

阿海说:厉小川,你这就是犯贱。

我想想也是。

因此林育青一边跟其他男男女女胡搞,一边停了我的生活费打算踹了我的时候,我就把他在天通苑买给我那套四十平米的小房子卖了。

一共收入三十二万,还了房贷,还剩下二十来万。

林育青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告诉他这二十万算是三年的感情损失费。他倒愣了很久,最后黯然神伤说算我对不住你,但是你既然决定要和我分手,祝你幸福。

我又好气又好笑。

明明是他想跟我分手,却变成我辜负了他。

林育青一向有这个本事,把他的错说成是我的错。

我拎着皮箱从那个小套件搬出去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做地铁去三里屯阿海的酒吧,他愣了愣。

“你哭什么?”他问我。

我抹了一把脸:“觉得有些留恋。”

他怒了:“那种贱人留恋个屁啊!”

“不是。”我特认真的说,“我把七匹狼的外套忘在那里了,有些舍不得。”

那天是2008年4月15日,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不到四个月,我跟林育青正式分手。

我把房子卖了之后,居无定所。

阿海问我要去哪里住,我想了很久,认真的问他:“天桥下行不行?”

他直接泼了我一脸的酒,插着腰,整个茶壶状指着我骂:“你他妈的能再颓废一些吗?你不是有二十万吗?去燕郊买套房子行不行?”

“买了房子我吃什么?”我问他。

阿海说:“来我酒吧当服务生?”

我兴趣缺缺:“得了吧,当初就是当服务生认识的林育青,触景生情,免了。”

他又说:“那我帮你留意,你想找什么工作?”

我想了想:“我想找份有趣的,不用出力,但是很刺激、很兴奋的工作。”

“比如呢?”他递给我一支烟。

“比如……”我看了一眼他舞厅里那几个跳着钢管的小男生,接过烟抽了起来,“那种的。最好能出台。躺着一夜也能收入两三千为上。”

“就你这张老脸?!”他嗤之以鼻。

我哈哈大笑。

那天我在他的酒吧里喝的大醉,还开了一瓶皇家礼炮,一夜就花了五六千。似乎因为那二十万是林育青的,所以不心疼一般。其实我心里清楚的很,我从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不过是让林育青嫖了五年,这二十万好比就是卖身钱。钱用完就没有,我不可能靠这二十万活一辈子。

可是那天晚上我已经不记得后来自己说了什么,阿海只说我见到人就诉苦,一连哭了十多回,而我开玩笑的那件事情,阿海竟然上心了。

我在团结湖附近的一个老小区里租了个一居室,勉强算安顿下来。过了半个月,阿海给我电话:“你要我留意的事情,我帮你找到合适的了。”

“什么事情?”我一头雾水。

“你不是说想出去坐台赚外快吗?”阿海反问我,“我帮你介绍了一个俱乐部,里面款爷还挺多的,你去面试?”

我差点被呛到:“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开了店里皇家礼炮那天。”阿海没好气的说,“别告诉我你不想去啊?”

“……”我正打算回绝。

“我告诉你,这个店我可是托了好些关系才介绍的,你敢不去?”

“我三十好几的人了,你这事情太不符合现实。”我叹气。

“少给我装有贞操。”阿海在电话那边骂,“当初在我店里没少出去跟人开房,不然你怎么抓住林育青的?嗯?”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我当初在阿海酒吧里工作时就有第二职业,只是时隔五年,难道还得下海不成?

“那他妈叫爱。”我无力狡辩。

“爱?爱屁爱!不是林育青有钱,你能爱上他?不是他有钱,你分手了能赚二十万?爱情能给你二十万不?”阿海问。

我被他说的无语。

“算了吧,狗改不了吃屎的。”阿海最终劝慰我。

我觉得他这句话语病颇多,第一我不是狗,第二我也不爱吃屎。而且这两件事情跟我重操旧业跟男人上床真的毫无关系。

但是我忍住了没跟他争辩。

“我去。”我屈服了,问他要了地址。

我想其实除去对林育青那点儿鸡毛蒜皮的爱情之外,我真的狗改不了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