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龙+番外——段无诤【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4-04 作者:段无诤       

文案:

孙正仁:“你要是下雨,俺就把金子给你……”

龙王爷:“……”

孙正仁:“你要是下雨,俺天天给你供白面馍馍……”

龙王爷:“……”

孙正仁:“没有白面馍馍,糙米面行不行……”

龙王爷:“……”

一个笨孩子历经两世和一只笨龙的故事。

作者觉得可当成[村里那些稀奇古怪但是据说是真的的事]来看,短篇HE,请多支持。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怅然若失 前世今生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正仁,老莫┃配角:很多┃其它:

第1章

清晨,薄雾还未散开,大山伟岸的身影在轻纱般的雾霭中若隐若现。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从远方响起,由远及近,待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只见一个小娃娃挑着担子,担子上挂着两个水桶,沾满了清晨的湿气。那根扁又长的担子显然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上面深深浅浅的印记无不彰显着它经历的光荣与坎坷。只是这根垂垂老矣的扁担与这小娃娃比起来,却又显得颀长大方,小娃娃勉强只有扁担竖起来的一半高,瘦小的身体缩在破破烂烂的棉袄里,委屈且瑟缩。

小娃娃担着空空荡荡的水桶来到一个小土包下,四下望了望,缓了口气。他把担子一撂,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拿手刨黄土。

接连起伏的山峦,并不是郁郁葱葱的重峦叠嶂,而是黄土连天的坡地土丘。黄土,像是母亲一般,温柔覆盖在这片土地上。大山里的人,祖祖辈辈,都在这片黄土上讨生活。从没有人抱怨过这样的生活,黄土,虽然不如绿茵让人赏心悦目,但却是他们生长繁衍的地方。在这片起起伏伏一望无垠的土地上,他们春播秋收,他们饲牲养畜,他们建起一个个院落,混杂着黄土与麸皮的墙皮围起的,便是他们温暖的家。

小孩子喜欢在这片黄土地上玩各种游戏,这些游戏简单粗糙,却足够在劳动的空闲中,给孩子带来欢乐。刨土寻宝便是孙正仁最喜欢的游戏,神秘的黄土深处会有什么,那蔓延向地底一层层的土石中,夹杂着怎样的历史与奇迹?对于小孩来说,看不见的总是神秘的,祖祖辈辈生活的黄土深处,也是这个道理。

最重要的是,刨土寻宝这个小游戏在哪里都可以进行,既可以在自家院子里,也可以是去挑水的途中,不受场地时间的局限。现在,孙正仁就准备在“喊水”之前挖挖这附近的土地,不过他不抱太大的希望,挑水的地方天天都有人来,估计有宝物也被挖的差不多了,上次牛小二还跟他炫耀,在这里看到了亮晶晶的黑宝石。

啧,还宝石呢,怎么可能。

孙正仁没有见过宝石,但他也知道,那是顶稀奇的宝贝,怎么可能在这山沟沟里出现。他一双小手在地上抠抠摸摸了半晌,除了些碎石子儿之外啥都没有挖出来,便也放弃了。拍了拍屁股,他站了起来,走到小丘下的水洼旁,张开了嘴。

“喂——”清亮的童声刺破了弥漫的山岚直上云霄,过往的大雁闻声也引吭高歌,嘹亮的鸣叫声响彻山谷。

“喂——”一声未了,一声又起。孙正仁鼓着腮帮子,卯足了劲又喊了一嗓子。这一声罢,只听远远传来一阵笑声,”孙小子,这么早就来打水啦!俺小子还在被窝里赖着不肯起呢。”

“牛大叔!”孙正仁响亮的喊了一声,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赤膊挑着空担子,健步如飞的朝他走来。

“好小子,还是你最勤快!”牛石头笑眯眯的看着孙正仁,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揉。

“来晚了就没水啦。前几次俺的晚,打的水煮了几次全是浑的,俺爹抓着俺打屁股呢。”孙正仁有些懊恼的说道。

“哈哈。”牛石头笑了起来,“你爹还打人呢,先前村里的先生不是说什么君子动什么不动什么。”

“君子动口不动手。”孙正仁撇了撇嘴道,“俺爹才不管那一套呢,俺爹说小白脸说的话都是放屁。”

“话可不能这么说。张先生好歹是秀才呢,那是顶有学问的人。”

“俺爹说了,那小白脸老说别人装神弄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还不让俺去学堂旁听……牛小三老拿着学堂的事来馋俺。”孙正仁郁闷的搓了搓手。

“行啦,回去俺跟老孙说去,他那臭脾气就这样。”说着,他放下担子,将木桶卸了下来,“孙小子,你先去舀。刚才看你喊那两嗓子,估计今天的水错不了。”

孙正仁一手一只空木桶,摇摇摆摆的朝水洼走去。

山里缺水,先前是挖过井的,但井没过一阵子就干了。又挖了更深的井,可最后也逃不了干涸的结局。后来,人们发现了小丘下的这几个水洼,水洼里的水虽然浅,但却永远舀不完似的,想要舀的时候,总会有的,只是越到后面舀,水就越浑浊,混了太多的泥沙,就算是煮了很多次,也去不了里面的土腥气。再后来,大伙发现舀水之前喊几嗓子,那水洼里的水便会多些,最上面的水自然也就要更清澈些,自此家家户户便将这抬水看成了头等大事,等想要盛那最上层最清澈的水回去。

毕竟,水越清澈,能用的次数也就越多。像孙正仁之前没赶上趟,舀的最下层的浑浊水,只能用来喂喂牲口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但要是这水够干净,不仅能饮用,还能用来洗漱,用来洗碗洗锅,用来浇花浇草,一盆水能干许多的事情。

孙正仁蹲在水坑边,望着水面上漂浮的几朵白云,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戳了戳,光影随着他的举动涣散开去,抬起手,几朵弯弯曲曲的白云又扭扭捏捏的出现在了水面上。

“牛大叔,为啥会有云呢?”

“是有龙哩。”

“龙?”孙正仁迷惑的抬起头。

“是哩,龙来的时候就有云,就有雨,就会电闪雷鸣。”

“那为啥现在没下雨呢?”

“这……”牛石头为难的摸了摸头,“牛叔也说不好。你要想知道,就去问先生吧。”

“先生什么都知道么?”

“嗯,先生懂得可多呢,先生可是秀才哩,秀才什么都知道。”牛石头憨笑了起来。

“好,俺要去问先生。”孙正仁又伸手戳了戳那几朵白云,轻轻叹了口气,“叔,你说,龙长啥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