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竹马啪啪啪——相思南芥枝【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4-04 作者:相思南芥枝       

文案:

“我被爆菊了!!!!”原来一打开门,脸色苍白地朝客厅里的叶兆言大吼了一句,“我的第一次不是你的了!!!!”

叶兆言满脸愕然,“你去复个诊,搞出了这么大动静?”

只不过是去做个全身检查,弄出这么个事来?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来、叶兆言 ┃ 配角:骆优、骆异 ┃ 其它:相思南芥枝

第一章:竹马竹马

“我被爆菊了!!!!”原来一打开门,脸色苍白地朝客厅里的叶兆言大吼了一句,“我的第一次不是你的了!!!!”

叶兆言满脸愕然,“你去复个诊,搞出了这么大动静?”

只不过是去做个全身检查,弄出这么个事来?

“真的!”原来关上大门,三步并两步地走到他面前,一脸忧伤:“是真的,就是那个复诊的医生干的。”

叶兆言仔细审视下原来,发现他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不干净的痕迹,心中自然不信他说的话,道:“他……怎么你了?”

原来瞠目结舌,十分不满,“你男人被爆菊,你这么淡定?”

叶兆言将手中的财经杂志翻页,淡淡地说:“你该吃药了。”

这货从小到大就这样,现在的他已经麻木了。对这种情况已经是淡定地不能淡定了。

“我说的是真的!”原来坐在他对面,很委屈,“你不信我。我现在脸上就一个字。”

“什么字?”

“伤心。”原来西子捧心做幽怨状。

“那……是两个字。”

“这不是重点!”原来抓狂地很想挠墙。

叶兆言他合上杂志,无奈的问:“那好,那你说说案发现场,然后我给你去报仇。”

原来点头,“我今天去医院,他一见到我就要撩我的裤子,然后然后……他……他就捅我QAQ”

叶兆言皱皱眉,半信半疑,“他真的……?”

千万别是真的,不然老子揍死他【本性暴露了orz】

“嗯嗯!他拿着温度计就直接往我菊花塞。”原来哭丧着脸一张脸,“兆言,原来被爆菊是这样的感觉啊……”

原来又攥拳,自以为是地安慰他,“你放心,我前面的第一次还留着,会是你的。”

叶兆言哭笑不得,“人家只是帮你检查身体。”这货至于这么激动么?

原来瞪大眼睛,“屁啦。你都不知道,我前面就刚好一面镜子,我抬头一看,就觉得我好像背着你在偷汉子。而且!他还调戏我。”

叶兆言颇有兴趣的,“他调戏什么?”

“他夸我菊花很粉嫩!”

叶兆言脸色一凛,眼神瞬间凌厉,“让他去死!”

原来兴奋的,“诶?你这是吃醋吗?!!!是吗是吗?”

叶兆言冷笑一声,“他居然夸你菊花粉嫩,那医生的脑门是被屁眼夹了吗?”

原来抓狂地扑倒他身上,不断扑腾,“我这样的萌受哪里不粉嫩啊?哪里不粉嫩?”

叶傻妈的腹黑模式开启,拎着他,“萌屁!你给我正常点。”

“好嘛好嘛!真是不能和你开玩笑……”原来磨磨蹭蹭地从他身上下来,乖乖地坐在他旁边,“诶……我上次说的事你考虑好没有?”

“没考虑。”叶兆言斩钉截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原来张牙舞爪,“你是写手啊,为我写篇小说怎么了怎么了?这很困难吗?”

“你还记得你要我写什么么?”叶兆言面无表情。

“我只是要你以我为原型写一篇耽美文。这很过分吗?”

叶兆言见他这么理直气壮,很想抽他一下,“那你说说你要求的有多耽美?”

原来在叶兆言的眼神下缩缩脖子,低声道:“只是……纯H而已嘛……”想想,他又理直气壮地,“咱俩十几年的情分,你还不能为我做这个?”

“你还记得我是写什么的吗?”

“推理。这有什么问题?”

“所以我根本没考虑。”让写推理的写耽美文?这货是在做梦!

“我不要我不要,我还想你把小攻写成自己呢!!!”

“你想得美。”

“你要不写,我去死,我自杀,我上吊,我跳楼,我吞药。”原来掐着自己的脖子叽叽喳喳。

叶兆言瞥了他一眼,走到窗户前,推开,腹黑的道:“窗户没关。”言下之意就是,你给我赶紧死。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帮我写,我就把你小时候被门夹到脑袋的事情告诉别人!!!!!!!”

叶兆言轻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要是敢讲,也别怪我不客气。”

“你想怎样?”原来叉腰昂头。

叶兆言凉凉地道:“是谁刚出生因为长得太像胎盘,被医生不小心扔了,只留下胎盘。后来要不是被你妈发现得早,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这事,你想大家都知道?这不好吧?”

原来一听他说这事,就耷拉下脑袋,垂头丧气的,他讷讷地说:“拿这事威胁我,你太卑鄙了。而且,那……那件事只是个意外,你干吗老提这件事情?难不成真的是脑子被门夹坏了?”

“我的难道就不是意外?我就故意把头放到门缝里让它夹啊?”叶兆言嘴角一抹笑,缓缓靠近他,“小胎盘,人生在世可别乱说话!”

原来一脸惊恐,双手护胸,捏着嗓子,“公子,奴家不要,请公子不要介样~”末了,还不忘捂脸。

叶兆言见他这样,忍不住抽抽嘴角,“你有完没完???”

原来撇嘴,“我不管,你一定得给我写篇H文。不能不写。”

“给我写嘛!给我写!我可以牺牲贡献喔。”原来在地上一副躺平状,“你不写就生儿子没屁、眼。哦不,你不能生孩子。”

叶兆言对他满地打滚的行为看不过眼,抓起他就扔在沙发上,“你伤才刚好,别闹了,等会伤口要是又痛了就别在我面前哎呀哎呀的乱叫。你要是再闹,我就把你冲进马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