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贱恩仇录——屠龙定天下【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4-04 作者:屠龙定天下       

文案:

敬请注意:本文渣攻渣受毁三观,满头狗血洒一地。

铺席,跪地,前面摆上一个缺了口的陶碗,昌离开始嚎啕大哭着卖身葬“父”。

一声一嚎:“爹呀,你怎么就丢下儿子就走了,爹呀。”

一声一嚎间,昌离就听见身后客栈里的老板吐了唾沫啐他:

“真他妈晦气,大清早的就在门口嚎,你这假爹一天死几次,你卖身葬父都卖了一个月了。”

死了的爹动了动:……

昌离:……

客栈老板:……

此文为HE。

内容标签:强取豪夺 虐恋情深 天之骄子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末白┃配角:昌离,李继尧,盘柳等

第一章:封家三少

铺席,跪地,前面摆上一个缺了口的陶碗,昌离开始嚎啕大哭着卖身葬“父”。一声一嚎:“爹呀,你怎么就丢下儿子就走了,爹呀。”

一声一嚎间,昌离就听见身后客栈里的老板吐了唾沫啐他:“真他妈晦气,大清早的就在门口嚎,你这假爹一天死几次,你卖身葬父都卖了一个月了。”

客栈老板看着破衣烂衫,泥垢一身守着个破席子的昌离,怕坏了生意,朝着店里的伙计吆喝一声:“把这俩叫花子给我赶远点,快点,快点。”

黄衣布衫的伙计一人一角抬起破席子一使劲扔出去老远。破席子里裹着装死的老乞丐。估计是被扔的疼了,死了的“爹”抽搐着哎哟了一声。

看着黄衣伙计气势汹汹朝自己过来,昌离是打算拔腿就跑的,不过没有来得及。昌离被其中的一个伙计一脚就踹到了大街上。这一脚正踹在了肚子上,火辣辣的疼,疼的昌离眼泪都呛了出来,趴在大街上起不了身。

一双鞋,不对,是两双鞋出现在趴着的昌离的面前。鞋是上好的棉布,藏青色,顺着鞋,昌离抬眼向上,藏青色的绸裤,藏青色的衣衫,青髻红绳。

昌离发现自己面前停着一台青顶小轿。藏青衣衫,青髻红绳的是四个强健的轿夫。这四个轿夫面无表情的看着趴在地上挡住路的昌离,齐声说:“滚。”四个轿夫的口型全然一致,神色一模一样的面无表情,连打算踏着昌离过去的脚步也是完全一致。

一个翻身,打算站起来的昌离发现自己确实是被踢得厉害了,一下子竟没起得来。昌离也怕轿夫的四条腿踏着他过去,赶紧伸出双臂抱住其中一个的腿,嚎啕:“大哥,可怜可怜我一个卖身葬父的孩子吧,大哥,大哥,你买了我吧,五两银子就行。”

昌离这是死马当活马医。他怕四个轿夫的脚踏下来,又见那四个轿夫穿着不俗,必定是有钱人家的奴仆。指不定他这么一嚎,轿子里的人听见了不仅止住了四人的动作,也许还会花点钱买了他

昌离是听得戏词,客栈里有个手持羽扇,头戴纶巾的瞎子说书先生说的。瞎子一说书,就是说的鸳鸯蝴蝶梦,良善的美人小姐,大街上遇见多情书生必定是坐着一顶轿子,掀开轿帘,眉目传情。

青顶小轿里,昌离觉得应该是个良善小姐。

啪啪的拍手声从轿子里传出来,两声响,四个轿夫止住了动作,保持了一脚抬起,一脚踏地姿势一动不动。呵呵的笑声从轿中传出,是个男人的声音。事实证明昌离错了,轿中是一个男子。

又是啪的一掌,青顶小轿的轿帘被掀开。轿中是一把躺椅,躺椅上铺着狐裘,狐裘如雪,煞白一片,配着青顶小轿平白的生出了几分凄凉。三张狐裘,狐首落在躺椅下,狐尾搭在椅背上,别样的诡异摆设。

躺椅上懒洋洋的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长腿翘起,一手抚额,一手持着茶杯,懒洋洋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这少年一身红衣似血,绮丽烂漫,似是朵朵曼珠沙华。他的眉目算的上漂亮,一身红衣倒真象是哪家小姐。

少年放下茶杯,慢慢悠悠的说到:“把那孩子带过来我看看。”说完便补了一句:“离得远点,别叫他身上的味儿熏着了本少。”

四个轿夫脚步一致,收脚,回撤一步,放轿。然后低头应道:“是,三少。”一人前踏出一步,拎着趴在地上的昌离一扔。其余三人站立在轿侧恭敬待命。

昌离刚挨了一脚,又被这么一扔,疼的牙齿直打颤,眼泪汪汪,抬眼看着轿中的少年,心里恨恨的骂格老子的,什么玩意,男不男女不女的样。

轿中的人也在眯着眼睛打量昌离。封三看着眼前的孩子,十一二岁的年纪,披头散发,一身破衣烂衫,身量瘦小,脸上污黑一片看不出模样。一双眼睛很是好看,含泪,愤然,委屈,求全,黑亮亮的盯着自己。

封三朝着昌离勾手:“过来。”

声音明明是懒洋洋的温润柔和,可是昌离生生听出了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昌离打了个冷颤,也不敢在脸上露出来什么,含着泪,爬前点:“少爷。”

“你”封三笑着问:“卖身葬父?”

昌离迟疑,终还是点头。

点头完毕,昌离就听见三少道:“那我要先验验货。”一壶滚烫的茶水的就泼在昌离的脏兮兮的脸上,烫的昌离一声尖叫,一张脸迅速的红了起来。水泼过来的速度极快,莫说昌离,即使围观着小心翼翼朝着封三少这边看过来的人也没有一个看见这水是什么时候泼过去的。

烫的昌离差点没跳起来,他真想指着三少大骂你格老子的,你他妈的把人皮当猪皮烫的吧。可是不敢。